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安逸心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我出生在一个干部家庭,上班后一直坐办公室,现已退休,孩子在海滨城市工作,所以一直以来生活应该说比较舒适,没有吃过什么苦。

我从二零零四年走進大法开始修炼,这几年来出去到周围的农村发资料,贴不干胶,但没有碰到什么难以忍受的难和苦,做的也很平静。

最近一段时间,跟一位同修去几个地方组建学法点,来回都是骑电动车。这几个地方离我家最近的有十五里地,远的来回要一百里路。就说这个最远的地方吧,我们每星期去一趟,后来慢慢走出来的同修多了,就组建了两个学法小组,男女各一组,这样有段时间一个星期要去两次,中间隔一天。现在那里的同修做的非常好了,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发资料、贴不干胶、花真相币,在集上做买卖的同修面对面发真相资料和光盘,都能做了,所以多数同修都能赶上来了。这样,我们现在去那里的次数比较少了,一般一个星期去一趟看看,交流一下。但在这个过程中,修去了我很多人心。最主要的就是安逸心。

因路程远,中午就要提前吃饭,有时十一点多吃了饭就出发了,有时十二点发正念前吃饭,发完正念就走,因为还要去找另外一个同修,我们在路上有时也发些资料、贴不干胶,碰上有缘的人也给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到了五十里外的学法点,一般都下午两点多或三点多了。和同修学法或交流后开始往回走,有时到家就晚上八点半了。在这一个星期中几乎没有闲着的时候,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做的很累,修的很辛苦。

有一次去这个远一点的学法点,电动车的电瓶出了毛病,跑三十多里地还行,再远了就不行了。我想换电瓶,家里的常人不愿意,说你不出远门,在城里转转,非要换新电瓶干吗?我想到那里也就是四十多里地,去了就充电,应该能回来。可谁知离那里还有十五里地左右就没电了,那天气温又高,很闷热。没电了,就蹬着走,电动车和自行车不一样,又沉又慢,我又渴又热又累,到最后实在蹬不动了,感觉自己所有力气都用完了。就闷着一口气对同修说:你走吧,我实在走不动了。感觉自己这口气出来就要晕过去一样,真是非常难受啊。但最后还是蹬着到了学法点。

还有一次,也是从这个学法点回来,离家还有十多里路,下起了大雨,那雨下的真是大啊,原来只是知道“倾盆大雨”这个词儿,这一次我是真的知道了啥叫倾盆大雨了。那天才七点钟天就黑了,一会儿就有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我打开电动车车灯,可前面来一辆汽车我也是什么都看不见。而且雨大风更大,骑车慢了就觉得风把自己向后吹跑,骑快了那雨下的眼也睁不开,我非常艰难的回到了家,尽管穿着雨衣,全身上下都淋透了。

这段时间天天往外跑,觉得自己修的太辛苦了,没必要,在城里和其他同修在家做做资料,发发资料,贴不干胶,不也挺好吗?因此也想买个打印机做资料,而且我在外地组建了几个学法点,他们都需要资料、真相币。我就跟其他同修提起这事,可是他们都说:你不应该做资料,因为做资料谁都能做,而帮着同修建学法点就是比较难办了,你还是继续做,资料要多少我们给多少。

可是我还是想做资料或许更舒服些啊。有一天我给师父上香,看着师父的法像,心想:师父啊,弟子哪里还有做的不够的地方,请师父点化弟子啊!就在这时我又想起了做资料的事,自己问自己:你做资料是出于什么心啊,是为了法考虑了吗?是因为资料供不应求了吗?向下找下去发现自己竟然这样自私,有许多人心在起作用啊!第一,怕吃苦,贪图安逸。觉得自己跑的辛苦,想以做资料为借口少跑两天。第二,我自己做资料点,供给大家用,那威德就是我的,让同修干那威德就成了人家的了。第三,就是好胜心。什么都想干,做什么都不能比别的同修差,哪一样也不想落下。找到这几个心后,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站在法上想问题的,而是站在旧宇宙为私的观念中想的。所以我现在已经完全放弃了做资料的想法,而是和同修一起去建更多的新学法点,去唤醒更多落下没有出来的同修,让他们也跟上正法進程,让大家到正法结束时不给自己留下什么遗憾。

虽然建学法点比较辛苦,可我心里非常高兴,自己在这过程中能为大家力所能及的做些事,同时也把安逸心去掉了,还有显示心,欢喜心,等等各种为私的心也都在这个过程中渐渐修去。

很少写交流文章,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