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多次保护我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得法十多年了。回想自己走过的每一步,都深切感受到,是师父的慈悲呵护,才有了弟子坚定走到今天的信心。每一次面对有被迫害的危险时。都是师父的点化或保护,使我有惊无险。

得法前救我

一九九四年的一天,我在家看电视剧《西游记》。听到悟空喊“师父”时,突然脑中闪出一念:师父是什么样子呢?当天晚上,做了一个梦,看见师父的头和整个天一般大。梦中我说到:原来师父就是天哦。

不久的一天,我和丈夫去乡下办事。我骑着单车走在丈夫前面,恍惚间觉得有异样,回头一看,一辆大卡车朝我迎面撞来。我急忙躲闪,就听见一个慈悲的声音大声说:“站着别动。”我不由自主的呆着不动了,就在那一瞬间,大卡车在离我不到一尺的地方停住了。得法后才明白,那时师父就在保护我。

不坐直达车

因为我的孩子在外地,我经常要去帮孩子带小孩。我便利用这机会到外地同修那接些真相资料。一天晚上,我梦见一位老师考我问题:从甲地去乙地,怎么走最好?我说直达最好。老师给我打了个大叉。醒来后,也没放在心上。

那天上午,我带了满满两箱《九评》,准备坐直达回家的车。上车时,我问售票员多少车费,售票员说出个比平时贵了很多的数字。我奇怪了,说:“我每次搭车只要二十八元。”那售票员恶狠狠的说:“那你不搭这趟车啊!”而旁边去别地的车主却热情的说:“来上我们的车吧。再转车,还不比他贵。”接着,他车上的售票员就下车帮我搬箱子。我一想,车费差不多,这个热情,就搭这辆吧。

回家后,才知道,那辆直达的车上有监控,正在搜查真相资料。师父又一次保护了我。

邪恶看不见我

一天下午,我打算去孩子家了,手里还有些资料,想给本地同修送去。走到同修门口,一眼瞥见本地六一零的几个人在,我马上退出来,继续往前走。恶人接着跟出来大声问:“你找某某吗?”我边回答“不找”边慢慢往前走,当时觉得这两字不是我说的,非常冷静的、象没事人似的。我走了一百多米,才有条转弯的道,我转过弯便飞快的离开了。

后来听那位同修说,六一零的跟着我出来,追问我,接着就看不到我了,自言自语的说:“奇怪了,明明刚看到来了一个人,怎么眨眼就不见了呢?”

电话打不通

零八年奥运期间,邪党对大法的迫害更加严重。本地的六一零也一直在找我地的真相资料点。开始怀疑我了。一天,我想给外地同修打电话,请他们寄点资料过来。奇怪的是刚刚还好好的电话,突然死机了,怎么弄也开不了机。结果那天就没办成。不一会,邪恶来我家,开口就说:“你的电话怎么老打不通?”我才知道,邪恶已监控了我的电话。要不是师父保护,我那天不光自己危险,还给外地同修带来危险了。

细说起来,还有很多这样神奇的经历。是师父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呵护,才使弟子稳步的走到今天。感谢伟大的师尊!感谢伟大的佛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