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所谓的“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际是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魔窟,是河北省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中心,在省、市610的一手操纵下,从2001年8月底开始到处绑架法轮功学员进洗脑班,每期三个月,他们叫嚣“不转化就劳教”。洗脑中心名为“法制教育中心”,实属黑监狱。

洗脑中心开始位于石家庄市北城路路南,原石家庄劳教所三大队院内。院内共有二座三层楼,二座楼内外都经过了装修。临街的北墙有四米高,上面拉满了铁丝网;北墙和北楼之间放了几个健身器材,靠近北墙有一根电线杆,上面也拉满了铁丝网;西墙有五米高,它的外侧是居民楼。洗脑班的东侧沿着大门口往南是一溜平房;南楼南面是南墙,它的外侧是北焦村的民房。一、二层各有一间大教室,用来对法轮功学员洗脑。南楼是办公楼,一楼西侧是餐厅,东侧是洗脑中心所谓的主任办公室,二楼是劳教所恶警、洗脑中心人员办公室。三楼是劳教所的原有房屋,由于没有装修保留了原有模样,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北楼用来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每层约20个小房间,每间窗户都安了铁栏杆,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关在一、二楼的各个房间,有两个陪教24小时看守,房内只有两张床,两个座椅,一台电视、一个空调,两个陪教轮流睡。被劫持的法轮功学员吃、住、睡、上厕所等,陪教都寸步不离,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每个房间的房门上均有窥视孔,可从小孔监视室内人的行动。在国际社会和正义人士的谴责下、在法轮功学员的正念抵制下,洗脑班后来搬到了位于石家庄市泰华街上的石家庄劳教所内。

被劫持在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有工人、农民、大学生、医生、教师、机关干部、科研人员、退休人员,甚至尚在哺乳期的母亲。这些法轮功学员绝大多数是从工作单位被欺骗或被绑架去的:有的是被几个彪形大汉抬胳膊扯腿强行抬上车的;有的是被戴上手铐强行拖走的;有的是被单位以开会的名义骗去的;还有的是半夜被连人带被子一块裹着押去的。每期办班三个月,严重影响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共不法之徒们不仅如此野蛮地侵犯人权,还强行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凡是抓到这里的法轮功学员被勒索6千元,后来又涨到一万、1.5万元。这些钱他们强制法轮功学员的单位出,或逼迫家里人交。有的单位不抵制迫害,还无知地配合他们抓学员,有的单位全部或部份地摊派到学员身上,从学员的工资中扣除,甚至还巧立名目趁机敲诈。法轮功学员被抓到洗脑班好象遭抢劫了一样。

被绑架来参加洗脑班的人,都是各地“六一零”指使警察强行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帮教与学员之间是迫害与被迫害的关系,进了洗脑班就象罪犯被关进监狱一样,失去了一切人身自由。里面所干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怕曝光的,就连学员的家属都不准随便接见。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来以后,每个人被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由两名“陪教”( 由单位或居委会派两个人做所谓的“陪教”) 二十四小时严密监视(美其名曰 “同吃同住”),不许随意出房门半步,就连上厕所或洗漱都由“陪教”跟着,饭菜也由“陪教”送到房间,不放弃信仰不允许见其他人。

刚绑架进去的学员被关在一楼,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强制不让睡觉,逼着写四书;妥协的学员转关在二楼,由恶警上课,每天给学员强行灌输诋毁、诽谤大法的谎言以及共产邪党的东西,逼学员写所谓“批判”作业,目的是让学员彻底糊涂,把学员往地狱里拖。一楼和二楼的楼层大铁门,晚上10点到早上6点都锁着,几个保安24小时值班,防止学员逃离。

河北师范大学老师张丽珊被从工作岗位绑架时,由于拒绝绑架身上衣服的纽扣都被扯掉了几个。

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李惠云博士与她丈夫河北科技大学老师宋洪水同时被绑架进洗脑班,留下年幼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无人照看。石家庄热电厂职工孙金虎被从工作岗位绑架时,他妻子已怀孕9个月,直到孩子出生以后,在车间领导的担保下,才允许回家照料几天,又被押回洗脑班洗脑。2004年10月19日,河北省电话设备厂和610一帮人以查水表为名,骗开崔秀英家门,象穷凶极恶的土匪一样,将其连拉带拽绑架走,吓得崔秀英三岁的小外孙哇哇大哭。崔秀英直接被送到了臭名昭著的河北省会洗脑中心。

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以后,劳教所的警察和已被他们蒙骗、控制的犹大,采用不让睡觉的车轮战术,以剥夺法轮功学员的正常休息为手段,分批换班地前来围攻法轮功学员,24小时不间断地用邪悟言论强行灌输给法轮功学员。只要不妥协,就以这种方式一直折磨下去,法轮功学员得不到正常的休息。开始时法轮功学员还能坐在床上,后来他们把学员弄到谈话室,那里都是方凳和沙发,学员不妥协,连床的影子都看不见。有一个年近半百的大法女学员绝食抗议这种严重侵犯人权的行径,暴徒们毫不理会,仍然将她困在谈话室里,在沙发上熬了五天五夜。当有的法轮功学员打瞌睡时,他们就想方设法弄醒:或是不停地叫喊学员的名字,或是用手摇晃学员,或是用纸筒打头,或猛掐一把,或者干脆用手扒开学员的眼皮,甚至往学员的眼睛上抹清凉油、辣椒水等刺激性的物质。他们还采取不让学员上厕所、对女学员进行灌酒等这种丧失人性的体罚形式。恶警和犹大轮番上阵,几小时换一班人马,掐、打、骂、威胁、恐吓、欺骗等一切流氓手段全使出来了,竭尽最恶毒的方式对学员进行人身和人格污辱,说下流的话,做下流的动作。恶徒梁恣凌背地里宣称,女学员怕羞,就得对她们采取搂搂抱抱,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对于仍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洗脑班会采取难以想象的卑劣手段:扒眼皮、弹眼球、揪耳朵、灌白酒、毒打、电击、在寒冷的冬夜用冷水浇头、不让去厕所、上绳、灌迷魂药,甚至送精神病院。负责精神洗脑人员们不分昼夜车轮大战的围攻,灌输颠倒黑白的谎言,强制看歪曲法轮功的录像、光盘,把人折磨到身体承受极限或神志不清。

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火车司机、法轮功学员丁立红曾先后二十五天不让睡觉,耳朵被打手赵聚勇揪出血。法轮功学员姜帆的手被打手邢潇用打火机烧出疤痕,姜帆绝食抗议,他们就野蛮灌食。不让女学员刘慧娥去厕所,逼着她把大便拉在了裤子里。内蒙通辽学员丁力砚被送到这里后八天八夜不让睡觉,见她仍不妥协,恶人们就开始实行更无耻的强制措施:灌酒、毒打、憋尿(不让上厕所),在脸上、胳膊上、手上写满了诬蔑法轮功创始人、诽谤法轮大法、诬蔑人格尊严的极其恶毒下流之语,几个男恶人又抓着她的手摁着让她写这些恶毒的话。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曾被熬得晕了过去,摔倒在地,牙齿碰掉了一颗,满嘴是血,醒来后“教员”却狠毒的说:“死了算自杀”。

法轮功学员刘立峰是河北省机关的一名工作人员,本科学历,在大学主修法律专业。他说:“中国既然是以法治国,那就要以法行事。”他以理服人,从法律的角度讲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性,洗脑班的恶人被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他们根本不讲理了,连续十几天不让刘立峰睡觉,往眼皮里抹清凉油,不让上厕所,几个人强行让他长时间盘腿。在场的许多人都看不过去了,“太残忍了。”恶警招数用尽,也未能使他屈服,可又无法收场,就把他送进了隔壁劳教所。

有的法轮功学员(如石家庄鹿泉市的张云、石家庄炼油厂的邱立英等)竟被非法关押长达一年之久。学员在长期孤独、寂寞的痛苦中,同时经受着精神和肉体的折磨,精神到了崩溃的边缘,有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如河北科技大学机械电子工程学院副教授李惠云博士就是典型的例子。李惠云博士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四日,四十岁的李惠云与丈夫被单位和当地六一零绑架去“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受尽非人的折磨。李惠云经常被两只胳膊背后捆在椅子上,两个男帮教轮番殴打。有一次一巴掌下去打的一侧下颌脱位,他们一看脸歪向一侧又狠狠的打了另一侧。2004年被关押“洗脑班”期间,被强迫服用精神病类药物,致使她反应迟钝,在精神惶惑中几次产生自杀的念头。李惠云在洗脑班被折磨了五个多月后,因仍不放弃信仰,于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被劳教二年,送进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进五大队后她义正辞严的维护法轮功,被狱警冠以精神分裂症的帽子,送进精神病院长达二个月迫害,超大剂量的镇静和抑制药,使她全身无力,经常晕厥过去。二零一一年三月二日,李惠云博士与丈夫再次被劫持到石家庄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石家庄市西里小学教师郄丽莉,女,1978年出生,2002年4月被非法关进“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强行洗脑。为了逼迫她放弃自己的信仰,洗脑班恶徒连续12个夜晚不让她睡觉,期间他们两次强行按住郄丽莉,捏住鼻子,灌40度白酒;两次灌水:把头按在椅背上,揪头发捏鼻子,灌完后脖子疼得不能动;用军用绑带把郄丽莉绑在椅子上,拿毛巾勒住眼睛,拽着手写“四书”;他们还把人绑起来,在郄丽莉旁边抽烟,再把烟喷到脸上;放某种气功的音乐;拿清凉油或风油精往眼睛里抹。其中赵聚勇把郄丽莉鼻子耳朵揪得又红又肿,拿毛巾把郄丽莉眼睛勒肿了老高,几乎睁不开;杨杰拽着耳朵打郄丽莉,胳膊被他掐得一片青紫,一次竟连续折磨了郄丽莉4个小时;邢萧是搞中医按摩的,专门掐法轮功学员的穴道,被掐后又酸又痛,还看不出痕迹,他还亲口说所有整人的坏主意几乎都是他出的;金卫平给郄丽莉抹风油精、用衣服架打郄丽莉,灌40度白酒,把清凉油或风油精抹到她眼睛里,极尽一切阴险、残酷的手段,郄丽莉遭受这种折磨近一个月后,被迫妥协。后来她透露,被迫放弃信仰令她精神几近崩溃,生不如死。

石家庄铁路分局机务段干部王新中,53岁,2001年底回家探望女儿王博,被“610”诱捕,非法关押在“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洗脑班)四个月左右,遭受不让睡觉、强行洗脑等残酷的身心双重迫害。2002年5月13日从洗脑班走脱再度漂泊,有家不能回。2002年8月因在明慧网声明洗脑作废,并以录像方式揭露了残酷洗脑的实情及“焦点访谈”造假的内幕,遭到河北省“610”通缉。2002年10月底在山西省汾西市住处被公安抓捕,后被劳教关押于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06年又被非法判刑。

重庆大学建筑系学生米晓征,女,因坚持修炼,被迫休学至今。2002年、2005两次被石家庄市“610”政保支队、石家庄裕华公安分局绑架,非法关押在所谓“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即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班,期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被逼迫写所谓的“转化书”、打骂、恶毒言语的侮辱和攻击等等。二零零五年四月底,米晓征被非法关进石家庄洗脑班(河北省会法制教育培训中心),她绝食两个月左右抗议非法关押,被恶人强行灌食,期间犹大王新彩、王贵新等围着米晓征强行灌输邪悟,打脸、辱骂达半个月左右。犹大梁恣凌强搬她腿双盘两个多小时逼她写所谓的“四书”。 九月初,恶徒害怕恶行再被曝光就把米晓征从一楼关到没有任何人的二楼继续更残酷的迫害,恶警袁书谦(男)、姜青春(男)、杨×和犹大梁恣凌(男)、吴玉霞、尚正典、王贵新、王新彩等人轮班对她熬夜10天。恶警和犹大怕恶行被曝光,实施迫害时十分隐蔽,表面还让米晓征的母亲陪着,一到他们要实施残酷迫害,就把她母亲打发回家。

河北医科大学副教授王桂兰2001年底被非法关进石家庄洗脑班,她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警表面上装出一副伪善的面目来欺骗学员,在走廊里却指着准备灌食的食物恶毒的说是猪食。

原东方热电四厂一名学员被非法关进洗脑班后因拒绝转化,被赵聚勇、恶警袁书谦等强行绑在床上,手脚被抻直,整个身体被绑成了一个大字,绳子从床下穿过,绕着整个身体绑了好几圈,连脖子也不放过,都绑了好几圈,嘴里还塞了两把筷子,说是防止自杀。

洗脑班所谓的“老师” 都是由劳教所的警察改穿便装假扮的,这些警察有的是在劳教所时曾多次动手打学员的凶手,到了这里却装出另一副伪善的面目来变相迫害学员。恶警孔繁运对学员洗脑时,当学员质问他的身份,他虚伪地说他是国家工作人员,并拒绝透露他的姓名和工作单位。当学员向他揭露派出所恶警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时,他虚伪地表示同情。他不只用不让睡觉来折磨法轮功学员,还采用欺诈、造假等伎俩诋毁明慧网,妄图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念。他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他诬蔑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反迫害,是“搞政治”;他混淆法律,诬蔑法轮功学员的上访行为是所谓的破坏社会稳定,并以此“罪名”逼迫学员与法轮功划清界限,否则,就以开除工职、党籍、学籍、军籍,停发工资、奖金、退休金、养老金、收回住房、承包土地……,甚至以不“转化”就长期关押、劳教、判刑来要挟、威胁和恐吓,迫使你在信仰与饭碗之间,信仰与坐牢之间做出最终的选择,直至你的精神彻底崩溃。

恶警有唱白脸的,用来威胁、恐吓学员,如恶警孔繁运、邸曼丽(女)、袁书谦等。也有唱红脸的,用来欺骗学员,如恶警王家凤(女)、鲁惠英(女)、王维等。恶警孔繁运、邸曼丽(女)、袁书谦对学员进行人格侮辱,骂学员有神经病,学员无情无义,说学员是痞子,是卖国,等着坐牢吧。唱完白脸威胁、恐吓学员后,唱红脸的恶警王家凤(女)、鲁惠英(女)、王维等就上场了,他们也口中声称李洪志先生为老师、师父,也跟着你说“法轮大法好”, 他们故意抠字眼,钻牛角尖,歪曲大法经书原义,欺骗学员,导致一些平时学法根本不入心,长期对法认识不足,法理不清,不能站在法上认识法,习惯用常人的观念来看待超常法理的学员,对大法、对师父产生疑惑、动摇和怀疑,并离开大法,误入歧途。他们表现的非常伪善,对你象“亲人”一样,有的劝你吃饭,给你倒水,给你削水果,和你谈家常,帮你洗脸,或者让你转转,散散步;表现出无微不至关怀的样子,还告诉你进了洗脑班如何幸运,要是把你关进监狱那会如何如何遭罪,如何如何受苦等等。这里伙食比你在家里吃的还好,象住宾馆一样,有吃有住有空调,还能(与犹大一起)公开学法。他们用洗脑班外在设施掩盖内在的邪恶,诋毁明慧网的报导,说这里没有水牢、没有小号、没有酷刑。从而,导致极少数理智不清的学员在这种巨大的心理反差面前,很快就中了恶人的奸计,对恶人的谎言却信以为真,从而顺水推舟的有意接受了邪悟。被灌迷魂汤的人出来后还跟其他学员讲,自己在洗脑班没有受到任何迫害,里面的工作人员对自己如何如何好,如何象亲人一样,以致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还被蒙在鼓里,浑然不觉。

对被欺骗“转化”的人,他们一方面加强洗脑控制,看邪悟人员的文章和录像,另一方面还被逼着辱骂自己的恩师,后来还强迫学员交书、说出自己过去所做的具体证实法的事,出卖其他学员,出卖资料来源和资料点。如果一遍不行再来第二遍、第二遍不行再来第三遍,反反复复的逼迫,还美其名曰是帮助其他学员,防止被抓进监狱受罪。他们强迫学员沦为中共的帮凶,再去迫害其他学员。孔繁运曾当众对已“转化”的人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

部份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部份学员名单:李晓英、邱立英、马兰香、张云才、高凤暖、李秀芬、李瑞潮、杨淼、冯晓梅、李惠云、宋洪水 、王新中、王博、李坤才、杨玉录、王兴贵、纪玉林、张丽珊、白兰珍、冯瑞雪、王建辉、刘裕东、宁永倩、陈林、黄素梅、刘军英、张兰芝、王若娥、焦树超、付华景、周青龙、张香珍 闫国平、齐兰芹、殷建辉、范爱莲、赵玉兰、崔秀英、刘涛、孔淑芳、秦秀娥、李香金、俊艳、郑书军、张淑萍、岳秀娥、崔惠敏、王守兰、胡玉格、赵春雷、贺金梅、张玲霞、郦新华、马青、聂风合、康如英、建闵、严新征、路小茶、杜素桥、王敬芬、曹全如、郝占菊、杨令、刘素萍、罗庄村一名、刘雅君、盖五反、华凤祥、张云、薛于春、郭宝珠、张文会、王慧芳、刘立峰、姜帆、丁立红、刘慧娥、丁力砚、邓韧、武秀玲、李静、王彭彭、路丽华、黄玉兰、吴风兰、贾健、王爱军、景新、郭金鹏、崔维娜、刘文秀、郄丽莉、黄伟、郝秋燕、魏天琛、吕淑芬、孙金虎、程文芬、王志良、孙金英、周丽霞、于华、齐香彩、王玲芝、滑凤翔、米晓征、梁林红、王华君、申满良、姚建荣、张进京、周文丽、程文芬、李建刚、东秀珠、贾玉莲、王敏雪、杨华、郑萍、葛彦文、高文志、郑旭、王纯、刘福英、于凤云、孙进红、吴风兰、黄玉兰、李洪义、耿敬肖、刘瑞琴、兰奇志、秦淑玲、贾淑贞、高兰庆、李振文、张金爱、张素文、王月霞、纪俊彦、李素平、赵玉桂、仝建英、曹桂花、李香金、李瑞彩、王金陵、张香珍、韩书贤、陆秀菊、马素平、贾淑贞、张玉花、侯敏杰、米小征、于凤云、张素文、李素平、崔景花、李树林、刘秀芳、孟连英、王秀玲、贺梅青、王桂兰、范淑芬、时向东。

洗脑班是除拘留所、看守所以外中共长期非法关押学员的邪恶场所。所谓“转化”,无论是伪善欺骗还是酷刑折磨,其目的都是为了剥夺民众的信仰自由。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违反了中国的法律,也违反了国际公约,构成具有国际普遍管辖权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和“酷刑罪”。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及其修炼者的恶人、恶警,等待它们的必然是正义的审批。

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实为中共邪党非法私设的洗脑班、黑监狱)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泰华街486号 石家庄市劳动教养所内 邮编:050061
主任: 梁建斌13653312118 办0311-86686716 郭锁山(石家庄市公安局副长) 李爱国、韩姓主任、袁丽新(女)
石家庄市610驻洗脑班:李京、王建国
直接参与和曾经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有: 邸曼丽(女)、王家凤(女)、陈玲(女)、白某 、鲁惠英、刘风珍、张瑞芬(教健美操)、杨某(管理陪教) 孔繁运(已调离)、杨玉坤、王建国、姜青春、姚方,保卫组 杨卫国等
河北省法制教育中心“石家庄洗脑班”责任人:袁书谦,手机13903115399,河北无极县人,一直在河北洗脑中心干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

杨月坤 13931985161 鲁惠英 13803346968家里电话:0311--87892908
王家凤 13933050779
刘俊玲 13673236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