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唐山市丰润区法官徐天鹏恶言恶行录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徐天鹏,男,约五十岁,现任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刑二庭庭长。据现有资料记载,自二零零八年以来,徐天鹏以主审法官的身份多次对当地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并枉判。为了达到构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目的,徐天鹏滥用职权,百般刁难、阻止正义律师介入,欺骗、恐吓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邪招频出,已被海外网站列入恶人榜并被追查国际通报。

流氓无赖嘴脸

二零一二年八月六日上午九点,河北唐山市丰润区第八法庭对法轮功学员杨国光进行非法庭审。

开庭当日,安检口被设在丰润法院的门卫处,不足一米宽,人员通过困难。不仅如此,法院还安排了众多人员盘查、阻拦旁听者。上午八点半左右,安检口聚集了大约三、四十人,一女警负责填写、发放旁听证。旁听证开了一本,足有几十张,可最终坐到旁听席上的只有十一位亲友,其它的旁听证均被冒领。

法庭于九点二十分许正式开庭,徐天鹏开始一系列的询问。让人诧异的是,徐天鹏当庭的询问,除了姓名、住址、工作单位,就是什么工龄买断等等,与其说是当庭询问,倒不如说是闲聊拉家常,而且询问过程中,说话阴阳怪气,眼神轻蔑。

在所谓公诉人武满华发言后,律师要求法庭按照规定解除杨国光的刑具,竟遭徐天鹏拒绝,后来律师再次争取解除杨国光的刑具,徐天鹏竟说:你没这个权利。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八日上午九点,唐山丰润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厉玉书非法开庭。

庭审开始,书记员宣读了法庭纪律,然后徐天鹏又气势汹汹地说了一遍法庭纪律并声称:如果旁听的家属包括律师,谁不遵守会“毫不客气”。在宣读完“法庭纪律”后又宣读了一份所谓“法庭新规定”声称:如违反规定将处以罚款一千元等,拘留十五天,规定充满了恐吓威胁。

公诉员陈琼罗列了一系列案卷上所谓的证据。而后两位律师前后强烈要求打开刑具,均遭到徐天鹏的蛮横无理地拒绝,并训斥律师不许再提。

在庭审过程中徐天鹏多次打断律师的辩护。当时江天勇律师提到《世界人权宣言》规定:一九四八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的《世界人权宣言》第十八条规定:“人人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权利,此项权利包括改变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以及单独或集体、公开或秘密地以教义、躬行、礼拜和戒律表示他的宗教或信仰的自由……”不等律师说完。徐天鹏就语带讥讽的对律师说:“没必要宣读什么国际法规,你要讨论就去制定法律的地方去讨论。”并说:“那你就到美国去呀”。

这样的场面发生了几次。每当律师提到国内根本没有条款指定法轮功为×教的司法条款时,徐天鹏就强硬制止:“不用你说,你上人大去说。”

百般刁难、阻正义律师

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上午,一名北京律师受丰润区法轮功学员王希文的亲属所托,代理王希文的被迫害案件,来到丰润区法院刑二庭查阅王希文卷宗。律师等了一个多小时,徐天鹏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要求律师提供自己的身份证复印件。其实徐天鹏非常清楚他的律师身份。据律师讲,他当了二十年的律师,被要求提供身份证复印件这还是第一次。

律师复印证件后,徐天鹏说还要再审查他的律师证,律师对徐天鹏说:“昨天你不是看过律师证了吗?”徐回答:“要核对律师证内容。”律师只得再次把律师证交给徐天鹏。

徐天鹏仔细翻看后称:该律师因转其它律师所,没有司法局的盖章无效。律师说自己这几年先后转了几个所,都是在律师证上加盖一个条形章,在条形章里面填上日期和转出所、转入所的名称就行,走遍了全国公、检、法哪一个机关都没有挑剔过转所的效力。但徐天鹏非得要求司法局盖章,称丰润当地都是这么办的。李律师说:律师发证和调动是各省办理,没办法要求北京市按照丰润区这边的办法来办。但是徐天鹏说这种情况要请示领导,李律师问:请示需要多长时间?徐说:要一天半天的。

当时李律师没有离开法院,一直在等徐天鹏的回复。徐天鹏称去向院长请示,半个多小时后回到办公室,又开始仔细研究律师的律师证,最后徐天鹏终于“发现”律师证上盖有北京律师协会的章。徐天鹏说:律师证上盖有“律协”的章是违法的,律师协会无权在律师证上盖章的。而事实上北京市规定,所有律师证上都必须盖有“北京律师协会”的章才有效。徐天鹏还威胁他,如果不按照法庭的要求做,他们将向北京市司法局反映。

据了解,中共当局高层有秘密规定,要严惩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的律师。在徐天鹏的百般刁难下,律师最后也没能查阅到王希文的卷宗。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日下午两点,王希文被唐山市丰润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但很多王希文的亲友不能旁听,因为旁听席大部份座位已经被公安以及“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人员占据。

质证阶段,公诉人没有提交任何的物证,只出示了一些照片和国保大队出的认定结论作为主要证据。律师提出对本案的物证要进行实物质证,对照片无法质证,这些照片不符合物证的条件,不能作为证据来认定;国保大队是本案的侦查单位,任务是为本案搜集有关的证据,无认定权力,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而违法行为所得的证据是无证明力的。

对律师的辩护,徐天鹏不作任何答复。律师在辩护时,提出徐天鹏一系列的违法行径,如不允许会见被告人、限制律师复制案卷等,被徐天鹏制止,警告律师他要以蔑视法庭为由追究辩护人的责任,要求律师只对事实和法律规定进行辩护,不允许对定性进行任何的说明,剥夺律师独立辩护的权利。

非法庭审同情者 拒绝亲人旁听

凌云,一位普通的唐山妇女,因同情法轮功学员而遭中共恶警绑架。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丰润区法院对凌云非法开庭。

此次开庭,虽曰“公开审理”,却不允许任何人旁听,就连凌云的母亲和丈夫也被挡在法庭门外。庭上只有被非法庭审的受害人凌云,其余的就是刑二庭审判长徐天鹏等几个所谓法官,再有就是由法院指定并与其默契配合的律师马秋平。

凌云的母亲和丈夫很想入庭旁听,前去敲门。徐天鹏粗野的在庭里喝道:“再敲门,用手铐把他们铐进来!”

公然威胁驱逐律师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一日上午九点三十分,丰润法轮功学员贾元峰在当地法院遭非法庭审。开庭前,律师要求依法会见当事人,但法院以开残奥会为由,不让会见。

开庭当天,一个本可容纳三十多人的法庭,可丰润法院限定只允许十五人入庭旁听。而实际上由于区“六一零”副头目何爱荣和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曾祥海的干扰,拖延并干预发证,到开庭时仅有十人领取了旁听证。

庭审中,由于徐天鹏多次无理打断律师的辩护,被律师指出不符合法律规定。徐天鹏说:“我们这法院就这样,你再说就是扰乱会场,把你驱逐出去。”

此外,徐天鹏还参与非法审判了何素英、张维仲和谷友文等很多无辜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身陷冤狱,家庭破碎,人为的制造了大量的人道灾难。目前,因为他参与了秘密庭审张明凤和张桂芝二位老人却不通知其家人,家属正在对他提起控告。

在此,奉劝徐天鹏以及和徐天鹏一样追随邪党作恶的公检法人员,请抓住中共邪党覆灭前的一线机会,弃恶从善,停止迫害并善待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赎回自己美好的前途与可贵的生命,从而有机会走入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