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不知不觉中,我来到美国已有四年时间,家也从东岸一路搬到了西岸。修炼环境的变化也在不断成就着我在修炼中的成长。我想借此机会和同修简单交流一下自己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的体会。

二零零八年邪党借奥运名义对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升级,使我再次流离失所,这次却来到了美国纽约。心里还在抱着奥运结束后可能可以回国的一线希望,也没有和国内的公司辞职,因此或多或少有些无所适从。当时一位同修的一句话点醒了我,师父说:“救人是第一位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就这样,我开始在退党点踏踏实实的讲真相。直到后来我不得不留在美国,这句话也一直不断提醒着我。因为刚来美国,所以时不时的还在比较在大陆和海外修炼的不同。后来发现,在和平环境中修炼,很少有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迫使我时刻警觉自己修炼中的不足,长期繁忙的项目中也容易使自己陷入常人的做事状态而淡忘作为大法弟子的那种神圣使命感,因此就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在正法的尾声走正每一步。

很长时间,我所在的退党点上只有我一个人,因此必须要保证良好的修炼状态和十足的正念来做好神给予我的第一份工作。几个月下来,我深深的体会到海外学员的辛勤付出,也更加体会到来到自由世界中修炼的难度。回顾我在国内时修炼的环境,身边高学历的人很多,所以以第三者身份讲真相就容易使对方接受,效果通常也不错。到了美国之后,尤其是在退党点就非常自然的变成了以法轮功学员的身份直接讲真相,一举一动也都会在世人的注目之中。这种身份的转变虽然使我一开始不能很快的适应,可是渐渐的我发现其实我只要讲亲身经历就能使听者动容。我从内心深处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正法时期在中国大陆和海外两方面的修炼道路。

在我决定留在美国之后,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辞职。我写了一封很长的邮件讲述了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我深知这是我作为大法弟子讲真相的责任,所以这封信不但发到了国内我的老板和人力资源部门,我也发给了几乎所有和我共事过的亚洲、欧洲和北美洲的同事。记的几天之内,我收到了好多令我感触至深的回信。欧洲的同事更是征得我的同意将我的邮件转发至最高管理层,要他们知道他们的员工在中国大陆面临着什么。令我稍感意外的是,我在大陆的同事们居然毫不畏惧,都纷纷祝福我,替我高兴,更对我说如果我需要帮助,可以去联系他们在美国的亲戚。我深深的感受到,另外空间的邪恶真的是少之又少了,同时我也为他们能够了解真相而高兴。我搬到旧金山湾区后才发现,原来这也为偶尔来访的前同事们的旧金山真相一日游做了良好的铺垫。

二零零九年初,我正式开始在闲暇时间找工作。在大陆修炼时遇到过很多艰难险阻,都是师父帮助一一化解。我想,我的生命都是师父给的,工作当然更不例外,因此救人依然要摆在首位。

师父说,“再有,你们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讲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我坚信,一切都做到位了,工作也就找好了。

一天,索尼公司的北美人力资源部从多伦多给我打来电话做一个电话面试。面试里少不了要问到我在美国是否可以合法工作的事情。我一听机会来了,就开始告诉对方我是因政治庇护留在美国的法轮功学员,七年以来全家一直遭到中共邪党的迫害,我因此辗转漂泊。幸运的是,后来我在西方公司找到了工作,可以暂时摆脱中共邪党的监控。没想到已经七年了,奥运前夕中共又跨省追查我的下落。如果没能逃出来,那么真的不知道我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被活摘器官的法轮功学员。之后又通过家人得法修炼的经历向对方简单讲述为什么我们炼法轮功、法轮功到底好在哪里。因为是第一次在电话面试中这么讲,所以开始也没底,但马上想到了师父的讲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于是,我很快摆正了自己的心态,堂堂正正的把心里话讲给了对方。

没想到对方听后的态度相当正面,和我说,“你放心,我们加拿大人非常了解也非常支持人权。我们也听说了法轮功的事情,真为你能来到自由世界而高兴。”顿时,一股暖流涌向心头,我知道我做对了。这第一个电话面试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之后无论是电话还是现场面试,我都尽量不错过任何一个机会。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一生与大法弟子也只有一面之缘,错过了可能真的就错过了得救的机会。有同修问我,你就没有丝毫紧张或者担心这么做会影响到工作面试吗?说实话,有时候也会有人心,但正念告诉我,有缘相见的人一定是来听真相的,只要我保证讲真相时的状态,一切师父都在做。每次面试前我都准备好手头的真相资料并时时发正念清理空间场,要求面试我的人必须听我讲真相,而我就是师父派去救度他们的使者。我发现,面试里讲真相是件很不错的事情,对方会预留充足的时间来和我沟通,我刚好利用那段时间来讲真相。通过系统的讲真相,绝大多数面试我的人都对大法和这场迫害有了很正面的认识。相信每个生命明白的一面也都会知道,能聘到大法弟子绝对是一个企业的福份。

初春,我应邀去美国中部的一个城市面试。在飞机缓缓降落的时候,我在想,这里会不会是我的下一站呢?俯瞰那片土地时,不由得担心起来:这里神韵还没有来过,这里的学员那么少,这里的众生怎么办?面试中,除了业务上的相关问题外,我依旧找机会向人力资源经理以及招聘经理以亲身经历讲述大法的美好和迫害的事实。我告诉他们,在中共的红色恐怖统治下,每一个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尽管冒着生命危险,依然坚持不懈的把真相带给身边的民众,唤醒自己的同胞,这才是中国的希望。能来到美国是我的造化,因此只要迫害一天不停,我们海外的学员就和身在中国大陆的学员一道一刻不停的向国际社会揭露中共的滔天罪行。因此,自从我来到美国之后,几乎一直在做社区的义工,开始在纽约退党点帮民众了解共产邪恶、帮助在美华人退出邪党及其附属组织,之后有幸参与了推广神韵的卖票工作。谁知这一讲起来就是一个多小时,人力资源经理听后除了为我能够有机会来到美国而感到高兴之外,还颇有感慨的对我说,“看来我们美国人真是活的太容易了”。

这几个月下来,几乎所有面试中我都是对方的首选,而最令我感动的就是美国人的真诚和他们了解真相后的正面反馈。每次面试之后那种师父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的感觉相信就是师父在鼓励我。我知道,即便没有缘份一起共事,只希望这一面之缘能使这个生命得救,那才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

后来,我真的选择了这个公司。大概也是因为我从工作面试的时候就开始细水长流的讲真相,后来我成了全公司唯一一个可以有灵活工作时间的员工;人事经理也非常热情的帮我们在公司卖神韵票,帮我们收钱,也帮我们向公司员工群发电子邮件。她对我说:“我就是想帮你,我不要你送我票。你不要觉得好象欠我什么,我帮你是心甘情愿的。”我为这些生命能在这个项目中得救而深深感动。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提到了大陆学员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我想我在美国也当如此。自从搬到美国中部以后,在公司里我对同事、老板讲;回到家对公寓管理员讲;在公共汽车上对司机讲;在市长接待日上和政府官员讲⋯⋯在讲真相这件事上也在不断的升华着。随着在美国阅历的增加,慢慢的,讲真相的内容也有了一些改進。比如我会用一两句话回顾美国的立国之本和美国人的价值观做关联;再通过和目前中国现状的比较,使对方看到中共邪党统治下摧毁了人类的道德才是一切罪恶的根源,而这种道德的败坏却在影响着全世界。

记的离开纽约的时候,因为一想到要离开了那个气候恶劣、生活环境恶劣、人与人之间也很冷漠的城市,心中就会掠过一丝快意。但后来才发现,正是我在纽约那不到一年恶劣环境中的历练给了我在法理上和修炼容量上的大幅度的提升。大概正是如此,我得以三生有幸与当地同修们第一次承办了神韵晚会,而那次的成功经历绝对和我在纽约的艰苦魔炼密不可分。每当我回想起在纽约的岁月,心中都会对师父的安排充满深深的感恩。

当时那个公司保守的工作环境确实对我做其他证实大法的项目造成了一定不便,因此神韵结束后我又在隔三差五的出去面试,这次又是从东岸到西岸,但这次我更加明确的知道,如果面试中真相讲的好,那么自然就为上班之后做证实法的项目开辟了一个方便的环境。

记得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我悟到,尽管表面上我们是在为公司、为老板工作,但到了关键时刻常人一定是要听我们的。因此,每个工作面试机会不光是我救人的平台,未来上司和同事了解真相后的态度,成了我日后是否接受该工作的重要考量。

其实在承办神韵期间,前公司老板联络过我,说加州有个空缺希望我去试试。我心想:难道又要搬家?我知道大公司的流程走起来会很慢,所以就应承下来。没想到电话面试一过,就要安排我飞去加州面试,说面试过了就要求尽快上班。工作虽好,但时机不对,于是我写了封诚恳的邮件跟对方招聘经理解释原因并致歉。前老板知道后,好象有些不快,发来邮件对我说,“好工作可不会再来。”

没想到,那年冬天该岗位招聘经理再次联系我,说又有一个同样的职位空出来,问我要不要去试。而且上次电话面试已经通过了,所以这次只要我等待所有候选人电话筛选做完就给我安排机票做现场面试。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我心想,对哪里都不能留恋,可能到了我该离开的时候了。

北加州的学员很多,但我工作地点在北湾,那里依旧是个学员少的地方。面试当天,虽说我是前中国区的员工,可面试内容却丝毫不含糊。我依旧是见缝插针适时插播真相,无论是未来老板还是同事,能接触到的都把真相带给了他们。无论我讲到哪里,气氛总是很好,甚至有面试我的人在面试的时候就研究上了我带去的法轮功传单。毫无悬念,我成为这个职位的第一候选人。

上班以后,无论是见到不认识的同事还是在各种会议中,刚开始有很多机会做自我介绍。一介绍起来就会自然而然的讲到我是前中国公司员工,我为什么丢了工作,又为什么来到美国。尽管很多人都听说过法轮功,但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和一些基本的迫害真相对于我的很多同事还是一片空白。看到很多同事听完真相后那种震撼的神情,我知道这就是师父派我到这里的意义所在。

渐渐的,我在加州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优越,这种慢慢滋生出的安逸心好象在一点一点的侵蚀着自己修炼勇猛精進的意志。一次和同事聚餐,席间有一个人是来见我们老板找工作的。恰巧被安排到我旁边。我在想,是不是要我讲真相了。可是周围的同事们估计都不只听过一次,这样再讲有意思吗?沉默间,同事突然对那个人指着我说,“你应该听听他的故事,他的故事才叫精彩。”我突然非常惭愧,意识到我之前的那一念有多么的不正,心中感激师父给了我一个弥补的机会。待我讲完,那个人对我说,“很高兴你能来到美国,也非常感谢你和我分享你的故事,我们真的很需要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

回顾得法的十多年,道不尽对师父的感恩。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说,“讲真相是万能的钥匙”。正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来到美国四年之中几乎没有为工作、生计犯愁;正是按照师父的话去做,不但顺利的开辟了宽松的工作环境,在推广神韵晚会期间,通往主流社会的一扇扇大门也神奇的向我敞开了。

以上是我来美国后在工作场所讲真相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