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李洪志师父洪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李洪志师父传授法轮功救人已二十年了,我也想说说心里话:感谢李洪志师父的洪恩浩荡。

我妈妈是个性格很好强的人,虽然工作、家事都吃苦耐劳,但搞的一身的疾病:萎缩性胃炎、常年胃痛;肺空洞;坐骨神经痛;贫血(三少);低血压;头痛伴三叉神经痛;痔疮。当我长大了,见到妈妈在疾病的折磨中痛苦挣扎的样子,只能去求医,但从来没有治好过。多少年来只有无奈的为她着急。

无望之中,妈妈有幸学炼了法轮功。见到妈妈和那么多法轮功学员早晨炼功、晚上学习《转法轮》,他们是那样的祥和的气氛,他们遇事都找自己的不足。不知不觉中,发现妈妈的一身病痛都没了,人也精神了。我内心的那个高兴呀!谢谢法轮功和师父救了我妈妈,让我家从此有了勃勃生机。

有几件事我想写出来,我是法轮功学员的家人,真正见证了、感受到了法轮大法的伟大和美好。

一九九六年四月份的一天,我妈妈炼完功去上班的途中被两辆载货的自行车夹在中间撞倒了,她的左脚伤了不能触地,她没和那两人发生口角,要他们赶快去忙工作。第二天我送她到省医院拍片检查,结果是左脚掌处五根趾骨一刀切的断了。我当时急得全身发软,没谁能照顾,更可怕的是她将变成跛子。妈妈对我说,不要急,欠债要还,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会好的。妈妈只接受了打石膏套来固定骨头断裂处别错位,她没吃药、没打针,依然坚持学法炼功,只十来天后她要求去做拍片复查,结果是一切正常,断裂处一点受过伤的痕迹也没有。当时医生都十分震惊!说这是医学上无法解释的不可思议的事。妈妈对医生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是超常的伟大的佛法。那医生若有所思的说:“这下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去炼法轮功。”医生不敢拆掉石膏套,回到家里,妈妈诚心的自语:师父呀,我不要这个石膏套了。手在大腿处拍了一下,那个从脚尖到大腿的整个石膏套就完整地掉落在地上。从此妈妈恢复双盘腿炼功,走起路来健步如飞。

一九九八年七月的一天,我妈妈被一辆大交通车撞过去了,她倒在血泊中,脑袋位置地上一大片鲜血,人事不省。被一个路过的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叫上那个当时被吓傻了的肇事司机一起把我妈妈送到了武警医院,我赶到医院时,脑外伤已作了止血和缝针处理,但医生要我做好准备,说做“CT”检查结果脑内伤严重:左脑内主动脉血管断裂,血管断裂处已积了有茶杯口那么大一团瘀血,就是能醒过来也只能处于植物人状态。我当时急得简直精神要崩溃了,我自费请了一个女士日夜替我守在妈妈床边外,我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医生除给她输点葡萄糖液外,也没治疗方案。我每天下了班赶去看到她无知觉的那么一个姿式躺在那儿,我的心都要碎了。大约是第十一天的上午接到陪护我妈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告知我妈妈好了!我赶到医院原来是这样的:头天傍晚时分,妈妈“醒”了,她能思维了,她记起了自己是法轮功炼功人,请李洪志师父救她坐起来炼神通加持法,她真的就自如地盘腿打坐了,她告诉我,打坐时看到师父为她治伤,脑内淤血也拿掉了。她打坐后当即就能下地,生活自理了。接着次日一早她自己洗漱后,走到病房的阳台上炼起了法轮功全套功法。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在此后的第四天医生同意去做CT复查,结果是一切正常,无瘀血,连受过伤的痕迹都没有。这件事震惊了当时在场的所有医生、护士和那些伤病员。那个主治医生对我妈说:法轮功真了不起!你可以教我炼法轮功吗?就在当天妈妈出院回家了,我真替她担心,要给她请保姆,可她拒绝了。她说:自己的苦自己的难自己承受,偿还生生世世所欠下的业债,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她生活很节俭,还把在医院开销了的三千多元钱退还给了那个大车司机,我当时有点不理解,妈说:“人家又不是有意撞我的,我要做个真正修炼的人,放下对名、利、情的执着,师父才帮我呀!”我感谢伟大的李洪志师父救命之恩!我意识到《转法轮》在教人一步步成为善良而高尚的人。我从心底敬佩李洪志师父!敬佩法轮功!也更尊敬我妈妈-----因为她是一位法轮大法弟子!

我还没有如愿的走進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听说有法轮功学员被秘密抓捕了,一场镇压法轮功运动开始了。我没心思上班,赶去找妈妈,家里没人,门也没关,屋内有些零乱,我就白天黑夜到公园、到派出所、到凡是有警察的地方去找,我不敢点名问只能去看,几天几夜过去了,也没找到。我开始尝到了中共给人们制造的苦难,我心里很难过很痛苦,但我明白李洪志师父是好的,法轮功是好的,我妈妈炼法轮功没有错,我决定要以我的所能保护妈妈不受打压,支持妈妈坚持“真、善、忍”的信仰。

约一周了,见到妈妈时,她面临第三次被警察带走,我就跟着妈妈去,所谓对我妈审问时,警察要我回避,我理直气壮的回敬他:我妈不是坏人,更不是犯人,回什么避?!她就是炼法轮功嘛!是江泽民不让炼,我没什么大道理讲,江泽民能让我妈一身没病吗?!他能做到这一点那也行,否则这个功非炼不可!警察大气没敢出,一会我们就回家了。说实话,我是个胆小怕事从来不与人争斗的书生气的人,当时也就是想:做人不能忘恩负义呀!就来那么股勇气。后来想想是李洪志师父在保护我们呢。

事实证明迫害法轮功的理由都是谎言,受害的是相信谎言的人们,妈妈给中共中央写信,给大面积的世人写信,我也帮她打印呀、发送呀等等,后来妈妈要印大包资料去发,我也利用方便的条件帮她。我看到了法轮功学员们为维护真理的那种坚不可摧的心,看到了她(他)们在被严酷地打压中依然为他人着想的那种善,我觉得能为他们做点什么是荣幸的。但后来公司找借口把我解职了,成了失业青年,无工资,孩子要带养,在这一筹莫展的困苦中,到处去找工作没着落,还出现了乙肝病。妈妈从经济上、精神上、体力劳动上总是耐心地、无私地帮助我、鼓励我,总是叫我坚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有师在、有法在,一切会好起来的。这我相信,我妈就是因为这个信念师父把她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了嘛。我凭这个精神信念,加上以坚强的意志努力学习和拼搏,不到一年的时间顺利地找到了如意的工作,虽然吃了不少苦,但几年下来升职呀,待遇呀都算顺利,之间还成功的攻读了博士学位。那乙肝嘛早没影儿了。再一个就是我的孩子他体重不足四斤来到这世上,体温都不正常,医院都认为很难成活,我急得心都颤抖。妈妈走到恒温箱那儿看了被封闭在箱内的可怜的小生命,很沉稳的对我说:我是炼功人,你不要急,我有信心。之后她找医生把孩子从箱内抱出来,妈妈给他喂水喝,把他拥在怀里。孩子恢复很正常。妈妈每天都精心喂养他(孩子太小,母亲无法给他喂奶,几天后奶也断了。)。一星期后正常出院了(当时有个五斤体重的孩子也降生在那个妇产科,但是那孩子在医院里就夭折了)。出院回家后在最困难的情况下是妈妈帮我解难,她除了精心喂养、洗浴孩子外,总是抱着孩子读《转法轮》,让人十分震惊的是孩子在不到半岁时在奶奶前面大声地读出了“真、善、忍”。在场的人都惊呆了!这用人间的理能解释得了吗!妇产科医生每半个月来家探视一次,还作一些项目检查,发现孩子发育、成长都超过她们预料到的好!质疑我妈妈是医生,妈妈向她们讲述了法轮功的美好!医生当时说:法轮功真是不可思议的超常的科学,包罗万象的科学!后来他们再没来探查了。就这样孩子在法光的沐浴中健康活泼可爱的一天天长大了。现在是人见人爱的五年级的小学生。

我为什么要写出这些呢?我敢肯定,如果我妈妈不是法轮功炼功人,这一切都是做不到的,《转法轮》里边讲了“谁炼功谁得功”,还有“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澳大利亚法会讲法》)。这是真实的。(注:我虽没走入修炼,但在九九年初看过《转法轮》)。再一个就是电视宣传“傅怡彬杀人”绝对是栽赃、诬陷法轮功。从我妈妈身上可以看到法轮大法弟子绝对不会杀生或自杀,更不会去伤害亲人。

现在我妈妈都七十一岁了,出门办事都是骑自行车,跟年轻人没什么两样。记得在二零零八年初,看到妈妈踏着一尺多深的雪奔波,我真为她们这么长时间受迫害而担忧,就问她:“正法什么时候结束啊?”她说:努力做好师父要的,多救人,别想那么多,一切有师父安排。我是个没修炼的常人,在此我也劝人们啊,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看法轮功学员送的真相资料,照法轮功学员指明的方法去做,真正得救的、受益的就是你自己。也劝法轮功学员的家人或亲友们,善待你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吧!受益的、得救的可是你自己呀。

我发自内心地感谢李洪志师父救了我妈妈和我们父子俩。感恩李洪志师父赐予得救的人们有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