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旧金山中国城讲真相的小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天交流的题目是个人修炼体会及在旧金山中国城讲真相的小故事。

一、个人修炼体会

师父很重视旧金山中国城救度众生的事情,早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就讲到:“拿旧金山来说吧,我发现旧金山市中心与整个湾区环境看哪,还是不行,那里邪恶的因素还很多。实际上对于那些地方,你们应该作为重点去做,到华人多的地方去讲真相,救度被毒害严重的华人社区。”。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又强调:“有多少人去了旧金山唐人街讲真相?不能长期坚持、人员少,那当然改变不了了!所以湾区的学员那么多,为什么大家不把那个地方作为重点,去努力去做一做呢?”

学了师父这些讲法,不禁使我反省自己,以前自己还沾沾自喜,认为法在学,功在炼,正念在发,有时偶尔也出去一下旧金山发资料讲真相,但不是经常去。总是为自己找借口,推三阻四不想去,认为旧金山离我们家太远,去一次要耗费很长时间,起早贪黑,又太累,还影响学法炼功,种种理由。

当我看到师父在《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中讲到,“因此环境一宽松啊,往往就容易产生一种懈怠的情绪,压力小了就使心理上放松了,就不那么太抓紧了,这样不行啊。”

学了以上师父的这些讲法,感到师父是在说我呢。回想一下自己在中国大陆修炼的那段时间,在邪恶的迫害下,想出来做大法的事真是很难,心理压力很大,很羡慕国外的宽松修炼环境。零五年刚从大陆来美国时,当时的心情真激动,呼吸着美国的自由空气,做证实大法的事和参加讲真相的活动,有使不完的劲,哪怕是家里反对也动摇不了我。可是,时间一长,压力没了,心里也就放松了。参加讲真相的活动也就不那么主动了。师父说:“是啊,你们知道吗?你们是大法弟子,天上有无数生命、无量无计的生命羡慕你们。我今天对任何一个高层的神,不管他多大,我说你来当大法弟子,一秒钟都用不 了,只要我话一落他立刻就跳下来,简直乐坏了——明白的谁都知道,那不止是能自救,而且能救了他世界中的无量众生,这是未来宇宙最了不起的事情。”(《什么是大法弟子》)

我们生在大法洪传之时,得到了这万年不遇的大法,修炼不用出家,师父开创了在常人中修炼这个大好环境,同时还有师父不断的亲自指引我们修炼。如果不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真愧对师父,也对不起自己。如果正法哪天结束,同修都修成了,而自己还没修好,到那时真是哭也晚矣。

明白了法理,我就利用菲利蒙(Fremont)的公交车和地铁这个有利条件经常来旧金山中国城发资料讲真相。目前能经常出来交朋友讲真相的环境也是师父给我开创的,真是谢谢师父。

前几年在旧金山讲真相时,不是挨骂,就是撕资料和大纪元报纸,还遭世人的横眉冷对,瞪白眼。遇到这些,有时争斗心会翻出来,心想救你还这么邪恶,要是大难来临看你们怎么办,不听就算了,那是你自己的选择。通过不断的学法,和同修交流,不断找自己的不足,发现还是自己没修好,善心没修出来,没慈悲心,怎能救得了世人。于是不断按师父“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对照师父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要求自己,不断的在救度众生中,不论遇到世人什么态度,我也不动心,以慈悲的心态对待他们。

现在在街口发真相资料时,我悟到,讲真相不只是发资料,是一定要开口讲。在讲真相时,我发现有的世人,从我身边走过不接资料,也没反应。在他们等绿灯时,我就抓紧时间跟他们说,你为什么不接资料呀,请你们了解一下法轮功到底是什么,不要被共产党的宣传所禁锢,以后对你不好。法轮功是修“真、善、忍”的,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是来救人的,你看了资料,转变了你对法轮功的不好的看法,灾难来临时,你会逢凶化吉,神会保佑你。听了这些话,大部份人真的转变了态度,一般都能接受资料。即使有的不要资料时,有的说已经看过了,我就对他们说,请记住法轮大法好,今后一定有福报。大部份人会说,好。

通过学员的共同努力,现在旧金山中国城的变化很大。以前花园角的民众经常拿我们的报纸当坐垫,经过跟他们讲真相后,现在没有人再坐我们的报纸了。虽说还有部份民众不接资料,还有些麻木不仁,但大多数人脸部表情不象以前那样冷冰冰,甚至带着仇恨的情绪。很多人见到我们说:谢谢,你们辛苦了。还帮着我们向不明白真相的民众讲真相。有的说这个世界上只有大纪元报纸和新唐人电视台敢讲真话,讲实话,我们最爱看。有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先生看了新唐人电视,写诗赞扬新唐人,看了大纪元赞大纪元,看了神韵赞神韵,还赞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在街口或是花园角天天都有民众对我们表示感谢,说我们做的好,大骂共产党不好。真为这些明白真相的人感到高兴。

二、在旧金山交朋友、讲真相的一些有趣的小故事

有一个周末,我和一位同修到唐人街一个手机店铺去讲真相,同修装作要买手机,和工作人员交谈了一会儿,然后有一个男工作人员要出门,我赶紧问他是中国哪个地方人,他说是武汉人,我说我也是武汉人。我说小老乡,你戴过红领巾吗?他说带过,我们跟他讲了为什么要三退,不退的危害是什么。小老乡退队了。转身我们看见一个女工作人员和一位老年女顾客,看她们事已办完,我说你们也不忙,我跟你们讲个小故事。我说在中国某地有三个人在六楼刷墙,不料绳子断了,三个人随着板子掉到地上,当时两个人当场死亡,可另一个人连伤都没有。那人说,“我脖子上挂有法轮功学员送的护身符,我哥哥是炼法轮功的,我相信法轮大法好。”后来那里的民工抬东西喊号子,“法轮大法好啊,真善忍好啊!”后来警察去质问民工们,你们怎么喊?民工们说,喊了就好,好了就喊。警察没辙就走了。这一女工作人员和老太太听了这一故事后,又听我们讲了些真相,她们当即三退了,那个女工作人员还用真名退队了。这一老一少三退后,旁边一小老板说,我是香港人,我没戴过红领巾怎么办。我们当即给了他真相资料,并叫告诉他多看大纪元报纸和真相资料,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能保命保平安!他说:谢谢你们。

那一天我们劝退了十一人,包括一名经理。开始的时候,同修跟这名经理讲真相,但他不肯做三退。后来我们跟他说,你为什么人在美国,硬要披着共产党员这个黑皮不退呢?共产党那么多罪恶,你这样忠于它有什么好处呢?到最后你只有跟着它一起遭殃,下场是很悲惨的,赶快退党吧。为了你的生意兴隆,就起个化名叫“兴隆”吧。这样,他高兴的答应了三退。

2. 在旧金山公民英语培训班交朋友、讲真相

去年7月,我需要参加英语入籍培训班,正好和班上的人交朋友讲真相,一举两得。开始时,我跟那些同班的老先生老太太讲真相,他们都不理我,远离我。我心里着急,心想如何打开这个局面呢?后来决定主动举手回答老师的提问,果然见效。老师表扬我后,他们都愿意和我坐一起,还经常带零食给我吃,我想,这不正是跟他们做朋友的机会吗?于是,我也经常买些零食跟大家分享。就这样一来一往的,我们成了好朋友。在这个班上我不但劝退了十多人。几乎所有人天天看大纪元报纸,老师也看。

有一对八十多岁的老夫妇开始认为我们是搞政治。我们跟他说,搞政治是有政治目地,有个人诉求,我们没有,我们只要修炼,按真善忍做好人,同时我们也努力恢复中国传统文化,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平。他们听后笑着说,是这样啊,那你们法轮功真是好啊。之后他们不但自己都三退了, 还帮着向别人讲真相。之后我们还成为了好朋友。

在救度众生的路上,我想每位大法弟子都有很多自己的小故事。我以后要多跟其他同修“比学比修”(《洪吟》〈实修〉),多找自己的不足,修去自己的各种执著心,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当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