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手印表达的民意 停止迫害法轮功

写给政法界公职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在中国人的心中,永远铭记着一位妇孺皆知的历史英雄人物——岳飞,也世代传颂着那一页悲壮千古的历史。秦氏一党陷害忠良,成了中华民族史册中奸佞祸国的集中代表,被牢牢的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成为警示国人的反面典型,遭万世唾骂。

今天,追忆古人,人们会有哪些借鉴呢?要知道,陷害岳飞,是在当时宋高宗的认可之下,由当朝丞相秦桧一手策划的。朝廷连发十二道金牌强召,岳飞只能撤军。他感叹“十年心血,毁于一旦”,岳飞撤军时,河南百姓拦道痛哭。岳飞为了带走愿跟随南下的百姓,撤军历时逾月。

秦桧的下属官僚罔顾民意,无视事实,昧着良知不遗余力的执行了恶令,也许是本性使然,也许只是一念之差,由此在历史舞台上扮演了可耻的角色。至今在岳飞庙里,岳飞墓前尚有四个铁铸的人像,反剪双手,面墓而跪,正是陷害岳飞的秦桧、王氏、张俊、万俟卨四人。跪像的背后墓门上有联“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

光阴荏苒,历经了又一个近千载的轮回,这块土地上,依然上演着相似的故事,今日的忠、奸、善、恶也同样会留给未来成为历史。

近日,河北民众声援正定县农民、法轮功学员李兰奎的“七百手印”在国际媒体曝光后,中共高层派人到河北当地就此事进行“调查”,成立所谓的专案组,使用绑架和酷刑手段报复和打压民意,继续迫害家属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此事件在区域政法系统内层层传达,连县里、乡里派出所的警察都知道签名按手印事件中有数位法轮功学员因此被送劳教了。

真相是强权弹压不住的,值得反思,当地村民的“七百手印”并没有任何政治、经济诉求,没有任何过激言行,仅仅是作出这样一种善意平和的民意表达,也被中共当局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报复打压,冷静想想这是一种什么行径呢?国际社会与未来人会如何评说呢?

中共建政以来,紧紧抓住了笔杆子和枪杆子,把其视为统治的基本根基,却把古代的封建统治王朝都视为“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民意,看得极其轻贱,印证着北岛那句名诗,“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中共的专制、暴力、不讲法制、从来不给民众讲话机会的本色在各级执行官员的眼中,俨然成了“司空见惯浑闲事”,简直好像成了本分职责了。

然而,打压民意一定是天理不容的,古今中外无不如此。古代有“周厉王止谤”的故事。周厉王很残暴,百姓都公开地指责他。召穆公告诉大王说:“百姓忍受不了国王暴虐的政令了。” 周厉王十分恼火,得到卫国的巫人,派他们去监督那些公开指责的人。如果告诉他有人指责他,就(下令)杀了那些人。百姓都不敢再说话了,在道路上相遇,只能用眼睛互相看看,代替要发泄的怨言。周厉王很高兴,告诉召穆公说:“我能制止别人的指责,大家都不敢说了!” 召穆公说:“这只是一种阻碍。堵住百姓的口比防止河水更厉害。河水堵塞而冲破河堤,受到伤害的人一定很多;百姓也是如此。” 周厉王不听从。因而百姓一时间都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仅三年之后百姓便起来将国王放逐到彘那个地方。

近代历史的教训告诉人们:中共一贯卸磨杀驴,历次搞运动都是祸害百姓,其追随者从没有好下场。任何独裁者,都会推出“替罪羊”为自己开脱。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 名警察、17 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悲剧不令人震惊吗?

在一轮又一轮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有一些执行迫害指令的人说:“是上面叫我干的。”你知道为什么各级政法委对法轮功的案件只有口头指示,没有任何文件吗?就是为了到关键时刻把责任都推给下面。上面让谁做的伤天害理、违反法律的事,将来都得自己承担责任,未来是无法逃脱惩罚的!《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条法律堵死了所有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各级行政人员推脱罪责、逃避惩罚的后路。

此次打压民意、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究竟违反了哪些法律呢?至少看看下面的规定吧。

据《中国宪法》第三十三条:“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公民的基本权利包括生存权、受教育权、财产权、隐私权、知情权、人格权、住宅权、人身自由、表达自由、宗教信仰自由、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结社自由、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等等。)”

据《中国刑法》第二百五十四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举报人实行报复陷害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据《中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条:“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或者玩忽职守,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国家赔偿法》还规定,对于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采取刑讯逼供或者以殴打等暴力行为或者唆使他人以殴打等暴力行为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或者违法使用武器、警械造成公民身体伤害或者死亡的责任人员,有关机关应当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一直冠以“依法”的名义,但实际上,中共所依的“法律”根本不存在。比如,中共一直用“刑法第三百条”对法轮功学员“定罪”。该条法律有三款,要点就是“组织和利用会道门、邪教组织或者利用迷信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但是,十三年来,没有任何一个法官、检察官能够从法律上说明:

一、为什么要引用打击邪教的刑法来针对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二、法轮功学员是如何利用哪个组织的?三、到底是哪一条法律、哪一项行政法规的实施,被案中的法轮功学员破坏了?四、法轮功学员散发真相材料,又是如何破坏法律、法规实施的?

所有这类案件中,都只有“被告”,而没有被侵犯的对象、侵犯行为和侵犯行为的后果,犯罪的“四要件”缺了三个。这就如同指控某人杀人,却没有被害人一样。

在六十多年前,国际法庭对德国纳粹罪行进行的纽伦堡审判,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审判。审判中,所有纳粹战犯用同一个理由为自己辩护:“执行法律的人不受法律追究,杀害犹太人是在执行法律。”希特勒确实企图通过所谓法治的外壳形式,一步一步实施专制和运用法律灭绝种族。法官们认为,纳粹战犯执行的不是法律,而是一种罪恶。再次开庭,法官们以“恶法非法”的原理驳斥了纳粹的辩护理由,纽伦堡审判得以顺利完成,并将包括集中营护士在内的迫害参加者判处了绞刑。

尽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勉力强撑,全民反迫害的势潮已经蓬勃涌起。就在几天前,河北省又有第三批共计九百零三位民众签名,针对李兰奎事件继续呼吁中共停止迫害,正视民间呼声与国际舆论。中国人的概念中,百姓的红手印代表着最郑重的民意,拳拳的民心在下面的征签细节中可见一般:一位中年男士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救人还不救,我们全家都签名。”一位中年妇女在大街上大声说:“我们村都炼大法全村的道德早好了,我们全家都签名。”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实男子说:“不就是炼个法轮功吗?至于对人家这样吗?我签。”一位农民明白真相后,从内心发出感慨:“共产党快完蛋了,我要站到大法一边声援大法学员、支持正义”。

一位任职多年的中共书记说:“我知道共产党很快就完蛋了,我早就想三退呢,今天遇到你们了,正好帮我退出。”

某镇有一位曾经在镇里上班七十岁的老党员(现已退出)看过《九评共产党》,说原来共产党是这么个玩意。跟我们替他宣传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我们被他骗了几十年,这党太坏了。法轮功都是好人,救好人签名、签!还招呼身边的一个朋友。来救好人,你也签上吧!看到这些,人能无动于衷吗?

清朝时,山东地方官国泰曾扶乩请仙,问自己多少年寿命。乩笔写道:‘不知道。’国泰问:‘你是仙人,怎有不知道的?’乩笔写道:‘别人可以知道他的命运,你不能知道自己的命运!常人百姓寿命长短,不过由他前世积德多少所定。如果某人是把守重镇的封疆大臣,手操生杀予夺大权,那么他做一件善政就使千百万人受福,他的寿命可以增加;做一件恶政就使千百万人受祸,他的寿命也可以减少。这就连司命之神也不能预先说死,何况我呢?既然如此,寿命的事,你应当扪心自问,不必问别人了。’”

那么,作为公检法司的职能人员,在此严峻的时刻,究竟应当怎样扮演自己的角色才能经受未来的考验呢?

其实,只有真正明白真相和心存良知的人才是真正的“识时务”。有些人以前在迫害中可能做过什么有违良心的事情,但现在还有补救的机会。

首先可以考虑回避这样的工作,更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施以援手,将功补过,最起码要保护好人,不让他们再被无法无天的迫害折磨。同时,静下心来聆听民心民意,用善念判断,了解法轮功的真相,认清中共及江泽民、周永康一伙的真面目,不给这伙“血债帮”殉葬和垫背。记住,爱国并不是爱党,真正的爱国者关心的是人民的疾苦,要知道是民众养育着政府和各级官员,官员们真正应该服务和回报的是民众,而不是某党。

同时,一定要认清今日正在发生一切的真实面目,认清中共的本质和追随者的可怕下场。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二点七亿岁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上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中国的各路地质专家包括科学院院士经实地考察后一致认为,这“藏字石”上未发现任何人工的痕迹, “藏字石”的图片还被赫然印在贵州“藏字石”风景区的门票上(百度上搜“藏字石”可见),冥冥之中天意呈现。

不要迷信中共的虚假强大,其实是金玉其外,内里早就腐烂掏空了。如果真的那么强大,它就不会如此歇斯底里的畏惧民意和叫嚣“维稳”了。二战前,纳粹德国曾经不可一世,令欧洲列强和美国都深感头痛,可是谁会想到它几年之内会一败涂地并被彻底追究?个别纳粹战犯余孽至今仍被全世界追逃。前苏联、东欧也曾经貌似强大,谁会料到剧变竟发生在数月之间?

一九四九年中共夺权以后,中国有一半以上的人口受到过中共的迫害,估计有六千万到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超过人类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是希特勒所屠杀的犹太人总数的十三倍。中共不但大肆屠杀民众,对其内部也进行血腥清洗,手段同样极其残酷。中共是做恶没有底线的魔鬼集团,它当年在发生大饥荒、饿殍遍野的时候,不但不予救济,反而派出军队封锁道路,禁止百姓逃荒要饭,致使三千万人活活饿死;在天安门发生民主运动的时候用坦克的履带、毒气弹、开花弹来屠杀手无寸铁的学生、市民;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利,然后把仍有心跳和呼吸的法轮功学员推入焚尸炉烧死,毁灭罪证。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起,海外著名传媒《大纪元时报》连续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九评共产党》是第一次系统阐述共产邪党邪恶本质的旷世之作,被称作是“一本震撼全球华人的书,一本正在解体共产党的书”,被迅速翻译成二十几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发行传播,并由此引发了势不可挡的全球退党、退团、退队的“三退”大潮。至今已有超过一亿二千万各界人士顺应天意,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如今,民众按手印签名声援法轮功,一次次涌现,全民反迫害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天意,铲除中共邪恶已成为穹宇正神的共同意志。历史关头,是正视民意和天意,为自己选择良知和未来,还是迷信金钱和权势,昧着良心继续迫害好人和打压民意,抉择就在一念之间,善恶就在其中明判,何去何从,请明智者慎重深思、做出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