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整体之外谈整体”

一位“昔日同修”的话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站在整体之外谈整体”这句话说得挺不合适的,但是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我的意思。可能我是站在一个非常狭隘的角度来谈的,其实我也不是完全在整体之外,因为我还是可以上明慧网的。

我理解象我这样掉队掉的很厉害的人,就象整体中没通的脉或者即使通了也是细细的没多少能量,这样本应自己承担的责任就推给了别的同修,从而拖了整体的后腿。可我也想修好自己,一言一行完全在法上,也想象那些修的好的同修一样每天都能救很多人,把自己的责任好好承担起来。然而,修炼得扎扎实实的提高上来,不是有个愿望就可以的。

有时我觉得自己好象已经看到了旧势力给我们一家人安排的毁灭之路了——一个得了法的人不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就必定会起到抹黑大法的作用,甚至猜想我们一家人是不是本来就是结伴来世间破坏大法的,否则为什么得法这么多年了,似乎都没真正明白该怎么修呢?

要说有修炼的愿望,似乎数我母亲最强烈了。她从九五年得法开始,修炼几乎就是她生活的“全部”。在她二零一零年初离世之前,她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持续了五、六年,也没在法上提高上来从而走出魔难。而在她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之前的几年里,她有个比较明显的执著放不下,她问每一个来家里的同修她该怎么办,但她最终也没有放下。

我母亲的离世让我特别痛心,她真的特别想在法中提高上来,特别愿意和同修交流,希望得到同修的帮助。当后来有很多同修来帮助她时,已经太晚了,她已经被痛苦折磨得有些意识不清了。

自己十年在旧势力的安排中走不出来的绝望,母亲离世前好几年时间里在痛苦的魔难中一点点的失去了正念,是那些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的大法弟子们所无法体会的。我好羡慕明慧文章中同修们由于身在法中的那种自豪和幸福!

大法学员出现不正确状态,并最终以“病业”的方式过早离世,我感觉负面影响挺大的。我伯父“七•二零”之后由于怕心不炼了,得了糖尿病,后来我父亲跟他谈过之后,他又开始想修了,但是他没什么机会接触别的同修,由于心性没提高上来,后来身体突然出现病态,被儿女送入医院。在他离世之后,儿女认为他的离世就是由于他把糖尿病的药停了所致,所以对我父亲充满了愤恨,对大法更是充满了负面看法,至今基本不跟我家人来往。

我父母所住的小区内并不是很大,就我知道的已经有包括我母亲在内的四位修炼人以“病业”形式离世了,常人免不了众说纷纭。其他的同修好象也都不同程度有过身体方面的魔难。而且有位这些年发了数不清资料的同修阿姨对修炼的认识似乎还停留在“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当然要修下去了”。

我姐住在南方的城市里,虽然她可以上明慧网,但是她根本不认识周围的同修,接触的都是常人,好象总是在忙着常人中的琐事。

我前一段时间接触过的夫妇同修,男的忙工作,女的忙孩子,最近男同修可能会失去工作而没有生活来源了。

丈夫的同事中有同修,一个人独修的,也不方便见我,也不知道状态怎样。

还听说有些同修家里魔难很大,有的被常人妻子管着不让跟同修联系。更有的同修不修了,跑佛教中去了

……

其实我说这些,只是想说如果所有的同修都能真正在法中提高上来,都作为一名真正大法弟子在世间正念正行,不出现对大法造成负面影响的事,那我们整体上救度众生的数量一定会倍增的。

在我看来,象我和我母亲这样一心想修,却又掉队掉的很厉害的,其实就是修炼中最基本的问题没解决,由于党文化下形成的僵化的思维方式,所以遇事只是想知道怎么做对,但不会向内找,不知道该怎样放下人心在法中提高上来。虽然也知道只要学好法,什么问题都能解决。但由于该放下的人心没放下,往往就做不到学法入心,也就看不到法中更深的内涵,从而无从提高。再有就是以个人修炼中的认识,甚至是常人思想来看待正法修炼,所以很难走出旧势力安排的魔难。

现在好象大多数集体学法还是按区域或者是早就认识的同修在一起学?对于在静心学法和向内找实修自己两方面都做得好的同修,我想真的是他无论跟谁在一起集体学法,哪怕是一个人独修都能在法中继续提高。可是之所以会掉队,可能正是由于不会修的缘故。而且往往越是掉队的同修越是接触到的同修非常有限。当身边的同修起不到帮助作用的时候,自己又不懂得如何通过向内找静心学法在法上提高自己的话,可能最终就会被邪恶以不同的形式迫害了。

对于放不下自我不会实修的人来讲,跟不同的同修交流真的效果差别非常大,这是我亲眼目睹也亲身经历过的,当时我就想如果母亲身边有这样法理清晰的同修的话,她就不会好几年都走不出魔难了。但是那样的同修都非常的忙,根本没有可能太多的帮助我们。如果平时大家在一起学法、修炼、做三件事,同修刚在哪方面出现掉队的现象,就能得到有效的帮助,可能就不会导致最终被邪恶迫害倒了。这样既可以避免在常人中造成负面影响的事大量出现,也可以避免大法弟子们“救火”式的占用大量精力去帮助同修从而影响做救度众生的事;而且当掉队同修的问题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了,即使得到大法弟子们的帮助,也不一定能得到好的结果,因为一时抓不到症结所在。

当然师父留给我们的集体学法的形式肯定是最好的。但是对于暂时找不到集体学法小组可以参加的话呢?而且集体学法并不是仅仅是一种形式,要形成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才会真正起到集体学法的作用吧?还有假如一个集体学法小组中的同修在某方面的人心是共同的,那会不会突破起来就更加困难些呢?

我因为觉得自己在法上的认识与正法進程脱节特别大,我看了大量的明慧文章,历年的特别推荐文章我也看了很多很多。我发现明慧网好象有个特点:一直紧跟师父正法進程的那些大法弟子,尤其是那些早期就路走的非常正的大法弟子,现在很少在明慧网上发表文章了。不知道这可不可以算作整体的一种损失?我猜可能一方面是每天做三件事很忙,另一方面他们一路走过来,都可以写一本书了。我就知道有的大法弟子做了很多很多事,但现在基本不写文章了,他们只是在小范围的自己的集体学法环境中交流一下而已。我觉得这样会不会容易造成局部的整体坚如磐石,而有的地方对大法造成负面影响的事不断出现?

前一段时间我看到明慧上有些文章写给昔日同修的,也许对很多昔日同修会有用?但是我觉得如果我当初完全脱离法的状态下看到那些文章,估计没多大作用,不过我可能属于人的一面思想比较复杂的吧,也不带有普遍性。我记得零四年左右,母亲拿一篇明慧交流文章给丈夫看,希望他走回来,文章好象是写开天目的同修看到那些放弃了大法的学员可怕的结局。当时因为触动了人心,丈夫很反感,说不可能因为害怕而修炼,抱着执著来修也走不下去啊!但是去年,只是在家里碰见过一位大法弟子,打过招呼也没交谈,此外还听我讲了这些大法弟子的事,就被大法弟子的慈悲与境界所打动,自己主动要求看真相光盘,然后就开始学法了。

经常看到明慧文章里同修救度众生时要求自己“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有时我会想如果同修们也都用这种心态来对待那些掉队的同修多好啊!当然那些掉队同修的人心真的很“招人烦”,甚至有时我觉得我作为旁观者都看不过眼了。可是要知道那些掉队的同修想靠自己的力量走出旧势力的安排是很困难的,没有人去帮助他们的结局有可能就是出现对大法有负面影响的事,造成更多众生对大法的误解,而这些都需要大法弟子们付出额外的努力去弥补的,甚至有些都不知能否弥补回来。

其实我觉得修的好的局部整体对待那些修的不好的局部整体的态度也是同样的问题吧?所有的大法弟子应该是共同的一个整体吧?

到底什么叫“找回昔日同修”呢?我理解如果仅仅是又开始看书了,那只是“找回”的起点。如果他真的能在法上看问题了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那才是真正的“找回”。在一个好的集体学法的环境中,同修可能很快就会提高上来吧,也许从新开始看书到成为一名真正的大法弟子的过程很快,我不了解这种情况也没有发言权。

以我个人认识来看,昔日同修走回来如果没有一个好的环境,很容易反复。虽然开始看了书,甚至开始了做三件事,但真的遇到关难的时候,很可能就又回到常人状态去了。我自己多次感觉到,我学法学出了正念,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正念好象齐刷刷的没了,自己又完全象个常人了,得再从新经历一次“走回来”的过程,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回来”了没有。我不知道这种现象是因为修好的一面不断的断开了的缘故,还是仅仅人心起来了把正念给挤没了?也许只是因为自己陷在常人中的时间太长了的缘故。

那些精進的大法弟子可能很难知道他们的言行他们的正念之场会对那些不在法中的人会产生多深远的正面影响。当然因为掉队的同修人心比较重,大法弟子不经意的一句话也可能会对这些同修产生负面影响。当有些自己做的非常好的同修嫌别的同修没正念、人心重而懒得搭理的时候,有没有想到没正念的同修此时可能是最需要得到同修正念加持的时候呢?

我感觉陷在问题中茫然的时候往往不知道自己的哪些想法不在法上以及为什么不在法上,哪怕有同修告诉去看师父的哪段讲法、如何向内找都好啊,这样不会修的可以慢慢的改变遇事老是用人的思想看问题的习惯,真正学会“以法为师”,养成向内找的机制。

在网上也看到有的同修说当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正好能看到有的文章中恰好点到了自己的人心。这种情况我也数次遇到过,但基本是我在开始明白如何修之后。在之前的那么多年,明慧文章只是让我看到了我无法逾越的差距,面对自己的问题仍是不知从何下手。

随着自己开始有些明白如何修心,有很多问题可以通过自己学法解决了,但是我还是有好多问题不能在法上认识清楚。比如我就不知道如何掌握正念正行和理智注意安全之间的分寸!因为我对于邪恶来讲是公开的,如果自己在家里做资料是不理智吗?还是心性到位了就没问题,不到位就是不理智;对于我父亲因为母亲离世后一直不适应一个人的生活(我家房子小他也不愿意在我家多住),我根本不能理解这种人心,所以我对他也起不到帮助作用,曾经有段时间还不断有人给他介绍常人老伴;还有我劝退的常人非得要送给我“弟子规”和“中医治病”的光盘,我就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这些光盘,也不知道用怎样的态度对待那些信佛教的人,不知道该讲到什么程度;对于那些不信神、还以声称不愿意内心装進去负面内容为借口不愿了解真相的自我感觉很良好的人,该怎样去对待……

我周围的众生不明真相的人太多了,连自焚事件真相都不清楚并对大法有误解的人有相当大的一部份,而有些人对大法的误解就来自于听说“某某怎样怎样”,如果恰好是自己熟悉的人那对大法的误解就更深了。

我不知道我写这篇东西是不是在向外求,别人走过的路自己也得走一遍,也许只能靠自己在法中悟出来才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