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走入大法中修炼后的消业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九月走進大法的。当时的目地是为了祛病健身。由于工作忙,学法炼功少,对法理理解不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来时,在邪党谎言欺骗下,加上单位和家庭的压力,自己害怕了、怕当“异己”、怕挨批斗,不理智的邪悟了,向单位写了检讨书,不炼了,并交出了大法书,师父的照片和法像,录音带和录像带等,同时又在老乡的劝说下,走入宗教。在其中呆了一段时间,觉得不行,整天头昏、头沉,心烦,无精神。在这种煎熬的日子里,使我不得不重新思考,想来想去,认识到自己走错路了,只有修大法才是真正的修炼。从我身体的反应,说明师父在点化,叫我回去。

二零零一年九月我正在这样想时,在路上就碰到一同修,她说:你怎么变老了。我告诉她,我走了错路,跑到宗教去了,现在我想回来从新修大法。她说:很好!我说:我没有书怎么办。她说书很缺,找找看。第二天她来电话说:有一位同修有两本《转法轮》,送给我一本。我很高兴,急忙去取。当我拿到《转法轮》时,我流出了眼泪,师父没有放弃我,我对不起师父,我向师父请罪,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我很幸运的从新走回来了,在这一年里师父发表了很多经文指导学员修炼,在同修帮助下,我得到师父各地讲法和经文。从此,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 现在我把走回后我实修的经历写出来,互相借鉴。

二零零三年出了一次车祸,当时是为了尽快去厂里指导工人生产产品,自己没遵守车上规定,前门上,后门下,我就从后门上了,关车门一下压到我的脚,这时车上的人“吼”:车门压人脚了。司机把门打开,我就跌倒在地,但司机不知道就开车了。车的后轮压到我的右小腿上,脚开始痛了,快压到骨头了,这时我马上想到说过在危难的时候,要求师父,于是我就喊:师父快救救我呀!车马上就后退了,大概后退了一尺多远,车就停下来了,车上的人“吼”着:车压人了,车走不了啦!我想师父讲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我想:没事!我就爬上车,司机看我上车了,就把车开走了。到厂后我指导工人把产品生产完,我就回家了。可是回到家里一看,我的小腿肿的比大腿还粗,腿上还是显出青一块、紫一块。这时丈夫说:你这么傻,为什么不找司机。我说怪我自己,丈夫要送我去医院,我不去。我知道这是消业、还债。通过学法炼功,二十天后我的腿全好了。丈夫说:这是奇迹,我们院里被儿童车撞了,住了三个月医院都没有好。我告诉他:这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好处。

二零零四年我过病业关,我的例假停了六年又来了,开始我认为可能象《转法轮》中讲的那样,老年妇女会来例假,我很高兴。可是过了几个月突然来多了,甚至带血块。我有些怕了,越怕来得越多,最后就止不住了,脸色苍白,手还有点抽。这时丈夫着急了,找我们老乡把我送去医院,医生打止血针也止不住,后来用外科的办法把出血点堵住。医生对我丈夫说:为什么不早点来,都长满了,初步结论是子宫内膜癌。但是这时我反而不怕了,我给医生说:该死不得活,该活不得死。在动手术的前一天中午,我睡觉时,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坐在一个汽车上,汽车栽到崖底下去了,汽车爆炸了,一下子把我弹到山上去了,我就醒了。我把这个梦给同室的病人讲了,她们都说:你这个梦做得好,你不会死了。

第二天开刀很顺利,本来医生估计四个小时,只用了两个小时。开刀后医生要给我打止痛针,我不打。医生说:别人小手术都打,你大手术为什么不打?我说我不痛。因为我心中不断的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就感觉不痛了。

第三天医生检查伤口,医生说你的伤口长得很好,不红又不肿。从那天开始我就在医院打坐炼功,十一天后拆线,我想出院,丈夫不让,非要给联系放疗,答应我每天放疗,两分钟就回家了。每天回到家我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放疗期间查白血球,医生说:你的白血球很正常,别人的白血球放疗都下降,医生说真是奇迹。

我不想住院了,想早点出院,我就求“师父帮我”。第二天早上奇迹发生了,医生查房时说:你没有药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已经帮我了,但我丈夫说:药还有,没有用完。我说不要了,我很高兴的办理了出院手续。

出院后我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大的漏。一定是我满屋子放的是邪党书(我丈夫放的);二是我向邪党写了检讨书,没有写严正声明;三是有欢喜心和怕心。

以上三点,我一个个的处理。处理前我先把医院拿回来的东西烧掉,发誓以后不去医院。然后处理邪党的东西。我把邪党头目写的书(马、恩、列、斯、毛、邓、江)的封面和目录全撕掉烧了,再把书当废书卖,一共卖了一百多斤。后来丈夫发现书不在了,问我:我的书哪去了。我就铲他背后的邪恶(发正念),从此,他就再也没有提了。接着向明慧网发了严正声明,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表示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对于欢喜心和怕心,只有在以后修炼中逐渐去掉。

二零零五年,我到一个老乡家去讲真相,因他病重,讲完后,我就把护身符给他挂在颈项上(应该他自己挂)同时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时他念了,他感觉很舒服,就吃了一碗饭,我也很高兴。

可是回来后,我在下楼梯时好象有人推我,我一下就摔到楼梯下的水泥地上,只听见“啪”的一声就失去了知觉(摔的是头部太阳穴部位),我昏过去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醒过来,醒过来后我就慢慢上楼。我知道是邪恶在迫害我,债主找到我了。我马上打坐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铲除邪恶对我的迫害。当我断断续续打坐三个小时后,头昏想吐的症状有所缓解。丈夫说我是脑震荡。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我不去,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事。第二天脑袋上的症状基本消失,可是喉咙早晚出血块,但是我不怕,连续八天后,出血块症状消失,一切正常。

再谈一件奇怪的事,就是我拉肚子,每周一次。拉的时候象刀剐一样,痛得眼泪和汗水直冒,但是一拉完马上就不痛了。这样连续拉了六年我没有害怕,我知道是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因为我原来吃了多年的中药,动手术,还输了药物進去。

现在我体会到:只要做到信师信法,什么关、什么难都能过得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