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仍然迷茫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我一度以为自己对大法是坚定的,直到去年我在洗脑班被所谓的“转化”。如果仍有对大法困惑的同修,我希望我们能一起走出困惑,因为师父不愿落下我们每一个人。

我去年在某市洗脑班,大法弟子每天早上六点被要求围坐在一个小屋里通读佛经,然后是一整天至晚上十一点的座谈,教员早中晚两两轮换,将近十天后转到二楼反复看对大法与师父污蔑造谣的录像光盘,再十天后一教员以上课形式剖析,讲的具体内容我已经忘记。这一轮下来据他们说“转化率”很高。

我之所以被转化,其一是没有重视看《九评》,对邪党历史了解不深,不识迫害中邪党整人的那套手段;其二是没有在实修中对法的认识从感性上升为理性,人的肤浅的感性认识想要抵抗迫害太难,而且感性的东西很容易转变;其三是我当时对时间执着的大漏。我记得某一教员问过我:“小姑娘,你还年轻,假如正法这件事情等你四十岁了、五十岁了,一辈子都不结束……”同样的问题在我被转化后时隔将近一年(由于实习过年才回家)问姨妈同修,“我当然相信有神,可是这一部功法假如没有所谓的圆满,就是假如,你设想一下……”因为我设想后会有空落落的迷茫的感觉,我知道我当初修得很差。姨妈说“我没有想过这样的问题,当初觉得这个法太好了,就想一定要坚修到底”“假如,退一万步讲,没有所谓的圆满,我修炼了大法,身心受益了,无怨无悔。”在大法中已经得道了,再无所求。我不知道现在的大法弟子对大法的坚定能达到什么程度,可是姨妈的这个假如让我真正明白对于大法能达到这样坚定的人,什么考验什么迫害都无法撼动他们。我愿意相信这样的人会圆满!

洗脑班里的教员据他们所说他们都曾经修炼过,可是他们走向反面了,如果他们问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转化,你回答这些人不是真修弟子时,他们该火冒三丈了,怎么不是呢,他们没被转化前有的为坚信大法坐牢多年,有的与家人闹得很僵,有的为做大法资料投了很多钱,还有的带着自己的孩子义无反顾去北京证实法。可是当他们受了那许多委屈,偏激的诽谤着师父与大法时,当他们被自己的执着蒙蔽一味的埋怨大法时,我也会替他们难受,“修炼就是严肃的”,这是在我快重回大法时听到师父的声音,人就是迷,人就是难修啊。“常人只想做神仙 玄妙后面有心酸 修心断欲去执著 迷在难中恨青天 ”(《洪吟》〈谁敢舍去常人心〉)。

修炼,并不是看形式上你为大法付出了多少,做了多少正法的事,那是有求的,有漏的。关键是你那颗心是否真的达到了那种境界。生无贪欲,心自坚毅。假如没有这场迫害,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圆满,或许不会有如今这么强的对时间的执着。我们不能忘记当初怀着纯净的心走入大法,单纯的修炼,我们的本性是善良的,那就永远都不会真正离开这部法。这部法是正的,他教我们为人处事的一切理都是正的,那就坚定的走下去。

那些教员曾经问了许多他们自己不理解的师父的经文,现在我或许还无法一一回答出来,因为这个法太大了,大到没有尽头,“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可是法中叫我们做好人我能看得懂,师父比我们自己更珍惜我们自己我感受得到,所以我们坚持的这条路没有错。在修炼中,无所求的去学法,去实修,“做而不求 常居道中 静而不思 玄妙可见”(《洪吟》〈道中〉)。

我们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的积累着自己的正念,这样修炼中遇到的一切障碍都不会迷乱我们,祝愿曾经或者现在迷茫的同修能尽早的走出来,师父一直在等着我们,师父为我们操尽了心。

认识有限,望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