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我是如何成为大法弟子的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二零零九年下半年,我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为了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为了更好的证实法和帮助世人看清真相,帮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了解大法弟子,特别是在遭受中共迫害期间,为什么我能走入大法修炼,写出我的亲身见证。

我是一名医生,丈夫是九七年得法的,我亲身见证了得法后丈夫的身心变化。丈夫得法前患过肺结核、胸膜炎、咽喉炎,身体经常感冒。自修炼至今没有用过一次药。虽然有过几次较重的症状,但没过几天自然就好了。使我感到在他的身上有一种超常的力量,否则人是无法抵抗的。

一次,丈夫在厨房做菜,刚将油倒入锅中,我便招呼丈夫帮我抬床。正抬着的时候,丈夫突然说:“这身上怎么这么热,我可不帮你抬了。”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刚开门就看到厨房锅里的油着了,火苗窜得很高。等处理完,丈夫也不说身上热啦。丈夫说“谢谢师父保护,否则就失火了”。我当时虽半信半疑,但也觉得奇怪,怎么我身上就什么反应都没有呢?

一次,我骑自行车,一辆轿车撞倒了我的自行车,我却没有伤着。丈夫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你快谢谢师父的保护。”在丈夫的授意下,我给师父法像上了香,也许在那时我就注定与大法有缘。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的迫害开始了。丈夫为了修炼,为了维护大法、证实大法是超常的科学,失去了很好的工作,并被冤批两次劳教。原本清贫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天塌下来了,亲属都怕受牵连而不敢理我们,我一人带着几岁的孩子,还要挣钱支撑着这个家,还要抽空去看望被劳教的丈夫。那时只有几个丈夫的同修(也是丈夫被绑架前就已经嘱咐好的)经常到我家来,我也很愿意和他们来往,觉得可信,和他们接触后身体感到舒服,和社会上的人接触不但没有安全感,反而身体难受。但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我也在随着往下滑。丈夫从劳教所回来后在家里默默的干活,洗衣服、做饭、照顾孩子上学,同时承受着我的打击,曾几次要与丈夫离婚,丈夫都不肯放弃修炼,并告诉我,“要离婚可以,但不许你说是因为我学大法而离婚”。而实际上丈夫多次原谅了我的过错,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修炼,丈夫是不会容忍我的。

一次半夜我给一名患者打针,吊针刚打上十多分钟,患者就开始抖了起来,起初我以为是药物过敏,就将针取下来。患者仍无改变,一会儿说眼睛什么都看不见了,一会儿还一边抖一边说着“你这姑娘活得太遭罪啦,我要把她带走”。患者的母亲吓得跪在地上央求:“你想干什么都行,我就这一个姑娘,你可别把她带走”。我在一旁不知所措,过了将近半个小时,老太太还在地上跪着并央求着,而患者仍不见好。这时丈夫过来对着老太太说:“你别求它啦,我告诉你怎么做,保证能救你姑娘。”老太太停下来半信半疑的看着。丈夫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要念出声来,要不停的念”。于是老太太就开始一句接着一句的念,很快就看着患者抱着头说:“别念了,我的头痛死啦”,老太太更加大声的念,两、三分钟过去了,患者突然清醒了过来,开始说正常话了,一问刚才的情景,全然不知,也没有病了。在场的几人都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威力,也使我明白了什么是附体的事。

一次,一个打仗拿刀伤人的歹徒,来到店里向我借钱,好逃跑。我一看身上带着血,手里拿着刀。就吓得我赶紧退到后屋,将门关上。恶人在外面吆喝,“你把门开开,再不开我可要踹门了”。外面另一个屋里只有丈夫一人,丈夫说,“你拿着刀,她能不害怕吗?”恶人一听就冲着丈夫去了,把刀顶在了丈夫的前胸心脏部位,说:“给我拿钱”。丈夫说:“我没有钱给你”。 丈夫静静的站着,二人就这样僵持着站了好几分钟,最后恶人放弃了恶念,放弃了直逼着的刀,转身走了。丈夫说:“出来吧”。我才醒过神来。一问才知道刚才发生的一切,我问:“你没害怕吗?”丈夫说:“有师父保护怕什么”。丈夫有师父保护,真的使我有些羡慕。

二零零五年开始,丈夫多次劝我退出团、少先队,我不予理睬,有时还会因他与患者讲三退而骂丈夫,但丈夫还是背着我讲。一天,丈夫与我说:“我已经用某某名给你退了团、队”(其实是丈夫换了一种方式劝我),我顺口说:“退就退呗”。第二天,我的头就开始疼,我以前从没有过头疼病。丈夫说:“昨天我说帮你退团、队,你肯定没有诚意,来拿张纸,我说,你写。”于是就在纸上写上“我诚心退出过去入过的共青团、少先队组织,抹去邪灵兽迹”,并签了我的小名。说也奇怪,写完后我的头就不疼了。使我亲身体验到共产邪灵对人的危害。以后我就帮助丈夫劝人三退。

电视上讲中医养生,我很感兴趣,就跟着学,学着学着就想:养生不就是为了少得病吗?而炼法轮功的人身体都没有病,炼功肯定比养生还要好。修炼才是最好的养生,于是开始有了炼功的想法,但看了几次大法书都是断断续续的,没有坚持下来,再加上十几年、二十几年没见的同学都找上门来,今天找要聚会,几个月后又要办事找喝酒,吃完,集体又要上歌厅连唱再跳,同学之间的情,再加上变态的男女同学情使我忘却了修炼之事。一荒废就是二、三年的时间,最后险些又要与丈夫离婚。丈夫又一次的原谅了我,善心劝我,使我真的看清了现实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金钱与欺骗。

后来,我以前认识的一位大姐(也是修炼人),来我家说最近身体不太好,看师父讲法就会好,非得要丈夫给借一套师父讲法碟,几天后丈夫拿来了师父《广州讲法》碟,问我看不看,心想:真的象大姐说的那么神?于是抱着好奇心说看,丈夫说,“要看就别耽误大姐看,每晚上看一讲,第二天把看过的一讲给大姐”。就这样为了不耽误大姐看,我第一次将师父的讲法看全了一遍,其实看的过程很大一部份时间是一边睡觉,一边听讲法的,但总算坚持下来。看完后觉得头脑比以前清晰多啦,脑供血不足的毛病好啦。真的很兴奋,真是后悔得的太晚啦。走進修炼中来,才懂得一个人要想得到大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接触大法十多年,险些擦肩而过。得法后不但身体好了,过去看不上公、婆,现在也顺眼啦,整个就象变了个人似的。过去认识的、接触的人,现在一见到我马上就说,“怎么看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呢,怎么比以前都年轻了,你吃了什么仙丹啦?”我就借此向其洪法,将我的切身体会告诉他人,让他(她)们也都能得救。

自我得法后,母亲、妹妹、弟媳、孩子、公公(婆婆已经修炼)及过去的熟人先后十几人开始学法,几百人得救,就连以前在迫害中放弃的与我接触后都走了回来。亲戚以前对丈夫坚持修炼有不理解的,现在一看我都修上了,也都认可了。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这句话在我这儿,真的是体会到了。

丈夫在迫害中失去工作,就等于少挣了三十多万元,加上迫害中被勒索的、劳教中花销的几万元,更何况原来家境并不富裕。在常人看来无法理解这十多年是怎么过来的。但我们并没有觉得苦,而且我们全家都没有病,经济收入也一天比一天好,孩子的学习成绩也很好,是重点中学前几名的学生。人生福份自会有,早来晚来莫强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