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破迷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五日和孩子一起得法的。到了学法点感到能量场很强,大家都双盘腿打坐学法。老学员很热情,问我能否双盘,我就双盘上腿。记得当天学的是《转法轮》第四讲,记得看见师父的照片,泪水不住的流,好象久别的孩子终于见到了父母一样,那种心酸、委屈、感动,无法形容。

从此我明白了,人生的目地是返本归真,人生的苦难与幸福那是因果所致,业力轮报,明白了心性的提高,才是长功的关键。得法第五天,学法时看见书上的字闪动着五光十色的小佛。

吃苦消业

我是单亲家庭,得法时孩子十二岁。我下岗,在家中开小卖点谋生。我和孩子居住的是一个曾养过鸽子的小棚,又潮又湿,墙边还有水泥柱子漏天,晚上棚上的潮虫哗哗的响。

我们和老同修们比学比修,不管是雨天雪天,我和孩子锁上门不卖货也得去学法炼功。九八年的雨很大,别家的房子都漏了,街心广场水很深,人们说:“这小栅真怪,这么大的雨硬是不漏,水泥柱子漏天,雨不往屋里流。”我知道,是师父看护着我们,不让它漏,不让它流。

一天在梦中,我上了一列特快车,车厢挤的满满的,连地上都坐满了人,乘务员问我到哪?我说到终点吧!不知不觉车厢里的人所剩无几了。醒来悟到,得大法修的很快,不修心性是上不去的。修炼是何等的严肃,“修炼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精進要旨》〈为谁而修〉)

冬天到了,屋里很冷,搭个炉子不知为啥就是冒烟,天天烟熏火燎,只好开窗开门,孩子放学回来屋里冷的没法呆;半夜啤酒瓶都冻裂了。但我明白,吃苦是消业,一定要多学法,每天读三讲《转法轮》。到了二零零零年一月,姐姐来了,说:别在这住了,屋里都是煤烟味,孩子怎么跟你受的?我心里说,一切听师父安排。第二天就有人兑我的货,我们离开了居住两年的小屋。

魔难中坚信师父

邪党迫害大法后,孩子开始不好好上学,也不好好学法,总去游戏厅,学校老师经常找我,无论怎么说就是不听,天天逃学。母子象仇人一样。一个修炼的孩子怎么突然变的不可理喻了?这不给大法带来损失吗?

一天,我回家拿书去学法点学法,看见桌子上儿子留了个纸条,写着我的名字:某某某,我受不了你了,再也不回来了,永别了!!!

这突如其来的难,心里象压了一大块大石头,喘不过气来,我还是决定了学法,回来的路上我望明月,不知孩子在哪里?眼泪不住的流,耳边一遍遍响起师父的讲法:“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我哭着说:“师父,我一定跟你走。”到家后拿上手电,找遍所有的游戏厅也没找到。回家后背法,心平静很多,过一会还是闹心,拿起《转法轮》读第四讲,这一夜全靠坚信师父、坚定正念走过来的,对我来说真是剜心透骨的去对情的执著。第二天孩子找回来了。

寸草难报三春晖

二零零九年九月五日,邪党书记和治安主任来我家,开始很邪恶的问: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炼法轮功做好人有什么不好?我受益了,原来身体不好现在都好了。治安主任说:别说了,再说我也要炼了。叫我星期一去派出所。当时心里不稳,怕心上来了,开始发正念,决不允许邪恶迫害,请师父加持。孩子放学回来对我说:“不去,我们也没犯罪,那不是我们去的地方。”我知道是师父借他的口在点化我,顿时正念很强。第二天去社区拿帚把扫楼梯,邪党书记说:活干的很好,就是太顽固,快去做个保证,不然就给你送上去。我站在她桌子面前大声的说:“不去,刀压脖子也不去,向它保证什么?” 当时我说的很干脆,根本就没有怕心。她突然拍着我的肩膀哈哈大笑:看你,我是为你好,坚修到底吧!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这一关过去了。

邪恶在经济上对我進行迫害,低保不给我,就靠打零工每月二百二拾元生活,除去房费水电,孩子上学费用根本交不起,买一元钱的茄子吃一个星期,看见孩子和同学一起走,人家一手苹果一手鲜奶,心里酸酸的,想起密勒日巴佛修炼故事,我们真的没吃什么苦,一定要精進。多贴真相,多发资料,我要起到一个粒子的作用。

一天去姐姐家的路上拣了三百元钱,当时一念送社区去,让他们知道我们的师父是怎样教弟子的,证实大法。就把钱给了社区主任。他看着我吃惊的对我说:“现在哪有这样的人哪!捡钱不要给社区,谢谢你。”我说:记住法轮大法好,大法弟子都会这么做的,我们都是在做好人,是被迫害的。这个事在社区传开了,新来的片警很和善,主动过来和我握手说:“做好人没错。”还让我去他家当保姆接送孩子。因我已找到活就没有去。当晚梦见师父帮我推车,去卖一些东西,只值五元钱,师父给我五元钱,我说不要,怎么能要师父的钱呢?师父慈悲的说:“拿着吧。”第二天早上,我正在学法有人敲门,是大姐,说单位领导看你来了,开门一看局里、公司、单位领导都来了,说过年走访特困户,找不到你家就给你姐打电话,送来三百元钱过年吧!我道了谢,他们走了以后,回屋跟姐姐说:你知道这钱是谁给的吗?是师父!

每一次的提高都是心性的升华和对法理的正悟与执著心的再去,每一关、每一难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寸草难报三春晖。

劝三退 救众生

二零零五年,正法進入劝三退救众生阶段。我到废品站打工,那里一天人不断,哪儿来的都有。我先给老板夫妇讲为什么三退,邪党是把人往地狱里拉,法轮大法教人向善,道德回升,他们全家人都做了三退。一次,纸壳里掉出二十五元钱,我给了老板,还有一次,在纸壳里发现一个没有开封的白金戒指,我给了老板娘,从此他们告诉别人法轮大法好啊!炼法轮功的真好啊!没有私心。这给劝三退讲真相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送货、拉货的来了,我抓紧时机劝三退,老板很帮忙。来拉货的车主说:大姐戴上你送的护身符,在高速上警察不劫我的车,大法真好,三退真平安啊!

老板舅哥也开废品站,要我也去他那里,我就两头跑,他心脏病很重,我告诉他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得福报,他很高兴的接受,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什么活都能干,全家都做了三退。

一天老板的父亲住進了医院,病情很重,装老衣服都买了,什么也不吃了,我说我应该去看看,这里活放不下,买个西瓜你带去吧!告诉他心里念“法轮大法好”,把党退了吧!老板说香蕉苹果都烂了他都不吃,不用买,我说我买的也许能吃。第二天老板娘把我买的西瓜带去,趴在他耳朵边说心里念“法轮大法好”,他点头,说给他三退,老人也点头,结果一个西瓜都吃了,几天后出院了。全家非常的感动。老板晚上梦见我坐在莲花上,身上发着光。我想这就是神在人中的一种展现,是师父把我修好的那面让他看,也在鼓励我。

从零八年起,我和一位七十八岁的老年同修相遇,也是师父的安排,我们配合很好,一起发资料,自做不干胶真相出去贴,面对面劝三退,开始也很困惑,不知怎么开口,通过交流,逐渐有了经验,制定了计划,一、三、五晚上学法(因为我上班),二、四、六下午学法,上午出去救人,其它时间写真相,晚上出去贴,做的很顺手。四年的配合中,我们也有很多心性上的摩擦和邪恶干扰,都能及时找自己化解矛盾,从法中归正。老同修很精進,风雨无阻,从不懈怠,晚上有时摔跟头,爬起来说没事,师父保护。走很远的路也说不累,有师父加持,给了我很大触动,得救的众生都说大姨您这么大岁数还出来救我们太谢谢了,大法真好,也有不理解的人说我们搞政治,不管世人态度如何,他们是可怜的众生。

十多年的正法修炼路,我换过十个地方打工,心性得到了锤炼,去掉了很多人心。还有很多不足,晨炼很少坚持,惰心很强,不想起床,对同修善心不够,离师父要求差距很大,我要精進再精進,不能懈怠,找回得法时的热情和同修配合好,珍惜这段难得世缘,多学法,多救人,不负使命,不负师恩,做师尊的合格弟子。

合十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