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开启人的心灵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日】她是朋友的熟人。一年前一个炎热的傍晚,朋友把她介绍给我时,她穿着皱巴巴、汗津津的T恤和长裤,短短的运动头,说话大声大气,活脱脱一个不修边幅的“假小子”。当朋友让她给我一张名片时,她把手伸進裤子的后兜里摸来摸去,最后掏出一张潮湿的、皱巴巴的名片递给我。说实在的,我真不想接那张名片,但出于礼貌还是伸手接过。朋友则毫不客气的直接说:你太过份了,把这种沾着屁股汗的名片给我们。她哈哈大笑:不好意思啊,只有这一张了。

后来在仅有的几次接触中,我了解到她酗酒、赌博等等,因为还算有钱(个人资产几百万),沾有这个浮华城市的许多不好的东西。但我想,不管怎样,遇到了就是缘份,我就应该告诉她大法真相。

唉,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哪!我一张口跟她说法轮大法,她就烦的一点也不想听,噎我,说些难听的话,并且在深夜喝醉酒时打电话骚扰我。她还打电话质问我的朋友说,怎么介绍一个神经病(指我)给她?说了我许许多多难听的话,把我朋友气的不行,把她训了一顿。朋友转过来又“批评”我,叫我不要跟她说法轮功,并告诉我说,她有些神经质,要我除了正事,什么都不要跟她提,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朋友同时安慰我说:不要怕她,在这个城市量她不敢把你怎么样。

朋友也是我最近两三年才认识的。按照正常的推理,无论从经济情况、教育背景、社会阶层、性格秉性等等方面,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能相识,也不可能成为好朋友。她没有很高的文化背景,十几岁就开始在社会上打拼,至今个人资产已有几千万,开着几十万的小车,住着几百万的房子,打扮的非常时尚、潮流,长的也非常漂亮。多年在社会上闯荡,她养成了抽烟、喝酒、说脏话的不良习性,生意场上,从打小工、开饭店,到炒股、做基金、做外币、投资房地产、珠宝等等,什么都做,认识的朋友三教九流,什么都有。

而我呢,用周围人的话说“是个极其斯文的淑女”,标准的女大学老师的形像。因为坚持修炼,被中共邪党多次迫害,我失去了优越的工作,多年来一直漂泊流离,生活非常清贫。

然而缘份就是这样奇特,我们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却有缘份同住一室将近三个月,并由彼此之间的完全不认识,到逐渐相识,到最终成为很好的朋友。

说起她转变的过程,也有一些小小的故事。一开始因为环境的特殊性,我没跟她讲我是大法弟子,但我习惯于每晚在床上打坐,发正念。互相熟悉后,我跟她讲真相,她抵触,不肯听我说,并且劝我:不要炼了,免的象电视上那样变成精神病。我说你看我不正常吗?她说:没有,怕时间长了,你会变成那样。我说绝对不会。我告诉她我已经修炼十几年了。她极惊讶,说她以为我才修炼一年多。我知道那话中的潜台词是:你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没象电视上说的那样变成精神病呢?虽然这样,她一直不想听真相。

在我即将离开的一个月前,有一晚聊天,我看着她,心中生出极大的慈悲和怜悯,一字一句的对她说:“我马上要走了,我真的对你不放心。请你记住我的话吧,在困难时,在遇到生命攸关时,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我说这句话时,我感觉把全部善心都倾注進去了。

她本是坐在床上跟我说话的,结果我话一落,她“唿”一下散盘腿坐在床上,闭上眼睛,双手象我平时打坐一样结着印,嘴里一个劲的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突然的举动使我不由得一愣:怎么了?她不理我,念了大概一分多钟后,她睁开眼,很新鲜的看看我,又看看周围,还是一句话也不说。然后她又闭上眼,结上印,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又念了一两分钟,她又忽然睁开眼,好象不认识这个世界一样的,好奇的到处看,看我,看房间,看周围的一切,并使劲晃晃头。最后她终于开口了:“哎呀,你知道吗?太神奇了!你知道吗?我刚才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之前,一直头痛的很厉害,结果听你的话,一念,我现在一点也不痛了,太神奇了!”从此她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我们俩走在街上,她还大声的喊。

后来,当我们结束了这暂短的室友关系后,她还经常惦记我。因为我生活经验很差,她在很多方面给我帮助,比如前面说的那个人,就是因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代理,她担心我没有经验,被人骗,就介绍这个人(私人中介)给我,一则对她比较了解,二则她收费也比较低。

但后来所代理的事情一直不理想,我就停止了,也因此中断了和中介的联系,但心里还是会想起她,觉的很遗憾。

不久前,很偶然的我和中介又一次合作,这一次出乎意外的顺利,过程中我们也成了朋友。在事情快结束的一个晚上,我请她吃饭。她因为生意及生活中和人勾心斗角的事情放不下,周围环境搞的很糟,连一个可以听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她最终决定离开这个城市。而我因为修大法,由多年前的急躁、不愿听人说,逐渐成了一个很有耐心、很愿意倾听别人说的人。再加上从大法中修出的善,她认为我很好,很可信,便把心里的想法统统告诉了我。

然而,当我再次跟她讲大法真相时,她一下子又变了脸,把头扭到一边去,不听,并且用很难听的话堵我的口。她说只要不说法轮功,说什么都行。我不忍放弃她,几次想跟她讲真相,都被她用同样的方式对待。最后我想:算了,放弃了,我现在也不勉强她,先把大法弟子的良好形像留给她吧,至于被救度,也许到其它城市她还会再遇到其他的大法弟子。但心里还是不忍:如果她遇不到其他大法弟子可怎么办?如果这是她最后一次机会怎么办?那一瞬间,我心里真的是难过极了。我一言不发的看着她,持续发正念。我又在心里问师父:师父啊,这可怎么办?我怎么样才能救了她?求师父给我智慧吧!

她是一个佛教徒,对××很信,认为这个神帮了她很多。我一下得到启示,我问她:“如果你拿着××的像在大街上走,忽然有人上来抢你的××像,你会不会保护它?”她说:“会。”我又问:“如果有人因为不了解××,诽谤它,而你因为受益了,知道它不是那样,你会不会替它说句公道话?”她很坚决的说:“肯定会。”我说:“对呀,同样的道理,我在大法中修炼多年,我真正的受益了,我知道我的师父是正的,大法是好的。如果别人诽谤我的师父,诽谤法轮功,我们把实际情况说出来不对吗?”她一下子听進去了,说:“对哦。”然后我再跟她讲真相她就听了。

在后来的几个小时,她问我许多生活中、修炼中的事情,我都用我从大法中悟到的理来开导、宽慰她,并且会特意告诉她:这是我从我师父讲的法中悟到的。同时又根据情况把师父某一句法背给她听,我想:让她听到师父的法,哪怕只是几句,也毕竟是装了法了,那么她就会受益。她觉的我讲的很有道理,对大法的正念也在升起。

她意识到她以前错了,不停的跟我道歉,说对不起我,当初不应该说我“神经病”,并且几次真心说:“我真心的希望你不要受到伤害,还有你的师兄们都不要受到伤害,你的师父也不要受到伤害,我真心的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好,都不要受到任何伤害。”

她离开这个城市后,还几次打电话跟我说:“我向你们请罪,向你们的师父请罪,以前我不了解你们,说了不该说的话,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真相是开启人心灵的钥匙,当人真能明白时,一切的谎言都将无立足之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