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师父在新经文《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中说:“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师父讲的这一深刻法理,我是在正法修炼中逐渐体悟出其中的涵义的。

我是在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当时已经在常人中被污染了36年了,虽然在我们学法炼功点我算年轻的,但是思想和行为已经被邪党文化熏染的很严重了,被常人的观念包裹的很顽固了。当时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半年学下来只知道做好人,对大法和证实法的认识是很肤浅的。到了九九年邪恶迫害大法时,对师父和大法一直很坚定,但对于另外空间的旧势力及邪恶因素操纵坏人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认识还是不太清醒理智,只是恨警察,看见警车内心有种恐惧感、反感和讨厌。通过不断学法从法理上提高认识,与同修共同切磋提高,就这样一点点修炼过来了,一点点升华上来了。

下面我把自己这两年来的一点肤浅的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不足之处敬请指正。

一、学法时要对照自己

师尊经常强调多学法、学好法,但是每天学法时间对我来说,是很少的。我是个上班族,班上很忙,下班很晚,回家要做大法资料,同时要学法炼功,还要出去讲真相、发真相资料、给同修送资料等,时间很紧张。所以在学法时,我牢记师尊说的“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洪吟》〈实修〉),确实尝到了好处。学法前,我对气功和修炼一无所知。我就多看法,用法理充实头脑。去除原来学习的党文化的东西,不能用人的观念去想象高层次中的东西。

从法中我知道师父要求我们遇到矛盾要向内找,可是刚刚开始的时候我不知道怎么找,想自己不对的时候往往就想到对方哪里不对了,盯着对方的毛病,心里很生气,这哪里是向内找呀。后来辅导员提醒我在“名利情”这三个字上去分析,看看自己生气时到底是在争名上还是求利上,还是感情上难受了,再用师父要求的“真善忍”的标准看看是否做到了?慢慢的,我学会了向内找。可是往往向内找还是很肤浅,没有真正挖到实质,不能很快的将执着的根去掉。所以在单位和家庭中,经常遇到意见不一致的时候,遇到人心的冲撞,或者不符合自己的观念,内心就不平静、生气,或者遇到自己利益受到损失,刚开始时,内心不舒服、不平衡,感觉委屈,想发泄出来,后来能做到表面忍了,但是内心还是不舒服,当面不说背后埋怨人家。

通过学法,认识到我们是炼功人,应该高标准,我们不是常人,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必须用师父的话要求自己向内找,后来发现每当感觉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不是对方的错误,而是自己有执着心造成的,向内找找出很多执着心:争斗心、怨恨心、求名求利的心、猜疑心、怕被伤害的心、强加别人接受自己想法的心等等,马上意识到这些人心和观念,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是应该去掉的,那个让我心里不舒服、不平衡、埋怨与指责的思念,不是真我,必须清除,不被它带动,不顺着它去想去做。再随着学法提高,现在一遇到矛盾或问题,马上找我自己的问题,不赖人家,转而会由衷的感谢他们给自己提供了提高心性的机会,真正体会到了按照师父的法理去做、心性得到升华后的甜头。师父说的向内找真是个法宝,认识上也提高了,关难也就过去了。

针对法中提到的问题,对照自己去修。如:看见漂亮的人愿意多看几眼,看见穿着得体很有气质的人愿意与他们多说话,爱照镜子注意自己的外表,很在意异性对自己的表扬,思想中经常出现邪念、不好的思想。对于同事多拿钱少干活的现象,愤愤不平,妒嫉气恨藏于心头。这根本不是修炼人的境界呀,怎么能升华上去呢?师父这些话不正好说我呢吗?我就用法理要求自己,我把〈主意识要强〉一节背下来,分清思想业力,请师尊加持,努力消除不好的心和思想业力,感觉那些不好的东西减弱了很多,但是有时还翻出来,我就继续用大法洗净自己,归正自己。如果不学法,没有法理做指导,我根本提高不上来的。

每当我静心敬意的去学法时,都能从法中体悟出师尊的洪大慈悲和苦度我们的艰辛,眼泪不由自主的湿润了眼睛,其中有对师父的感恩和感动,有未做好而内疚的愧意。师尊给予我们的是最好的一切,而我自己做的距离法的要求还相差很远。我经常背诵《洪吟》、《越最后越精進》、《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等经文,激励自己精進不停。

比如读法中师父提到色欲心和显示心的问题,我针对自己自身存在的人心和心态,逐个回忆自己曾经遇到相应的问题时是如何想的,如何做的,按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发正念时延长时间清除色欲心和显示心,如果头脑中反映出不好的思维和意念,马上意识到清除它,不要它,它不是真我,解体掉。这样各种执着和人心逐渐淡化了,减弱了。

二、认清正法形势 主动讲真相救人

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整个三界,包括人类社会所有的生命,都是为了宇宙在最后时刻的正法中使众生得救、得度而造就、而成、而来、而生、而开创的。也就是说,三界是为这个目地,是为了拯救宇宙众生而造就出来的。”(《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我理解:三界原来是不存在的,是为了这次正法才造就出来的,是天意。我们所生存的环境、家庭、亲朋好友,都是为了结缘和得度而组合起来的,那么很多现象都是有意制造出来的。宇宙中旧势力为了自保为了所谓的挽救众生,制造了种种魔难,考验大法弟子,淘汰他们认为不合格的学员。师尊利用了这些而建立了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让我们得到魔炼从而提高上来。只有大法弟子的修炼是真实的,只有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真实的,只有师父正法是真实的。那么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按照师父的意愿去做。我们有师尊的加持和呵护,只管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一切都在师尊的掌握之中。

逐渐的我对正法形势有了清晰的认识,同时也明白了自己肩负的责任和使命,那么自然有了正念和主动性,少了怕心。所以无论是在工作单位里,还是平时出门碰到有缘人,还是亲朋好友之间,都很自然的随机的弘扬大法、讲真相、发资料,面对面讲我修炼十多年来身心的变化,顾虑心较少,怕心少。有很多次和陌生人讲大法真相或者讲三退时,他们都问我:你这么讲就不怕共产党抓你吗?我都直接告诉他们,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们在做好人,是为你好才和你讲这些真相的。他们都点头称是。带有善意的提醒我要注意安全。而且我还有一种感觉,就是自己平时遇到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来听真相、来得救的。

一次我下公共汽车后,看到有一个先生边走边按摩腰部,从对面走过去了,我内心发出一念:腰部有病多痛苦呀,给他讲大法救他。于是我回身追上他,问他是否腰有毛病,讲我过去有好几种病,修炼大法后发生的巨大变化,讲了法轮大法真相及在世界的洪传,赠送了护身符,并做了三退。他感激的不知说什么好,我走远了他还向我招手示意,我又回身跑过去,到他身边又和他说了要多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仅调理身体,而且灾难来了能保平安。我往前走他也跟着我走,依依不舍。这都是有缘人哪!这要是错过了多遗憾哪!他们都等着得救呢。

在正念比较强的时候,救人是很容易的。在超市我对擦肩而过的世人发出一念:给他(她)讲真相救他(她)。一声招呼一个笑脸,拉近了双方的距离,从有毒食品谈起,空气污染,各种灾难,以及天灾人祸背后的原因,按照预言讲地球需要净化,人心需要净化,淘汰的标准就是宇宙的法则—“真善忍”。好人善良人会得到上天的护佑,办理三退(退出党团队)会平安度过劫难。短暂的几分钟,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我们充满善意和正念的劝说下,世人就得救了。所以我对路遇的人,擦肩而过的人,如果可能的情况下,都主动搭话,顺势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但也有做的不好的时候,错过了讲真相,过后内心真是很后悔很内疚的。

我理解,师父都给我们铺就了圆满的路,把迫害真相和正法形势都说的很明了了,邪恶没有什么可怕的,它是被控制的,表面上虚假的,不是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的,只要有正念,心中装着法,装着自己的责任,并请求师尊加持,没有做不好的。邪恶为什么能迫害我们学员呢?就是因为我们正念不足。师尊的慈悲呵护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我们再不去做该做的,所有的神都不会原谅的。想想师尊从地狱中给我们捞出来,洗净了我们,给予了我们天大的荣耀,赋予了我们佛法神通,师父为苦度我们付出了多少艰辛呀!我们要对得起师父,对得起期盼我们的众生呀,对得起自己呀!正法过后后悔晚矣!

三、正念起 魔难消

我在二零零三年正式购买了电脑打印机,自己做真相资料。当时其它资料点不能满足自己的需要,所以想自己做,拿来复印稿件,自己输入到计算机里,再打印出来。多数是自己发,一少部份提供给其他同修。

二零零五年同修们共同投资买了小型复印机,我就开始大量复印资料供给大家。我每天书包里都带有真相资料,随时随地就发和讲。一次下班后,我去一个居民宿舍小区发真相资料,下楼梯时不小心脚踩空了,脚崴了,右脚向内弯折了九十度,一下坐在地上,当时我思想很清醒,马上站起来,一跺右脚,发出一念:“你旧势力休想干扰我!”我没事,我是炼功人,请师父加持,铲除邪恶干扰,继续发!直到真相信发完后才往家走。在师尊呵护下、在自己正念下,感觉脚的疼痛减轻很多。回家后继续打坐炼功,根本不把它放在心上。第二天正常上班去了,就是感觉鞋有些小了,其实是脚肿了。我也没有当回事。到了第三天,我才注意看看脚,发现从脚趾到脚面,整个颜色都发紫发青,疼痛全部消失,就是还有一些肿胀。我发正念:你旧势力休想用这个方式阻碍我做三件事,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丝毫没有影响我工作、生活和证实法的事。我知道弟子做正了,师父为我承担了,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由于色欲心和夫妻情没有去干净,四月底出现妊娠反应,一直没有来例假,呕吐恶心不想吃东西,学法炼功、上班工作都不踏实,心想要真怀孕了这怎么办呀?几次走到医药商店门口,想买早早孕试纸做测试,确认一下是否真怀孕了,可是又想这不是承认旧势力给安排的假相了吗?不承认它,但是正念很弱,人念很快占上风:哎呀,这要是怀孕又不能杀生做人流,也不能生出来呀,毕竟四十多岁了,这多丢人哪!同事怎么看我呀,亲朋好友怎么看我呀,证实法多受影响呀,怎么办呢?内心很矛盾痛苦。

我跪在师父法像前哭诉,想求师父给化解,话刚出口,感觉对师尊太不尊敬了,自己犯了这么大错误,怎么推给师父解决呢?!我向内找,自己思想存在着严重的色欲心,对丈夫情很重,求人世间夫妻恩爱,求美满婚姻和幸福生活,自身空间场很肮脏,思想业力严重。于是发正念铲除它。我必须去掉这些人心和观念,必须去掉色欲心、人的情!我阅读了师父关于去掉色欲心的讲法和明慧小册子《修心断欲》,上明慧网看同修这方面的交流文章,坚定了这方面的正念。于是我不再想什么怀孕不怀孕,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后来的那几天,内心不是很矛盾痛苦了,每天打印真相资料出去散发。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耽误正事。随着学法和实修,心中正念越来越强:我想我是大法的一个粒子,是为证实法来的,我身体上的细胞都是我的一个粒子,也是为证实法来的,不能被旧势力迫害和干扰,如果是真怀孕了,就让那个肉胎化作我身体上的一个细胞,被我正念融化,不能影响我做三件事,不能让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成真。

我每天发正念,求师尊加持我,正念越来越强,人念越来越弱。五月十二日,四川发生了大地震,我内心很震撼,感觉旧势力就是在大量淘汰人,毁众生,我作为大法弟子,不能再这样消沉下去,不能被旧势力干扰了。我必须做好我该做的。否定如果怀孕会怎样怎样的心,精力放在救度众生的事情上。我居住在北京一条很繁华的大街旁边,每天晚上带上资料和不干胶贴,出去贴和散发,我们要和旧势力抢时间救人。当时也正值奥运会前夕,大街小巷布满了警力和社会闲散人员,电子眼也到处都是,但是那些都是假相,我心里装着法装着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没有出现任何危险的事。三件事越做越顺利。结果快到六月中旬的时候,我来例假了,一切烟消云散。我知道弟子做正了,师父给我化解了。谢谢师父!

今年五月的一天,我到一个老学员家里和几个同修学法切磋,当时感觉有点腰疼,也没有当回事,心想我不承认你,一边走一边发正念。学完法出来后,正走在这个大院里人们乘凉的地方,突然感觉走不动了,头晕、花眼、口干、腿软、恶心一起涌上来,从腰部呈放射状的向四面疼痛抽搐,马上我的汗就下来了,心脏好象要停止跳动一样难受,都快站不住了。一种恐惧感马上袭来。就在这一瞬间,我内心发出强大的呼唤:“师父救我!师父救我!师父救我!”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承认你旧势力给我的安排,不许你给我制造假相迫害我,不能在常人面前给大法抹黑!“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念力非常强大,瞬间疼痛感从身体上排走,大约不到一分钟,一切症状消失遁形,真是柳暗花明!我知道是伟大慈悲的师尊又一次替弟子承担了,谢谢师父!

四、坚持数年小组集体学法,共同提高

二零零五年组织我们我们集体学法的辅导员去了外地,她临走前和我交流,希望我能继续组织带领大家集体学法,我当时很自卑也很犹豫,因为我是一个上班族,年纪较轻,学法较晚,悟性较低,家离学法点很远,怎么能担当起这个重任呢?其他人都是老同修们呀!我想我还是做资料给大家提供真相资料吧。

这个辅导员带领同修们凑钱买了小型复印机。我自己打车拉回家,就利用晚上和周末休息时间,抓紧复印、打印各种《明慧周刊》及真相资料,周六给同修送过去。后来我们大片上的一些同修陆续遭到邪恶迫害和干扰,给大家心理带来压力和恐惧,有的同修不敢参加集体学法了,有的同修害怕不出来了,有的同修在家过常人生活了,有的同修被病魔折磨的很痛苦,又想尽快走出这种状态,可苦于没有集体学法和切磋交流的地方。在邪恶迫害干扰下我们的学法地点不固定了,学法次数也减少了很多。

老年同修甲家原来一直是学法点,由于她出去贴真相不干胶贴被恶人构陷,但她对大法和师父特别坚信,一直发正念铲除邪恶。在看守所仅仅停留了几个小时,就堂堂正正回家了。后来邪恶曾经几次到她家干扰她,让她放弃修炼上交大法书,同修甲从未说过对大法和师父不利的话,但邪恶不甘心抢走了大法书。同修甲为此后悔万分。事发后,家属院特别在这个同修住的院里安装了两个电子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对着我们同修来的,这种迫害给很多同修心里更蒙上一层阴影。为了帮助同修甲,大家在各自家里发正念清除邪恶对同修甲的迫害,清除对我们所有同修的迫害,清除家属院另外空间场里的一切黑手烂鬼,解体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承认它,否定旧势力和黑手烂鬼对我们学法点的迫害,电子眼是照坏人的,和我们大法弟子没有关系。

同修甲虽然年近八十了,但她学法很抓紧,三天能看一遍《转法轮》,状态越来越好。她经常说她这个命是师父给的,所以做三件事很认真积极。我想还是要尽快恢复她家这个学法点,可是担心她的家人能否接受我们集体学法。我问同修甲我想到您家来学法,您看可以吗?她说:行。好。简单的语言道出了同修对师对法的坚定,也给了我很大鼓励。

刚开始只有我和同修甲两个人学法。我在来学法的路上一直发正念,不把邪恶的迫害和电子眼放在心上,全盘否定它。“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每次去同修甲家学法都出入平安,同时注意自己的言行,按照大法弟子要求自己,不给他们家人带来麻烦,不在人家吃饭,即使赶上吃饭时间,都自己带一些食品充饥。坚持了一段时间后,我们感觉集体学法很有好处,于是我征求同修甲同意后,约了其他同修一起来学法,她高兴的说:行,你们来吧,我们家人没事的。我文化水平低,咱们一起学法对我也是一个帮助。多好的老同修啊!正念强,人的观念少,对法非常坚定。

在这个环境的圆容下,在师尊的呵护下,我们恢复了原来的集体学法。大家每周相聚一到两次,先学法,到整点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清理学法点和家属院另外空间的邪恶与干扰因素,清理邪恶的迫害形式。大家的认识越来越清醒,正念越来越强。害怕来同修甲家学法、担心被监视的想法逐渐被正念所代替。在学法时,一般由年轻一点的视力好一点的同修来读法,我自己有一个不好的想法,老年同修读法太慢,容易读错字,还得给纠正,很耽误时间。通过同修交流,我认识到这也是一个私心,为了不耽误自己的时间,就撇下老同修。这不对,马上改正。每个人都必须轮流读法,这个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去掉不耐烦的心、怕麻烦的心、看不起同修的心。在面对同修意见不一致的时候,自己都是向内找原因,有时听到同修在背后议论自己,不在心里计较,就是做好师父让做的事。在这个集体中,自己被法归正着、清洗着,感觉人心和观念都在法中去掉很多。虽然表面看到我主动协调这个学法小组在付出时间和精力,其实最大的受益者也是我自己。

在交流中,大家把自己过不好关的种种表现倾吐出来,真诚的接受同修的分析和建议,在法上去认识去提高。针对有病魔缠身的同修,我们学习有关师父对病魔方面的讲法,学习明慧小册子《正念正行去病魔》。针对否定旧势力有不清晰的认识的同修,我们就学习师父对否定旧势力的讲法,而且我自己将明慧网上有关同修否定旧势力的交流文章,集中成册,打印给有关同修,收到的效果是比较好的。

有个同修乙每次学法交流后,认识提高上去了,知道如何做了,但是在下次学法时又糊涂了,承认自己的病态,承认自己不配当师父的弟子,承认旧势力的迫害。遇到推销治疗仪或者补养品也都接受,结果病症一直未去除。大家不放弃不指责,一直在法上启悟她,真心实意的帮助她,提醒她要加强自己的主意识,坚决否定旧势力给制造的各种假相和迫害干扰,正念坚定的相信师父相信大法,绝不允许黑手烂鬼迫害!这个同修乙从修炼开始到现在,一直对法对师父很坚定,就是有时认识不清被邪恶干扰,大家互相提醒,互相督促,互相帮助。同修乙也表示师父为了度她费尽了苦心,自己要争气,绝不让旧势力迫害得逞,一定跟师父回家。她身体虽然还没有完全走出病魔状态,但同修们看到她坚定的正念也感到这个生命的可贵。我们学法小组会坚持不懈的帮助同修,这是我们的责任。

每次去学法,我都带着一些真相资料和各种光盘。刚开始有些同修不敢拿,有的拿几份赶紧发完,不存放家里,有的怕心较少就拿的多。我从不挑剔同修,只要做三件事就是在往前走。学法时我们或者学《转法轮》或者针对同修的心性的去学一些经文,然后大家互相切磋。通过学法提高认识,同修们的正念逐渐强了,胆子逐渐大了,拿资料的人越来越多,有的结伴去天安门发正念铲除邪恶,有的去郊区洗脑班发正念。看到大家对真相资料更多的需求,我就抓紧时间多为大家提供各种材料。有时忙的没有时间吃饭,就买点简单的充饥,有时只能减少睡觉时间,有时忙的心理出现不平衡的想法,但马上用法去要求自己,去掉这些人心和观念,我就是要做好我自己该做的事,我就是要兑现自己的使命和责任。在这期间,技术同修不断提供各种新的母盘和各种新技术,更促使我给同修们提高新的好的真相资料,大家互相圆容着,共同精進着。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和同修正念除恶,控制人的邪恶的因素减少了,修炼的环境变的宽松了,同修们都愿意参加集体学法了,有时同修甲家里都坐满了人。大家知道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我们的学法形式,能促使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自己一个人在家学法容易犯懒、犯困、体悟法理有限,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能互相提醒互相借鉴,别人的交流谈体会,听者能有意的联想到自己,看到自己的不足。而且每个人理解法的涵义在不同层次中,没有悟到的人被同修在法上提醒后,能及时认识到自己的执着障碍在哪里,应该如何去思考所遇到的问题,等等,凡是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都感到集体学法真是很好,很有收获。比如有俩个同修大姐,证实法的事做的很好,就是在家庭环境里心性的摩擦中过不去关,内心总是不平静,不舒服,有埋怨对方的心,她们也向内找了,当每次出现新的心性摩擦时,又出现类似问题。

不能很快去掉人心过好关。我耐心的与她们交流,指出那个让你难受、让你不舒服、感觉不平衡的心,其实不是你自己,不是真我,出现心性摩擦的事都不是偶然的,就是针对你自己的心来的,为什么要把那个假我、那个假相当成自己呢?你把它当成你自己,承认了,顺着它去想,肯定就走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就应该在那一人念上来的时候,马上否定它,不承认它,解体它,请师尊加持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去掉它。同修大姐被提醒了,都在法上去认识,感觉有所帮助。

在组织同修集体学法的过程中,也是我自己修心提高的过程,放下私心、怕心,不耐烦的心,去掉显示心、证实自己的心,修出善心、慈悲心的过程,我们大家都在这个集体环境中圆容着,提高着。

十多年的修炼,十多年的风雨历程,磕磕绊绊走到今天,都是在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法理的指引下,不断学法洗净自己,改变人的观念、去掉人心与执著,认识上逐渐走出人超越人而升华上来的。没有师尊和大法,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所以我们要倍加珍惜这一切,继续做好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