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的思维中走出来 闯过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我想与大家交流的是在遇到魔难时,如何从人的思维中走出来,改变常人的观念,在法上认识法,走出困境,闯过难关。

前不久,由于自己好长时间没静心学法,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绑架。突发的事情使自己一时不知所措,在送往派出所的途中,只知道不断的发正念,背法,但思想想到是怎么样走脱,几乎都是站在人的基点上。

到了派出所,警察的一切讯问,我都不回答,只是默默的发正念,背法,并不时的讲真相。但并没有把讲真相放在首位。第二天晚上,另一名警察又找我去谈话。他用拉家常的方式跟我交谈。我无意的配合回答了一些事情经过。他问我包里装的东西是不是我的。我回答:“是我的。”当问及来源时,我说:“我拒绝回答。”他也就不再问了。之后,他打出一张纸,要我在上面签字。这时我才清醒了,我这不是在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吗?这不是又一次与旧势力签约吗?我立即拒签。然后他们把我包里的书,资料拿出来,问不是我的时,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是我的。”然后他就照相,并要求在清单上签字。当时又动了人念,认为是自己的就签了字。不一会,他们又拿一张拘留十五天的纸让我签字,此时,心不在法上,已在人中,想回家又签了。全无修炼人的正念,下来后悔了,但又无奈。接下来被送到了拘留所。

那几天头脑思考的问题全在人上去分析事情怎么样,全按着在常人中的思维方式在思考问题。那几天晚上尽做噩梦,其结果就是我白天所思考的。虽然每天也在不停的背法,发正念,向内找,但是基点在人上,所以效果也不太好。这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入头脑中:“相由心生。”(《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我以人的状态,在人上面啊。师父讲:“因为人在社会环境中有自己的一个范围,自己的情绪会影响自己的事。大法弟子更是这样” (《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师父的法打开了我的智慧。思维在转变,观念在改变,不断的用法的标准来衡量事情。此时师父的法断断续续、源源不断的打入脑中:师父从来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这一切,这是一场人对神的迫害,不是人对人的迫害。人能对神做什么?等等……我开始越来越清醒,不断的背法。

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我反复问自己:为什么会在关键时去配合邪恶?(如签名)在不断的向内找中,终于找到了掩盖很深的根本执著“私”。它是旧宇宙生命的根本属性。再追下去,我发现自己在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上没有达到法对我这一层次应该达到的标准。嘴上也常说要听师父的,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但是在实修中一直掩盖着那“私”的根。一旦碰到和自己利益发生冲撞时就不自觉的维护自己,保护自己,而不是维护大法。此时我明白了为什么邪恶要我在拘留十五天的纸上签字,这不就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了吗?这不就是承认自己有罪吗?这不等于出卖大法、出卖师父吗?这不是犯大罪了吗?这一下,惊醒过来了。就感到那私的根,怕的根,师父一下就拿掉了。头脑完全清醒了。我背着师父的法:“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一正压百邪”。从那以后,我不再悲伤,后悔,自责。而是在法中不断的坚定自己。对师父越来越坚信,走出人的思维,改变自己的观念,在法中归正自己。让自己在法中生出纯正的慈悲祥和的场,改变周围的环境。

我不停背着师父的法,“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这时我感到自己在另外空间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大,正念也越来越强。每天做着三件事,周围的环境也变了、人也变了;以前有讥笑的也变为真心的关注我们。

那天我从心底发出一念 :请师父救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余的全都不要;没做好的我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我把自己全交给师父,听师父的安排。

没过两天,派出所来人告诉我要劳教一至二年,问我签不签字。我很平静而又严肃的告诉他们我不承认这件事,也不签字。并告诉他们我们师父是如何的伟大。他们只默默的听着什么话也没有说;我又严肃地告诉他们:因为我自己在修炼中没有做好,没能使他们得救,这是我最大的遗憾。讲完之后我感到自己好高大、他们好渺小。几天后我回家了。

谢谢伟大的师尊,是你从魔难中把我救回,用尽世间所有的言语,都无法表达我内心对师尊的感恩。弟子唯有在修炼路上精進再精進,跟随师尊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