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人往往会为了一个理而乐而忧,甚至互相去争去斗,而那个理本身却是不动的,动的是人。我想这本身就值得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认真的去用心思考,到底你要的是什么?是人的东西(抱着理不放用来抬高自己去争、去斗、去显示)?还是用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去纯净的去对待这一切,去对待大法。

人多亦如此,交流时别人的话往往会冲击到自己,冲击的本身从修炼的角度来讲虽非坏事,但感到受冲击的本身其实也表现出了自身修炼的不足,有的波动会很大,有的只是轻微的波动。如果你动的都是正念,真的是为他的,没有私心,那另当别论。

一个真修的大法弟子正念会越来越强,那是修炼人的内境,那是修炼人修好的一面折射出来的光芒在修炼人表面的展现。人表面遇到的一切那是最表面的,也是大小粒子的中间,也是最低的,这些本身都在束缚人。换句话说,人的身体本身也在束缚修炼人。人在世间会形成各种观念执著,人又被这些观念执著束缚,而真正的自己,人修好的一面那是够标准的。如果修炼人能够“身神合一”(《大圆满法》),能够用本性的一面来证实法,那便是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所讲:“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如果一个大法弟子本性的一面能够起作用,那便是神在人间,那便会透过人的层层迷雾而看到了物的本质,遇事会淡定从容,处事不惊,因为内在境界的力量太大本身便在纠正一切不正的,那便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佛光普照,礼义圆明”。那样的生命才能从人的迷雾中走出来,才能不被情带动,才能放下人的执著,才能不被各层境界的理所带动,生命才能返本归真,生命在世间才能更好的助师正法,去圆容师父所要的。

大法弟子在世间证实法会遇到各种阻力,就象是人行走在风雨之中一样,但再大的风雨也挡不住大法弟子的行程,面对再大的风雨,大法弟子依然会风雨兼程。如果身在风雨之中,心却在风雨之外,若心中真的没有风雨,那便是离风雨越来越远,其实你已经远离了风雨。

境界越高体会的会越深,慢慢的那便真的没有了风雨的概念,我想你已经進屋了,你已经進入了由正念理性构成的屋,你已经同化了法,同化了法的生命才是最安全的,然后把安全的概念也放下,其实我想一个生命,一个大法弟子在世间主要的不在于他是不是在风雨之中,而是看他最终能不能够走到终点,能不能在助师正法的同时明悟法理,能不能做好他该做的一切,那得看他对大法到底领悟多少,珍惜到什么程度。其实大法弟子身在俗世中助师正法,面对邪恶,面对世人又何尝不是在面对风雨呢?你觉得它是干扰它便能干扰你,因为你已经承认它了,你已经被它带动了;如果你觉得没什么,其实是你已经修到那儿了,都是自己的心,都是看自己对法理解的多少。

大法弟子所面对的一切都是在考核你,都是在看法在你心里扎没扎根,扎到多深?你遇到多大的难会动摇?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能够很清晰的把这一切都看透,身在世俗,心却在云天之外,那你便不被这些束缚,换句话说这些魔难便很难束缚你,是因为你的心没在魔难之中。记得师父说:“真念化开满天晴”(《感慨》),那时你不光是不在魔难的里边,你能够解决那一切。

因为你还在修,你还能修,因为你有人身在,有不同的粒子,有不同的境界,会遇到不同的生命,有不同的理,即便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它们可能都会起作用,这可能也是修炼人越修越谦卑的原因吧!

大法弟子之间是不应该有谁高呀谁低呀这样的概念。主要是学法能不能得法,生命能够同化大法才是最重要的,因为生命本身便是法造就的,都是同化法的生命还分什么谁高谁低?有那样的思想本身便是对法的不敬,是分别心。我想生命能够赶上宇宙正法,能够和师尊同在一世那就应该净心学法,学法得法,放下旧的一切,把生命的境界的“差异”本身也放下,堂堂正正的在大法中修,让生命真的在法中修的纯正“无漏”,让生命真的在法中同化的一尘不染,不染旧尘,生命没有局限,没有美的概念,那才是最美的生命,把最美也放下,因为那样的生命真的不是美所能涵盖的,那是溶在法中的生命。

这世间的迷雾已渐渐散去,很多的大法弟子都已渐渐的看清了这一切的一切,一切都在往表面来,一切都将透亮,真相都将大显,历史赋予大法弟子那么大的责任,大法弟子真得承担,你想想苍宇中有无可计量的生命,而来在世间能当上大法弟子的一共才有多少人?大法弟子要助师正法,去救度那么多的生命,为什么还要在人世间有那么多的分别?有那么多的执著恩怨呢?你对呀我错的,得放下呀,得赶快放下呀,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执著,每一分每一秒都包涵着师尊的巨大付出,想想师父的巨大付出,想想我们的历史使命,想一想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我们又该怎样看我们自己表现出的那些执著、恩怨、各种分别呀、你对我错呢?

我想一个大法弟子在世间所遇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在锤炼大法弟子,都是在成就大法弟子,都是为成就大法弟子而来,从这个角度讲,我们应该谢谢自己所遇到的一切。当生命在大法中修越来越同化法时,生命的思维结构会改变,会不断的有更加纯正的认识,那是新宇宙中的生命的认识,那是同化法的生命,是新与旧的不同。生命在大法中修会不断的改变思维结构,认识问题的角度会不一样,是因为生命在不断的明白法理,不断的同化大法,生命会不断的在明白法理的同时在法中开启智慧。

记得师父在《转法轮》说:“这个人他不得法,他不知道重德,就以为练功通过手法就可以练出功来的,他想要什么就能够追求出来,他以为是这样。”“就是因为自己的思想不正,才招来了不好的东西。”看到师父的这段法使我想到有很多的大法弟子在很多时候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甚至把自己混同于常人,学法中我们知道人为了名利情活着,而大法弟子是要放下人的名利情的,是要从人中超脱出来的,人与人之间是存在恩怨争斗的,而大法弟子得重德,得用高标准,更高标准要求自己,最终是要离开人,远离人的,为什么还要和人争斗呢?其实我想那时是不是修炼人在看重人呢?因为是看重人,看重人的东西才会和人有恩怨,有争斗,其实就是放不下人。都说“红楼一梦”,人在人世间又何尝不是一梦呢?人的主元神和你的表面的你自己的性别都不一定一样,为什么还要执著自己呢?为什么还要执著人呢?为什么还要执著人世间表面的一切呢?人在迷中。人能够被人世间的表象所带动。

师父说:“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精進要旨》〈退休再炼〉)似真似假评是非,如梦如幻观古今,梦中说梦原非梦,缘果求缘便是缘。一个修炼人,一个大法弟子,如果能够用在法中修出的慧眼,用在法中修出的智慧才能真的看清一切,才能不被一切束缚,其实那不光是生命不被旧的理束缚,不光是新与旧的不同,在法中悟到什么理都不执着,生命的表现不光是纤尘不染,那样的生命是在法中修,是同化法的生命,生命早已没有了我,没有了私,没有了狭隘的一切,透过了虚无后面的光明,生命才会从此芬芳,动静归真,生命却又不在动静之中,生命越善,希望所有的生命都能珍惜大法,谢谢,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