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宁市中共政法委近期恶行与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据不完全统计,遂宁市中共政法委操控公检法十三年来迫害致死40人,其中6人被国保、公安虐杀,18人被国保、看守所狱卒联合使用毒药加酷刑虐杀,其中4人涉嫌被活体摘取器官,4人被洗脑班虐杀,3人被监狱虐杀,5人被劳教所虐杀。此外,还有13人被骚扰、抄家、罚款、监视、恐吓等致死。

一、遂宁市政法委邪恶近两年多恶行局部统计

从2010年,遂宁政法委邪恶就连年大肆绑架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强制洗脑折磨、讹诈钱财,并且继续连年虐杀好人,至今还在不断绑架。两年多总计:绑架洗脑近百人次,冤判1人,非法劳教2人,迫害致死2人。

(一)2010年:绑架洗脑关监27人,枉法冤判1人。

何吉春、罗慧兰、王德义等七名、吕艳飞等几名、杨胜珍、易琼英、王琼英、陆秀琼、龙庆贞、李世贤、李庭芳、陈福普、谢均琼、吴金玉、郭秀英、梁桂兰、李亚君、柴立荣、李玉琼、马中玉等。

秦正芳于2010年3月10日被非法判刑三年,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监狱6监区,监狱禁止家人探视。

(二)2011年:绑架洗脑关监32人次、迫害致死李廷芳。

彭香莲、蒲远玲、王群、罗尤富、陈仕和、吕中正、陈益兰、何先约、刘金蓉、柴玉荣、廖邦贵,文显蓉、李琳、陆洪友、吴明书(2次)、殷素君、段守目、陈长平、陈祥明、米光平、何吉春、张兰芳、张凤英、丁文斌、杨泽芳、陈文普(2次)、袁素英、李廷芳、李世贤、陈英。

◇遂宁市安居区石洞乡法轮功学员卢洪友、吴明书、张兰芳、袁素英(袁西英)、张凤英五人二零一一年三月三日被安居区东禅镇石洞派出所的恶警绑架、抄家、勒索:袁素英在家人被勒索四千元作保后被放回;卢洪友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看守所,三月十六日被勒索五千元取保被放回;吴明书三月四日被劫持到遂宁洗脑班,三月十八日被勒索一千元取保后放回。

◇李廷芳被遂宁洗脑班迫害致死

李廷芳,六十岁,家住遂宁市中区船山乡南强镇龙坪涪江村四大队一社。二零一一年七月份被当地恶人又一次绑架到遂宁洗脑班迫害,十月份过后几天放回。当时见到她的人都发现她痴呆了……后越来越严重,于冬月(农历十一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一提起李廷芳,李廷芳的丈夫眼泪就忍不住了。现在他每天干了活回家后,只有喝酒减去对失去妻子的悲痛…… 村里都说李廷芳是个本份、善良的好人。她以前身患各种疾病,每个月有半月吃药,疼痛难忍,到处求医无效。她在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各种疾病不治而愈,在这几年中没吃一粒药。

她曾多次被绑架洗脑折磨、抄家关押、劳教。下面是她二零零五年向明慧网投稿所述摘选:

二零零一年元月四日上午,公社书记康家亮、副书记席敏、治保主任翟昌彪等一群人来到我家,强行把我绑架上警车,送到公社洗脑班,强行转化没达到目的,一月九日他们又把我送南强公社洗脑班,有两个邪恶管理员王勋、米毫,他们每天强迫所有大法学员骂大法,我和另一个大法学员拒绝骂。李旭就叫我们去扒墙壁、打耳光、拳打脚踢,经常吊铐、不给饭吃,一直迫害我俩。二月四日又把我送到吴家湾拘留所关押,六月五日又送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受迫害一年。

(三)2012年:9个月已绑架洗脑关押30多人、枉法劳教2人、迫害致死1人。

苟跃军,谢大顺、肖主俊、李集友、张武臣、杨素芳、肖素芳、丁文斌、周云燕、刘红军、刘大秀、布春华被绑架。

◇2012年4月18号上午,张成珍、苏德荣、张秀蓉等三名法轮功学员在油房街菜市场口时,一个长期在洗脑班行恶的恶人吴家兴等人从后边把张成珍的手臂拉住。强行将他们三人带到遂宁工业园区富源派出所。所长黄杰把张成珍和张秀容的双手铐在窗子上,非法对法轮功学员搜身、搜包,又抄了他们的家。敲诈勒索了她们八千元钱。

◇船山区肖祖俊2012年2月15日被遂宁市船山区610主任唐欢欢带领七八个人挟持到洗脑班,由船山区南津路派出所户籍警杨柱、南津路办事处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杨静,及办事处书记谭国政三人骗开肖祖俊家的门。

◇2012年3月27日,遂宁陈家秀被川西监狱劫持三年,被非法强加的刑期已满,本应直接回家,却被遂宁610头子唐英,(女,40多岁左右。工作单位:遂宁河东新区市政府防邪办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

◇张碧华,女,60岁,林素珍,女,76岁,住遂宁市蓬溪县,于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上午十一点钟,在蓬溪县大石镇讲真相时,被绑架,下落不明。

◇郑芳秀、吕燕飞、廖小兰、颜小东、石素莲,住遂宁市,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四、五日左右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遂宁洗脑班。

◇付秀华、扬燕群、石意颜,住遂宁市,八月二十一日上午,在市区被警车川J-775跟踪,在南门16路公交车站旁被从警车下来两男一女警察绑架到设在拘留所内的市洗脑班。

◇李集友,男,六十三岁,遂宁市蓬溪县篷南镇综合乡二大队人。李集友被本村主任恶告,被篷南镇派出所所长李某、副所长吴中前开车拦路绑架,抢走了随身携带的五千元人民币和随身物品,被劫持到蓬溪县看守所迫害。

枉法劳教两人:

◇丁文斌,男,六十岁,家住遂宁射洪县太和镇。二零一二年一月下旬,丁文斌被劳教一年,劫持到绵阳劳教所。迫害直接责任人:县维稳办恶人邓定勇、太和镇城北派出所恶警,射洪县国保大队长周趾。

◇刘红军,男,四十多岁,遂宁市蓬溪县教师。被蓬溪县国保特务绑架、抄家,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后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一二年二月上旬被劫持到四川省绵阳市新华劳教所迫害。迫害直接责任人:国保书记李劲、大队长苟某、成员何强。

◇遂宁市安居区保石镇水井乡三村八社法轮功学员杨光,男,二十三岁,于二零零八年六月在安岳县讲真相时失踪。杨光于二零零一年十六岁时开始修炼法轮功。当年他在达县铁路学校读高一,因看《转法轮》被一受邪党造谣宣传毒害的同学看到,告发到班主任李秀清处,李秀清和校长邱毅强找到杨光,逼迫他把书交出来,杨光坚决不交书, 邱毅强说:“你愿交书还是愿读书,自己选择。”杨光坚定地说:“我要书。”学校遂非法开除杨光。杨光只好回到拦江中学读书,由于受到严重的歧视和打击,成绩由优等下降到中等;高中毕业没有参加高考;半年后去广州打工。二零零八年六月,杨光去四川安岳县后失踪。据分析他是在讲真相时被绑架。至今四年过去了,杨光毫无音讯。鉴于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残忍活摘器官牟利的内幕被陆续揭开,杨光的家人对杨光长期失踪感到非常担心。

◇罗庆友被遂宁市蓬溪县恶警迫害含冤离世。罗庆友,出生于一九四八年四月初五,家住蓬溪县三凤镇食品站。一九九七年十月有幸修炼法轮功,从此身心健康。罗庆友几次被蓬溪县国保绑架关监罚款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罗庆友又与十名同修到潼南与二十多名同修在公园炼功,结果几十名同修全部被绑架到潼南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罗庆友遭到残酷迫害,体重减轻了十多斤,家人都认不出来了。二零零零年七月初,罗庆友与同修到北京上访,被当地国保枉法劫持到绵阳新华劳教所一年半,遭到残酷迫害。二零零二年七月,罗庆友的妻子何雪梅在一次讲真相时,被遂宁市公安局绑架,遂宁国保邪恶趁机把罗庆友也绑架到遂宁戒毒所迫害,四个多月才回到家里。二零零三年五月,当地派出所恶警又再次把罗庆友劫持到蓬溪看守所,九月底才放出。后一直受到派出所的骚扰。由于多次迫害,罗庆友的身体遭到严重损害,于二零一一年五月三日含冤离世。

◇遂宁苏德荣、张秀蓉夫妇被绑架十三次、劳教两次、被勒索钱财近三万元。

苏德荣,今年七十岁,老伴叫张秀蓉,六十六岁,遂宁市工业园区南强马宗岭村六社村民。夫妇俩前前后后被遂宁市南强镇、创新工业园区六一零坏人绑架十三次,枉法劳教各二次,被勒索钱财近三万元之多。仅二零一二年前半年,就已被恶警两次绑架和抄家,勒索钱财五千元,张秀蓉今年第二次被绑架后,至今关在遂宁市北门收教所三楼的洗脑班强制洗脑折磨。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八日上午九点过,苏德荣、张秀蓉夫妇被劫持到遂宁市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以所谓“罚款”的名义勒索了他们五千元(没有给任何收据)。张成珍同日被勒索三千元。五月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村主任杨永生、村治保主任吴加兴、创新工业园区派出所的恶警余世海、苏建平等七人突然闯进张秀蓉家再次绑架了她。杨永生欺骗说船山区富源路办事处张主任要问她几句话就回来,未达目的。杨永生和苏建平上来就抓住张秀蓉手腕强行拖走,直接送到了遂宁市北门收教所三楼洗脑班进行迫害,至今未放出来。

在同一天,他们又去绑架张成珍。张成珍拒绝开门。当地民众都来围观,大家都质问他们:“你们就是想敲诈人家的钱嘛!人家上个月才拿了几千元钱给你们,你们才放人家。这才几天你们又来了!”民众很气愤,吼凶了,恶人都灰溜溜走了。

二、最恐怖、最凶残的非人类虐杀

遂宁政法委邪恶残酷谋害了那么多法轮功学员,限于篇幅,这里举三例被遂宁政法委的国保、公安、狱卒涉嫌活取器官残杀的法轮功学员,见识见识被中共洗脑魔变成的恶鬼的“执法人员”,是如何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最恐怖、最凶残的非人类虐杀的。

◇彭方建死后,家人见到他脑后有一个大洞

彭方建在灵泉寺看守所死后,家人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两手拳头紧握,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灵泉寺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脑后为什么有一个大洞?是活取了人脑和器官?否则怎么会是那种表情?

彭方建,男,四十五岁,因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被多次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七月下旬才从绵阳新华劳教所释放回家。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上午在家中被遂宁仁里镇派出所恶警饶军、镇“六一零”头目袁小林、“六一零”成员胡宗成、镇法制办张康平等人绑架至仁里镇派出所关押,期间派出所所长段守昆向其家人索要五万元钱就放人,家人因拿不出那么多钱,三天后被转至灵泉寺看守所非法关押。彭方建一直不配合邪恶,绝食抵制迫害。于二零零三年二月十日被虐杀。(派出所所长段守昆为什么敢讹诈彭方建家人五万元巨款?)

二零零三年二月十一日,由村干部通知彭方建的家属去见遗体,结果遗体被连夜拉到了火葬场。家人去后见到遗体面部青肿,头上有严重伤口和残留的血迹,两眼圆睁面部表情呈极度痛苦状,张大着嘴双手伸直呈紧握拳状,后脑头皮有瘀斑,脑后有一个大洞,没看背部,遗体是被恶警从看守所的地下室拖出来弄上车的。

彭方建被迫害致死后,他的老父亲也悲愤去世。遂宁仁里镇政府的一位工作人员曾向记者证实了彭方建的死亡消息。仁里镇派出所警察对此称:“人死了。这是国保大队管的,不属于我们管。”

◇李宪民在射洪县看守所被剖脑开膛

李宪民,女,五十一岁,西师毕业,被迫害前系遂宁市射洪县社会保险局股长。在中共的迫害中,她因修炼法轮大法被撤销此职,并被多次绑架、关押、劳教、停发工资。二零零五年二月一日中午十一时,李宪民到县政府招待所参加亲友的团年宴,被四名“六一零”便衣特务强行绑架抬上车,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历经六十五天的酷刑折磨和非人的迫害,李宪民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七日半夜一时,在射洪县看守所被酷刑折磨迫害致死。

李宪民被非法抓捕后,恶人还抄了李宪民的父母家,两位近八十岁的老人受了惊吓,其父精神受到严重打击,于二零零五年二月中旬惊吓而死;母亲至今怕见生人。

在迫害过程中,县国保大队长周渊恶狠狠地对李宪明说:“这回不把你整进去,算我手艺瘟。” 四月六日上午李宪明感冒发冷,报告看守所,恶警一直不理。拖至下午二点,恶警才叫了一个曾经当过兽医的姓蒲的人(此人是射洪武安人)来输液,不久李宪明又拉又吐,晚上七点,看守所所长王某和狱医叫恶警杨秀将李宪明送人民医院,医生要求住院,但杨拒绝住院治疗,要将李宪明带回看守所输液,九点过,回到看守所后,又输了不明药物,李宪明就全身发冷,眼睛鼓起,十点左右就被迫害致死。注:李宪明在看守所的情况是狱卒叙述的,真实情况只有看守所王所长和狱卒杨秀知道。家属赶到时,看见头颅已被剖开又缝合好,肠子摆在地上,主刀医生遂宁人民医院病理科主任梁海桥将所有器官带到遂宁去了。参加解剖的单位及人员还有:市检察院龙处长、县政法委、县“六一零”、县检察院、县看守所。

而李宪民是被活取器官,还是死后被剖脑开膛取走器官、脑髓,这个只有王所长和狱卒杨秀和主刀医生梁海桥主任知道。

◇苏琼华被遂宁国保、船山派出所公安踢下楼后,身体被警车拖走,不知所终。

苏琼华,女,三十二岁,遂宁市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下午六点三十分被遂宁国保大队、船山派出所警察踢下楼而死。据现场目击者提供:十二月十八日上午国保大队、船山派出所十几个警察欲对苏琼华进行抄家。苏琼华与警察讲理,不予开门,警察在她家楼道及附近围守了三天,并不时骂着,叫嚷着:“抓到了,打死她!”

二十日下午六点多钟二名警察从她家屋顶(她家住在六楼)用绳子吊进客厅,当时苏琼华正在窗口对着下面围观的约三、四百名群众讲法轮功蒙受的奇天大冤。警察从上面吊下时狠狠踢了她一脚,她用双手去抓警察的脚,警察脚一蹬,苏琼华就从六楼摔了下去,当时围观的群众都大喊:“警察害死人了!警察害死人了!”。

苏琼华摔下后,警察不但未采取任何抢救措施,而是将摔下来还未断气的苏琼华抬起来放到一张网上拍照,进行现场伪造,欲给人一种苏琼华跳楼自杀、公安在楼下用网接住她的假相。伪造完现场后,苏琼华人已断气,警察才将人抬上警车拖走(当时有三辆警车)。警察将人抬上警车拖到什么地方去?是否是苏琼华没断气,只是休克了,警察将人抬上警车拖到摘取器官的地方去了?根据他们一贯做法,人真正死了,警察是不会拖走的。

另一名姓黄的警察还骂苏琼华年仅十二岁的女儿,并对她搜身,夺走她家门的钥匙,开门入室后,又将她家闭路电视天线割断,挂在屋里,将一床棕垫放在窗框上,把她平时炼功用的坐垫搬到窗户边,伪造了这一切后就拍照、摄像,用以蒙骗群众。可这一切却瞒不了那三、四百双雪亮的眼睛。由于民愤极大,在有关部门假意调查苏琼华死因时,那些善良正直的人们都说:“是警察害死的!”

三、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

与遂宁市政法委邪恶势力的极端邪恶相对应的,是上天对遂宁市邪恶人员的恶报,那也是触目惊心的。而且,未遭恶报还在行凶作恶的最邪恶之徒还将在大审判中遭到人间法律和上天的双重严惩。

据局部收集,遂宁市已有5、60参与迫害的坏人遭恶报,下面简单列举恶警遭恶报案例。

1、遂宁市公安局收教所所长杨远中,家住遂宁市城区和平路市公安局宿舍,出生于1964年9月13日,现年40岁,几年来疯狂迫害当地大法弟子无数,残酷毒打大法学员、用电棍电,施以各种酷刑。2004年9月突发暴病,花了几万送重庆某医院医治,于2004年10月5日死于重庆医院。

2、遂宁市城西派出所长胡双清,长期追随邪恶迫害大法弟子,2003年国殇日外出旅游遇车祸身亡。

3、遂宁市公安局巡警大队长黄英,1999年7.20以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2004年10月21日乘专车到宜宾,在宜宾遇车祸当场身亡,终年48岁。

4、遂宁市分水镇派出所所长税朝健,男,50多岁。因迫害郑方君、欧镇罗、何得锒、刘言群、邓兰、梁国容等多名大法弟子而遭报。先后二次出车祸,摔断了手臂住院,后又被查出贪污等恶行,被逮捕。税朝建在迫害大法修炼者时狂妄至极,多次公开叫嚣“杀人放火都不管,就要管法轮功”。此人在一次车祸中多处骨折,事后半月,种种劣迹被告发,终成阶下囚。

5、王延文,男,五十多岁,四川省遂宁市公安局副局长,三级警督,因迫害法轮功学员晋升为遂宁市中区公安局长,负责迫害法轮功学员。因为长期追随江氏集团极力迫害法轮功学员,身患绝症,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遭恶报死掉。

6、蒋清平,男,30多岁,原遂宁市中区国保副大队长,在世时疯狂抓捕、殴打大法弟子,于2003年腊月二十八在遂宁突发脑病恶报死亡。

7、遂宁市大英县国保大队长姚建春,40多岁。自“7.20”后长期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本地大法弟子,2004年底得癌症死亡。

8、遂宁市南强派出所垅坪洗脑班恶警席敏,99年7.20以来追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本地区大法弟子,对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绑架、罚款。2000年7月24日中午他恶毒的辱骂一名绝食抗议的大法弟子,说“叫你不要炼法轮功你偏要炼,饿死了活该。火葬场这么近,死了拉过去就是。” 2003年8月20日左右,南强派出所恶警伙同市政府几个恶警谎称到外地去‘拉练’,实质上是拿敲诈勒索大法弟子的血汗钱去游山玩水,8月20日恶警们的军用车在甘孜州一带的公路上行驶的时候,从山坡上飞下来一块大石头不偏不倚的钻入车内砸在恶警席敏的头上,当场昏迷过去,送去医院抢救,8月23日死在甘孜医院里。

9、遂宁市城西派出所恶警胡兴贵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大法弟子及其家属。2003年8月胡兴贵死于癌症。

10、2001年12月15日,钟文福(武装部长)、杨超、谭华伦等五六个恶人,把拦江镇13名大法弟子(罗均兰、谭右兰、肖华玉、杨群、戴玉和、唐德淑、袁树林、陈开科、杨强英、谢群华、蔡淑群、廖清富、欧忠良)关了四天五夜,轮番看守,不准睡觉。每天清稀饭加泡酸菜。钟文福的家属煮饭,赚取每人每天50元生活费。罗均兰因为没有板凳,散盘腿坐在棉被上,就被钟文福狠狠地扯掉被子,强迫她坐在地板瓷砖上两个多小时都不让她起来,还破口大骂。另外一个副书记因于心不忍了,才叫她起来。他们还找人(陆林)来录像,逼迫大法弟子们骂师父骂大法。除生活费外,每人被敲诈勒索5000元。总计:70000元。2003年11月,钟文福在遂宁市三家镇出车祸当场撞死。死时仅41岁。

11、周永碌,男、六十多岁、遂宁市原城东派出所警察,长期专管抓捕法轮功学员。退休后又在佛学寺监视法轮功学员,于2006年5月份瘫痪,不能说话。

12、伍胜华,原东禅派出所的恶警、现任船山区老池乡派出所所长。因遭报今年8月免去所长职务,暂时保留工职,现在船山区仁里派出所当一般恶警。

13、闫昌全,遂宁市安居区分水镇综治办主任。99年7月20日以来积极跟随江氏邪恶流氓集团,非法抓捕,抄家,殴打法轮功学员,恶毒诽谤大法与大法师父。于2006年4月下旬遭恶报,摔下悬崖,脊柱断成三节,肝脏破裂。

14、刘用军,男,四十多岁,遂宁市中区安居区拦江镇政法委书记,99年后,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共十多万,打白纸条,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得力干将。2010年4月,死于胃癌。

15、原遂宁市灵泉寺看守所恶警张文汉,现年60岁,家住遂宁市和平路,追随江氏邪恶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和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还口吐狂言“老子要把你关死”,指使其他犯人打大法弟子。2008年,张文汉得了肝癌,在7月中旬就死了。

16、恶警杨波多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收法轮功学员的非法罚款很积极,为邪党卖命,2010年2月9日(农历腊月二十六)出车祸瘫痪至今。

17、遂宁市安居区拦江派出所警察李伟,跟从邪党的迫害指令,经常开公安车查找大法弟子,以图绑架大法弟子。2009年6月27日晚12点,李伟从自己家窗口掉到楼下水沟里,差点死去,被用医院担架抬去抢救,头部和腿受了重伤,满身血淋淋。

18、蓬溪县某乡派出所所长薛梦,年仅三十多岁,近日遭恶报罹患肝癌,生命垂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薛梦长期追随中共,积极配合该县“六一零”(专职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迫害法轮功学员。他经常组织警察到法轮功修炼者家中抄家、骚扰、毁坏大法资料和大法书籍,抢走法轮功学员的财物。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全然不顾,不予理睬,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唐某,谩骂诽谤法轮功师父。因其作恶多端,于近月患绝症肝癌,难以医治,度日如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