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修炼的母亲说:师父不是一般的人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九日】一个星期前,母亲不小心脚崴了,住在我这儿。

母亲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七十多岁,精神头很好,虽没读啥书,但嘴里说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像对联,什么“惜衣有衣穿,惜饭有饭吃”,“你想别人的息,别人想你的本”,等等。尤其是记忆力,不比一般年轻人差。为了抱上孙子到处虔诚的烧香拜佛,儿媳是个高级白领,三十六岁了,再不生一个就晚了,渐渐的母亲想不到孙子也就不想了,也习惯了,不再那么揪心。她总说:诶!人就这么回事儿,不是讨债的,就是还债的。

一天凌晨,我家电话铃响了,母亲哭诉着告知她又从楼梯上摔下来了,一向坚强自信的母亲此时极像个孩子。我镇定的说:别怕别急,我马上来。按母亲的吩咐,去医院找骨科专家张医生,医生看了看说:婆婆,这是万幸啊,这么大年纪,还好没大碍,脚大拇趾可能骨折。上了膏药,我扶着母亲就回家了。

一路上我们母女俩聊天,回忆她所经受的那些惊险。

母亲这是第二次从楼梯上摔下来了,第一次是整个人像滑滑梯一般从上到下滚下来,也没有骨折,只是皮肉之苦。于是她赶紧找了个师傅安了个不锈钢楼梯扶手。这次是屋子有点漏,楼梯上的一滴水,令她脚下一滑,单手却抓住了扶手,脚崴了,擦伤,腰痛背痛受惊吓了。

而在几年前的那一次,我正在为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找房子,手机那边母亲说:“孩子啊,高压锅炸了,飞到屋顶砸下来,变了形,粥喷了我一身一地,我正站在门口吃苹果,想着:哦,炸了?吃完苹果就打扫。”她说她一点也不知道怕,后来想起来真怕。

我告诉母亲说,这都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啊!您看:无论我因为维护法轮功上访,还是做真相资料,您都没有反对我,只是担心我,而每次被非法关押时您都是送衣送水送日用品,而且您知道我不是一吃独食的人,所以每次送菜都是满满一大盆,都是送一个监室人都能够吃的菜,当时一个监室有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哪怕是被非法劳教,您都那么远的去看我,端午节送了一桌的熟食,从不逼我转化,只是告诉我家里情况,让我放心,说我的女儿您照顾的很好,而且您总是让孩子要坚强,妈妈没有做坏事,只是炼法轮功,不要自卑。所以我的女儿在我被非法劳教期间她写了很多很好的诗词和绘画会同大量的学校奖状寄到劳教所,从另一个层面证实大法弟子并不是像电视上诽谤的那样,因此劳教所的管教和吸毒人员都抢着看我女儿的来信,羡慕的不行,对我也很尊重。

母亲频频点头:是的是的,人靠人抬!母亲还给我讲了一个我听过好几遍的故事。

那是二零零六年新年前的一个早晨,母亲到当地六一零去申请跟我见面,我和几个同修当时因曝光监狱酷刑被非法拘禁在市一看。六一零主任不让见,东西也不让带。母亲忍不住了,当场质问道说:我女儿做了什么啊不让见,杀人放火的都可以接见,我的女儿不偷不抢,买菜的钱找多了骑车回去退,银行打错了帐多出三万元,她主动找人家退,你们哪个能这么好啊,不让见!?

六一零主任气急败坏,在楼上指使手下的年轻公务员说:快把她拖出去!

母亲在院子里大声的说:拖我出去啊?没那么容易!这地方不是你家的,是人民政府的,是人民的,你家的地抬我去我都不去!

市委大院聚集了里三层外三层,母亲接着说,我和我女儿犯了什么法啊!要把我拖出去?我女儿就是炼了个法轮功,一起进去的有的放出来了,我连面都不让见!我今年七十多岁,拖我出去?死了你负责!

六一零主任说:你女儿写了什么什么!母亲说:你们自找的!拿出来给大家念啊,我女儿的字迹我认识,你们今天抓明天抓,想抓哪个就找借口!白投个人胎啊!只是比畜生少了个尾巴啊!你们也有儿女吧!来日也让你的儿女坐牢,不让你见,看你心疼不心疼!

母亲回忆到这儿,笑了笑,说:“真是怪诶,那么多的人没有一个人听六一零主任的话动手,都一动不动的听我说,都在那儿看热闹,可见,这个六一零主任的人际关系不好。”

这时我跟着告诉母亲一件事,那是二零零八年,我们本地有几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他们的母亲们都到市委申冤,不料也被关押起来了,提审时警察问:婆婆,谁让你们一起来的?婆婆说:我自己来的。你把我女儿这么好的人抓来,放着贪官污吏不管,这不是黑了天吗!?刹那间,天真的黑了下来,警察说:婆婆是不是有神护啊,天真的黑了。婆婆笑着说:那你就把我们放了啊!警察说不行啊,我们听上级啊!四天后,拘留所的警察是婆婆儿子的战友,告诉婆婆可以打电话让家里人拿钱来结帐走人,婆婆说我在家靠女儿养我,你们把我女儿抓了,还不准我们请律师,我回家也没饭吃,就在这儿有吃有睡不走了,家里哪有钱啊!警察没办法,打电话给他另一个战友:说:我们一个战友的老娘在这儿,没钱回家怎么办?对方大声的说:要什么钱啊,战友的老娘,放人啊!婆婆回家了,笑着跟我讲这个事情,看着她坚强的在楼梯下面开了个缝纫铺,女儿判了五年,的确割心,我经常会拿些东西让婆婆做,多给她点工钱弥补家用。这时母亲说:是啊是啊,是要帮助这些人!可怜!

说到这儿,我想起来了一件事,我说:妈,您也很愿意帮助人啊,当年我们本地有个大法弟子也在监狱服刑,据说遭受酷刑,妻子与他离婚,社会上传他可能残废,我提前跟您说,能否让这个大法弟子暂住在我们家养伤,免得他一时无着落,可怜兮兮的。您马上就答应说,我来帮你做饭。母亲听了,笑了笑说:哪个人没有难呢,随手帮帮应该的。……

边走边聊,我们母女回到了家。

几天下来,我先是把一些关于大难不死的学员文章读给母亲听,然后再给她放《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视频节目看,母亲说,师父吃了好多苦!然后再系统的安排她听师父的讲法视频,一天一天不知不觉的母亲的脚肿消了,紫色退了,手脚越来越灵便了,三天两头还可以回家拿她那边冰箱的菜过来,看着我太忙,一直都是她在给我们做饭,我只是听她吩咐买菜就行了,唉,真是家里有个老,等于有个宝啊,母亲听了美滋滋的,问我说:我没炼功,师父怎么也帮我了?我说大概师父觉得您是块料呗!母亲一算账,啊呀,这下节约不少上医院钱,我只要记起来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吃午饭时候往往是我们切磋的时候,母亲说:难怪谁谁谁求神拜佛,一家人身体都还不好,都是心不好惹的。母亲认真的说:师父不是一般人,师父是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