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长时间发正念除恶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二零一一年有一段时间,由于自己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都比较懈怠,很多事情都感到力不从心,尽管师父的新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也看过几遍了,也明白学法要入心,不能走形式,可就是方方面面的干扰很多,思想业力干扰使的我静不下心来学法,心里很苦恼,这种状态如何助师正法?

与甲同修碰面时,讲了我的情况,她也有同感,觉得我们的责任很重,做不好,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我们在法理上切磋,找出各自的执着。交流中,也谈到了本地的一些情况。前一段时间,本地区也出现了一些迫害的情况,也有一些老年同修不同程度的出现了一些病魔干扰,有的时间已经很长了,同修之间出现了不能配合,各管各的、人心浮动、放不下自我、妒嫉心、色欲心等在同修间产生了间隔,影响整体配合,救度众生。因甲同修天目是开着的,在她的修炼层次中看到的一些情况,使她非常着急。正法的最后阶段,我们还这样不急不慢的怎么办?

我和甲同修商量,就从我做起,一定要认真学好法,重视发正念,每个全球整点发正念都要三十分钟以上。后来发现一定要清除本地区的邪恶。我们就决定每周日下午二至四点(二个小时),彻底清除本县邪恶的六一零、公、检、法各乡、镇派出所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干扰正法的乱神,清除“北京老巢”增援的邪恶。

下面我把我们发正念时,同修看到的和我们感受到的一些情况写出来,希望同修能重视发正念,同时坚信自己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第一次发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七日

同修看到了另外空间已经有了我们的影像,知道我们要发正念。另外空间黑黑的一片,望不到头,师父法身在,我们用法网下了罩,三十分钟清理自身空间场。开始邪恶没当回事,当真正发下去时,它就来干扰,一会来电话了,一会儿又有敲门声,同修的孩子回来了,一会儿同修的母亲又来了。我们坚持近二个小时。另外空间神雷阵阵,这个空间雷声轰轰,一个响雷结束战斗,邪恶灭尽,本来是晴到多云的天气,响雷过后,下起一阵阵小雨,洗涤着人间万物。

第二次发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十四日

清理自身四十分钟,同上次一样,有电话干扰。立掌后,我模糊的看到一个人给了同修一串白色的东西,同修在我面前晃了晃,说:“给了我一个这个。”我脱口而出说:“是水晶珠链。”我知道是法器。

同修看到我们的功打出去时,眼前显现在公安局上空布了罩一根管子连着罩,另一头有个黑龙吐着黑气往罩里输送,一层层的黑气里藏满了邪恶,感觉隐晦一下子,弥漫在周围,整个空间都是黑压压的,散发着阴恶的气息。同修用掌心激光束,照到一个灭一个,照一片灭一片,但顾不过来。

这时,同修的孩子又来敲门了,开门后,同修接着发。她问我能不能看到,我说看不到,她说:“老巢在公安局上空。”我“嗯”了一声,接着发出了强大的功能,就在这时,心里有一念想问同修:是否师父给了一串珠链。因为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憋了半天,我还是问了,她说是的。

与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左手腕真的多了一样东西,是朱砂色的佛珠(可能层次不同,看到的颜色也不同),不知道怎么用,于是她索性把朱砂色的佛珠抛出去,佛珠罩在公安局上空定住一切邪恶,邪恶无法逃脱,因为珠子可以分体也可放大、缩小,每个珠子会自动跑到罩中炸邪恶,也可以围起来炸。也许师父看我们俩个没办法把邪恶围起来,邪恶的数量又实在太多,才给的这个法器。后来我们打出大法轮,邪恶灭尽。

自从我问她链子的事后,心里生出了不正的念头,想师父为什么给她不给我呢?心里很不平,静不下心来,尽管我不断的排除这念头,可还是压不住,我意识到这是邪恶的把戏,可我为什么被干扰呢?我找自己有求功能的心、妒嫉心、显示心、争斗心。“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我不能被干扰,清除它,加强主意识,继续静心发正念。

第三次发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一日

这次,我们增加了两位同修,清理自身半小时后,立掌就觉得腿很痛,我用搬运功把疼痛转到邪恶身上,好象这次没好使,腰也酸痛,坐不住,一会儿身体往前,一会儿往后,一直坚持了一小时四十五分钟。甲同修下来,我随后也下来了。

她说:实在坚持不住了,邪恶干扰很大,这次开始根本看不到邪恶的阵势,一再遮挡,看到公安局是一个大坟场,上面还飘着白旗,另外空间一片混战,打的很激烈,分不清哪儿是哪儿。只见一排排骑着白马的勇士穿着银盔甲奔向前方,师父的法身在空中看着没动,把威德留给我们。在打的过程中,同修的功能施展不出来,似乎被抑制住,动不了,莲花手印打不开,但实际是打开的。有一种力量压着;有挡住不让看的,有抓住同修的执着加以利用的,身体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一会儿麻、很难受、想吐,几乎撑不住了,心里求师父和正神帮助,后来同修没坚持住下来了。这次下来,我们都不同程度的被干扰,整个人好象虚脱了,好几天才缓过来。

第四次发正念: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八日

发正念前,与同修商量是否再找几位同修一起发,联系上了几位同修,到发正念时,空间场又多了五位同修的影像,整个场罩子越来越大、透明的,把邪恶整个罩在里面,同修把邪恶围起来,围成一个圈,师父的法身在罩上面,下面有一个转盘旋转把邪恶吸進去,我们控制了这个场。我们用神雷、正法导弹追踪上面的乱神。宝鼎、香炉,所有家里的法器都用上了,就看那罩里的邪恶被炸得没处躲,整个空间炸的闪的晃眼。这回我们不用進罩里,在外面能自动除恶,同修相互配合的很默契,整个空间场被正念、祥和、慈悲罩着。空间场不断显现两行字:“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一帆升起亿帆扬”(《洪吟二》〈心自明〉)。

第五次发正念:二零一一年九月四日

这一次,一位老同修提前发的,另外空间发出的功很强大。我与同修上来时,不断加强罩上灭尽邪恶的机制的威力,把邪恶牢牢困在里面,师父在看着,不允许有不好的干扰,慈悲,壮观,祥和,彼此空间场干净。邪恶灭尽。整个正念发下来,累的象打了一场大仗。

经过几次发正念,我们看到了一些不足,一个是学法、炼功没跟上。有的同修对发正念这么神圣的事并不重视,不理解,走形式,发了不长时间,就下来了;有的对同修有不满,不是往邪恶那里打,而是不断的给同修添加黑东西;有的发正念跑神、静不下心;有的迷迷糊糊。另外空间只要动一念,都看的很清楚,邪恶虎视眈眈变着法的干扰我们,念一不正,邪恶就钻空子。有位老同修身体被干扰,在另外空间场看,身体布满了黑色物质,而且还不停的咳,同修没坚持住下来了,但同修发出的念很正、纯。

不管如何,我们都要排除干扰,“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你们知道吗?大法弟子啊,你们的正念是有作用的。你们每个人起到的作用合在一起巨大无比。起不到那么大的作用是你信心不足、正念不足。”(《什么是大法弟子》)

“在迷中,你们也看不见自己的能力,这还不要紧;你们互相之间的不配合、正念不足,使你们在发正念的时候脑子想的都是互相之间修炼中不向内找、向外看的执着,甚至愤愤不平、想到谁就生气,你说你发那正念干什么?起不到正面作用,把你所有的思想、想法、执着全告诉整个宇宙的神。你那一发念的时候全哄出来了,展览给整个宇宙看,看你这个人。”(《什么是大法弟子》)

以上是个人层次看到的我们地区发正念的情况,提醒不重视发正念、怀疑自己功能的同修,一定要信师信法,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师父给我们的是最好的,我们也要不辱使命,担负历史责任。让我们比学比修、共同精進,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圆容师父所要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