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整体修炼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去年元旦前,我们地区十几位同修在一起做挂历,矛盾随之出现。当时我的心已承受到极限,好象一句话也放不進去。这时又因为一台机器的缘故,A同修对我有了看法,背后说我有怕心,不在我这里做资料了,还有其它的一些话等等。

一、向内找,消除间隔

当时正赶上年末很忙,我的学法和炼功没跟上,自己心里很苦,不想和大家在一起。当这些话传到我耳朵里时,我就向心找,原来是我有一颗怕别人在背后议论我的心。同时又找到自己埋在骨子里很深的心—谁要是伤到我,永远不和他来往。我一下子清醒了,我要修掉这些人心,而且这是旧势力要钻空子,制造间隔。这样,表面的矛盾没有动了我的心,反而使我心的容量一下放大了,心态稳定了,一切都由师父安排。这期间有一个同修B总是鼓励我让我往前走。她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使整体能够稳定的作用,也让我感受到,我们确实是一个整体,哪里有不足,就有同修能及时圆容修正。

年后,一个外地同修到本地交流,派出所民警到几个同修家里去了,结果交流会没有开成。那位外地同修两次给师父上香,都在同一位置上有根香没着,而且有消息传派出所有我们几个同修的名单,说我的房子住址也被人举报到派出所。我和B同修交流,她念很正,说房子是为法用的,谁也动不了。我的正念也强了,决定东西不转移了,心里守住一念就是信师信法,也就没有被表面假相带动。

但A同修对我说:“姐,你得好好找找了!我不愿看你走到那一步。”这句话一下刺痛了我,好象我马上就要遭到迫害。我对一位同修阿姨说:“你听到刚才她让我向内找,是不是我有什么问题,赶紧指出来,别影响了整体。”我嘴上这样说着,但我心里并不舒服。

回到单位上班时,脑子也闲不下来,刺痛的心来回翻着,脑子里返出我怎么这么讨厌A同修的念头。但我知道这样不对,就用正念否定,不能只去想同修,主动解体这种物质。可过了一天,又生出一念,我不和她来往了。我就问自己如果是两个佛会这样吗?师父说:“你们是同门弟子,大家都在为宇宙正法在尽心尽力,所以互相之间要配合好,不要过份的用常人心来看待问题,互相之间带着常人心产生一些不应该发生的矛盾与争论。这些事情都应该有大法弟子宽容、善良、祥和的表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我知道自己没有对同修宽容,我又开始解体这种物质,这两次在天体中解体了很厚的间隔我和A同修的物质,再见到她时,我心里平静了。B同修鼓励让我上A同修家去,由于还有一颗心没有去掉,去她家又不知说什么,没有马上去。师父慈悲让外地来的几个同修来交流,把我的心结打开了,这时知道自己错了,没有对同修宽容,还觉得自己很苦,如果自己不向前顶,矛盾就不会这么大,旧势力也不会利用同修,是自己没有高标准要求自己,使自己陷入矛盾中,心性没及时提高,拖了很长时间,使整体都受到了干扰。

二、不断放下自我

春天,本地有个同修被绑架,被密判了六年。偶然的机会,我和几位同修去找律师,这位律师是个常人律师,他要从事实和证据做有罪辩护。回来我们三个同修一起交流,觉着打官司的基点就应该是无罪辩护。师父在《走正路》这篇经文中说:“无论是救度众生、个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证实法,走正你们的路才是证实法。也不要把迫害的邪恶形式作为不证实法和证实不好法的借口”,“最后的时刻,邪恶的因素会减少,环境会宽松,世上的形势会有变化,要求你们走正的路永远不会变。”我们悟到我们的路一定要走正。

但当时主要负责打官司的同修阿姨坚持让这位律师参与,和我们想法不同。没几天矛盾就出现了,有同修指责我在这件事情上在证实自我。当时我陷入事情的表面,没找到自己哪错了,心里很堵,正赶上北京律师来到当地,想让北京律师和本地律师唠唠,也会对本地律师是个鼓励。有同修让我去找那位阿姨,我心里不想去,但又说不出口。这时又有同修提醒我,有想让别人同意自己想法的人心。我一下子找到想改变别人的心,证实自我的心找到了,我的心一下敞亮了,这么多天困扰我的心结打开了。晚上,我去这位阿姨家认错,这过程中我又去掉了不肯认错的心。等我把这些不好的东西去掉后,我们几位坐在一起,善的一面和对法负责的一面都体现出来,彼此都敞开心扉的谈,间隔消失了,谁都愿意来配合圆容这件事了。

但是主要负责这个案子的另一位同修还坚持让那个律师参与此案。这时我们遇见了正义律师,正义律师谈完对案子的意见后,又从法律角度讲到辩护是无罪辩护,这位主要参与的同修听明白了,知道自己不对了。我的心可敞亮了,是我退一步又归正自己,太神奇了,一切都按着正法归正了,感谢师父,是师父做的一切。在这个过程中我修去自己很多人心,坚定了信师信法的正念,要相信法圆容不破的威力,相信同修都能归正,一切都能在法中归正。

三、每一次机会都是台阶

我们当地有一位协调人被绑架,有一位同修找到我们,让我们共同参与营救,有同修提醒我们要想营救同修必须整体交流提高。我们在交流中,看到被绑架同修的闪光点,和做的了不起的地方,最后整体找到了一直对这位协调同修的妒嫉心,大家不再指责和抱怨她了,整体升华了。

当被绑架同修的孩子从外地赶来时,我们又与孩子交流不理解他妈妈的地方,使孩子对大法的认识有所改变。这时有两个同修和被绑架同修的孩子去外地见正义律师。第二天,他们一起动身去了,可是出乎意料,他们一到那,警察就说你们一下车我们就知道几个人,说的还都对,大家一下都懵了,怎么知道了呢?是不是被跟踪?赶紧撤回来,孩子也回去了。过一阵,我们又和几个外地同修交流,我们找到了我们的差距,营救同修用心不够。找到差距后,我们知道怎么去做了,结果没几天,绑架同修就回来了。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只要心性提高上来,事情就发生了变化。我对师父在(《精進要旨》〈道法〉)中的话——“我不是叫你们人为的做什么,只是叫你们明白法理。”

知道自己做的与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差的很远,很远,心里很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和修炼中对弟子的点悟和加持,使弟子感到大法的法力,增加对大法和师父坚定的信念,我会在以后的修炼路上更坚定的前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