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我真善忍 师父领我回家园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小妹是九六年得法的,得法后给我来电话,告诉我有一种功法叫法轮功,大法的师父能度人,使人修炼成佛、道、神。我听后,记在心中。九八年退休后,我特意回老家请妹妹给我准备好的宝书《转法轮》,就这样正式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学法不长时间,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身体多种疾病如严重的风湿病、胃病、脑动脉硬化、心脏病、妇科病、脚气等大小十多种病,在我修炼不长时间都不翼而飞了。更重要的是,心性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那时每天在家学法、背法,到学法组去学法。每天早上四点起床,到运动场去炼功,风雨不误。每天都很快乐,觉的自己是大法弟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与人中败类江魔流氓集团开始了对大法的残酷迫害。他们把我和妹妹关進看守所。那时我母亲肺癌晚期,父亲胃癌,二弟有病住院。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竟把我们姐妹俩关起来,真是没有一点人性了。就连看守所的门卫老头都说,这不是在逼人命吗?关我的屋里还有两个大法弟子,当时我兜里正好有《心自明》经文,邪恶翻兜时没有翻出去。我想这是师父在保护。同修看了,更加坚定了。我们每天背法,晚上半夜起来炼功。那里的犯人由于大法弟子给她们讲真相,她们都认同大法好,都说大法弟子是好人。关了我半个月把我放出来了。吃了半个月发了霉的玉米粥也没觉的苦。

我曾两次進京证实大法,卫护大法。第一次是二零零零年六月与俩个同修一同去的。在走的那一刻,我觉的什么也阻挡不了我证实大法的决心。可是我们走后,丈夫下班回来知道急坏了,马上给家住秦皇岛的二妹妹家打电话到北京去拦我。我们到北京后,一出检票口,没有料到的事发生了。二妹夫、我的女儿,站在那里等着我呢。另一同修家住北京的亲属也在检票口等她,当时就把她拽走了,我也被拦了回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初,我与妹妹再一次会合一同進京证实大法,每天出去贴真相胶贴,结果我和另一同修被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了。让我们报姓名、地址,我们没说,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关了我们一天一夜后,把我们俩送到了石景山拘留所。那里关了很多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由于不报姓名、地址,他们给我起了个代号,叫大法四号。在那里,他们提审我时,我向他们讲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师父教我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让他们无条件释放全国各地所有无罪被抓的大法弟子。那年冬天特别冷,每天晚上犯人睡在床上,盖着很厚的棉被,没有我们大法弟子睡的地方,让我们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犯人头子还把房门打开冻我们,冷风吹進来打在身上、脸上,我穿的很少,没有穿棉衣棉裤,要不是学大法、有师父的保护,一夜我就得倒下了。就这样在那里关了二十多天后,我想我已经证实了大法了,他们再一次让我报地址时我就说了。之后被驻京办事处接去。

回到当地后,警察去车站押我,丈夫和大女儿、二女儿也去接我。那天正是我的生日,丈夫和警察说好安排在饭店吃饭。在饭桌上,丈夫说:你说不炼了就能回家了。如果你还继续炼我们就离婚。警察也说:你说不炼了就放你回家。我听后一点都没动心,我早就想好了,我可以舍尽人间的一切,只有大法不能舍。我说:我炼,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警察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

我被非法劳教一年。负责办我案子的那个警察把判决书拿到我面前,我一看上面有些话不是我说的,正好上面有一栏问本人同不同意判决的意见。我从他手里拿过笔来,写上“不同意,办案人员造假,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没有错。”并写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对国家、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要坚修大法到底,直至圆满。”

那个办案警察看后手在颤抖,字都写不出来了,嘴里还说:“法轮功这么好,以后我也炼。”我说:“那你就得真正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我的判决书上写的是進京证法护法,关了我三个多月后,以病业的方式放我回家了。这是师尊对弟子的慈悲呵护啊。

讲真相 救众生

二零零四年底,大纪元发表《九评共产党》后,掀起“三退”大潮,正法進入新的阶段。广传九评,更進一步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救众生,我先后送出去近千本九评。劝三退,首先做的是家人和亲属。我丈夫家兄弟姐妹很多,是个大家庭。因为受共产邪党无神论的宣传毒害,这家人非常固执,很不好做。我就一个一个的突破。

我丈夫的转变是最难的。他受共产邪党无神论毒害很深,一辈子从事的都是邪党的党务工作,根本就不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七二零以前还不反对我修炼。七二零之后,因邪恶铺天盖地的残酷迫害,他怕我被抓起来,就开始不断的阻挡我修炼。

特别是我在老家第一次被关進看守所时,他听说后简直受不了了,马上赶去了。我从看守所出来以后,他很凶狠的打了我。以前他从来没打过我。这次当着我病重母亲的面,用鞋底子往我身上拍。我没有动摇。之后我又去了北京,他更受不住了,又一次打了我。这次我想,我一定要把他正过来,我不能偷偷摸摸的学法炼功,我要堂堂正正的修炼。我就对他说,大法比我的命还重要,没有大法就没有我的一切,没有大法我就不能活。他看我很坚定,以后就不再阻挡我学法炼功了。

但是他抵触大法,不相信大法是真的,不满意我的尊师,很妒嫉。那时给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他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傻子、精神病。我刚一开口,他就大喊:起来,你再说,我骂你师父、骂大法。看他的眼神都不正常,很明显是背后的邪恶在操控他。

后来我通过学法向内找,觉的我对他的情很深,没把他当作一个众生,而是觉的他是我的亲人,怕他被淘汰,心里很着急,心想别人我都能救,为什么我的亲人我救不了呢。越急他越不听我讲。后来我不执著他了,我悟到这是旧势力利用他在我修炼路上设的障碍,同时达到毁掉他的目地。我就对他发正念。我每次发正念时都请师父加持我发出最纯净、最强大的正念:全面彻底解体旧势力的安排,彻底解体清除背后操控他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附在他身体内最微观中的共产邪灵、头脑里思想中的党文化,让他的主意识快快惊醒、快快清醒,让他先天善良的本性主导自己。相信大法,同化大法,退出邪党,得到救度。

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解体了他背后操控他的邪恶,渐渐的他有了转变,有时能听几句真相,不那么大发魔性了。我就对他说:大法的神奇你都看见了。我身体的变化,还有我父亲胃癌病的那么严重,来我家后,所有的药都不吃了,每天学法炼功,身体一天天好起来,红光满面,在我家呆了两个月,自己背着两个大包裹坐火车去秦皇岛我二妹妹家了。这些都是你亲眼所见,真理摆在你面前你还不相信。还有我小外孙女,胎里带来耳朵有点背、鼻子不通气,扁桃体炎,来我家后跟着我学法,一粒药没吃全好了。这些例子你都亲眼所见,你还不相信。我们身体好,不难受,还省了医药费,你说谁尖谁傻?你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没损失啥。

后来他真的当着我的面念起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真是破天荒的头一次。我也看出来了他心里还是不太相信。他自己也说:不相信,能好吗?我说只要你念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等待你的都是好事。以前劝他三退,他说就不退,后来也同意退了。

师尊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刚开始劝三退的时候,做的面很小,主要是亲属、熟人。后来只要我接触到的,如收电费的、收废品的、送煤气的、修下水道的、到我家装修的,我都不错过,只要与我搭上话的,如问路的、发广告宣传单的,我都不放过救度他(她)的机会。近几年我利用买东西劝三退,市场里卖肉的、街上推车卖水果的,为了救他们,我今天买这个人的,明天买那个人的,几乎都认识我,劝退后见面都与我打招呼,很亲切。有时到超市里去讲,利用买东西和营业员讲,找机会与买东西的顾客搭话,然后再讲真相劝退。

夏季每天早上四点多起来,到菜市场利用买菜的机会救人,这个人买点,那个人买点,买完再劝退,好说话。每天早上一般能劝退三五个人,多时七八个人,少时一俩个人,偶尔有超过十人的。有很多成为好朋友。现在我每天都寻找那些没有讲过的,如农村来的,买他们的东西,然后再讲真相劝退后送给他们神韵光碟、护身符、真相小册子,看后让他们传给亲朋好友,都很高兴的接受。同时我买东西,除一百元、五十元的外,用的都是真相币,偶尔真相币不够用时,用一张没有真相的我都感到太可惜了。

几年来,讲真相也是什么人都遇到过。百分之九十以上都能接受,只有少数不接受的。一次,我和一个蹬三轮车的讲真相,突然他说,那我要举报你就得来抓你吧?我说是呀。他马上说,那我举报你,说着就从兜里把手机拿出来去按。我当时心里没有害怕,很稳,心里马上一念,你迫害不了我,你打不成。我一边用手去拦他,一边很严肃的说:“你不能打,这对你没好处,我不能让你干坏事,你干坏事会遭报的。善恶有报是天理。”他把手放下来了,说:“我逗你玩呢,你走吧。”我又進一步对他说:“我是为你好,我想你也不能这么做,这对你没好处。”又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灾难来时保平安。过后我回忆了一下,觉的他问我要举报你他们就会来抓你吧,我不应该答他,应该说谁也抓不了我,迫害好人干坏事是要遭报的。

很多次遇险都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化险为夷、平安无事。其实我们什么也做不了,都是师父在做,都是大法的威德,师父为了让我们提高,给我们创造机会,让我们在修的过程中去掉那些不好的东西升华上来。每一步提高,都离不开师尊的良苦用心、慈悲苦度。师父的洪恩弟子无以报答,只有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史前洪愿、兑现自己的誓约,走好走正最后的路,圆满随师还。

初次投稿,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