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样病症 两样结果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二零一二年六月初,一天夜里两点钟,一阵电话铃声将我惊醒,电话线的那头,是弟媳的哭声:阿平在医院抢救,医生说是脑内出血。人已有点迷糊,你们快来。我当时听了很冷静,要弟媳别急,会没事的。我和老伴立即赶往医院,到了急救室,看到医生护士忙進忙出。

我到弟弟跟前,看到他确实有点迷糊,我立即抓住他的手,喊他、和他说话,他还有知觉,有反应,问他可认得我,他大概听到我的声音,慢慢微睁眼,以微弱的声音说认的,我问他相信我的话吗,他说相信。大概是求生的欲望促使他这样说,平时他不是这样的。我告诉他,现在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会没事。他轻声的念起来了。念着念着,眼睛睁大了点,也有点光亮了。我告诉他,念累了就在心里默念,他答应了。

医生拿来CT片:脑内确有血团的影子。但我还是告诉弟弟:没事。

连续半个多月,我每天都去医院提醒弟弟:不能好转了就松懈了,一定要诚心、坚持颂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救命、保命的吉言。就这样,弟弟真的没事了,一个多月出院了。

出院后,弟媳坚持要去南京脑科专门医院做检查,我觉的到高级的医院检查一下,更可证实大法的超常、神奇,也就没有反对他们去南京。在南京,医生用脑内探头摄像检查:脑内已无淤血。

我们全家人知道,这是弟弟本人诚信、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是大法在他身上显现神迹,才有这样的好结果,才保住生命。

弟弟的症状,使我想起了当年父亲的症状,和弟弟一模一样,但母亲当时不懂,让父亲睡在床上别动,结果很快父亲就走了。当时我流离失所在外,家人不敢告诉我,更不敢让我回家。后来母亲告诉我,才知道父亲已经离世了。

一样的病症,却不一样的结果。写出来证实大法超常!感谢师恩浩荡!也想提醒世人:不要再继续被中共邪党所欺骗而自我麻木、迷茫,救人的大法就在你的身边,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唯一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