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养成了向内找的习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

一、去除自以为是的心,注意修口

自以为是的心在我身上表现的比较强烈,好象自己什么都懂,总认为自己是对的,自己比别人高明,别人说的话、做的事都是不完善的,喜欢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告诉别人怎么做。要是别人不按自己的意见办,或者当别人对某件事情的看法与自己不相同时,心里就不舒服,有时甚至还会生气。这种心已经形成自然了,其表现形式完全是在心头涌动,别人正说着话,自己心里就起了波澜,就想打断别人,迫不及待地发表自己所谓的“正确”见解。

妻子曾经多次尖锐的指出过我的这颗心,但自己没有及时向内找,我行我素,一直没有去。在天地行技术论坛上发贴,因相互不认识,也就不太顾及情面,敢于直言。当我的自以为是的心被撞击后,这颗心已经以文字记录的形式保留下来了,所以就看的比较清楚。发现这心的表现形式竟然是:凭想象下结论、主观推断,证实自我,讲话时态度生硬,不祥和。

在证实法、讲真相过程中,这颗心就起到了不好作用。比如在打语音真相电话过程中,有一段时间,自己对明慧网发表的语音电话的内容有不同的看法,认为这句话世人接受不了,那句话不该放在最前面,自己的观念在起着阻挡作用。自己都不认可,世人怎么会耐心去听呢?讲真相过程也是修炼过程,后来意识到那个抵触的观念不是真我,当这观念被清除掉之后,讲真相效果也随之好转了。

由于现在意识到了,也就是该去这个执著心了。一出现争执,我就告诫自己要无条件的向内找,不再被表面对错的假相所迷惑,并注意修口,保持适当沉默。即使发言,首先把自己放在低位,做到语气平和,态度诚恳,充份尊重别人,有理有据。

言为心声,修口就是修心,心性高低可以从言谈举止中间接反映出来。二零零七年,在邪恶刑讯逼供面前,由于放不下人的东西,说话不在法上,没有做到零口供,遭受了邪恶的迫害,教训是非常深刻的。

现在看来,主要原因是自己法学得不好,在迫害面前,在矛盾发生时,如果能想到师父讲的法,同时向内找,自己的提高一定会突飞猛進的。现在这方面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了很大的進步,还需要继续保持下去。

二、去显示心

表面上很低调,潜意识中却有要表现自己的苗头,认为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不自觉的在和人比,而不是用不同层次的法来对照自己。在交流过程中,不能耐心的去倾听别人的发言,常常会打断别人,急于发表自己的见解,喜欢标新立异,不守规矩。为了抑制它,我现在主观意识上做到多听、多思考,少说话,虚心向别人请教,在具体做事上配合别人,不过份强调和坚持自己的观点。

三、去妒嫉心

修炼后,发现了自身存在的妒嫉心。在大学期间的表现是,看到同宿舍中两个同学走的比较近,心里就觉的不是滋味,感到难过。在共同探讨一个问题时,有人提出一个好的方案,别人会说一些赞扬的话(不是奉承),而自己却从内心里不去赞扬,而是从中挑毛病。师父在《转法轮》中把妒嫉心拿出来单讲,我对照自己,吓了一跳,发现自己修到今天还有妒嫉心。执著心只有发现了才能去掉,通过学法对照自己的行为,用法来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我找到隐蔽的、以前未发现的妒嫉心。

四、去色和欲

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一段时间以来,对欲望和行为之间的关系问题,以及有行为是不是就是有欲望的问题感到很困惑。当同修谈了他们的看法后,起初自己在思想上并不太认同,找了许多理由,其实是自己还没有修到那儿,认识也是随着心性的提高而不断升华的,达到境界的状态是自然而然的,不是人为戒掉的,但人的这面也是要有行为表示的。只要重视起来,这一关就能过去,过关时一思一念非常重要,就看自己用什么标准要求自己。思想上只要稍一放松,就走了人的理了。这里很容易滋生另一种求心,就是人为的追求一种结果。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五、去除为私为我的观念

修大法后,这种为私为我的观念一直在阻碍我真正的信师信法,对于大法要求的标准不能够完全遵照执行,总是要打个折扣或者独出心裁。尤其在压力面前,它就会跳出来。随着修炼的深入,我发现这种观念障碍了自己无条件的同化法。

这可能与自己的成长过程有关。从小学习成绩好,后来参加了工作,升迁比较快,有一种优越感。习惯于发号施令,别人就得听我的。老是认为自己特殊,所以对自己的要求总是放松。潜意识中一直认为自己与众不同,想特殊化,想寻找一种优越感,别人要遵守的自己不必严肃的对待。要求大家做的,自己可以例外。别人倡议做的,自己在行动上往往以各种借口不予积极配合。喜欢无拘无束、投机取巧、标新立异。眼睛总是向外看,能发现别人身上有什么缺点和执著,但往往碍于情面不去善意的指出,不能无条件的反观自己是否存在同样的执著。实际上就是不能完全放下自我,不想彻底改变自己,不想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在放下执著的时候,总是有所保留,拖泥带水,甚至从法中找出各种借口、理由来掩饰自己的不正。在人这儿的表现就是又想跟师父回家,但是人的东西我也想带着不放,或者尽可能的保留自己的喜好。比如,在压力面前不能放下生死,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在思想和行为上有向邪恶妥协的成份,也就做不到坚定的维护法。

《明慧周刊》第四九八期刊登了《清除自身抵触正法的因素》一文,对我触动很大。我也严肃的仔细的剖析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内心深处也有抵触正法的成份,这个成份就是刚才提及的变异的观念,这东西是旧宇宙的生命所共有的,为私为我的东西。这其实就是私的表现,但是往往难以察觉,如果不是细心的分辨是很难看清的,这也是自己在每次过关中总是拖拖拉拉的、事后又追悔莫及的原因,严格的讲还是没有分清自我,因为自己已经习惯于把这个变异的东西错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份了。

一谈到信师父,信大法,都觉的自己是非常的信,谁要说自己不是百分之百的信自己心里都不高兴。但是仔细的想想,别说行为上达不到了,自己的内心根本就没有想完全按照正法要求的去做,而这一点是人不愿意面对的、也不去多想、更不愿意承认的,但是实际情况就是这样。以前自己对这些根本没有意识到,在这次网上心得交流会写稿时静下心来好好的把自己的思想理了理。虽然这个东西隐藏的很深,不象前面提到的显示心、自以为是的心那么明显、易分辨,但是真正的理性的用大法来衡量的时候,就看清了自身存在的这些抵触正法的因素,这些变异的物质随着我认清它的时候也渐渐被消除了,感觉身体轻松了许多。今后在修炼过程中要继续消减,直到全部除尽。

六、对自己的亲人要慈悲对待

家中妻子明白真相,对修炼的事还是支持的,只是前几年的迫害使她心有余悸。旧势力强加的迫害使妻子在修炼的路上举步维艰,使她至今也没有正式走到修炼的队伍中来。有一次,我的真相币被她收起来了,我没有表态,结果最近此事又发生了。我向内找,认识到自己该说的没有说,对妻子本人是一种不负责任的态度。于是我就告诉她,这种行为实际上是站到邪恶那边去了,是对我本人的伤害,也是对她自己的伤害,后来她认同了我说的道理,主动将真相币还给了我。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对家人的关心也要站在法上,为她们生命的永远去考虑,这才是真正的对她们好,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善。

七、加大力度向世人讲真相

一年前,我对利用手机讲真相项目产生了兴趣,我觉的这个项目打破了地域的间隔,可以跨地区讲真相,现在手机已经普及,接听免费,技术上也成熟了,世人无论身处何处,还是有机会能听到真相语音电话的。项目开展的比较顺利,手机已经多次更新换代,还学会了使用智能手机,讲真相效率更高了。

八、加强主意识

发正念是师父告诉我们要做的三件事之一,在发正念过程中,自己有时表现为主意识不强,倒掌,在做大莲花手印时有时手指会合拢(相碰)在一起。值得一提的是,原先我的大莲花手印做的相当不标准,今年和别的同修在一起时才纠正过来,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慈悲呵护。

在炼功过程中,有时会想一些常人的杂事,没有完全做到“身神合一”。这些问题我都意识到了,主要原因是由于自己没有坚定的排除干扰,是自己的主意识不强造成的。现在我思想上只要重视起来,严肃的去对待,就会有明显的效果,关键是要持之以恒。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