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年轻弟子:十六年风雨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二十三岁,是一名年轻的老大法弟子。我于二零一一年九月来到美国,到现在整整一年。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十六年修炼中的一些心得体会。

一、在中国大陆的修炼历程

一九九六年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年,那时我们一家三口有幸喜得《转法轮》这本宝书。当时我还很小,但是我非常喜欢看师父的法像和听父母给我念《转法轮》这本书。一家人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身心得到了净化和提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在迫害开始之前,父母同修就是当地炼功点的辅导员,加之在“七二零”后三次到省政府和天安门上访请愿。当地派出所将我们家视为要重点监视的对象。迫害之初,邪党的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经常到我们家進行骚扰,恶人有时在窗外偷窥,有时用力的砸门砸窗户,并要求我的父母签“保证书”,否则会被开除公职,我也会被学校开除。在当时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是讲真相,只是觉的修炼大法使我们全家身心受益,于是与恶警们在大街上据理力争,多次拒绝签写所谓的“保证书”。在当地极大的震慑了邪恶。

在迫害发生的几个月之内,有大量同修由于上访被非法关押。当时父母与几位同修认识到应该向世人讲清真相,决定在白天做真相传单。到晚上我就和父母一同去居民楼挨家的发真相资料。当时的我,虽然年龄小,可是发起真相资料来也是乐此不疲。记的有一次,全市大法弟子统一协调,在邪党七一节的前夜发放了超过一万份的真相资料。在中国大陆,低于七层的居民楼是没有电梯的。同修们就爬到顶楼,然后挨家发放真相资料,一户不落。同修们经常一人负责十几,二十个单元楼,现在想想,三个小时就要爬一百多层的楼梯去发资料,寒来暑往。可是这些在中国大陆是基本不被同修所提及的。因为挨家发真相资料,那是最基本的向世人讲真相的方式。

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真相电视插播之后,父亲同修因为在电视台担任技术工作而被恶警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当时,恶警的头子抓住我的衣领,高声叫嚣,谩骂,要打死我。家里所有房间被翻的无处下脚。恶警们绑架了我的父母后,留下十二岁的我扬长而去。父亲同修被非法关押一年,我和母亲同修仍然向周围的邻居讲清迫害真相。在学校,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向老师和同学们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十分支持和敬佩我。经常关心私下里问我父亲的情况,和家里是否需要帮助。父亲被释放后,我们一家就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

随着正法進程的不断推進,大陆同修的资料点由集中式变为了家庭式的资料点。这样我们家即使在流离失所的情况下,仍然大量制作各种真相资料,向世人讲清真相,救度众生。在那十二年的修炼中,我明白了正法弟子的责任,讲真相的真正目地。师父讲到,“一个大法弟子未来肩负的责任都是很大的。有多少众生需要你们去救度,有多少生命需要你们去挽救,你们自己还要在这个期间圆容、圆满你们自己果位中所需要的一切和无量的众生,你们的威德、神的一切都在其中,所以我经常讲,在证实法中,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啊,一切都在其中,所以说你们讲真相最主要的目地是在讲清真相的时候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这是第一位的,这是你们讲真相的真正目地。”(《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二、在新加坡运用网络讲真相

时间来到二零零八年。高中毕业后,我放弃了在国内大学学习的机会,转而申请了新加坡理工学院。零八年四月来到新加坡。二零零九年十月,在悟到了师父在《谢谢众生的问候》经文中讲的“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法理之后,开始萌生了想要给世界上的各所大学讲真相的想法。由于我在新加坡是大专在读生,可以以申请本科转学生的名义向各所大学的申请办公室讲真相。在申请的过程中,学校都会有一道题目是问什么是对你影响最深的一个人或事。通过这样的题目,我可以很自然的谈到我的经历,讲到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迫害,讲到法轮功是什么,以及这种严酷的迫害对修炼人,特别是对孩子的影响。

在准备了一个月之后,申请正式开始。可是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真是举步维艰。记的第一封申请信在网上发出时,自己整整用了三个小时的时间。学校的网页在眼前,申请的表格也准备好了,可是就是发不出去。满脑子的想法。这时师父在《洪吟 二》中的诗〈怕啥〉浮现在我眼前,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的点化。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讲真相的速度有了很大的突破。从一个小时发一封申请,到一个小时发四封申请。当时我正在一所全球前三甲的航运公司做为期半年的带薪实习。所以白天工作很忙。每天下班之后,还要做网络真相到半夜。星期六,我会在酒店做十五小时的服务生。星期日,从上午十点到晚上十点钟继续讲真相,并整理一周的心得。渐渐的,大学方面开始有了回应,有正面的,有负面的。有加油鼓励的,甚至也有威胁恐吓的。看到众生醒悟,使我讲真相的心态也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没有了怕心,就能救度更多的众生。每天收到十几封不同大学申请办公室发来的Email(电子邮件)是经常的事。我所讲真相的大学也越来越多。

到最后,投递申请讲真相的大学包括了世界五百强大学中,所有用英语授课的大学。包括了,北美,南美,欧洲,大洋洲和非洲的南非。在这之后,我又根据大学的反馈,对绝大多数的大学進行了一到两次的跟進讲真相。

这种用申请信讲真相的方式持续了两年。由于我并不交学校要求的申请费,所以很多大学并不会作出录取决定。两次申请中,我分别拿到了美国和澳洲,两所大学的录取通知。

二零一一年二月,我在毕业的三天后,回到了原来的实习公司,开始了我的第一份工作。正式的工作不象实习的工作。工作压力很大,每天至少要接五十通电话,查收四百封以上的Email,还要处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对于初入世俗的我,实在疲于应付。还经常受到同事和老板的不公对待。那一段时间,真是百苦一齐降。

这时多亏父母同修的及时提醒,使我想到了再一次利用网络向公司的同事和客户讲清法轮功真相。由于工作原因,我可以获得公司所有雇员的Email地址,以及数千个当地客户的Email地址。我开始通过Email,告诉他们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迫害,希望他们了解真相,了解法轮功。在这期间,我发了几万封真相Email。通过讲真相,我的工作环境也有所改变。工作也得到了老板和同事的肯定,并顺利转正。在离开公司时,公司总经理和部门经理都分别给我写了推荐信。

三、旧金山中国城讲真相,救众生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人,今后的人生道路会改变的,我的法身要从新给你安排的。”(《转法轮》)很多同修都对此深有感悟,我也是如此。因为我当时只有大专学历,所以我一直在申请转学续读本科,从未想过可以直接读硕士研究生。二零一一年四月,美国波士顿的一所商学院在我完全没有递申请的情况下,打电话要求面试,并在一连串的不可思议的非常超常的情况下,通知我被录取了。并且获得了百分之五十的奖学金。只是他们告诉我,波士顿校区的名额已经满了,只能来旧金山校区。当我来到旧金山之后,我才明白这是师父为我安排的又一条讲真相的路。

来到美国之后,讲真相的环境与新加坡有了很大的不同。在湾区有很多讲真相的项目,甚至有一些项目的总部就在旧金山湾区。我于去年十一月加入“希望之声”,由于商学院课程实在太紧,所以只能做兼职。

今年六月份,旧金山中国城的暴力袭击法轮功学员的事件成为了湾区学员的焦点。打人事件之后,邪恶操控者的种种恶行,使大法弟子们认识到中国城讲真相的重要性。当时,正好有一周的假期,所以我每天到那里和同修们一起讲真相。刚开始讲真相时我带着对邪恶操控者的反感和指责的心情来讲真相,与他有争斗心,没有怀着一颗善心去讲真相,结果效果不好。后来我学法时,看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由此我明白了讲真相不能掺杂人心才能救了世人。

心性的升华,心态的改变,使周围的商家开始了解真相,环境基本平和,众生开始接受真相传单。七月份的华盛顿法会,我本想去见师父。但想到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回答学员问题时说:“有多少人去了旧金山唐人街讲真相?不能长期坚持、人员少,那当然改变不了了!所以湾区的学员那么多,为什么大家不把那个地方作为重点,去努力去做一做呢?”我决定留在中国城讲真相。

华盛顿法会之后 ,我们从早晨六点钟开设真相点提前到凌晨四点钟,再后来到街口守夜。但明显感到讲真相学员的缺乏。但不论怎样,我都牢记师父讲过的:“任何一种修炼都会经过这样的考验,都会在这样的路中走。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在中国城讲真相,风吹日晒。还要招到谩骂,有的同修们说,若不是师父让我们来讲真相救度众生我们才不来这又脏又乱地方。我听到后也有同感。我一个研究生,来这救你们还满脸敌意拒绝真相,心中有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心想世人真是难救啊。可是晚上学法翻开书,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你们在证实法,不是在证实自己。大法弟子的责任是证实法。证实法也是修炼,修炼中就是要去掉自己对自我的执著,不能够反而助长这种有意无意在证实自己的问题。在证实法与修炼中也是去掉自我的过程,做到了你才是真正的在证实你自己,因为常人的东西最后你们都得放下呀,放下常人的一切执著才能够走出常人。”(《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是的,大法弟子的荣耀都是大法赋予的。如果我没有修炼大法,也就没有今天的一切。随着中国城讲真相的推進,中国城真相点的数目也在不断的增加,我们和飞天学校的老师们白天在中国城讲真相,晚上到飞天连夜制作真相展板。曾经有一次,只睡四十五分钟,第二天依然去了中国城。真相伞和真相展板从一个到五个,最后到九个,在都板街上每个路口都有真相展板。

目前,在同修的互相配合,中国城士德顿街上,也开始有法轮大法的真相展板。特别是在退党中心,我们的真相标语有力的震慑了邪恶。在中国城的居民和游客对我们的态度已经开始转变。

通过准备这次心得交流,我有了新的认识:

关于整体配合,我悟到,大家在整体上配合好,才不会被邪恶钻空子。

修炼就是放下人心,不固守人的观念,破除人的观念,跳出自我。

学师父的法,不能断章取义,不能用师父的法理去要求别人,要用师父的法对照自己,这才是真正的向内找。

个人修炼体悟,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