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丈夫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五月得法的大法弟子,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受益良多,把我从一个常人中的不善之人改变成单位和家里公认的一个好人。过程中充满了师尊的慈悲呵护和大法的力量。

一天早上,吃饭前就有点牙疼,自己知道这是消业。吃过早饭后,牙就越来越疼,开始坐立不安,满屋子转圈,口水直流,闭不上嘴,脸部的肉都开始疼痛,不能触摸。这样只好请假,没有去上班,想学法,可坐不住,这时自己想这几天没说错话呀,怎么就疼起来没完了。中午家人都回来了,看我疼成这样,丈夫非要我去医院,我说我这不是病,是消业,丈夫看我不听他的就不再说了。这时正在上学的女儿(大法小弟子)走到我跟前说:“妈妈你知道你为什么牙疼吗?你没学法前太能骂人了。”

孩子的话点醒了我。想起了在得法前,我是得理不让人,没理辩三分,说话就骂人。在家里丈夫、女儿经常被我心不顺就骂一顿,在单位也没人敢惹,在无知中造了多少业啊!虽然牙疼没有好转,可我心里亮堂了,同时也明白了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师尊!到了晚上,牙疼的更厉害了,一夜没合眼。丈夫起来后看看我说,他一夜也没睡好,不行就别挺了,去看看吧。我没动心,知道在考验我。就这样我又承受了一天一夜,到天快亮时,牙疼开始缓解,到吃早饭时就不疼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我被邪恶迫害三年后回到家中,身体恢复后,很快就上班了。上班后丈夫就开始看管我,下班后哪都不许去,不准学法炼功,休息日由他陪同上街,不让我随便和别人接触,尤其是同修。我知道这是邪恶的旧势力在利用这种方式操控丈夫来干扰迫害我。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没有按他说的去做。为了不与他争吵,我只好避开他。其实丈夫是一个很正直的人,他很看不惯当今这个道德下滑的社会和人类败坏的社会现象。我知道是邪党迫害我三年把他吓怕了,无论我怎么和他讲,我说你不能帮助邪党迫害我,他都听不進去,还说他是为我好。

有一天他发现了大法的资料,又气又怕的他开始对我谩骂,我和他讲,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我可不能脱离大法,也不能不与同修接触,同时告诉他你是和邪党一起在迫害我。他不听我的劝说,反而动手打我,并说今天你就做出选择,是要这个家,还是要大法。这时我开始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并平静的对他说:“我修大法对身体和家庭都是受益的,这你是知道的,是恶党不让我做好人,绑架迫害我。不是修大法就不要这个家了,谁是谁非你要分清。”当时他被邪恶控制的情绪很冲动,根本不听我在说什么。他说只要你炼法轮功就必须离婚,离开这个家,收拾东西快走。

当时已快半夜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收拾自己的衣服用品,心里很难过。这时他在床上半躺着,一言不发了,过了一会儿他痛哭流涕,开始诉说我不在家(被迫害)的三年里他承受的过程(邪恶看动硬的不行就来软的了),自己挣钱供孩子上学,自己做饭怎么困难(因他没有做过饭),生活方面的事情都得自己去做(交水电费,煤气费等),还有这三年里如何对得起我,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我的事情(他是常人中守道德的一个好人),边哭边说。我被他说的落了泪,但是我坚修大法的心没有动。他看我把东西收拾完了,就对我说你就听我的吧,我说谁也改变不了我修大法的决心。这时已是早上六点多了(一夜没睡),他看我不听他的,怕我走,就给我母亲打电话,说有事让我母亲来一趟。

母亲一進屋就愣住了,这是干什么呀?丈夫马上说,她要走,不过了。母亲就问我是怎么了?(母亲也是大法弟子)我说他不让我修大法,要修大法就离婚,赶我走。丈夫一看我揭穿他,马上改话题说:“我也是为你好,为这个家。母亲一听丈夫是怕我真走了,才改话题,就说:你(指我)修大法没有错,但你不在家时,三年他吃(指丈夫)了不少苦,也很不容易,他是叫邪党乱抓好人给吓怕了,你也得理解他,互相理解,大法弟子的家过的更好才对。这时丈夫笑了,把他收藏(没抄走)的两本大法书(《转法轮卷二》和《精進要旨》)拿了出来,送给我。并说你就在家好好学,好好炼。

我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明白是他背后的邪恶解体了,人的一面明白了。但他还有怕心,不愿我与同修接触,当时我没有和他顶撞,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被常人误解,也要平衡好这个家。随着我学法,修炼,家里的环境一定会改变。二零零七年女儿结婚了,不久我们在伟大的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冲破干扰和阻力,在女儿家成立了家庭资料点,我们所做的资料除自己发放救度众生外,还要供给当地一些同修。

资料点从成立至今运作的很平稳,家里的环境不断改善,但我知道在修炼上与精進的同修比起来还有差距。在正法的最后这段时间里,我要多学法,向内找,多去执着,修好自己,圆容好师父所要的,跟师父回真正的家。再次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苦度,谢谢师尊。

个人体会,如有不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