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淡中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六日】

一、寻法

修炼前,我大病没有,小毛病一大堆,严重的便秘、肾虚、气血不足、易疲劳、身体虚弱,抵抗力差,每次流行感冒都落不下,时常感觉倦怠、乏力,而且未老先衰,三十岁的年纪已是满脸皱纹,看上去有五十岁,属于典型的黄脸婆。在虚荣心的驱使下,一旦有人问及年龄时,自己总是多说十岁,且从未有人怀疑,身为女人感到十分自卑。

另外,我又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对生活中的一些恩恩怨怨、对工作中的一些名利纷争,表面上给人一种宽容大度、与世无争的样子,其实内心却十分狭小,只是由于爱面子,把其心伪装起来罢了,背后却隐藏、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委屈与压抑,还非常看重别人的评价,经常活在别人的嘴皮子底下,自寻烦恼,感到活得很烦、很累、很苦,感到人生无任何意义,整天浑浑噩噩,悲观厌世。

一九九七年夏天,丈夫出差从外地带回了一本《转法轮》、一个教功录像带和一个三十分钟的炼功磁带,对我说:听人说练气功可以强身健体,你试试吧。我也不懂什么是气功,闲着没事时,我就开始看《转法轮》,看了书后,我就觉得真是一本难得的好书,是一本教人向善,从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标准提升道德水平的奇书,真是句句是真理,讲的太好了,写书的人太了不起了。于是就把他当作贵重的礼物送了人。就这样,与修炼擦肩而过,错过了一年的宝贵时间。

到了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我身体虚弱程度加重,肾功能也出了问题,不能坚持上班,请了假在家休病假,并按医嘱按时用药医治。这时候,脑海中出现一个念头:想看《转法轮》,想炼功。于是,就想去要回那本《转法轮》,结果得到的回答是他又送了人,且已不能要回。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天天关注电视的相关健身、运动、体育等节目,试图从中能寻到买书、炼功的相关信息(其实当时在我家不到三百米处,就有一个炼功点)。这样看啊、找啊,一个月过去了也没寻到。

我的一个同学到我家串门,偶然间,他提到了买《转法轮》的事情,并且给我一个电话,于是我便迫不及待的电话联系,次日早上,就在我家附近的炼功点上请到了《转法轮》和另外几本大法书。由于我带的一百元钱不好找零,卖书的就告诉我说:等你换好零钱后,明天早上来炼功时,再给吧。啊,我也可以来参加炼功?!当时看到有那么一群人随着那优美悦耳的炼功音乐在炼功时,就象一个流浪的孩子一下子找到了亲人的感觉,心情那个激动、兴奋真是没法用语言形容。

回到家,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学法,不知不觉一天过去了,早把换零钱之事忘在了九霄云外了。到了次日早上四点就起了床(这个起床时间在过去是根本就不敢想象的,因为我的睡眠时间如果达不到八个小时,第二天就会象生病一样:头疼、心慌、恶心、浑身无力),这时才想起忘换零钱之事。心想:还是再拿那一百元去吧,别也没办法。走到外面,恰巧有一家小超市准备开业,夫妻二人正在点香、烧纸,我便向他们兑换零钱,男主人说:我们还没开业,没那么多零钱换,这么早你换钱干什么呀?我说明了原委。男主人说:需要多少钱,我先借给你,等你换好了零钱,再来还我。我说了数额后,他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钱给了我。我对他的这一举动感到很感动,也明显的感觉到女主人对男主人的做法非常生气;我明白女主人的心思:毕竟不认识,天还没亮,又没有证人,被骗了怎么办?因为现在人类的道德下滑到如此地步,人人为近敌,互相欺骗,互不放心,他竟如此慷慨,就象事先安排好的一样。

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正式走入了大法修炼。

二、与药绝缘

每天我把所有的业余时间全部用来学《转法轮》和其他大法书籍,真象书中写的那样,看一遍一个样,看一遍一个样,每看一遍都有新的领会,大法书我已经放不下了,太神奇了。早上四点半起床到炼功点炼一个小时的动功,晚上在家炼静功。由于悟性太差,还继续坚持用药,大约在一周左右的一天,早上八点左右吃药,到了九点便开始剧烈呕吐,自认为是长期服药把胃刺激坏了;到了第二天,又出现同样情况,直到把胃里的所有东西吐净为止,过后,也无不适的感觉;我想可能是我的病好了,师父点化我不用吃药了?想归想,但还是不敢相信是真的,能那么神奇吗?

第三天,我继续吃药,试图验证一下我的想法,结果同前;第四天我先不用药,试图再验证一下,结果没吐。也就从这天开始,我与药绝缘了,身体所有的毛病及一切不适症状全部消失了,身体从未有过的舒适与轻松,真是身心愉悦。修炼十几年来,没有吃过一粒药,没有一分钱的医疗费花在我身上,现在什么护肤品都不用了,人们反而问我用的什么灵丹妙药,越来越年轻了?皮肤细腻有光泽,我现在五十一岁了,看上去像四十多岁,而且身轻体健、精力充沛,远远超过三十岁时候的状态。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逐渐明白了:修炼法轮功不但能祛病健身,还能使人变得诚实、善良、宽容、平和。法轮大法是佛法,“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转法轮》〈论语〉)有更深、更博大内涵。我为得到了大法而欣慰,为明白了真理而激动、自豪,感到自己是最幸运的人,那种心情、那种感受只能意会,真的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和升华,我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按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的提高自己的心性,做任何事情首先考虑别人,遇事多包容、多忍让,遇到矛盾找自己,不知不觉中,我的世界观改变了,原来那些消极厌世的状态没有了,摆脱了过去精神上的一切困扰和烦恼,我整个的脱胎换骨了。

三、丈夫走入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我丈夫偶尔炼炼功,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对一般气功的认识),指导修炼的《转法轮》,他基本是不看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开始后,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造假宣传反而促使我丈夫正面了解了法轮功。随着漫天飞的谎言和迫害的不断升级,他开始思考:共产党的本质就是邪恶与暴力,被其迫害、禁止的一定是好的善的,看来法轮功一定不简单,一定是好功法,我得认真对待这件事情了。于是便开始看《转法轮》和其他的大法书籍,从此也走入了修炼。

四、严重骨折 四月恢复

二零零八年三月的一天下午,丈夫骑着自行车在行驶,被迎面“飞”来的面包车(司机醉酒开车飞快)撞飞后跌落在公路中间,造成骨盆骨折、右胳膊粉碎性骨折、右边整排肋骨隆起变形。在医院,胳膊采用了钢板固定、手术治疗,可是隆起的肋骨和骨盆的治疗却没有好办法,骨盆骨折处没法固定,是最难愈合的部位,至少要平躺一个月不能活动(也不敢活动,一动就疼的厉害),让其自行愈合,否则可能不会愈合或留下严重后遗症;隆起的肋骨谁也不敢动,只是在观察,没有采取任何办法。

我丈夫说自己是修炼人,是由师父在保护着的,不会有事。结果第二天奇迹就发生了:丈夫想翘一下肩时,我妹夫就揽着他的背向上慢慢的掀起,只听到“叭”的一声响,整排肋骨复位了,我们知道这是师父给治好的。大概在三、四天的时候,就能斜躺,一周左右,就能倚靠着东西坐几分钟,两周就出院了,还能在人的搀扶下去卫生间。回家后,丈夫不能炼功,就坚持听大法师父的讲法录音,能坐十分钟时,就开始打坐炼静功,不到四个月的时间,骨盆骨折处就已愈合,且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恢复如此迅速、连医生都深感惊奇。

丈夫说当时感觉五脏六腑都跌碎了,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他,否则早就没命了。他与每一位来看望他的亲友分享修炼大法带来的福份,介绍大法的神奇、伟大,有两次,他说着说着都激动的大哭起来,让很多人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这只是我们修炼路上的一小点上的体会,十几年来,我时时都沐浴在佛光普照的恩泽之中。

佛法无边,师恩浩荡,怎能用语言形容的了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