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开创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由于邪恶的迫害,2001年我就流离失所了。在师父的安排下,我陆续接触到许多同修,后来,参与了将近三年的资料点的工作。那几年正是邪恶比较猖獗的时候,许多资料点出事,大量同修被抓,我也被抓过。当时感觉红色恐怖气氛是很浓的,但在惊心动魄中不断的归正心态,清除怕心,对旧势力不断的否定,一如既往的继续做大法的工作,内心的神圣感是油然而生的。

几年的资料点经历使我学到许多,为以后的正法修炼之路打下一定的基础。这里我想主要谈谈离开资料点之后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一、否定流离失所

04年下半年,我所在的资料点(处于A市)有一天早上我们发现有盗贼来过,这说明我们空间场有漏了。前不久,我们几个同修在工作项目的配合上时有争执,同时在身体上、学法上干扰也很大,在找不找工作的问题上也有过争论(在这之前网上有谈到流离失所是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的交流文章),这个场已不太正,我想这是進来盗贼的主要原因。关于找工作的问题,我的看法是:这样的资料点如果真的需要就应该专职的做。其实这样的想法也隐藏着我的一个私心,就是自己没有身份证,找工作太难,而资料点上这种隐蔽的生活方式我也习惯了。如果能找到工作,既负责资料点上的工作而又兼顾着常人的工作,肯定会顾此失彼,难以做好。可是这里存在一个问题,我们都没有收入来源,生活上都是靠家人或者朋友的接济,而同修送来的钱是不能乱花的,只能用在购买耗材和做资料上。而我有时回一次家只能带回一点点钱,生活上不够用。另一个同修有老婆孩子,孩子上学需要费用,我想这是他很想找工作的原因吧。这次盗贼進来,大家觉的出现这么大的漏,商量着最好先把资料点停顿一下,每个人都好好调整一下自己。在是不是继续这样处于流离失所的状态和是不是应该找个工作的问题上,我也被触动了。

我悟到应该否定旧势力安排,不能叫它们迫害的躲来躲去的,以后我要堂堂正正的走一条证实法的路。虽然以前我一年会回家一两次,可是由于怕心的原因而不敢长呆。第一次回去时,竟然怕的家都不敢回,在家门口很远的地方与父母见面。我想也许正是怕心的本身才会造成流离失所的困境的,所以这次回家我把心放下了。在前几年的历炼中,我的心态已变的比较稳定,我有信心把这条路走出来。我回家和父母做起了生意,一年多都未引起当地警察的注意。

二、在做生意当中救人

因和当地同修没有接触,所以在店铺里我安置了打印机,自己上网下载、做资料,发资料,劝三退。有时我把资料发到楼区,有时发到公交车上,有时在路上面对面给人。

有一次在晚上我发到电台里的好几个房间里,走廊里竟没有碰到一个人。当时我想,电台与电视台都是邪党发散毒素的黑窝,这些地方都应该去,只要心中有法,保持正念,心无杂念,我做最正的事,邪恶根本就看不见。有时路边有警车,车里没人,我象路人路过一样,顺手就把资料从车缝里塞到警车里去。有时发资料,当时并不感觉怎样,可是做完后,回家有些后怕,我就发正念清除怕心。这样不断的清除之后,每次发完资料之后,心里很踏实、很充实和轻松。有时不发资料或不救人时没怕心,而一旦做时却紧张起来,此时正是暴露怕心、清除怕心的时候。我悟到,师父要大法弟子救人,其实过程中也是在魔炼、成就大法弟子。

由于白天基本上忙于生意,所以在店铺里主要是面对客户。有客户来,在做生意的同时,有机会我就劝三退,有的用不了几句话就退了。有很多人没有入过邪党组织,我就讲大法真相,很多人都能接受。有时来不及讲时,我就直接给真相资料。母亲在7.20以前看过书,对大法真相是清楚的,对于我讲真相劝三退也很支持。有时我讲真相时说的话欠妥,就给我好的建议。可是父亲是强烈反对的,其实他知道大法好,我以前的许多疾病医院无能为力,但是我炼大法炼好了。但是父亲怕我出事,担心全家的生意因此也会做不成了。我跟父亲讲,他不听,他气的大叫不止。有一次他一气之下,出走了,不想和我在一起干了。父亲跑到亲戚家哭诉我哪里不对,但是我没有听父亲的,我知道大法弟子的使命是一定要完成的,世人说什么也不能使我变,包括自己最亲的人。父亲见他出走也改变不了我,就又回来了。以后父亲对我讲真相这件事也不太管了。

有时我的心也挣扎过,在这样邪恶的环境里,在自己的门店里发资料,讲真相,是不是不理智,有没有安全隐患?我看到很多网上的交流文章,有的同修做的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我想他们能做到,我也能做到。这里就涉及如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问题。我经常想着这样一句话:“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热烈鼓掌)”(《美国中部法会讲法》)我悟到不管给多少人讲了真相,他们最后走向何方,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会不会举报大法弟子,这些都取决于大法弟子的正念。因为大法弟子的心不动,不动邪念,不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的念头,心能稳住,就能制约一切,这是李洪志师父赋予大法弟子的能力。我就是向师父讲的这个法上同化,才敢于这样去做的。

现在的生意场很乱,我坚守修炼人的原则,不随便请客吃饭,更不進歌厅,坚持不开假发票,客户多付了钱就主动退给人家,有厂家来要帐,我就诚实守信的跟厂家结算。有一次,父亲想把从厂家進来的货说少一件,我发现了就如实的告诉厂家。我的做法,父母都惊讶不已,现在哪有这样做生意的?我告诉父母,人做什么做正才行,做不正,赚了大钱,会遭报的。做正了,神会赋予人福份的。在我来之前,这个店铺也在经营,但是没有什么起色,我来之后,不知不觉的,客户多起来了,也上了新的项目。邻居都夸我会做生意。

三、在又一次被抓中否定旧势力安排

由于我在本地找不到同修,一年多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有同修可以与之交流。虽然经常看明慧网,可是时间长了,自己渐渐的有所懈怠。

自己已是大龄青年,父母盼着我成个家,有人给我介绍对象,得知我是修大法的,就没谈成。我想大法弟子想不想成家是个人的事,但是有些情况是,很多不明真相的世人,有的是不理解,有的是怕跟了大法弟子过不上好日子。也确实有些世人是带着鄙视的眼光看人,针对这种情况,我决心扭转周围的世人的怪异看法。所以,我有了很强烈的找对象的心。可是找个对象上哪里找啊,有时上QQ上聊天,有时到别的商店物色有没有合适的。虽然没有过份的行为,但是我感觉好象不太对劲了。其实,到处找对象已经不是随缘的表现了。自己也有些求安逸,学法也静不下心,有时怕心也不容易排除。讲真相有时很有针对性,有时想讲就讲,不想讲就不开口了。有时讲真相,人家爱听时,我就夸夸其谈,好象自己口才好,内心很是欢喜。常人网络上的污浊对我也时有侵蚀。终于有一天,当地派出所在对我监控了一段时间之后将我非法抓捕,恶警抄走了我的电脑与一些真相资料。

恶警对我非法提审,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其它的一概不配合,对笔录也不签字,无论他们怎么要挟与恐吓。在禁闭室里我背法、炼功和发正念,查找自身的不足。我拒绝吃这里的饭食,要求无条件释放。很快,恶警把我拉到洗脑班,半路上它们要我先到一个地方做体检,我不配合,不下车,他们无奈,就把车开到了洗脑班。到了之后,我还是拒绝下车,它们就上来了几个壮汉,把我从车上拖下来。拖下来我就躺着,不站起来,壮汉们就直接把我抬到了二楼。

他们很快过来几个所谓的帮教,对我進行围攻,我据理力争,把他们驳的无言以对,他们要挟:不转化就送劳教。我想你们说了不算,师父说了算。把我抬上来之后,我就开始吃饭了,为什么呢?因为我感觉身体有些虚弱,我吃饱了,有力气了才好闯出去。我心中有一念:绝不能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这绝不是我该来的地方。我坚信,这里绝对关不住我。所以我一来就观察周围的环境,看怎样突破出去。我看到大院的围墙边上有棵长有很多树杈的大树,我心里有底了。

晚上我一直背诵着《洪吟二》〈别哀〉,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趁帮教睡熟、无动静之时,我悄悄走入厕所,用身子把窗户上的铁棍拱断,因是在二楼,我从窗户轻松跳下,再慢慢的摸到那棵树下,踩着树技爬到墙顶。因墙太高难以下跳,我静下心来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与智慧。很快我发现,这棵树的树技已经长的超出了墙外,我立刻有了办法。我把几棵长技子揽到手里,紧紧抓住往墙外滑,滑到最低时一松手,轻轻落下,就赶紧走远了。在天刚亮时,有辆小货车经过,欣然答应了带我一路的请求,事后竟不要我的任何报酬。我明白这次闯关成功全靠师尊的呵护。因为我身上还有点钱,我来到一饭馆吃饭时,看到墙上有一个宣传画,宣传画上有 个人竖着大拇指向我示意。我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这次闯的不错。

四、正念组织家庭

虽然很快闯出来,还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因为被抓已是邪恶得逞的事实,还是被其钻了空子,造成了损失。我暂时又不能回家了,想找个地方,静静的学学法,调整一下。我知道,这一年多,我渐渐的松懈了,放任了一些常人心,没有静心学法才叫邪恶有机可乘。

我辗转来到A市找到了原来认识的同修,同修帮我安排了住处。快到一个月时,有个同修告诉我这里有个女同修(化名:晓晓)刚被调到B市一个新的工作岗位任职,因为她电脑基础差,上不了网,周围又不能找到有能力的同修。晓晓希望A市能去个人帮她几天,大家认为我是最合适的人选。在我临走时,同修嘱咐我:如果那边的同修能帮我解决工作问题的话,可以留下来在那里工作。

我去了之后,与晓晓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我们一起学法,一起炼功,敞开心交流。晓晓也是大龄未婚青年,也一直有想成家的想法,在相处了几天之后我也表明了心意。为什么我刚闯出来就想着以后要成家的问题呢?而且认为一定能成呢?因为我对邪恶的安排一概不承认。我没有想这次我闯出来,邪恶会受到多大的惊动,没有想它们会不会通缉我,我不承认这次事件对我以后会产生多大的不利。事实证明,这次我闯出来,我当地的派出所和那个洗脑班对此都不了了之了。

在对待婚姻的问题上,很多同修都有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此时不该成家,成家后容易懈怠,有的就是坚持单身了,就是这样的修法了。有的觉的一成家就会容易招致被迫害。但是每个人证悟的法理是不同的。我的理解是:在任何环境中,大法弟子都能修炼,大法修炼就是开在常人环境中的,不是要叫每个人都成为单身。这些年来,有同修之所以未成家,是邪恶迫害的结果。邪恶剥夺了大法弟子的权利,我们不应该去争取回来吗?世人看到学大法的人很多找不到好工作,经济上叫人耻笑,正常的家庭组建不了,那肯定是严重影响着他们对大法的真正认识。修大法是有福份的,这个福份我们要修出来,要展现出来,这也是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悟到,这次出事前我想成个家的想法本身并不是错,但是心态不对,做法不对,也急于求成。鉴于这次出事的教训,我告诫自己,无论做什么一定要用正念去开创。要组建家庭,既要否定邪恶,也不可放任自身的执著,婚前绝不有出格的有违大法弟子原则的行为,而且,不能因此影响了做三件事。

我和晓晓一起做资料,一起出去发放。后来,晓晓帮我找了一份工作,做了半年多。虽然工资不高,但有这个收入,在很多事情上就不需要晓晓掏腰包了。在工作期间,我工作细致很少出问题,因为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但方方面面的活我都干了,无论是经理、内勤还是业务员都对我赞赏有加。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我俩都离开了各自所在的公司。下一步,我们想尽快把婚事办了,婚后两个人一起做个什么生意。

后来事情办的颇费周折,难办的时候有些灰心,我和晓晓就相互鼓励。我明白,这事成与否要靠我们的正念,只要正念足,师父说了算。有时不好的心返出来,比如说婚后关于欲望的心,一出现我就排斥、清除。后来基本想不到这些东西,办这件事时心态比较纯净,结果没用二周的时间就把关键的问题解决了。我流离失所前所在单位的户口又调回了我的原籍,我又做了新的身份证,很快领取了结婚证。婚礼举行的很隆重,亲朋都很高兴,乡亲们都对我刮目相看。

以前没有一个人认为我能成家,但事实摆在面前,扭转了很多人的观念。后来,我夫妻俩帮忙经营一家公司,两年后总经理把公司兑给了我们,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意了。这两年,生意不断好转,有时月收入几万元,也买了新车。这些对家乡人们的冲击是很大的,但都是正面的。母亲有一次说:当时从那里跑出来,真是跑对了!以前劝退时不好退的,也因此退出了邪党的组织。我也有了充裕的金钱做更多救度世人的事情。我体会到,金钱充足一些,正用到地方,讲真相时能起到事半功倍的神效。正因如此,旧势力才对大法弟子在经济上迫害的很严重。大法弟子开创好自己的生活环境、生存环境也是修炼的一部份吧,但都要用正念正行。

想要说的还很多,暂时先交流这些吧。如有不足,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