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精進 走好修炼最后進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一年多来,我们地区多次出现同修被邪恶绑架、关押的现象,在正法進程的最后阶段,环境也宽松许多,怎么会这样呢?在学法中我体悟到:只要没有圆满,就存在修炼;只要还在修炼,就会有魔难。而在修炼的最后進程中,也是走向圆满的高层次的升华。难度也会大于以往。从我们地区顺利走出被迫害的同修证明:放下自我,信师信法,可使行恶者胆寒。有个从迫害中走出来的同修在切磋中说:这次邪恶非法抓我后并威胁说要判重刑。我很坦然的向他们讲真相,并回答他们要判刑我们上法院理论。最后在师父的呵护下,坦然走出了看守所。

有个老年同修,在向世人讲真相时,受到邪恶警察抓捕殴打时,这位老年同修心怀慈悲严肃的问他:你为什么打人,你叫什么名字,警号是多少?而这个恶警面对正念无语而退。

在正法進程的最后阶段,虽然条件宽松了许多。但对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要求同时也高了很多。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紧跟师父所指引的正法進程,就能走向圆满。“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精進要旨》〈道法〉)

针对现在有些同修难以走出魔难的现象,和结合我自身的情况有两点认识:

第一是向内找,理性安全的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与怕心重以注意安全为由,掩盖不敢走出去的心理之间的关系。“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从本地区在这方面做的较好的同修中看,我体悟到只有正念足,放下怕心,才能真正安全的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有个多次受过邪党迫害的同修同为交流时说:我以前几次受到邪党关押、劳教的迫害,也发过不少正念清除,但心性不到位,迫害还是解除不了。这次邪恶“610”花了不少财力、物力、人力抓我迫害。但在临危时,我心里平静、坦然,毫无怕心,只要他们“提审”时,我就向他们讲真相,心里想的就是救他们,没有有意的发多少正念就坦然的走出了看守所。

师父讲的正念足,我悟到的不是单纯的去掉怕心,而是心性的整体提高。否则就会忽左忽右不在修炼的正念上。也有些同修以注意安全为由掩盖怕心,就很少走出去,做不好“三件事”。

在另一方面也有这种情况,二零零四年有位女同修特意找到我交流时说:你怎么不大大方方出去发资料、讲真相。我就象发报纸一样到各个单位的办公室去发真相资料。她当时和我这样交流时,说的对的方面的确是指出了我存在的怕心。在另一方面,她自己却没有事事向内找。结果带来了很大的魔难。被邪党判刑八年,而在监狱里经受不住折磨,反而被邪恶转化。给自己修炼带来很大障碍。我后来反思她的情况,是这样悟的,她当时能那样做,是因为本人的性格开朗,豪放中夹杂着较强的显示心、争斗心所致。被旧势力抓住了把柄。这样简单能做修炼的事,那还是修炼吗?真正通过实修去掉了怕心,那是心性整体的提高。才能“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

通过这件事情,我还想到了另一种情况,就是过去和尚到庙里修炼,要剃光头,要穿和尚服,用这种回避的方式来抵御名、利、情、色等的干扰,以保证安全修炼环境。大法弟子的修炼是“直指人心”(《转法轮》)。

第二是要坦然的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这是修炼走向圆满的必要条件。旧势力利用旧宇宙的理,对大法弟子的修炼用的是赶尽杀绝的所谓考验進行迫害。如果我们不认清旧势力的实质,就很难真正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达到修炼圆满的目地。我是这样悟的:一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师父说不承认的,也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作为大法弟子必须否定。二是大法弟子来到三界的唯一目地是紧跟师父得法回家和助师正法。而有些大法弟子下来时和旧势力的签约,是旧势力利用不正当手段强迫签的,大法弟子有理由否定它。三是旧势力利用轮回中的业缘挑起魔难来阻挡大法弟子的修炼,大法弟子也要否定。那是大戏中角色扮演,我们不能承认这种非人为的业缘轮报。

只要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走正自己修炼的路,防止旧势力钻空子。大法弟子能整体的从根本上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那么旧势力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也就不复存在了。

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和同修们共勉,共同精進,走好修炼最后進程。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