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度亲属过程中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我在给我家里亲属讲真相这一过程中,我体会到了大法的超常,从中心性得到提高升华的那种无以言表的美好,当然和做的好的同修比起来差距太大了,在这里我把在救度亲属过程中实修的体会与同修们交流,意在抛砖引玉。

亲属讲真相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使命

我婆家是个大家族,老小加起来五十多口人,都居住在本地。我当时心里琢磨,这个大家族先给哪家讲呢?因为“720”后,这些亲属都和我疏远了,特别是我的叔公在这之前以我为荣,不管在家族的媳妇当中,还是在单位我都是受到赞扬的。当时他怨恨我毁了自己的前程,给家庭生活带来了困难,还告诉家里的亲戚不要理我,孤立我。

我先把叔公全家请到饭店,顺着他的执著心给他讲真相。我告诉他,是大法改变了我的脾气秉性,要善待别人,不怨恨公公对我和丈夫的不公。在处理家庭问题上,公公对我们家是不公平的,修炼前,我丈夫都不理他父亲,我学大法了明白做人的道理,给丈夫讲了人的因缘关系,使他改变了对他父亲的看法。我抽空就去看公公,一直到他去世,还化解了妯娌之间的恩怨……叔公说:“你讲这些我爱听。”此时我心里也很高兴,不只是他理解了我,最主要是他对大法的看法有了改变,为自己的未来摆放了位子,这为给家族里其他成员讲真相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建立了我的信心。

我有个亲属在部队是邪党的团政委,我多次给他讲真相他都不接受,认定所谓“天安门自焚”是真的。我给他分析镜头里的疑点,他明白了,但告诉我他还管着(法轮功)的事,我说:“这可不是个好差事。”他说:“军人就得服从命令,哪能不管吗?”我说:“行,但你要善待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他说:“行,这我能做到。”我听了真替他高兴。

以后家族里不管谁家结婚、生孩子,或者生病了,我都主动去帮忙照顾。我有个侄女暑假上我家来住几天,来的时候就病了,感冒、发烧还带着针和药,她母亲叮咛一定要吃药、打针。我给侄女说:“我给你念大法的书听,晚上你和我睡在一起,明天你就好了。”侄女和大法有缘份,第二天早上起来真就好了。一早她妈妈来电话问吃药、打针了没有?侄女说:“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家里的亲人在大法中受益了,就很自然的在亲属之间弘扬大法了,用大法圆容好了这个环境,随着环境的宽松,有了安逸的心,干事的心,放松了实修自己,矛盾出现了不找自己的问题,老找别人的毛病,不在法上修了,邪恶就钻人心的空子在身体上迫害我,状态时好时坏。

长年坚持 劝退叔公

《九评共产党》出世后,掀起退党大潮。开始我心里在琢磨:“给外人讲三退还好说点,这要给家里亲属讲三退恐怕不好说吧?他们都有优越的工作环境,过的也舒心,他们能理解吗?”法理不清,没有正念,思想就被不好因素操控,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空间场里有个不好的物质在挡着不让我救人,我悟到那是邪灵的物质,因为我曾经是邪党的一个成员,虽然我在二零零零年遭迫害使我就和这个邪党组织脱离了关系,这十来年我都没交过党费了,但曾举过拳头、发过毒誓。我在写严正声明退出这个邪党组织的时候,身体反应很大,心慌恐怖、头痛、恶心呕吐,我知道师父给我拿掉了这邪党的灵体,这时我也能看進去《九评共产党》这本书了,我身体净化后,思想清醒了,更加明确了退出邪党一切附属组织的深远意义。

我带上《九评》书和真相小册子,挨家挨户的去送。初开始家里亲属不接受,有排斥的、有害怕不听的,甚至有的亲属家都不给开门。面对这些问题,我也找了自己的原因,心急讲的不到位,被对方不接受的人心带动了,有了争斗心,抱怨的心,有敷衍完成任务的心。找出这些心后清除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心性提高上来了,我不在乎他们对我的语言、态度,我深感到了自己的责任、使命,不能留下遗憾。节假日家族聚在一起时,不放过机会,特别是年轻的,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见面,现在可以面对面讲,一次讲不通下次再讲。

一开始在给婶婆婆、叔公讲三退时,叔公就瞪眼发火,叫闭嘴不让说,婶婆婆就说没有用。俩个人都不相信。我不灰心,在讲真相中,去掉自尊心、不好意思的心、委屈的心,随着一次次去给老俩口讲真相,婶婆婆看出我是真为他们好,叔公也不发火了,我就陪老俩口一起看真相光盘,老俩口也明白邪党不是个好东西,但就是不退,我看出是邪党的无神论操控着老俩口,我就发正念清除背后操控他俩邪党的邪恶因素,这样不间断的用了一年的时间,终于婶婆婆退了邪党组织,她是真真的从思想上明白了。在以后去她家看老俩口,(因为我还惦记叔公没有退)看到婶婆婆精神状态很好,我说:“你现在的气色很好。”她自豪的说:“卸下了大包袱,身体一身轻,没有负担了。”我心里真替她高兴。

婶婆婆明白真相了还帮助我讲真相。一次去她家,正好赶上有俩位老夫妇去她家串门,这老太太离休前在电视台工作,老头离休前是一个企业的邪党书记。这老太太和我有缘,一个劲问我有多大了岁数了,我说五十多岁了。婶婆婆告诉她说我都当姥姥了。这个老太太说:“你太年轻了,你是怎样保养的?”当时我心里有顾虑有怕心,就说我炼气功。结果师父就利用婶婆婆的嘴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不是在点化我给这个老太太讲真相吗?于是我赶快就给老太太讲:大法在世界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唯独在中国遭到迫害,就是江泽民妒嫉这么多人炼功,他利用手中的权力操控中共这个组织,来镇压法轮功的,杀害了很多的大法弟子,中共邪党在历届运动中杀了八千多万无辜的百姓,这一笔笔血债老天都给记录在册,一旦老天那天要灭这个组织的时候,我们这些曾经举过拳头发过毒誓的人,身上都打了兽记了,到时我们会做陪葬品的,我们现在从思想退出这个邪党组织就能抹去这个兽记,就能有个美好的未来,你再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会年轻,身体健康的。她聚精会神的听完后说:“我退。”老头在旁边虽说和我丈夫聊天,他耳朵也在注意听我讲真相,最后老头说:“我对法轮功真是不了解,今天听你一说,我明白一些了。”尽管当时他没有退,但给今后三退打下了基础。

就在不间断的给叔公讲三退时,我家发生了这样事,我丈夫骑摩托车撞车了,撞在腰部,拍了片,做了核磁共振,结果是:压缩性骨折,脊椎窄小,腰椎错位。医生拿出两个治疗方案,一个是动手术矫正,否则脊椎压迫神经会导致下肢瘫痪。要想快点好就是动手术。但手术后好坏不敢保证;再一个保守治疗就是卧床躺三个月才能下地轻微活动,要完全好得一年,否则会留下后遗症。这两个方案都不可取。当时丈夫痛的躺不下、坐不住,也没有特效药,加上上火,肚子胀的老大,他痛苦的都有想死的念头。

我对丈夫说:“你看现在医学解决不了,只有大法能救了你。你选择吧!”当时学法小组在我家,同修们来我家学法,看到这个情况,都很热情的动员丈夫和我们一起学法。我丈夫很感动,他当时就答应学,可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住。同修们鼓励他:“你只要有想学的心,师父就帮你。”我们学了两个多小时法,他都没说疼,一直学完。他讲真神奇了!也有了信心。以后他和我一起学法,师父点化,叫他我和一起炼功,这样好得快,他当时说:“我都站不住,怎么炼功?”我说:大法是超常的,你不试你怎么知道?扶着他慢慢下床站好,一点点的炼,累了就休息休息,慢慢他的腰能逐渐逐渐弯下了,炼(法轮周天法)手也能触到脚尖了,他一天比一天好,看着是我在陪他学法炼功,其实都是师父在加持,在这过程中也修去了我的人心,对情的执著。

十来天的时间,他就能在家慢慢走动了。他在家着急想出去,我就陪他坐车去叔公家,婶婆婆退休前是医生,她一看受伤的部位,埋怨我说:“如果处理不好,会影响他的后半生,你怎么能让他出来活动呢?他要卧床慢慢养着,你们不懂他的后果有多严重?”还说谁谁也是这个情况,最后下肢瘫了。我知道这些都是冲着我的心来的,看我对大法坚不坚定,她说着就拿出一盒药,(药很贵)说这个药对恢复长骨头效果很好。我说他现在和我学炼法轮功,好多了,你要看到他当初的状态你会更紧张,医院也给开药了,他都没吃。丈夫也说不要,可婶婆婆执意要给我们,碍于面子我们拿回来了。丈夫回家后一直坚持学法炼功,一粒药也没吃,二十来多天后就上班了,上班后还给他身边的同事洪法。

我想去婶婆婆家把药还给她,放我家就浪费了,再一个就是要去证实大法。我们全家女儿、女婿、小外孙一起去了叔公家。老俩口很高兴,特别是看到我丈夫好的这么快,很惊奇,婶婆婆问真好了吗?丈夫说:“真好了,我都上班了。”我说:“这回多亏学炼大法了,要不然哪能好这么快!”婶婆婆还以为药起的作用,我说:“我们没有吃药,我把药还给你们。”婶婆婆听后,就火了,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不听我们解释,当着女儿、女婿的面把我们俩口子推出了门,还说:“不要来我家了,我不想再见到你们!”

当时我看到丈夫的脸就挂不住了,我这是没有给婶婆婆面子,如果我要照顾婶婆婆的面子,那大法又摆到什么样的位子上呢?我要把坏事变成好事,她说不让去她家,我就不去了?我根本没有把她对我的态度当回事,我心里想的是下次去怎样给叔公讲三退。过了一个多星期,我给丈夫说:“我要去叔公家。”他愣了一下,没好气的说:“你要去提前打个电话,问问人家在不在家。”他这是怕把我再给轰出来,我说放心吧!没事的。我买了一些点心,买了饺子皮,做了点饺子馅,拿着去叔公家。叔公打个招呼進了屋再没出来,婶婆婆看到是我,一下脸就落下来了,说:“你来干什么?我们家不欢迎你,我们家不缺吃的,你把东西拿回去。”我笑了,说:“你有什么怨气你就说吧!我洗耳恭听。”她就开始叨叨了,我一边包着饺子,脑子发着正念,饺子包好,煮熟了,招呼老俩口来吃饺子,叔公说这饺子真好吃。我告诉婶婆婆:你生气,我能理解,我修大法,讲真、善、忍,我不能说假话,我们就是炼大法好的,假如为了奉承你,我可以不把药还给你,一团和气的混淆事实,这种违背良心的事,我做不来,我宁愿让你们一时不理解我,我也要澄清事实真相。当今的社会只有大法弟子敢讲真话。叔公说:“把药拿回来是对的,不要浪费了。”婶婆婆说药也用上了,她的一个亲戚刚好需要。这时气氛很好,我就给叔公讲三退,他说共产党不得人心,他也不信共产党,已经退下来了,不参加组织活动了,这不就是退了吗?我说:“你曾举拳对它发毒誓,必须对神声明退出才算数。中共篡政以来,杀了八千万无辜的同胞,它现在又迫害大法弟子,它坏事干绝了,老天灭的就是它,它怎么能保护你呢?”他不吱声,我说:“你到底为什么不退?”他说退了怕对不起儿女,怕影响儿女的前程。我说:“你在心里退就行,神就看你这颗心,你退了神就保护你了,你平安了,儿女们不就更放心了吗?”最后叔公终于同意退了。

劝三退救人 多难也不放弃

我有个姑父中邪党的毒很深,《九评》书一出来我就送给他,让他看看,他当时答应好,过了一段时间我去看他,给他讲真相,他不接受,也不接受《九评》,还用讥笑口气说我:你还是多考虑考虑你家里日子怎样能过得好?多替孩子的前途打算打算吧!你看别人家都奔小康了……”我再讲什么他也听不進去了,我心想下次再讲吧!临走时我说:“你不看《九评》那你就把书还给我吧!”他说:“不行,书要给你了,你再拿去给别人看,这对你太危险了,我要把书藏起来。”他认为这是为我好。我想你要留就留着吧。我回家后心里不舒服,有种被羞辱的感觉,心里愤愤不平,不好的心都上来了。想想不对,我怎么把自己降到常人的位子上了?这不真好给我提高心性吗?我赶紧学法,调整心态,清除自己思想里对他那种不好印象的各种杂念,为下次再去讲真相打好基础。

就在去年十月份,这个姑父的儿子突然发现脑子里长了个瘤子,就在视神经的位子上,当时眼睛近距离看人都模糊了,本市医院专家都感到很棘手,就联系上海医院专家来会诊,准备开颅取瘤。这对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真是致命的打击。我跟这个表弟接触不多,因为他在公安系统工作,这个职业障碍住我了,再加上他父亲给我的印象,所以我从没有正面给他讲过真相。现在他面临这种情况,我得救他。我和丈夫赶到医院去看望,看到他情绪烦躁,不想见任何人,埋怨我们不该来看他。当时不适合给他讲真相。回到家我就在考虑,他不见任何人,那我有什么理由再去看他呢?想起来了,在医院听他说过:“热得很,医院开空调就好了。”其实当时已经十月份了,天气不热了,是他的心烦躁导致的。第二天我就从家里拿着电风扇坐上车,一路发着正念来了医院。進到病房就看到他自己躺在床上,我静静坐着,心里想着你快醒来吧!我给你讲真相来了,请师父帮忙。一会他就醒了,睁开眼就认出了我,并说:“二嫂你来了。”我说:“来看看你,给你捎个电风扇。”他说:“不用了。”我说了些安慰他的话,就开始给他讲真相,我讲:“你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也清楚,医院最后治疗的结果还是未知数,我有个好办法,就看你信不信。”他说:“我信,你说吧!”我讲:“贵州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距今二亿七千年的‘藏字石’,上面有六个字‘中国共产党亡’,经考察是天然形成的,非人工雕刻。当地老百姓都知道是天意,是老天要灭共产党。这个邪党篡政以来,害死了无辜同胞八千万,特别是对修炼法轮功的人,更残忍,活体摘取修炼者的器官牟取暴利,这一笔笔血债老天都给记着。我们这些曾经入过邪党组织的人,身上都被打了记号了,当神要灭这个邪党组织时,也不会放过那些加入过这个组织的人。我们现在从思想上退出这个邪党组织,就能免灾去难,有个美好未来。”他点头同意。我接着说:“你虔诚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的身体会出现奇迹的。”他又点头同意。

这时姑父進来了,我和他打了招呼后,心里在想给不给他讲真相?现在讲是否合适?因为我给他讲过好多次都不接受。顾不上那么多了,救他要紧,心里发正念清了空间场,我说:“姑父你最近去香港旅游,你有没有看到横幅,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他一听就炸了,喊叫着:“你别说了,我心里烦死了。”我赶紧说:对不起,惹你生气了。他也感到有点失态,给我倒杯水。坐了一会我就走了。回到家后,我为这个表弟得救感到高兴,可是姑父没讲通,我心里真的很难受,我也找出了自己急躁的心,他不接受。我没法给他讲到位,心里感到救人太难了?放弃掉吧!前面的铺垫都要前功尽弃,继续做下去,又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每当在这艰难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师父,我们能想象到师父有多难吗?我们再难有师父呵护,我不忍心再让师父操心了,没到最后的结果,我是不能放弃的。

没过几天,表弟就出院了。过了段时间我买了点海鲜又来到姑父家,他是个知识份子,崇尚科学,科学以外的就认为是迷信。我针对他的心结给他讲,他说他很佩服炼法轮功的人,能一直坚持下来。我说:“是呀!中共历次运动中想打倒谁简直太容易了,可法轮功为啥就打不倒呢?这不是很超常吗?人都是有思想的,不会盲目的相信一个什么东西的,现在全世界有一百多个国家的人都在炼法轮功,唯独在中国遭到迫害。”他讲:“你们法轮功一个劲的让人们都退出共产党,你们这不是要把共产党给推翻吗?”我说:“谁也没有想推翻共产党,我们讲真、善、忍只想做个好人,是江泽民妒嫉炼的人太多了。”他说:“你们炼的人是太多了。”我说:“好人多了不是好事吗?一个国家的执政党怎么能怕好人多呢?这不是太邪了吗?打击善良,一定是恶的。江魔头这个蠢东西就利用邪党迫害法轮功,拿出国民经济的四分之一来迫害大法弟子,送進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活体摘取器官卖钱,这都是邪党操控干的,这灭绝人类的罪,神都给记得在,到时候神要灭掉这个邪党组织的时候,也不会放过加入邪党组织的人,我们从心里退出,和这个邪党组织划清界限,劫难来临时就能保平安。”他明白了,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福份的。他笑了。姑姑前几年就退了,我告诉她,表弟这么快就好了,是大法救了他,姑姑听后非常相信,她说谢谢我。我说:“不用谢谢我,谢谢我师父,是师父救了表弟。”她说:“谢谢师父!我以后每天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真为他们的生命得救而感到高兴。

我体会讲真相也是一个实修自己的过程,放下自我,遇到问题时,首先找自己的原因,遇到赞扬时,事情顺利时,不要起欢喜心,遇到魔难,挫折时不要消极,修炼真是很严肃的,特别是在环境宽松的情况下,真是要时刻把握好自己,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历史赋予我们的使命和责任重大,师尊已经为我们铺好了路,就看我们怎样走了?走好最后的路,让师尊多一份欣慰,少一分操劳吧!

层次有限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