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大学生谈自己开始修炼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晓露(化名)是一名在校大学生,二零一一年七月份走進大法修炼。以下是采访中她对自己经历的叙述。

记者:据我所知,大陆大学生对认识法轮功真相、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有很多障碍,是受毒害很深的特殊群体,你能谈谈你的思想是如何转变过来的吗?

晓露:最初同学给我看香港法轮功游行队伍在街上游行的视频,还有被采访市民的态度,有的市民说中共在历史上共害死八千万同胞,这笔债一定要还。我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民众公开指责中共,因为从小到大看到的都是对它的歌功颂德,所以我一开始怀疑这个视频的真实性,一直在看字幕和市民的口型是否吻合(因为听不太懂香港本地的方言),是不是被采访者自己真正说出的话,还是制作片子的人做的假字幕,结果发现香港市民真的是这么说的,真的认为中共是这么坏。

看完之后我还是比较麻木,同学又给我看了电视版《九评》迫害法轮功那一集,我看着看着就哭了,心里一种东西被触动,很难过很伤心的一种感觉。看完之后我突然想到,为什么法轮功在其他国家都没有被定为×教,而在中国却被定为×教?为什么在中国刚传出那几年没有被定为×教?如果真的是×教的话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取缔,而且那时还有正面报道?再有也从没在身边看到真正修炼法轮功的人做过什么坏事,反倒是看到他们失去工作,只能做苦工养家。这些思考促使我得出结论,法轮功不是像中共说的那样,法轮功是被陷害的,法轮功在别的国家能够存在和发展就说明中国的政策是错误的。

紧接着同学又给我看漫谈党文化节目,深度剖析了一下中共其实是一个独裁的专制极权政府,根本不是其所标榜的代表人民的利益。谁正谁邪,到这儿我就彻底弄明白了。同学叫我退出党团队,我没多想就退出了。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了思想在某一瞬间突然转变过来了,想明白了,一切都清晰起来了,不像之前思想那样的混沌,排斥真相,一看到真相资料就头疼。这个体会非常明显,思想转变过来再看真相资料就很认同,很有感触。

记者: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修炼法轮功,现在的想法和最初得法时相比有什么变化吗?

晓露:开始修炼法轮功,是受到同学的影响,看到同学修炼法轮功之后,思想和身体变化都很大,身体的病全好了,对别人很和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对我是非常的好,因此我对法轮功有了深深的好感。同学告诉我修炼是一件很严肃的事,但当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没多想什么,甚至都忘记了法轮功被迫害的事实,就决定学。同学给我看了师父广州讲法的视频,又给了我《转法轮》的电子版,这样我就得法了。

两个多月以来,我的想法发生很大变化,最初只知道学习法轮功可以使人受益,但不知道什么叫修炼,也不知道修炼法轮功会达到什么境界。因为是先看了师父当年在广州讲法的视频,所以感觉上像是九九年之前自己亲身经历师父传法一样,自身从一张白纸到师父一点一点传授,才知道法轮功原来讲的是这些高深法理啊!那时完全忘记了迫害法轮功的严酷环境,只是很欣喜的读着《转法轮》。同学叫我多学法,打好基础,之后又学习了师父的经文,慢慢明白了师父在正法,明白了整个宇宙发生的变化,明白了大法弟子要助师正法,完成誓约,做好三件事。从最初想要了解学习法轮功到现在认识到身上的责任,我的思想每天都在发生转变与飞跃,这是一个渐進的过程,想想当初得法时想法是多么的简单!

记者:修炼法轮功给你带来了哪些变化?

晓露:身体上的变化很明显,感觉一身轻,走路不累,从我的宿舍走到教室距离是挺远的,得法之后提着电脑和很多书走过去一点都不觉得累。学习完师父讲法的视频后,暑期坐火车回家,车上人很多,我没有座位,要站10个小时,这一路上我听着《普度》、《济世》,还有《解体党文化》的音频,不知不觉间站了差不多10 个小时,当然之间也坐下过,居然没觉得累,感觉很精神,全身充满了力量。在火车上那样拥挤的环境下我居然身体状况还那么好,真的是太神奇了。

思想上的变化也非常的大。从小到大,自己一直学习不错,也顺利的考上了名牌大学,心里有一种比较强烈的实现自我价值的想法,总想着要干出一番事业来,梦想成为一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后来自己越来越懒惰,而且受到身边人的影响,了解了当前的社会现实后,才知道在社会上成就一番事业并非易事。现实将人生梦想击碎,于是整个人也变得很矛盾,思想冲突不断,一方面觉得靠自己的努力在这个社会上奋斗很辛苦也很无望,一方面希望有一个富足而体面的生活,甚至想找一个有钱或有能力的丈夫,这样自己就能过的很清闲富足了,生活就有保障了。整个人的观念很消极也很世俗、自私,只为自己,妒嫉心很强,越是自己的好朋友,遇到什么好事情自己的心里越是不平衡,对周围人和事的看法也是以自己为出发点,都要顺着自己的想法来,不然就不高兴,只想着自己舒适自在,不想吃苦受累,把不好的都想给别人,最好的留给自己。自己就处在这样一种心理状态当中。现在我知道生命的真正意义了,认识到自己以前执著追求的东西恰恰是让自己迷失的东西,那些东西让我的脑中只有名和利,只想着在现实生活中如何过得好。而我现在完全不是这样想了,摆脱了那种世俗的想法,只想提高自己的心性,摆脱常人的思想,返本归真,最终由师父带我回家。

记者:当前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仍在继续,你是如何看待和面对这种环境的?

晓露:最初得法时完全沉浸在得法的喜悦中,忽视了这种严酷的环境。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和走出去讲真相的经历,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看到真相资料里的迫害与酷刑,我真的很害怕。随着進一步学法,我知道这场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是旧势力强加于大法弟子的,我们只要按照师父和大法的要求,正念正行,生命就是有保障的。修炼是严肃的,必须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否则就可能出问题。受到迫害不只是受迫害大法弟子自己的损失。知道了这些,面对这场严酷的迫害,我心里慢慢有了些许平静。

记者:你身边的人对你修炼法轮功是什么态度,你打算怎么面对?

晓露:目前我还没有向家人和周围的同学公开,讲真相时也没有以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来讲。家人知道我反对中共邪党,非常担心,目前还没有找到办法使他们理解,让他们明白真相。

记者:你对未来是如何打算的?

晓露:我现在正在考虑读研还是工作,我知道在任何一个环境都可以发挥大法弟子的作用,在任何环境都可以救人,但我看到现在的大学生都如此麻木,所以我想以后留在校园读书,救人。

记者:面对广大读者,你有什么话想对大家说吗?

晓露:希望所有的大陆同胞,尤其是大学生能够重新审视我们的社会,去寻求生命和生活的真相,不要盲目攀附,更不要随波逐流。现在突破网络封锁的技术很发达,希望大家都能使用翻墙软件(如自由门)上动态网去了解真正的中国社会和国外真正的现实,不要再“党云亦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