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六旬大法弟子正念脱离魔窟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我是重庆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多岁,九月六日上午我一人在我弟弟家学法,十一点左右有人敲门,我没有理会。中午十二点多钟我吃完饭洗碗时,发现停水停电了。我打电话问妹妹上月水电费有没有缴纳,回答说都缴纳了。于是我出门打算到楼下看看是怎么回事。一打开门,一群警匪冲進屋里,把我绑架。我立刻明白停水停电是恶警们骗我开门的伎俩。

我认出其中有南坪镇派出所的刘志飞,他是此次绑架案的主谋。南岸区分局的一恶警進门就说:“这回你跑不脱的。”我心想:你说的不算,立刻正念否认迫害,质问他们:“凭什么绑架我?”我大喊:“有土匪!”众恶警把我推進门,我又跑到窗户向外喊:“有土匪绑架好人!”他们立刻把窗子关上。然后他们一群人反绑我的手,绑的过程中把我的手都掐青了。他们开始非法抄家,抢走打印机、电脑、手机等物品。然后他们拖我下楼,在拖拉的过程中我一直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迫害好人天理不容!停水停电绑架!”拉到警车旁,我用脚抵住车门不上车,又喊口号,他们强拉我上车,开到南岸区我租房住的地方。他们打算破门而入,我告诫他们,绑架已经是错的,再要破门而入就是纯粹的土匪强盗行径,错上加错!他们找房东要来钥匙开了门。一進门就开始抢东西,电脑、打印机、大法资料、银行卡、房屋拆迁补助金卡……然后让我签字,我拒签,他们就自己签。

他们将我绑架到南坪镇派出所,要我录口供。我一句话不说,只管发正念。他们就自己在本子上写,要我按手印,我不按。他们就四、五个人把我按在桌上要我按手印,我把印泥抓烂了。在他们强迫我按手印的过程中,一警号为303274的恶警打我时把我的助听器打掉,我就晕了过去。打掉我助听器的那人往我脸上喷了一脸的水,我才醒过来。一醒来又开始发正念。

深夜,警号为303827的恶警开车将我拉到第三人民医院,三院关门了,又转往高新区医院。一路上我不停的发正念,心想:一切交给师父。我不跟邪恶走,只跟师父走,任何假相我都能不承认。到了三院,拍片子、抽血……他们很快拿到结果以后,将我劫持到位于石板坡的市看守所。看守所的人一看检查结果是传染性肺结核,还有高血糖,就拒收。押我去的人反复跟看守所的人说软话,要他们收我,看守所还是拒收。于是他打电话请示他的头头怎么办,头头指示把我关到望乡台洗脑班。

在洗脑班里,我除了吃饭、睡觉、炼功,时时刻刻发正念,一有机会就跟看守我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我发出一念: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这里所谓的东西,我一概不承认、不要。我还发出一念:所有坏的物质,不允许在我体内存留!期间儿子来送衣服,劝我写不修炼的保证。我一言不发,发出一念:儿子是众生之一,我不要他对大法犯罪。

十四日晚上,抓我的恶警又把我拉到位于南山的南帝山庄,一共四个人看守我。这里的饭菜仍然很好,我还是不承认这所谓的好。十六日,恶警把我从南山带回南坪镇派出所。他们开始办放我出去的手续。上午办完手续,他们打电话叫儿子带5000块钱来接我,儿子不配合,说这是勒索。下午他们又打电话给儿子,说不要钱了,直接把人接走就是。儿子来了。

这时我求师父:师父啊,工资是大法的资源,不能留给他们,留给他们是让他们犯罪。于是我说:把工资卡还给我,不还我就不走。儿子也配合说:是啊,既然你们查出来有病,没钱拿什么看病?再说还得靠这点退休工资过日子啊。儿子说完走了。他们把我关到接待室。在接待室,除了偶尔打个盹,一晚上我就是不停的发正念,解体操控南坪镇派出所,南岸区分局黑窝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期间他们问过我几次:走不走?我说,东西还我我就走。他们还在半夜的时候把我拉到南纪门派出所,那是我户口所在地派出所,想把我扔在那里。南纪门派出所不收,理由是我不在那里居住,无法监视。他们没办法,又把我拉回南坪镇派出所。

十七日下午五点多钟,南坪镇派出所的恶警告诉我,事情已经搞定,我要的东西全部归还。这样我堂堂正正拿回了我的工资卡、房屋拆迁补助金卡等个人财物,堂堂正正回到了家。

此次被邪恶绑架,历时十多天正念脱离魔窟。回想起来,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把一切交给师父。同时从思想上,言行上彻底否认迫害,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命令和指使。同时抓紧一切时间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所有操控恶徒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在被非法关押的十多天里,有一个概念非常的清晰,非常的明确。那就是:我是大法徒,我是助师正法的法徒,我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我做的是最正的,我没有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