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十三年来,四川苍溪县政法委“610”操控公检法司迫害法轮功,目前知道的45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非法劳教19人次。被绑架到洗脑班的55人次,被抓后放的48人次,非法抄家共计75次左右,有些情况还无法统计。

40多岁的黄琼女士坚修大法,三次被非法劳教,4次被绑架、非法关进洗脑班;家多次被抄,法轮功书籍和私人物品被抢,2011年3月再次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多过去了,音信全无,她丈夫也不知妻子被非法劳教多少年,更不知妻子现在何处。

黄琼女士2011年3月去看望被恶警毒打瘫痪在床的同修闫宗秀,并带给她大法书,被恶人举报,派出所恶警孙家俊等八九个恶警抢走了所有的大法书,并将她关进看守所。黄琼开始绝食,后又被“610”的恶人非法劳教,其丈夫听人说转送到广元洗脑班去了,一个月后,在被送往劳教所的路上,黄琼用警察的手机给丈夫打了一个电话,通话中哭得很凶。因黄琼是非常坚强的人,在劳教所、洗脑班,恶警电棒、警棍毒打也未能使他屈服,这次哭的这么凶,她又遭了怎样的迫害?

70岁的崔维凯,曾任苍溪防疫站站长,其母瘫痪在床需要照料。“610”人员明知实情却丧人性的于2004年5月将崔维凯绑架到广元“莲花山庄”洗脑班迫害,母亲顿时失去依靠,他们母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2010年3月27日苍溪“610”及国保恶警非法闯入崔家中,抢走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并绑架到看守所,同遭受迫害的还有曾玉贤。当崔女儿要请正义律师为其辩护时,“610”人员找到女儿单位威胁其女,不准请正义律师为父辩护,否则就判其父重刑,还要开除其工作。最后其女无奈只得放弃。崔维凯被非法判三年,曾玉贤被非法判刑7年,现都被非法关押在德阳监狱。

会计师曾玉贤,遭二次劳教,二次劳改,最后一次被非法判七年,从监狱劳教所每次回来都是浑身是伤,在苍溪看守所被恶警孙树林打成重伤三天后才能站立,家中私有物品多次被抢劫,家人请北京律师“610”却不准为其辩护,百般阻拦,单方面开庭,非法审判。

70岁的法轮功学员何秀珍,因发放真相资料,多次被恶人告发,劳教4次,在劳教期间,遭受了种种灭绝人性的迫害,2010年劳教期满,苍溪“610”头子李荣从楠木寺把何秀珍拉到广元洗脑班进行5个月的强化洗脑。在本人出现肝脏剧痛的情况下也不放人,并在后期加重迫害44天,恶警24小时轮班洗脑,关黑屋,不准闭眼,睡觉,上厕所吃饭都必须打报告,等卑劣恶毒的手段,导致何秀珍全身浮肿。家中的大法书和财物多次被警匪抢劫。

青年教师王仕凡,在当地群众口碑很好,因发真相资料,2006年三月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十年,现在不知关押何处,家中电脑,打印机,MP3,大法书等私人相关物品被国安抢劫,妻子被非法判4年,家留4岁小孩和老人无人管。其妹王瑶被非法判4年,张启顺被非法判3年,被强制洗脑释放后与王瑶离婚。

2000年除夕之夜,法轮功学员闫宗芳、李光清等十二人先后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法,为的是让世人了解真相。几天后,中共邪党县委书记罗先平,政法委书记刘文龙,公安局恶警张启维,国保队长李平、罗小龙、杨聪、岳刚等将所有去北京的法轮功学员都非法关押看守所,闫宗秀、李光清各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罗长华、寇治秀各一年半,在看守所关押四个月后被送到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其余法轮功学员被勒索罚款5000元到50000元后才放出。

四川省资中县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被称为人间地狱,血腥恐怖的场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恶警科长李志强在训话时说:“我们所里三十根电棍从来都没有用过,你们法轮功一来不到一个星期就给打烂完,你们法轮功一不偷,二不抢,三不盗窃,四不腐败,你们不杂案,你们没有恶习,你们是修‘真善忍’的,这我都知道,但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共产党叫你怎么样,就得怎样!不‘转化’谁也别想从这里走出去。”所有坚信大法,坚信师父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了电棒,警棍,暴晒,雨淋,冰冻,不准睡觉,为时间站立,严重的吊铐,背床,用脚尖单脚蹬地一个小时,关黑小屋,固定姿势每天坐十七八个小时,屁股坐烂,三伏天40度的高温几天不准洗澡,二分钟时间洗手解便,超时就不准睡觉,继续站立,在吹着雪风的露天粪池上洗澡,饭菜和碗放在铺煤渣的地面上,有时各种从下水道爬出来浑身散发着恶臭的老鼠围着饭碗转,恶警李志强、张晓芳故意拖延开饭时间,冬天饭菜没有温度才准吃饭。利用杂案犯人想减教的心理,鼓励她们不断迫害,企图转化法轮功学员,有时几个杂案和犹大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

2002年11月3日邪党开党代会期间,在广元市“610”的压力下,苍溪县“610”在邪党党校开办“洗脑班”疯狂绑架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黄琼,李光清,张勤,刘明兴,罗长华,寇治秀,任小琼,邵君,刘正清,舒宪顶等。为了制止邪恶的阴谋,法轮功学员李光清开始对身边从单位调来的两个“包夹”讲真相,她们也是亲眼目睹了李光清修大法后身体变化情况。为了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李光清开始绝食,抵制迫害,三天后李光清被放回家,其他法轮功学员也开始绝食,十三天后洗脑班解体,被抓学员全部放回家。

2004年4月,广元市“610”为了追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对法轮功的迫害升级,在广元市郊区“莲花山庄”开办长达两三年的洗脑班,各个县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此处强制洗脑,苍溪县被列为重点迫害区,该洗脑班由广元“610”主任岳武山任校长,黄福x任办公室主任,其余人员从各县公安局和单位抽调。“莲花山庄”洗脑班是四川省迫害法轮功的先进单位,其手段吸取了江氏集团多年来迫害法轮功最邪恶,最下流,最恶毒的经验。四川省组织各市县“610”人员到莲花山庄“取经”。五月,法轮功学员刘明兴,邓绍琼,罗长华,赵文秀,冯克汉,尧玉珍,王碧兰,庞会井,王映福,张勤,崔维凯,寇治秀,何学全,任小琼,张子会,贺文华,杨发珊,李光清,赵庆碧,唐延勋,何秀珍,冯春华,多人被绑架到“莲花山庄”进行封闭式的洗脑,赵体华,陈勇,刘正清,冉利琼,张远共二十五人,每人由各地调来的“包夹”两名,24小时监视,强迫法轮功学员写“五书”。洗脑班内,随时可听到叫骂声,哭声,诽谤大法的高音电视广播,所有的恶警互相之间以哥、姐、妹相称,不敢叫名字。

2005年4月份,法轮功学员唐庞邵在家中被绑架到了“洗脑班”。

李光清遭受的残忍迫害

2005年5月30日,在苍溪县“610”副邪恶头子李荣,公安局政委张启维,国保大队长侯祥宇的指挥下,杨聪,岳刚及刑警大队,派出所全体人员出动,大批的疯狂地抓捕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邓绍琼实施“断水断电”三天后,才强行将其绑架。在法轮功学员李光清家,先将女婿扣留,(因给别人开出租车)导致其向车主赔款80元,九个小时后才放入。岳武山从广元连夜赶来现场亲自指挥,打算从楼上房东处下吊绳,结果房东不开门。叫来警察邵志君的妻子某某某在门外大骂下流话,(事后还想到法院)恶人先告状,(因她丈夫闯进李光清家想绑架她,结果被堵在室内)让消防队开来吊车待命,据说警察将整个大楼团团围住。一直持续到晚上12点半,恶警才用电切割机把防盗门切开,破门而入,将李光清连夜绑架到广元看守所。当时李光清的女儿生小孩刚满月,身体非常虚弱,还有一个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和丈夫身心受到严重惊吓和创伤。

在看守所,李光清被塞到水泥铺下面放行里的只有一尺五高度的床下面睡,被子铺垫全无。一天检察院来人问:“谁有冤情上诉的?”李光清说:“我是被人绑架来的,我是大冤”。来人说:“你被谁绑架?”李光清说:“被苍溪公安、国安绑架!”来人说:“你如果是法轮功,我没有办法,”说完匆匆离去。

六天后广元“610”将李光清转到“洗脑班”。这次前后绑架到洗脑班有:邓绍琼,李光清,赵文秀,冯克汉,曾玉贤。(从广元监狱转过来)黄琼,邵君,张勤,舒宪顶等。李光清开始给两包夹(马丽,徐某某)讲起了真相,徐很恶,不时去汇报商量对策,半个月后他们看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强迫写“五书”。李光清拒不理睬。一看不行,岳武山再施毒计。因李光清饭量大,对其实行饥饿法,每顿只吃一两,面数的清几根。李光清悟到这是邪恶的另一种迫害,不能承认,便对两个“包夹”马丽和徐某某说:“你们再这样迫害我,我就绝食抗议。”晚饭还是同样数的清几根面条。

6月16日李光清开始绝食,三天滴水不进。马丽说:“到这里来没有一个不‘转化’的”。然后又小声说:“李娘,我给你说句实话,你还是吃点吧!你要再不吃,可能要对你实施新研制出来的一种高科技,非常可怕,非常恐怖的,你要相信我,没有人能过得去的,我这是为你好,你可要好好想想,蛋是碰不过石头的。”二十分钟后,屋子里进来很多人,有照相的,桌上摆上一碗有肉菜的大米饭。当时有广元迫害法轮功的副市长徐某某,有四川省主管。中共邪恶的政法委书记罗干在四川省考查,广元正在开会,因那两天电视上正在播,事后马丽说:“连市委书记都见不到,中央的人来看你了,你真不简单。”还有岳武山,黄福某,警察数人,满满一屋子。来人中有人问,“李光清你为什么不吃饭?”李光清说:“我抗议你们的非法关押,必须立即释放我,我只不过是想做一个好人!”这时岳武山恶狠狠挑动性的给罗干介绍说:“她很厉害,我们的两个同志,每天都被她气的哭”。副市长徐某某为讨好罗干更是煽风点火说:她在楠木寺劳教时敢在千多人的大会上喊“法轮大法好”!我们去采访时,她还跑来抢镜头说:“天安门自焚是假的。”话音刚落所有人全部离去。

几分钟后,一个广元中医院在洗脑班做“包夹”姓仲的医生进来说:“我劝你,只要喝一口水也算是吃饭,不然你会后悔的;因为……”话没说完,更恐怖的场面出现了,从外面闯进来五六个全身戴防毒面具的警察将李光清从床上飞快地拖到一间密室里,将其全身捆绑在有一人宽,一头挖有一个能放下人头的洞的一架铁床上。胸和腿部被死死的绑在铁床上,肺被挤压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全身似被重物压着,那种血管在分段被挤压中,不断膨胀的感觉超出了人能承受的极限。从鼻子插进胃里一根管子,嘴上横着一根木棍,木棍两头用绳子绑在铁床上,眼睛鼻子用湿巾纸一层一层盖在上面,既看不见,也只有微弱的一丝气……,下身插着导尿管,两手和尾椎处不知放的什么东西,稍一动就象胶似的粘得越紧。印堂穴被恶警重物击打,一个多月瘀血都未散。一个被抽调来的女医生姓张(事后马丽说:“给你施行的是省上的专职医疗队,不是广元的。”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伎俩,因为李光清从鼻子侧面绿豆大的缝隙里看到他白帽子下卷发,因张某某就是卷发。)解开李光清的上衣,从胸到小腹反复擦着消毒液。用力从背从胸至小腹处划动,岳武山就坐在侧面大骂,他气急败坏地说:“李光清你不是很厉害吗?……(说下流话)你想跟共产党作对,鸡蛋碰石头,你是在找死!共产党要整死你如踩死一只蚂蚁一样,你信不信,老子搞死你!骨灰盒叫你家里都得不到。老子就不相信把你没办法,我就要看一看你肚子里装的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全是下流话)室内放着诽谤大法的电视,以最大音量夹杂着岳武山下流无耻的叫骂声,震得头痛欲裂,那种邪恶和恐怖的场景如在地狱一般,不由得使人想到日本“731”部队,把一个活人整套内部器官取出来放在桶里,心脏还在跳动的恐怖情景。

在度秒如年的恐怖谩骂威胁,生不如死中延续了一天一夜,李光清身心受到非常严重的摧残,犹如地狱里走了一趟。所谓的高科技,是江氏集团多年来迫害法轮功从医学,心理学,刑法等各个方面总结出的一套整人的经验,并在全国实施这种灭绝人性的迫害,所以“莲花山庄”成了四川省的一个示范点,才会有各县的恶人来取经参观。此密室有六张同样的铁床,地上墙上有红色血迹,苍溪在“莲花山庄”出入和参加迫害的警察和人员,有李荣,杨聪,岳刚,黄荣,杨天旭,刘影,苍溪卫生局冯某某,还有区上调的一个大学生。

十三年来苍溪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严重的,法轮功学员闫宗芳曾遭二次劳教,一次劳改,曾经在苍溪看守所被恶警郑泽权、马玉春绑在死人床上59天,多次被绑架,毒打,抄家,曾被恶警岳刚打成重伤后留下后遗症现在瘫痪在床上,生活不能自理,工资被扣发,家人多次去找才从退休金中发少量的生活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2/四川苍溪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部份情况-262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