当我修去霸道回归贤惠 丈夫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我大学本科毕业,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是家里兄弟姐妹中最小的,所以从小就是在父母兄姐们的迁就、呵护中长大,从而养成了骄气、霸道的性格;再加上教师的职业,更加强了我自以为是的固执。

而我丈夫小时候得过脑膜炎,留下了记忆力差、反应较迟钝及严重的癫痫等后遗症,而且他学历低,初中毕业就被招工参加工作。修炼前,我常常因为他的老实本份、做事缺乏脑筋、不懂灵活、没有应变能力而瞧不起他,看他多有不顺眼,对他做的事多有不放心、不顺心。我理所当然就成了家庭的主心骨,家中里里外外一切大小事务全由我说了算。因此他常常只能按我的意愿行事,不敢自作主张,而且他事情做完了,若有一点点不如我意,不符合我的个人观念,还常常遭到我的指责与数落。

丈夫对我的指责与数落,从来都默默承受,从不回应。他的这种一声不吭的沉默,也常常让我更加不满。尽管我们家庭在外人看来从来都没有过争吵(其实是丈夫的老实本份,沉默寡言使得我没有争吵的市场,只好独自牢骚一阵,发泄完了,自动熄火),但我内心的不平与不满却从来没有停止过。加上教师职业的辛劳,我常常被弄得心力交瘁,深感委屈。因此我怨天尤人,自觉生活得很苦。

修炼以后,我知道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缘份促成的,是业力轮报。今生我们能成为夫妻,那该是多大的缘份啊,我得好好珍惜。而且师尊教导我们修炼只能向内找,向内修,要多看别人的长处。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是修大法的,修真善忍的,我又有什么理由瞧不起丈夫?况且丈夫虽然智慧、能力等有限,但他勤恳朴实,任劳任怨,工作中他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乐于奉献。单位同事休假,他总是积极主动去代班;轮到他休假,如果单位事务繁忙,他总是自觉的去加班忙活,却从不要报酬,因而单位领导同事对他评价很高,他的人缘很好。

在家庭中,他很勤劳,能主动做家务,对人很和善,很宽容。有时候,我做错了什么,我很懊悔,很自责时,他总是安慰我,那种宽容让我很感动。有时候,他辛辛苦苦做的事不符合我的观念,我就不管不顾的数落他,责备他,可是他从不顶我,从不跟我急,处处顺着我。他的这种忍让,常常让我感动不已,也让我惭愧至极,我自愧不如!我感到自己修得太差劲,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大法弟子这一称号!我下决心要改变自己,修好自己,决不给大法抹黑!

对照大法,我向内找自己,修自己,彻底修掉了看不起丈夫的肮脏人心,发自内心的善待他,处处尊重他,有事跟他平等交流,一起商量。现在,我看他处处顺眼,即使他做的事情不符合我的个人观念了,我也会站在他的角度上去理解他、体谅他,然后默默的去补足。而且他表现出来的所有优点都让我能够看到自己的差距。我努力实修自己,逐渐我的急躁心,暴躁心,抱怨心,指责心不那么强了,几乎表现不出来了,我心中的怨恨与不平也没有了,我内心宁静祥和,我的慈悲心出来了。我努力遵照大法的标准和师尊的教诲,在家庭中做好一个女人应有的贤淑、温柔、内敛、谦让,对待丈夫真正达到了相敬如宾的状态,家庭氛围充满了祥和与温馨。

奇怪的是我就这样从根本上改变自己,按照大法的标准修炼自己,丈夫突然间象变了一个人似的,一向内向、沉默寡言的他,变得乐观开朗起来。以前在家里一天到晚都难得说上两句话的他,现在一進家门就满脸是笑,说个不停;而且他的智慧也好象突然开了窍似的,人也聪明灵颖起来,向来自卑、没有主见的他突然充满自信,办事有魄力,果断、雷厉风行,原来买一个灯泡都不敢做主的他,开始成为独当一面的顶梁柱……在单位他也由一名普通员工升为管理层人员,而且年年都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出席参加上级表彰大会。更不可思议的是,他那严重的癫痫病也不治而愈。

大法修炼让我找回了女人应有的风范与修为,也重新树立了丈夫铮铮男子汉的形像与地位。我们由衷的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真善忍带给我们的美好,神圣与超常。做一个大法修炼者,沐浴在师父的浩荡洪恩之中,是无比幸福与快乐的。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但决不是昔日修炼的那种苦行僧,尤其是每当我们的心性符合了大法对我们所在层次的标准时,那种心灵升华后所涌现出的超常的显现,更是不修炼的常人永远都无法想象,更无法相信的美好与殊胜。

这也正是许多不明法轮功真相的世人弄不明白的:在中共不顾一切诽谤抹黑妖魔化法轮功的情况下,为什么法轮功仍然能传向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中共不顾一切残酷镇压血腥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下,为什么亿万法轮功学员依然坚定的坚持自己的信仰,并且在疯狂的迫害中我们却能不卑不亢,慈悲祥和的讲述真相,救度着被谎言毒害的世人。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植根于每一位大法弟子和明白真相的世人心中的宇宙真理,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永永远远都不变不破的真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