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狱期满 湖北赤壁中学教师被劫持洗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湖北黄冈市赤壁中学高级教师刘菊花,遭冤狱迫害、非法刑期满后,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被从武汉女子监狱劫持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刘菊花的亲人眼睁睁的看着刘菊花被六一零劫持不能回家。

当天刘菊花的儿子去接冤狱到期的母亲,当赶到武汉女子监狱时,湖北六一零、黄冈六一零先已动手,把刘菊花劫持到他们的车上,刘菊花的亲人和他们理论,说你们放着社会上贪污腐败、烧杀抢劫的事不管,光抓炼法轮功的好人,刘菊花做好人错在哪里、你们前前后后关了她十年,从五十多岁关到六十多岁,有没有道理?这些抓刘菊花的人从开始的气势汹汹到后来理亏词穷。(请知情同修提供更多后续消息)

刘菊花,赤壁中学高级教师,家住湖北黄冈市黄州区,六十三岁左右,九七年修炼法轮功后,时时处处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改掉了以前坏脾气和毛病,长年折磨她的颈椎、腰椎肥大、子宫癌等等多种重病,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就不翼而飞。法轮功让她身心受益,在单位她更是勤勤恳恳,对工作认真负责。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黄州城以及黄冈其它县市有为数众多的修炼法轮功的教师受迫害严重,刘菊花这样的一名优秀的高级教师就是其中之一。刘菊花先后有七次被绑架,非法劳教、判刑关押达九年之久,受尽了酷刑折磨。

一、两次被劫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

二零零零年刘菊花被送到湖北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那里遭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如:不让她睡觉;让她独自一人干繁重的体力活──掏厕所、挑重担的粪等;对她施以“苏秦背剑”的酷刑:警察把她的双臂分别从肩上和肋下反背在背后,用手铐铐住,她的两臂像断了一样剧痛难忍,两臂麻木持续半个多月。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亦称“苏秦背剑”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刘菊花回家后,单位不让她上班,也不给她发工资,而且不同意她外出打工。回家不到半年,刘菊花为了让世人免受毒害,因清除江××的像片遭蹲坑的便衣绑架,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两个半月后,刘菊花又被送到沙洋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白天坐小板凳,晚上罚站,还不许上厕所,因长期不睡觉,罚站时多次摔倒。后来,强迫刘菊花每天早上五点过一点就起床,外出劳动中午在田边吃饭,一阵风吹来,碗里全是沙尘,眼睛也睁不开。在冬季,恶警故意冻她,每天要冻到深夜二点钟才能上床睡觉。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长时间罚坐小凳子

刘菊花第二次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一年半,历经了九死一生才闯出来。

二、在湖南白马垅劳教所遭受的残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刘菊花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漂泊到湖南。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九日,长沙左家塘派出所在没有任何证据,材料及法律程序的情况下,把她绑架到白马垅劳教所迫害长达两年半。白马垅劳教所得知刘菊花曾两次被关押在湖北沙洋劳教所没有转化,所以这里的恶警说对她“要下大功夫”,首先把她送进了七三队,也叫“攻坚队”强制“洗脑”。

白天,刘菊花被一群犹大包围着,劝说、恐吓、辱骂交织在一起,同时还有恶警的威胁,包夹的体罚,谩骂,限制上厕所和洗漱等。晚上不准睡觉,逼着看谤师谤法的录像。两个包夹死盯着刘菊花的眼睛,稍一闭眼就重重的一拳打过来了。吸毒犯张艳华打了还耍无赖,说:“谁打你,谁做证?”她们有时逼她站一通宵,有时逼她不停的走动。十多天的残酷的虐待和体罚,特别是不让睡觉后,刘菊花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异常现象。九月二十一日开始对刘菊花进行“攻坚”迫害,由教育科科长龚超莲负责,恶警搞车轮战,一会训话,一会恐吓,威胁。日夜罚站,后来罚站小板凳,凳面不到一尺长,半尺宽。人本来就没睡觉,头昏昏站在小板凳上,摇摇晃晃的,一上去就摔下来,摔下来又拖上去站,晚上还要站在小板凳上看电视。就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的摔。

九月二十六日下午,恶徒们变换了“招数”。他们先将“必须转化”四个字贴在墙上,强迫刘菊花念。然后要她把脚跟提起来,把筷子折成三段,用其中一段撑在后根上,筷子滑了就打,最后他们觉的这样折磨太慢了,干脆什么花招也不搞就往死里打。他们抓住刘菊花的头发往墙上撞,撞得她头昏眼花、鼻青脸肿。又用厚鞋底在刘菊花的腿上,身上到处乱抽打,它们使尽力气的猛打。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快六十岁的人刘菊花凭着对法轮功的强大正念,熬过了九百多个人间地狱的日子。

三、被非法判刑,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出劳教所后,黄冈国保和当地六一零不断骚扰刘菊花,并施压其学校,为了争取信仰自由,刘菊花从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迫离家漂泊在外。湖北黄冈公安局、六一零为了对付一个老人,出动大批警力到处追踪,在其武汉租住地蹲坑,远道寻找到刘菊花儿媳在河北的单位去骚扰。

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晚九点多,刘菊花在武汉余家头被黄冈市公安局伙同武汉公安绑架,九月十一日送至洗脑班,在洗脑班对其所谓的“转化”失败后,于九月二十八日晚被转至黄冈第一看守所(位于路口)非法关押,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周五上午九点多,黄冈市黄州区法院对刘菊花非法庭审,后非法判刑四年。

刘菊花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女子监狱“严管队”,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不放弃修炼,被监狱恶警长期迫害:整天进行强制洗脑。逼着看诽谤大法的碟片、书籍,被强制做所谓的“作业”;剥夺睡眠,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让睡觉;剥夺接见权利。在近两年的时间内,恶警以刘菊花不放弃信仰为由,不准她的家人接见;由于监狱长时间的迫害,本来身体很好的刘菊花出现头晕、恶心、血压上升等症状,恶警强制她去病监检查,被狱医强制灌药;不许买生活用品,特别是卫生纸。“文明”的武汉女子监狱不让坚持信仰“真善忍”好人用手纸,迫使刘菊花不得不用一块布做手纸,用水冲洗后下次再用。其他法轮功学员看不过去,偷偷给些卫生纸用,被“包夹”(狱警指使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报告给了恶警,恶警以“破坏改造秩序”为由罚该法轮功学员在全中队做检讨;不让晒被子。“严管队”住在一楼,阴暗潮湿,棉絮很容易返潮,在监狱长达两年,恶警不让刘菊花晒一次被子。

原本二零一二年九月九日非法刑期到期,中共不法人员却在当天将刘菊花劫持到武汉洗脑班继续非法关押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