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佛光普照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九岁。得法之前,我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那种人“有的人认为学的功很多了,这个功,那个功,结业证有那么一摞子,但是,他的功还是没有上去。”从八十年代起只要我知道的气功,我都学了个遍。

我之所以这么“热爱”气功,是因为我那时满身是病,低血糖、妇科病、颈椎病、心律不齐、坐骨神经痛……。1991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更是雪上加霜,车祸造成脑出血,小脑粉碎性骨折,做了开颅手术。在昏迷了二十几天后,大夫告诉我和家人,以后会留下后遗症,最低也得是脑震荡。从此头晕、恶心、腿脚不灵便……。从头到脚几乎没有好受的。为了摆脱身体上的痛苦我到处去学气功,真象师父讲的:“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转法轮》)

一九九六年五月,一天早晨我来到学校参加晨练,一阵优美的音乐声吸引了我,顺着乐声,我看到了一群炼功的人,于是我也走了过去,跟着一起学了起来,从此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中。那时正赶上市辅导站办大法辅导班,组织学员听师父济南讲法录像,看到第四天时,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法轮在小腹部位白天黑夜的转,一直转了半年。从此多年的疾病一扫而光,走起路来轻飘飘的,腿上有使不完的劲,真的感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知道是师父为我净化了身体,消去了我生生世世的业力,让我从一个下半辈子在痛苦中活着的人变为一个幸福的人。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一定听师父的话,坚决跟着师父,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通过学习《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我认识到学法、洪法的重要。九九年以前,我们这里每个学员都按照师父要求的,集体学法。很多时候都是一大早吃完早饭,背着大法书,在二、三十人组成的大学法组学法,一直学到下午五、六点。学员们都盘着腿,认真学习师父的讲法,互相切磋,互相交流,中午我们即使吃着从家里带来的馒头、咸菜都觉得非常幸福。晚上,吃完晚饭,又到邻近的小学法小组中去学法炼功。那时每天都沉浸在佛光普照的幸福中,心性和身体在发生着突飞猛進的变化,我从内心觉的法轮大法太好了!

为了让更多人受益,我积极洪法,每天早晨参加集体炼功、洪法。组织周围的离退休干部、家属、工人炼功学法。有时间,我就和同修到农村,到偏远的地方洪法。那时经常白天走很远的路洪法,晚上教功到很晚,回不来家,只得在学员家中过夜,为了不给人家添麻烦,我们都不在人家吃饭,往往饿着肚子睡觉。但我们一点都不觉得苦,实际上我们也真的不苦,第二天照样走路生风。我利用回老家的机会,带着大法书、录像带、录音带、学员交流材料,组织学法炼功。老家有的村庄比较落后,我和当地辅导站的同修联系,我们互相配合,晚上组织听师父讲法录像,白天教功、炼功。这样由最初的几个人学法炼功,发展到五十多人。大家在一起提高的很快。我的一个亲戚,学炼法轮功前得了“喉癌”,动了手术二年了,一直吃药,学法炼功没几天就停止了吃药,一直到现在八十多岁的人了,喉癌全好了,十五年来一片药都没吃过。还有一位女学员,学法前,婆媳关系多年不和,她住在明亮的南屋,让她婆婆住在阴暗的北屋。通过学习师父讲法,提高了心性,主动与婆婆调换了房屋,一家人和睦幸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江氏集团铺天盖地的迫害法轮功。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但还没走出火车站就被赶了回来。各级组织每天都找我审问,让我在全单位机关党员大会上做检查。我在大会上,讲述了学炼法轮功我的身心变化,我在洪法时出现的好人好事,我告诉参加会议的人,法轮功带给人们和社会的只有好处。后来,他们又叫我在广播电台讲,我说:“我在党员大会上怎么讲的,到电台我还是那么讲。”结果他们就不叫我讲了。

大法在受迫害,世人在受谎言蒙骗,每个真修弟子都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助师正法,救度众生。2003年以前,我地区真相资料很少,我几乎没有真相资料。我就找人刻了“法轮大法好”的印章,印到纸上,晚上就自己发。以后同修给送来了真相资料,我就到附近农村、小店、菜市上发。

《九评》出世后,就开始劝“三退”,开始给亲戚朋友讲,后来到集市上、大街上讲。开始和陌生人讲“三退”时,觉得很难开口。同修就带着我,她讲时,我就在一边发正念,认真的学,慢慢的也会讲了。一次看到一个捡垃圾的,给他搭上话后,他说:你们城里人有钱,我们没钱只好捡垃圾。”我说:“现在捡垃圾也可能捡发财呢。”他不信,于是我就从一个捡垃圾的人从垃圾堆里捡到一只开膛的鸡,回家一看没想到鸡肚子里居然塞着一万元钱说起,谈到了当今恶党官员请客送礼的花样层出不穷,進而又谈到恶党的贪污腐败,老百姓挣钱的不易。最后讲到“三退保平安”,没想到他还是个党员,高兴的“三退”了,望着他那张饱经风霜的笑脸,我真切的明白了,每个生命都是为法而来的。

几年中,我几乎每天都要出去讲真相救人,想着那些能被大法救度的生命,不管出现怎样的干扰,我都要出去。看到清洁工,就叮嘱他们注意来往车辆,然后讲真相,劝三退;等车时就问他们是哪里人,外地人就告诉他们出门在外注意安全,然后讲真相,劝三退,本地人就问他们到哪里去,在哪里下车,搭上话后就开始讲真相,劝三退;遇上学生就问他们课本里有法轮功的课文吗,然后告诉他们自焚真相;买菜,做买卖的就说老百姓挣钱的不易,当官的一顿饭钱就顶我们一个月的辛苦钱,然后劝三退;路上行人,就告诉他们,现在车辆越来越多,要注意安全,然后告诉他们保平安方法;当别人不相信我已经快80岁了时,我就告诉他们,那是因为我修炼了法轮功……,只要出了门,我走到哪里就把真相带到哪里。看着被师父救了的众生,再累我也觉得幸福。

我是关着修的,可是我感到师父时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看护着我。有一次,我和老伴去合作社,合作社门口有几级台阶,我登上去后没站稳,隔着台阶从上面向后仰着摔了下去,正好台阶下面有一个坑,坑上面有几块石头,我臀部正巧仰到了坑里,后脑勺撞到了石头上。老伴吓坏了,旁边一个认识的人也走过来,惊慌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七十多岁的人了,要是常人早摔坏了。可是我知道有师父保护,没事。我向老伴摆了摆手,安慰他:“没事,我自己起。”自己慢慢从坑里爬起来,真的一点事没有。老伴原来对小册子上说的那些神奇事总是不相信,这次他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从此我给他的护身符他天天带着。

还有一件是去年的事。我坐公交车,下车的时候,司机没注意到我还没下稳就启动了,恰巧他为了躲一辆迎面来的车打了一下方向盘,把我从车门口摔了出去。等车上的人大喊,司机才明白过来,吓得够呛,忙下车问:“大娘,没事吧?”我从地上站起来,对司机说:“没事,你走吧。”“真没事?”司机不相信,“真没事。”让司机走了。只可惜,面对着一车惊讶的人,我没有想起来讲真相,真的是遗憾。

这样的事情还有好几件。我知道,师父在我身边时时保护着我,为我承受了很多,感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在修炼中,我还有许多不足,有时还是用人的观念想问题,向内找,很多时候没找到“根”,我悟到的法理不是很多,还有很多执著心,比如情心、怨恨心等等没有去,但我一定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路上,修好自己,听师父的话,乘着师父的法船,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