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心虚拒公开开庭 湖南两妇女被劫持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南报道)湖南湘潭市岳塘区法院,罔顾法轮功学员姚建平、胡艳抗议一审违法、要求上诉及其辩护律师要求二审公开开庭的合法权益,于日前突然将两人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目前姚建平、胡艳在狱中遭关黑屋、暴力“转化”等迫害。

法轮功女学员姚建平、胡艳于二零一一年八月被当地警察绑架,二零一二年二月遭岳塘区法院非法庭审,五月非法宣判,姚建平被非法判刑七年,胡艳被诬判三年。两人立即上诉。五月下旬,两人的家属请来的北京律师,指出岳塘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是违法的,是无效的,并要求岳塘区法院二审公开开庭。

据悉,岳塘区法院法庭法官看到北京律师为胡艳、姚建平写的无罪辩护词后,非常心虚,说:“都是我们错了,她们没有一点错,哪个还敢公开开庭啊!”

湖南湘潭市岳塘区法院违法事实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四日,湘潭市岳塘区法院通知姚建平、胡艳亲属,于第二天上午八时在湘潭市岳塘区法院对姚建平、胡艳开庭。

十五日上午七点多钟,岳塘区法院外等待旁听的人甚多,其中包括两人的家属、亲友、邻居、昔日的同事,也有得知消息来旁听的民众。八点左右,岳塘区法院突然通知取消在岳塘区法院的开庭,临时改在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内开庭。

亲属立即赶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而看守所狱警却将家属和来旁听的人堵住门外,按法庭程序,胡艳的女儿王巍,应在法庭上为母亲做无罪辩护,也被恶警故意堵在门外,不准她为其母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五日,湘潭市岳塘区法院通知姚建平、胡艳的家属去拿判决书和接见。接见时,家人见到姚建平瘦的皮包骨,视力因急剧下降而视物不清。当姚建平、胡艳接到判决书时,两人都坚持这是非法判刑,这是违法的,是无效的。姚建平马上写好上诉书,要求重审公开开庭,胡艳委托其亲属,也立即写好上诉书,送到岳塘区法院,要求二审公开开庭。

五月下旬,胡艳的亲属请来北京正义律师为其做无罪辩护,律师坚决要求二审公开开庭,并指出,湘潭市岳塘区法院一审是违法的,是无效的。岳塘区法院看到北京律师为胡艳、姚建平写的无罪辩护词后,非常惧怕。在姚建平、胡艳的亲属要求岳塘区法院二审公开开庭时,法官徐辉说:“辩护词上说都是我们错了,她们是无罪的,她们没有一点错,哪个还敢公开开庭啊!”因此,从今年五月到九月,湘潭市岳塘区法院一直不敢公开开庭。

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上午,在姚建平、胡艳及亲属没有接到湘潭市岳塘区法院任何关于二审公开开庭的通知的情况下,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却把两人劫持到湖南省女子监狱。

目前,狱警将姚建平、胡艳关进黑屋子,强行暴力洗脑“转化”,声言不“转化”不让出来,不准接见。姚建平的亲属几次去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要求探视,均遭狱方阻拒。

姚建平被迫害致几近失明

姚建平,今年五十五岁,一九七九年招工到湘潭市无线电五厂工作,后到深圳无线电管理委员会工作。修炼法轮功后,在工作上,她更加兢兢业业,从不挑肥拣瘦;在个人利益上从不与人去争、去斗,以平和忍让的态度对待,更具有助人为乐的善良,在公司里得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赏识和敬重,是一个大家一致公认的好人。同事们从她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修炼者展现的高尚品德,也从她那里明白了大法蒙冤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相。

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特别是在共产邪党文化的毒害下,中国大陆社会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着,而姚建平的亲朋好友、同仁、邻居却从她身上看到一种久违了的真诚、善良、宽容的品德。她作为一个妻子,在丈夫天天都是半夜二、三点才回家的情况下,总是善意的,平和的劝说丈夫改正自己的行为,仍然不带一点怨言的资助丈夫家的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们,从小学到大学的学费,以及走入社会后住在她家找工作(甚至常年都吃住在她家里)等等一切日常生活的关爱,在这种情况下,一般人谁能做得到呢?

当亲邻好友问到她为什么能如此善待他们时,她总是很平和的说,我是大法修炼者,修的就是真善忍,大法教我做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人,我必须善待一切世人。姚建平五十岁退休后回到家乡湘潭,她一如既往、不计回报的帮助有困难的老同学,资助当年的老同事,关心在困境中的同修。而她在个人生活上却非常的俭朴,几年来穿的一直是以前在深圳工作时那几件旧衣服。

这么一个好人,却被中共非法判刑,冤判七年,折磨出严重的病态,人瘦得皮包骨,双眼视力急剧下降,视物不清,几近失明。我们呼吁湘潭市正义人士, 尤其是法律工作者,勇敢的走出来,伸张正义,制止迫害,继续为姚建平上诉做无罪辩护,也希望湘潭市有良知的人们联名上书营救法轮功学员姚建平。

胡艳遭绑架经过

胡艳,今年四十八岁,家住湘潭市岳塘区霞城乡和平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修炼大法之前,身上患有多种疾病,失眠、头痛、痔疮出血等久治不愈,后经朋友介绍,有缘进入了法轮大法修炼。在修炼过程中,身上的疾病很快就消失了,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她变得更真诚、善良、宽容、平和,无论乡亲、同事、朋友需要帮助,她总是尽全力而为之。与她离婚多年欠下一身赌债的前夫回来求助,她都能心平气和的劝善,并帮其解决生活问题,自己生活再困难,也不给国家和他人添麻烦,有什么困难补助之类的,总是让给别人,让给比她更需要补助的人。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四日上午,三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来到胡艳家说,他们是搞什么居民调查的,要胡艳带他们上二楼的出租房看看。当恶警看到胡艳家门口挂着的护身符和客厅挂着的李洪志师父的画像时,就问胡艳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随后没经允许,强行打开胡艳女儿的电脑,看到电脑里储存着一些大法书籍和神传故事,就强行劫走电脑。

此后,恶警更是气焰嚣张的叫胡艳在租房主人姚建平不在的情况下,打开她的房门,胡艳不同意,这些恶警就恐吓她、威胁她、欺骗她说:胡艳,你如果不开门,我们就要强行破门而入。在恶警的恐吓下,胡艳开了门,这伙恶警象土匪一样闯进房间,劫走了姚建平房里的所有的私有财产,从始至终,没出具任何身份证明和搜查证件。

他们还要胡艳和女儿去霞城派出所作笔录,说是问问情况,你们就可以回家。到了派出所,胡艳和女儿一直被强行拘留在派出所,到了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才让要上班的胡艳的女儿离开派出所,而胡艳一直被强行非法拘留到第二天上午,并把她非法关押到湘潭市三角坪看守所九个月后,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二年九月六日上午,把她强行绑架到湖南省长沙女子监狱,残酷迫害。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