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津县郑淑贤在洗脑班遭药物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新津县郑淑贤老太太,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当地中共人员肖学玉带人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十二月二十二日回家时全身无力,走不动。

在郑淑贤要回家的头一天,在洗脑班吃了粉蒸肉后,感到全身象好多虫子在爬,心里难受,全身无力,天昏地转的。家人不敢相信一个健健康康的好人被折磨的皮包骨头,人形都变了。

郑淑贤老人,今年七十三岁,家住四川新津县邓双镇辜河村。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难以治愈的筋骨,神经疼痛难忍,尤其是下半身麻木毫无知觉,腿不能弯曲,行路难。一九九九年一月修炼法轮功,所有疾病极短时间内不药痊愈。而且心性得到提高,脾气变温和了,家庭和睦,邻里关系好了。她要以自己学法轮功后身心的变化证实法轮大法好,于是坚持向人讲真相,进京上访,行使《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

二零一一年十月,郑淑贤老人被“六一零办”,五津派出所,从家中绑架到新津洗脑班迫害,两个包夹(农村招来的)成天寸步不离,每天看诬蔑大法的录像洗脑,逼写保证放弃大法修炼,直到二零一一年年底放回家。自她回家后,发现她一直有幻觉。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点过,郑淑贤正在家里做饭,邓双乡派出所警察两个,一男一女与新津洗脑班两个人把郑淑贤绑架到新津洗脑班(所谓的“成都法制教育中心”,实质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监狱)并抄走全部大法书籍和炼功带。当天到花桥医院体检,结论:股骨头坏死,洗脑班也不放人。

进洗脑班的第二天,老人每顿饭后心里发冷,从来没有过的病状,以后每顿不敢吃完,仍然心里发冷,大约半个月后,喉管咳,有时咳出血。楼上的男法轮功学员也咳,从晚上咳到天亮。郑淑贤在洗脑班里买了一条内裤,包夹说不收钱,政府送的,可是一穿上内裤就下身奇痒,长泡。就没再穿,几天后症状才消失。

当法轮功学员潘廷英老人揭露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饭菜中下毒迫害的罪恶时,洗脑班就用所谓某某的声明说洗脑班没对自己进行过药物迫害的录像欺骗人。(洗脑班为了掩盖在饭菜下毒的罪恶,到该县曾经二吃药物中毒的某学员家,威逼该学员声明自己没受过药物迫害,如果不写,马上抓回洗脑班,在这种高压下,该人违心写了声明。)

洗脑班除了在饭菜里下毒进行肉体上的迫害,还在精神上进行迫害,成天看转化录像,诬蔑法轮功的录像,逼写保证,以达到转化的目的。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二日郑淑贤老人将回家的这天,恶徒殷舜尧威胁她说:再炼就没得那么松活了。还问郑淑贤做过噩梦没有,郑淑贤说没做过。殷舜尧听后阴阳怪气的说,你们是神,不是人。这天由邓双乡派出所将郑淑贤送回家。郑淑贤离开洗脑班时,都是由包夹搀扶她上的车,她被迫害的全身无力,走不动。

在过去十三年的时间里,郑淑贤老人屡遭中共迫害。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进京上访,二十二日在天安门广场炼功被抓,当天放回家。同年的六月二十九日,她参加该县金三角广场的晨炼,与十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抓到该县五津派出所,铐上手铐站在水泥地上曝晒九个小时。(上午九点--下午六点),她们的脸或臂膀晒脱一层皮。当天气温高达三十八度。不准喝水吃饭,不准上厕所。下午六点送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因无钱交罚款,公安抄家时将房产证抄走作抵押。二零零一年农历腊月二十六日,邓双乡政府治保员杨隆到她家骗说到乡上开会,晚上十点左右被五津派出所副所长彭术全等人绑架到该派出所关押一个月,她与七名法轮功学员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睡一夜,四天不给饭吃,关押一个月后送拘留所。因郑淑贤双腿肿得太厉害,拘留所拒收,其余七名法轮功学员被拘留七个月。同年九月二日,她在该乡十三村发真相资料,恶人告发,恶警杜友明把她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后转至拘留所又非法关押一个月。

法轮功学员潘廷英女士,今年七十岁,大学本科毕业生,原四川蚕药厂工程师,因身患多种疾病医治无效无法胜任工作,提前退休,家住外东街工行宿舍。潘廷英坚持法轮功修炼,多次被非法关押甚至判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上午她和一位许久未见面的同学在新津南河边闲谈时,给了同学一张破网卡,不一会儿就被两个年轻公安警察和五津派出所片警张晓兰围着,随即,政法委副主任李培德开车到这个地方,将潘廷英拽上车直接送新津蔡湾洗脑班。在洗脑班里,潘廷英和所有被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整天关在小房间内,由两个包夹监管二十四小时,不许出门一步,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成天被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像,恶警用劳教,判刑,高额罚款(一月罚一万元)威逼转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