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要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一、回归

我是来自加拿大的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二岁了,回想当初刚刚得法的时光真是难忘,如今已经走过了十六年,那时母亲带着我一起走入修炼,每天带着我学法炼功,在母亲的督促下,每天都能保证一定学法炼功,慢慢的也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成为了一名大法小弟子。可是一九九九年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母亲因去北京上访被抓,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刹那间,好象什么都没了,内心变得空虚无助,由于我失去了修炼的环境,再加上很少能主动的学法炼功,逐渐迷失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渐渐的沉迷于网络游戏等虚度时光,那段时间真的基本和常人没有区别,直到到了高中,母亲被释放回来,看着奄奄一息的母亲,眼泪在眼眶中打转,久久不能说出话来,我知道自己错过了太多,太多…。可是就是这样,师父还没有放弃我,母亲出来后不到一个月,伤痕累累的身体就恢复到完好如初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从那以后,对我的变化和触动很大,使一个迷失的我重新走回大法中,和母亲一起做着三件事,互相鼓励,互相精進。再次感谢师尊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

二、容入海外证实法

零九年有幸来到海外,开始是在一个偏僻的小镇,基本上没有同修,当时自己心里很急,真的想赶快溶入证实法的环境,师父看到我救人的心,给我开创机会向身边同学老师讲真相,后来又开始了网上讲真相,就这样过了半年多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附近城市的同修,之后很快就溶入了当地的证实法,一开始就被安排到唐人街去讲真相,站在真相点上,每天都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由最初的害怕,到后来的堂堂正正,面对每个世人都能去正视他们,把真相送给他们,就这样在唐人街讲真相近一年的时间,之后一位同修找到我说:媒体那边需要人帮忙,就这样很平常的加入了做媒体讲真相,到后来又参与电话组讲真相。看似一个一个偶然的机会加入到讲真相救人的项目,其实都是师尊精心的安排,就象师尊在《二十年讲法》中说的:“每个大法弟子怎么走他的路,遇到了不同的情况,怎么進、怎么退,然后出现了不该有的状态的时候怎么办,都安排的非常详细。”

在参与证实法项目的过程中,打电话讲真相救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想起来从打电话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但从中感觉自己变化很大,之前一直做媒体,参与直接讲真相比较少,这次经过同修的鼓励,也加入了打电话救人的行列,因为开始就是打营救电话,也就是给公检法的系统打电话,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同时救度那些被毒害的警察。感觉这段时光真是艰辛而又难忘,从开始时打电话手就紧张的发抖,到后来面对各种各样的警察都能做到坦然不动。

记得一次是在我刚刚打电话两个多月,晚上回到家拨通了一个电话。是某地一副局长接了电话,开始对方态度挺好,听了一些真相后,说:“法轮功是挺好,但就是不应该参与政治。”我就破除他的误区,说: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没有错,对国家政府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只是让世人明白真相,不要受共产党的欺骗,将来能够平安,这并不是参与政治。后来就说到退党,她说:现在生活的不错啊。我就说:你看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共产党从建政到现在六十三年,搞了无数次运动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而且现在还在对一群修炼真善忍的好人進行迫害,是天理不容,将来天灭中共,不退共产党的人都要受到牵连,与共产党一起遭殃,我希望你能够平安,将来能够平安留下来,能够有一个好的未来。后来她犹豫了一下,说:我心底其实很善良的,凭着自己良心做就好了。我又说:共产党以谎言和暴力建政,迫害人民和毁坏中国传统文化为根本,它根本就不属于中国,我希望你堂堂正正做一个真正的中国人,我帮你退出你入过的共产党的组织好吗?她说:谢谢你。我后来又嘱咐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保护你身边的法轮功学员,善待好人得福报,她都接受了。

之后紧接着拨通了下一通电话,刚一接,就非常不耐烦的说:我正在吃饭呢,不要骚扰我。就挂了,之后又连着打过去几次,开始几次不接,后来开始接了,说:无聊,不要说这些没用的。之后再打就开始骂了,这时这通电话已经打了十几次了,就当我要放弃的时候,突然脑中闪现了师父在《什么是大法弟子》中讲的:“至于救度众生的事情、讲真相的事情啊,很多人做的都不深入,跟人家讲两句,爱听不听,不听算啦,又去找别人了。做什么事情啊,有始有终,把它做好,救人就把他救了。摆在你们面前,没有选择,救人你有选择就是错的。只要你碰到的,你都应该救,不管是什么身份什么阶层,不管他是总统还是要饭的。”想到这马上又拨了回去,对方开始还是骂,后来听到旁边的人说:别骂人了。渐渐的对方态度变了,讲的真相也能听了,很快也同意退出了入过的共产党组织。我紧接着说:你旁边还有其他人吧,你能把电话给其他人吗,我也希望他们都能平安。他说:我自己退出来就行了。我说:你自己平安了,我也希望你的亲戚朋友都能够平安,你说这样多好啊。说:好!后来在场的二十七人都退出了共产党组织,最后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方连声说:“好,好,一定记住。”听到这,自己眼睛也湿润了。我知道是师父看到我救人的心,鼓励我,让我持之以恒救更多的人,从中也体会到师父曾经讲过的:“这个慈善一出来啊,他的力量无比,什么不好的因素都能解体。慈悲越大,那个力量就越大。”“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在打电话过程中,困魔是干扰我救人的一个很大的障碍,因为迫害案例的电话大部份都是办公室和单位的电话,再加上做新唐人,每天到家基本上都要十一、二点了,这样就只能选在半夜拨打电话,这样就容易犯困,尤其是遇到打了很久一个电话都不接的,要不就是骂人或者听一下就挂的,这些都是打营救电话经常碰到的,每当这时就觉得很困,但是师父经常会点化我,比如一次打一个电话,打着打着感觉好象就要睡着了,对方不知怎么的就突然喊了一下,一下子让我猛的一惊,我赶紧意识到自己错了,马上就清醒了。还有一次,感觉自己说话困的没有力气了,对方马上就说:你是不是喝醉了,说话怎么迷迷糊糊的,有气无力的。听后猛的一惊,赶快调整好状态。但也有不争气的时候,师父点化也没有做到,一次觉得很困,无论如何就想趴在桌子上小睡一会再起来,结果就睡过去了。还有一次深刻的教训,那天和同修推广神韵,路上同修问我打营救电话的事情,我说每天坚持打,他接着说:你今天晚上回去还打吗?我肯定的说:是的,后来晚上回到家,学完法准备打电话,但突然感觉困得不行,知道是干扰,但就是想休息那么一小会再起来打,结果躺下就睡着了,三点多醒了(知道师父把我叫醒了),当时躺在床上,感觉很清醒,但是就是不想起,结果不一会又睡了过去。第二天早上醒来就感到身体不对劲,嗓子干,白天工作的时候感觉浑身无力,晚上回到家表现出发烧的症状,我知道都是我那天许诺同修晚上打电话,结果没有兑现,失信同修,更耽误了救人的大事,让邪恶钻了空子,可是此时的我感觉一点力气没有,头晕目眩,根本好象拿不起电话拨打了,突然脑中出现一念:你是大法弟子,站起来,完成你的使命,摔了跟头,赶快起来,不要辜负众生对你的期盼,多少同修还饱受酷刑折磨,随时会有危险,想到这觉得自己吃这点苦算什么哪,就撑着没力的身体,走到电话旁拿起电话的瞬间所有不好的症状全部消失,我知道是师父又给了我一次机会,想到这眼泪马上止不住的流下来,此时此刻的我真是又感动又惭愧,都是之前自己没有很好的突破困,让很多众生错失了得救的机会,师父说:“不是打瞌睡吗?你一看书你就想睡觉,一学法你就迷糊吗?我告诉你,他就是这人类空间的一层的神。你冲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对你怎么样,他对所有的人都这样,所以人会有疲劳、会有困倦。你要想脱离人,你什么都得突破,你才能够行。你就符合他,那么他就认为你就是人。”(《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后来随着不断坚持的打电话,突破了困,通宵打电话也基本不困了,之后发现随着自己的突破,周围的环境也在变,比如在网上讲真相的时候,很多人主动叫我好友,听完明白真相后,就销声匿迹了,好象就是为了听真相一样,我知道是师父安排有缘人听真相。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感觉自己的心胸在扩大,更能包容别人了,也感觉善的力量充满整个身体,而且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在变。觉得一次在打电话中,遇到一个劳教所的管教,刚开始也是非常凶,一直在骂,我就一直平和的跟他讲,不断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接连十几通电话之后发现他的语气变了,不再骂了,渐渐能听我说了,慢慢的打开了他的心结,最后他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好人,其实我也是受害者,家里房子被强拆了,被逼无奈,为了养家糊口,才不得已。”我知道他的本性已经出来了,我就顺着他的话讲,后来讲了十几分钟最终接受了真相,退出了邪党。从中体会到,这些警察也是受害者,其实比那些普通民众还可怜,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抱着善心去救他们,背后是邪恶的因素,并非是他的本质。还有一次,接电话的是一个拘留所警察,讲了四、五分钟后,他说:我知道了,但是我说了不算,之后把电话转给了另一个人,对方电话里却传出了同修的声音,我当时一愣,哦原来这个警察明白真相之后,转给了旁边的同修,同修说:“你是大法弟子吧。”我说:“是”。她紧接着说:“从哪里打来的?”我说是:海外打来的。她激动的说:太感谢你们海外的大法弟子了,谢谢你们的营救,后来连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之后她又说:“不用担心,我过几天就能回家了,很多警察都明白真相,也很同情我们,知道我们是好人。”之后我鼓励她说:加油,我们是一个整体。打完之后,感觉浑身一震,就感觉国内的同修已经把环境逐渐的打开来,再加上国外同修的营救,整个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真是象师父说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

在打电话这段时间里,遇到了一些新得法的同修,有的刚刚得法一年多,有的甚至才几个月,可是他们身上体现出来的正念,和对救人的紧迫感,真让人感到钦佩(回想如果自己当初能这么精進就好了)。记得有一个得法几个月的新同修,马上就和身边的朋友家人讲真相和直接去唐人街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后来和我交流说:“我真的好想救我的朋友和家人,你能帮我先用软件自动拨打一下吗,然后我再手动拨打。”我听了既难受又感动,师父安排新同修在身边,不仅是让我带好新同修,也在鼓励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找回修炼人最好的状态,更精進。还有一位得法一年多的同修,克服了很多困难,不断突破自己,抓紧一切时间救人,一直坚持给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打电话,她跟我交流说:看到明慧网上被迫害的同修就难受,想快点帮助他们。看到这,真为她救人的心而感动。

在打电话的一年多里,基本没有间断过,特别是在神韵开演前的那段日子里,白天推广神韵,晚上打电话,却没有一丝累的感觉,反而全身被能量包裹很轻松。从最初每天只能打一两个小时,到后来每天能坚持打五、六小时,我知道都是师尊的加持,才能做到这一点,即使睡很少的觉,白天也很精神。学了师父在《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更知道了打营救电话的重要,师父说:“开始的时候能在全世界疯狂,后来它们只能维持在它那套政法系统里了,监狱啊、公安局啊,什么国安哪、劳教所,这套系统里。现在这套系统它都管不住了,也都管不了了。现在收缩到监狱、洗脑班,也没那么大力量了,就连它北京那块地方它也难保了。”(《二零一二年美国首都国际法会讲法》)我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一定坚持打下去,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清除最后的邪恶,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救度可救度众生。

结束语

回想从修炼开始到现在,就象师父说的:“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读了师父的《二十年讲法》,知道自己有太多的遗憾,都无法弥补了,最后机会也越来越少了。师父说:“前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些大法弟子还没有走出来,需要等待,尽量叫他们走出来。这个时间也越来越少了。”“那些迷失的学员,赶快找他们讲真相,不然他们将面临最惨的下场。”(《二十年讲法》)“我这个当师父的是不能落下一个弟子的”;“你不能给我落下一个弟子。”(《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这是师父的心愿,也是我们的责任,唤醒身边的同修,抓紧最后的时间救度众生,在这里也鼓励年轻的同修,千万不要被常人中不好的东西拖下去,珍惜这最后仅有的时间,不要放松,守住正念,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