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社团 交朋友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感谢法会给我这个机会,跟同修分享我的点滴修炼体会。

很小的时候我做过一个恶梦,梦里一直都是黑夜,有一些戴着怪面具的人,它们用很锋利的锯在街道上到处杀人。我非常害怕。但是我知道有一个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他总是面带微笑,在街上骑着自行车,浑身放着柔和的光芒,他不怕那些怪人,那些锯对他也没有作用。我知道要找到这位穿着白衬衣的年轻人就有救了。修炼多年以后,我突然想起了这个梦,仍然记忆犹新。那位年轻人很像师尊刚刚开始传法时的形像。

在一九九六年夏天,我幸运的观看了师尊的讲法录像。我修炼前身体没什么大毛病,也没有练过任何其它气功。当时的理解很肤浅,我就是觉的师父讲的非常有道理。当时北京大法学员很多,大家住的也很近,每天早晚都有集体的炼功、学法,还经常大家坐在一起交流心得。开始修炼不久的一次梦中,我就清晰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法身给我灌顶。

得法刚两个月后,我就拿到了办了好几年都拿不到的美国签证,得以来美和久别的父母家人团聚。我来到美国后,住在一个小城。小城里华人不多,更没有遇到大法弟子,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我学法不深,没有能精進的坚持不断的学法炼功,渐渐的懈怠了下来。很长时间处在一种半修不修的状态中,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间。

感谢师尊洪大的慈悲,在我基本掉到常人中时也没有放弃我,不断的给我点化,安排同修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正法的進程,提醒我精進起来。我渐渐的能够保证有规律的学法炼功,在参加了二零零五年的洛杉矶法会以后,我看到了我与同修们的差距。那一天我就感觉到正念特别强,好象从新得法了一样。

能从新加入同修的行列,我感到无比的殊胜和幸运。我参加了一些大法弟子开创的讲真相项目,以及很多本地区的洪法、讲真相活动。这几年来,经历很多,有的没有做好,留下了遗憾和损失。有的关过好了,得到了提高。我感到同修们对我很真诚也很忍让,在这里我要向帮助我的同修们表示感谢,对我忍让的同修道歉。

修炼的经历都写出来太多也太繁杂。我决定集中以最近的一些参与本地社团的经历和过程和大家交流一下。也许对同修们有一些帮助。

师尊让我们救度自己这一方。我在沙迦缅度安了家,这里就是给我修炼的地方,这里的众生就等着我们了。我曾经有一些工作机会可能离开这里,但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可能以前发的愿,自己要救的人在这里。

二零零九年,神韵第一次到沙迦缅度演出,同修们很重视,我的感觉有点象初得法时的那种非常精進的状态。大家每周增加了学法交流。同修们都积极的准备,无私的配合。有新学员和不常参加学法炼功的同修也来参加。这次的神韵演出,我们办的比较圆满,出票情况不错。

但神韵第二次和第三次来沙迦缅度演出时,出票情况就一次不如一次。我现在想起来还很心痛,师尊的心血,很多有缘众生得救的机会,流失了。我自己修炼的懈怠和不专业的一些做法是很大的一个问题。我们没能坚持住整体的精進状态。神韵的水准像师尊讲法一样,每次都会更高深,对我们的要求也会更高。另外一个原因就是遇到了负面的干扰和问题,例如有两次我们申请参加一些华人的社区活动摊位受阻,没有批准。在推广媒体的几次会议中,我们同样碰到了阻力。当时有些不知所措,没有及时正面对待,绕开了,觉的先去非华人的渠道推广也行。

归根结底,不论是哪个证实法的项目,最终的目地是讲真相、救人。最根本的真相没有讲通,只去按照商业的方式做项目本身是做不好的。

我看到了这些负面的干扰,师尊教导我们遇到问题要用正念正面对待。我和几个同修开始去参加本地社区的华人和亚裔的活动。有的时候是为媒体做报导、采访,有时是个人身份。我对本地的十来个华人团体大概有了一些了解。我注意到每次都会有政要来参加这些活动,少则一、二个,多则十多个。这些议员和商业界的人士一般还不容易找到。他们亲自来参加这些亚裔活动,这证明这些团体很有影响力,不仅受到亚裔的支持,更受到主流社会的认同和重视。

早期来这里的华人和美国的很多华人一样,他们利用自己的智慧和勤奋建设了这个城市,有些家族中一家的兄弟们都是二战的英雄。他们很多人仍然具有着中华民族的很多美德。无论他们在常人中的索求是什么,他们投入很多自己的时间、经历和捐助,为社会的公共事业和文化活动贡献了很多。这样的人和团体自然会得到社会的肯定和尊重。如果这些团体中的某些成员听信了对大法的诬蔑,或者受到邪恶的控制,就会对本地区的洪法、讲真相,特别是神韵的推广产生很大的阻力。因为有关中国的事情人们都会来询问这些团体。所以,我认为我们要主动接触他们,使他们有认识和了解大法弟子的机会,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在跟他们接触的过程中,我遇过唇枪舌剑的,有不理我的,有敷衍了事的,当然也有很多支持的和态度转变的。我抱着尊重和向他们学习的态度与他们接触,遇到问题不要退,也不要急,平和的把真相讲出来。

在这些社区活动中,我结识了很多社团的成员,成为朋友,有几位我认识最早的社团成员,他们观看过神韵,很支持大法弟子。有时,我觉的参加这些活动花的时间太多,收效不大。我太忙了,不想去参加。有时我会觉的这些应酬中接触到的各种人心,使我感觉很累。但经常在这时,就会有朋友打电话来督促我去参加这些活动。我想这就是师尊给我安排的路、要做的事吧。

我认识到起初我来参加这些活动时,还是或多或少的有一些自己的目地,毕竟是想影响他们,或得到他们的认同和帮助。我应该按照师尊要求的做一个无私无求的为别人着想的人,来参加社团活动就看看别人需要什么帮助。渐渐的,我不只是去参加这些活动,而是与主办的组织多接触,参与一些活动的准备工作,最近还成为一个社团的董事会成员。这只是打开社团的一个开始,我们还将继续在此方面努力。

我家里人开玩笑说我是“政治活动家”,也有人说我要做社区领袖。我又重温了师尊的经文《再论政治》,师尊说:“那这所谓的“政治”有如此的好处,何乐而不为之呢?”是啊,当今的社会是给大法弟子救人开创的,我们为什么不去唱主角哪。

我想,我们就是应该在常人中,用师尊赋予我们的正的和善的力量,去接触更多的人,去救他们。每个人的修炼道路不同,发愿救的人、要做的事也会不同。但我悟到:走出来证实法,走自己的路,走师尊安排的路,才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职责和荣耀。

以上只是我在这一方面的浅见。我深知修炼中要去的执著心还很多,象虚荣心、显示心、安逸心、保护自己的心等等。希望同修们提醒和指正。

向慈悲伟大的师尊叩拜!向同修们合十!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