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湖南女子监狱教转队与洗脑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今年七月十二、十三日,中共司法部和省劳改局派人到湖南女子监狱检察洗脑迫害法轮功的情况,六监区副监区长李军气急败坏、欺上压下,对分监区下硬性指标,一级压一级,最后压到法轮功弟子身上。在教学楼的二楼,省劳改局一个男的和一个女(杨飞飞)的将法轮功弟子一个个喊进去问话:“法轮功好不好?你们师父好不好?你还炼不炼法轮功?”说是在今年内监狱系统要全部转化,没转化的要送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肖明华,六十几岁了,又被送了洗脑班。恶警搜她的东西时,发现了法轮功经文,警官从洗脑班回来又突击搜查,把笔记本、冬天暖手用的手轮等都丢了。

教转队与邪恶洗脑班

湖南女子监狱教转队是2005年将袁利华调到女子监狱后才成立的。此人原是株洲白马垅女子劳教所七大队大队长,是湖南省司法系统迫害法轮功的所谓“先进人物”。她去后便成立了六监区教转队,并相继成立了洗脑班。洗脑班现在在严管队楼上,这是二层楼结构。

洗脑班是全封闭式管理,由警官毛惠平、刘牵、邹永红负责,由她们授意对法轮功迫害。还有值班人员作值班记录。被挑进洗脑班参与迫害的犯人俨然进了特务机关,互相之间工作犯都不许讲话,更不让法轮功弟子互相说话,如需上厕所,先要一个人在前面关门,不能让别的房间的人看见,过一间房关一间门,一直一同排关过去,大概是十间。被劫持在那里的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浑身散发臭气,这是高度精神紧张和肉体摧残的结果。

在那里的帮凶犯人不准将法轮功的信息向外界透露,如有违规就惩罚你,断绝你与家人一个月打一次电话的权利。在洗脑班是两个犯人夹控一个大法弟子,三人一间房,每间房内配备一台电视机,一台VCD,洗脑班设一个大组长负责全面工作。下面每个房间设学习小组,组长是主谈,另一个是副谈。

大法弟子被送到洗脑班后,首先问你肯不肯所谓“学习”(强制洗脑),你不肯,警察的手铐就兑现,直到你同意“学习”才松铐子。所谓“学习”,就是看当年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四二五”上访、还有世界×教组织等等那些栽赃法轮功的陈词滥调。她们反复播放,加上故意整人的作业题,还要背监规,背不准上访的各种条文。这些还不够,她们还随意搞体罚,每天逼着你站十几个小时、或者二十三小时,只让你睡一、两小时。这样持续体罚,但是在值班记录本上每天记的是12点准时睡觉。还有更邪门的,不准你上厕所解手,急了在房间里拿盆解也被帮凶犯抢去。

在教转队这个邪恶的黑窝,中共恶徒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不准动嘴背经文、不准发正念。她们动辄拿电棍电、罚站、戴手铐。戴手铐只要到狱部批一下就上铐。她们说监狱只有两种人,一是警察,二是犯人,所以她们对法轮功学员这么好的人也是动辄动武的。

对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实施更严格的监管,不准出监房门,完全坐牢中牢,连到阳台拿必需品及热水瓶之类的也不准出去,由互监组代劳。收、晒衣服都由她们拿,不准上储藏室拿衣物,说是怕传递条子、经文之类的物品。说起互监组,就是把法轮功学员与其他犯人串成组,有一人扣了分,另一人同样扣分。分数对我们什么也不是,但是对犯人就不同了,扣了分就影响减刑,她们就看的特别重。监狱就是用这种“连坐法”来牵制。这种“连坐法”在监狱系统发挥的淋漓尽致。在迫害法轮功中它被广泛运用:影响单位职工升级、影响奖金、影响子女就业等等,目的是激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

今年的五月十几号,突然讲不做事了,把席片收起来,并把席片的成品打封条封了。怎么中国的监狱会不做事呢?天方夜谭吧!后来才知道狱部监察室要审查教转队的账目,教转队的头接受审查。

2008年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抽血

2008年年初,天气还很冷。湖南女子监狱教转一队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抽血,没有人说为啥抽血,事后也没有任何结果和说法。当时法轮功学员都有工作犯夹控着,可是在场的工作犯却不要抽血,而且抽的血是很大一管,我是被抽了三针才够量的。其他的教转二队和严管队有没有被抽血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们都是被隔离的。我一直纳闷着法轮功学员的血与其他人的血到底有什么不同呢,为啥要抽法轮功学员的血呢?这和邪党的所谓劳改、教育到底有啥关系啊!

2000年被非法关押在湖南白马垅劳教所时也被抽过血,可那是说得很明白检验爱滋病的,而且是针对所有劳教人员抽血。可是在女子监狱抽血的目的和方式就很神秘和蹊跷,直到2009年我出了黑窝看到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都成了邪恶活摘器官的资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6/揭露湖南女子监狱教转队与洗脑班-262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