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 救众生的修炼心得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来自中国长春的大法弟子。一九九四年七月我们全家一起走入大法修炼。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十九日来到美国旧金山。第二天,我就到中国城、花园角开始讲真相。我修炼与同修相比还有很大差距,但是我想借这次法会的机会,将我讲真相救众生的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我三次進京,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被非法抓捕、拘留、关押、及毒打。在被迫害中,我向狱警、看守人员、犯人、警察、甚至行恶者讲真相,因为他们也是受害者。

堂堂正正走出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衣着整洁,背着简单的背包,走到了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警察抢走了我的横幅。我高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警察打我、踢我、堵我嘴,把我推上警车(警车上已有很多大法弟子),我们被非法押送到北京石景山看守所。我们都不报姓名地址。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我把每次“提审”都当作是讲真相的机会。有一次前后有三个警察参与,开始的两个警察,其中一个对我進行毒打,直到他打累了,他走了。一会又来一个年轻的,问我:修炼几年了?你是人还是神?会背《洪吟》吗?会背<论语>吗?我一一回答他。他叫我背“论语”,我背到中间,他说:好了,背的不错。他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来了另一个,是他们的头。问我姓名、地址,我沉默。僵持了许久后,他说:“你为什么不说话?你说呀!”我说:“我想说的你们不让我说,你们让我说的,我不想说。”他说:“你说吧,说什么都行。”于是,我就从法轮功是什么讲起,一直讲到所谓的“邪教”是怎么来的,以及讲到邪党对我师父和法轮功的造谣抹黑和我为什么来北京等等。这段时间里,有他的插话、询问。其中他问到:“象我这样的人能炼法轮功吗?”我就给他讲了《转法轮》中不同阶层的人都可以在自己所在阶层修炼的法理。这次谈话大约進行了两个多小时。后来,就是在明白真相的警官的帮助下,我走出了石景山看守所。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见证了邪党对大法弟子的惨无人性的迫害,特别是对年轻女大法弟子的性侵犯和性迫害。

在经济被截断的日子里资料点正常运转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大法弟子成功進行了电视插播真相后,江魔头下达了“杀无赦”的命令,长春市被非法抓捕了五千名大法弟子。当时我流离失所在上海,那时我已被退休。可是邪党连退休人员也不放过,于四月非法停发了我的退休金,直到今天。同时冻结了我先生名下的个人存款。我们集体学法,悟到:这是邪恶从经济上截断我们,阻止我们救度众生。面对上海市一片片的小区,无数等待救度的众生,我落泪了。我们在生活上一切从简,家庭资料点也要正常运转!耗材照样买,真相照样做。师父从来没让我们真正缺过钱。在需要时,不是女儿长工资了,就是发奖金了,或者换了薪水高的工作。

上海市是江魔头的老巢,到处是被谎言蒙蔽了的监视的眼睛。买耗材难,把真相发出去也很难。首先是“采点”。我们走到哪里,正念就发到哪里。每次出去发真相之前都对做好的真相资料发正念。我们把每个“真相”都当作一个生命,加持它,让有缘人看到它、喜欢它,让它流传下去。同时也要清场。再就是如何走出家门。我们住的房子多数都是私下租的。我们出门前要发正念,告诉邻居:众生把门关上,大法弟子要出门救度众生去了,邻居的门关上了。回来时也是一样,当楼下有人聚集时也要发正念,让众生走开,大法弟子要回家了,一会聚集的人慢慢散去。

“真相”的种类除明慧周报、自己做的真相(明慧的加上本地的),还有几种光碟。自二零零五年起又加上真相币和《九评》。二零零八和零九年又加上“神韵”光碟。

我们也面对面的讲真相做三退。在邪恶的老巢,有时听真相的人、三退的人害怕。有一次我先生给一对返回上海的老知青做了三退。可是从此这对老知青再也没出现在原来的地方。我们悟到,我们的真相讲的还不够。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也遇到过被围攻、被跟踪,这时我们就靠正念走脱。

在那样的环境中,我们从来没有间断过学法、背法、不断的向内找,不断的修自己。我们形成一个整体。在八年的时间里,救度众生的小花飘撒在这个大都市的各个角落。直到二零零九年十月三日,那一天是中秋节。警车开到了楼下。晚上十点多钟,派出所的、街道办事处的、居委会的等聚在我家门外,拼命的砸门,边砸边喊:开门!因为二零一零年五月要在上海市举办世博会,它们提前半年清理人员,主要是搜捕法轮功学员。我们没有户口,没有居住证,没有身份证。我们集体发正念解体邪恶对我们的迫害。那一夜,是不眠之夜!我的心性承受能力几乎达到了极限。但是心中有不可动摇的一念:师父会救我们的!在师父的呵护下,在功友的配合下,我们走出去了,闯过了这一关。被迫失去了在上海的最后一个家。此后,我们集体学法向内找,找出了很多人心、人的观念。比如:欢喜心、怕心、求心、安逸心等等。

返回家乡利用各种机会向亲人、老同学及有缘人讲真相

二零零九年十月十一日,我们家四人秘密回到了长春。几天后两个女儿返回上海。我和我先生溶入了长春大法弟子的助师正法中。

从上海回到长春,觉的长春的环境太好了,到处是真相。同修能把那么邪恶的环境正到这种程度得有多大的付出啊!通过和同修的交流,我们悟到师父反过来利用邪恶给我们设的魔难,让我们回到家乡来,这里有我们要救度的众生,有我们要做的事情。我们也找到了差距,要抓紧时间弥补上。

我的亲人们为我们举行了一个晚宴。他们都是我们的晚辈:侄子侄女们,孙子孙女们。看到亲人,我心里有些歉疚感,觉的对不起他们。在迫害前,他们有的看过书,有的炼过功。迫害开始后,他们都放弃了。有的还对法轮功产生了误解。我平和说:“孩子们,对不起!姑姑这么多年没回来照看大家,也没给大家带什么礼物,但是姑姑把心里最美好的东西带给大家,那就是法轮大法!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就是为了要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告诉更多的人。但是我得到的比我付出的要多的多!大家看到了,我身体健康,我还很年轻。这能用金钱换来吗?”我开始讲真相。当讲到对我的迫害时,他(她)们哭了,当讲到退党大潮时,他们说,“我退,我也退…”他们明白了真相,误解解开了。晚宴从下午五点一直到晚上九点。他们说法轮功真好。我们把带去的小册子和护身符分给大家。参加的二十几人全做了三退。

给我大学时代的同学和老师讲真相

我的大学同学和老师,他们多数都有很高的社会地位,有高级工程师、教授、博士生导师、政府高官。他们经济条件好,有大房子,有车,享受着高工资。一次是在同学聚餐时讲真相,因为人多,没有讲透也没讲通。

师父在《洪吟三》<济世>告诉我们说:“揭穿谎言 解开心锁 不信良知唤不回”。

在师父的鼓舞下,我们决定单个拜访。拜访我大学时代的一个好朋友时,一见面就流着泪对我说:“老史,你就服个软吧,写个‘保证’把钱要回来,你再炼不行吗?把身份证办出来,没有身份怎么行啊?”我知道,她是怕共产邪党,也怕我吃亏。但是她的话却刺痛了我的人心:在学生时代,在同学中,我是最优秀的,工作后也一直是出人头地的,而现在我没钱没地位,连身份证都没有。似乎真有点落魄的感觉,心里酸酸的。

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中的一段法:“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

师父讲过,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宇宙中最荣耀的称号。我还要人间的什么身份、地位呢?至于这种“保证”对我来说根本就不存在。悟到这些,顿时觉的自己顶天立地,再也没有那种“落魄”的感觉了。接着我和我先生堂堂正正的继续登门拜访了很多老同学、老朋友。我们还到周边的城市去拜访有缘人,逐一的解开他(她)们的心锁,唤醒他(她)们的记忆。为他(她)们做了三退。

我们经常参加亲戚的结婚宴会。我和我先生悟到,这是师父给安排的救人好机会,一定去“随礼”。参加宴会的都是我亲戚,同村镇或邻村镇的。一般我都认识他们祖父、父亲那一辈的人,他们不认识我,但是都知道我,也很敬佩我,因为我是那里的第一个大学生。连我炼法轮功的事,他们都知道。为了能多救人,我就一桌一桌的讲,每到一桌,我先提起他们祖父、父亲那辈人的名字,接着讲真相。我讲,他们都愿意听,都信。每桌我都根据不同情况有侧重的讲。他们中,有参加过党团队的多数都退,没参加过的都念法轮大法好。

在长春的这段时间,我们走到哪里,真相就做到哪里。如早市、商场、坐车公园等等。

在我们离开之前的一段时间,对没有来得及讲的、没有找到的,我们都要一一了结。师父知道弟子的这颗心,把有缘人推到我们面前。那些天,真是很顺,想找谁,就能找到谁,有的一说就通,就退,有的是全家三退。

到旧金山两个多月的体悟

我能来到美国助师正法,也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这里有我要修炼的,有我要救度的。我要珍惜这个机缘,不留下太多的遗憾。

来美国后,感到这里太自由了。我压抑的心开始逐渐展开。我和女儿拿着真相到中国城的商家去派发,讲真相。连加州州政府,华盛顿DC国会山庄的国会大楼,我们也進去向议员讲真相。讲在中国大陆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对我及我家的迫害。在华盛顿DC大集会上,我接受记者的采访,公开讲邪党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身在自由的环境中,使我想到在大陆,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为了向被谎言蒙蔽的众生讲真相,要冒着危险和重重的压力。

这里的大组学法也令我感慨。这么多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同时做着这么多项目,彼此沟通,互相配合。这在大陆已经久违了。这些使我能了解同修,熟悉环境,更快的溶入其中。每一次的交流,我能够从中找到自己的不足。我生长在大陆,受党文化的教育。所以思维上、观念上、言语上,往往还带有党文化的毒素。在大陆的环境下,有的自己觉察不到,别人也不太好发现。认识不到怎么能修去?在这没有党文化或党文化少的环境中,才能意识到。

还有一点感受,虽然这里的大环境是宽松的,但是修炼要达到的标准是一样的。在这个环境中,也同样要做好三件事。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中,我在中国城经历了多次邪党势力控制常人干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事件,我感到正法進程推進的很快。师父讲过:“我过去也讲过,中共邪党它不干什么它自己还少点事,特别是它一对大法弟子干什么坏事就成为它自己的丑事、败事,同时成为帮助大法弟子成事结局。”(《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邪恶越来越虚弱。出现的每一次事,都不是偶然的,在另外空间都是一场正邪大战,每一次都救出一些可救度的众生,也是大法弟子的修炼机会。

我也深深的认识到,在大陆的修炼代替不了在这里的修炼。在这里的修炼是大陆修炼的延续,也是弥补的机会。在大陆的环境下,我走过来了,在这里,我也要走过来,修出来。成为师尊合格的弟子,兑现自己的誓约。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