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的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一九九六年底得法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经受了几十年病痛的折磨,苦不堪言;修炼大法后,各种病痛相继而愈。大法使我重生,引我修炼。我本是一个对修炼一无所知的凡夫俗子,在修炼中跌跌撞撞,跌倒了法引我爬起来,前行中法铸成我坚强,法对我的造就用常人中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我第一次写一点修炼体会,象一个小学生那样交一份修炼作业,来表达我对师尊的崇敬。

在痛苦中得新生

一九九七年一月正式参加炼功点炼功,当即改变了我失眠和身体软弱无力的状态,从心里感到大法好,决心修炼到底。随着修炼,身患的几种顽固病症相继而愈,更加专心的学法炼功,积极参加炼功点上一切活动;因年纪大,盘腿十分困难,在家里一有空就练盘腿,精神愉悦而充实。九九年七二零腥风黑浪铺天盖地的扑来,我的决心一点也没动摇,除特殊情况外,照常在家天天学法炼功,并和同修一起参与讲真相迫害活动,发真相资料、粘不干胶、在退休同事和亲朋好友中讲大法好,讲同修被迫害真相,组建集体学法点、坚持了集体学法。

零五年六月一天,我去原单位办事,有点心烦气躁,出来后未调整心态就在闹市街边发《九评共产党》,被绑架至派出所,下午家又被抄,抢劫走了大法书籍和各种真相资料。警察追问资料来源,我一点不害怕,只想到保护同修,我劝他们看《九评》,讲摆在桌上的真相资料内容。他们看问不出结果,说下班后送我去洗脑班,通知我的家属来,办事处领导也来了。回家后,我整整用了几周的时间闭门思过,大量学法,每天增加二至四次发正念,查找修炼中的不足,发现以下几点问题:(一)自认为学了法、炼了功,做了一些证实法要做的事就是合格的大法弟子,其实是没真正掌握大法要求的标准,用做事的人心看待大法,自以为是的自我满足、自我安慰,是人的不清醒状态;(二)我用怕亲人受到牵连的怕心掩盖自己怕遭迫害的怕心,反映出开始的不怕只是人的勇敢,而不是修炼的坚定。用人的狡猾来对付,我心里想我写不发了,我还可以用嘴讲等方式,你们限制不了我。(三)自己做错了悔恨,说明我是知道法的要求,但行为上没做到,这是平时不严格要求所造成的。“向内找”三个字惊醒了我,认识到了不真正实修的危害。

要做到真正实修,我悟到就是用法指导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我在学《各地讲法七》〈美国首都法会讲法〉后,牢记师父对精進的要求:“精進那就是说他能够时时刻刻注意到自己的言行,注意到自己的思想反应,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经常的能严格要求自己,这就是在个人修炼中比较精進的。”在学法上,不仅保证时间天天学,而且改变了学法时常常对照别人或被常人事干扰的坏毛病,做到真正是自己在学、背、抄。学法用了心,天天有收获。在发正念上,做到不随心所欲、不懈怠,严格按要求去做。在做讲真相救度世人及各项事情中,我注意修心性、去执著,经常保持一个修炼人的状态。思想明确了,也给自己定下要求,也想努力做好,但在修炼过程中,常常受到人心的干扰,忙时有做事心,累了有求安逸心,配合不好时有怨恨心,怕这没做好那没做好等等各种心性的干扰。各式各样的碰撞,甚至还有一些意识不到的执著和常人中突如其来的杂事干扰。真觉的修炼不容易,这些都得每天去面对,我坚信只要学好法都能过去,但稍有偏差还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魔难。

二零零九年底的一天,我带上资料去医院给一个病员,出来后到一个农贸市场去发放。刚走到一排商店的拐角处,被一奔跑的妇女撞倒在地。我当时心里想没事,但左手不能动,她慢慢扶我起来,说要送我去医院,我告诉她:“我是大法弟子,知道你也不是故意的,不怪你也不要你一分钱的。”随即我告诉她大法在全世界的洪传形势,中共镇压是不符合法律的以及状告江泽民等元凶的真相。没来的及劝三退公交车来了,我还要继续发资料就上车走了。发完资料回家后,左手不能动,不能下垂,必须用右手托着,心里有点担心。下午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到晚上疼的厉害不能入睡,我就背法。第二天手肿的老高,手指手掌都不能弯曲,我用几块小纸板夹住手腕,用带子托着,让右手做事。家里人吓住了天天叫上医院,我没动心,天天学法背法、发正念。几天后,小儿媳的姐姐是骨科医院大夫来看我,说是骨折必须对接上,否则会致残。我动心了,去骨科医院照片,桡骨、尺骨都骨折,远端为粉碎性骨折,三块小骨头成品字形重叠着,只好让中医骨科医生对接拼上并上好夹板。没用药,没服一片药,以后也没去医院,家里饮食也和平时一样,没吃任何辅助食品,我相信会好的。但十多天肿胀不消退,手背象馒头。家里人天天催去医院,思想开始不平静,到底去不去医院?否定后时不时又冒出来。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我刚入睡,一个声音告诉我“上医院”。惊醒后,脑子里翻腾不能入睡,我起床跪在师父法像前对师父说:“我不上医院,一切听师父安排。”然后平静入睡。

第二天,我再向内找,出现这样的干扰为什么?受伤后,当时向内找,觉的是我在这之前做了一件错事:学法小组内一位同修被绑架在洗脑班,无意中透露了学法点的情况,我建议更改小组学法的时间和地点,大家也无非议。而我的心中也产生了少管些事的想法,偌大一颗私心,旧势力会放过吗?其实这也是在不自觉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我的漏应该在法中归正,旧势力没有资格给大法弟子造成魔难。但是魔难来了我应该怎么去提高呢?我认识到迷糊中出现的声音是我自身空间中,某些生命控制我走它想走的路。这使我警觉,十多年的修炼,我却没完全摆脱旧我的控制,它表现出来了,我就要把它连根拔出来,修去它。

我找出在思想深处有怕病痛、求健康的心。这是几十年来形成的根本执著。这种根本执著又源于最深处的私,这个私是散发我各种执著心的根。就抓住了它,持续的修去它。法理明白了,身体有了明显的变化。几次感到左手有功能在梳理。有一次的感觉,左手好好的跟平时一样。我立即撤下夹板,慢慢的消肿,左手全好了。亲友都感慨的说:“你这就是神迹!”

现在在我每天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我都以法怎么讲的,我是怎么做的来归正自己。我认为这就是扎扎实实的修炼。提高中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魔难,但我只就教训最深刻的两件事,作为大法熔炼着每个真修弟子身体,塑造着每个真修弟子思想的例证。个人悟性不高,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