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法弟子:修炼改变了我的人生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尊您好!
同修们好!

二零零六年六月的一天晚上,住在京畿道的一位曾和我一起修大乘佛教的僧人打电话给我,他说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修炼法门并让我去书店买《转法轮》这本书,然后去京畿道找他。我到书店买了书后就去与他见面了。一见面他就说,以前学的东西(大乘佛教)没有必要再学了,从现在起就要好好的读《转法轮》、炼功。在那里我们看了教功录像然后熟悉了五套功法的动作。我想僧人把以前练过的东西全部放弃开始修炼法轮功,我对他非常信任,回家要努力的修炼法轮功。

回到家我认真的读《转法轮》和炼功。连晚上做梦的时候也在学法。刚开始读《转法轮》的第二天早上,起床时全身很轻松,我觉得很奇怪就给僧人打电话,他说都是好事情。之后我通过学法知道了是师父给我清理了身体。

修炼之前我患有胃肠炎、骨质疏松症、腰椎间盘突出等各种病症,因此连三十分钟都坐不了,因关节炎每只手都疼痛,连抹布都不能正常的拧干。因为活得很累,所以就开始练多种气功,依旧是身心疲惫、痛苦的生活着。然而修炼法轮功真的非常神奇。第一次学法就能够轻松的连续坐三个小时,腰一点儿都不觉得疼,所以我觉得法轮功十分神奇,是非常好的修炼功法。一天既要炼功还要学法,六个小时。那段时间腰病什么时候好了都不知道,因关节炎带来的疼痛也消失了,还有身体的各种病痛也不翼而飞了。

修炼初期我学《转法轮》的几点体悟。学法时书中的字呈现出发光的金黄色,而且每个字都看得很清楚,书中的字一个一个也闪着光。记得有一次我在斑马线要过马路时,信号灯一变绿我要走过去,突然象是被谁抓住似的不能往前走了。我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在这时一辆车飞快的从我眼前驶过。过后我想到了原来是要遇到危险时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

记得还有一次家中失火,我房间的衣服和其它东西全部烧了,只有写有大法字样的衣服一件也没有被烧。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悟到大法及一切所相关的东西都很珍贵,在另外空间都被保护着。

我自己修炼一个月后才找到当地的集体炼功场。那段时间独修不知道该如何修炼,只是炼功学法,我参加了九天学法班、集体炼功和集体学法,真正的溶入当地的整体环境中。我与几位同修交流后才知道了师父要求我们做好三件事,即学法、发正念和讲真相。我能够跟同修们在一起做三件事非常高兴,也可以一起学法,一起炼功和讲真相,真的很开心。

溶入到整体修炼后只把修炼放在首位,讲真相、发正念、学法和炼功一项也没有落下,努力的進行着。

我自己在家炼功时每次都流眼泪。身边的同修跟我说过,修炼中出现的事都是好事情,所以我也想这是好事情。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有一天眼泪禁不住的一直流着,止都止不住。不仅如此,丈夫的暴力言行以及儿子给我的伤害等都在脑中一一浮现出来。那段时间流眼泪,我的心不知道何时开始对他们感到抱歉。

我觉得是长期以来我对丈夫的埋怨和讨厌,作为妻子的我应该做的事情也没有做好。还有儿子也没有按照我的意愿成长令我很失望。我悟到这是我的执着心得去掉。虽然曾经埋怨和讨厌,但是现在心里觉得有些愧疚。那一瞬间发自内心的觉得对家人做的不好的地方感到抱歉。从那以后,丈夫和儿子对待我的态度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这真是师恩浩荡,师父给予我太多了。我禁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我比其他同修得法晚,心里总是很着急。想比别人在学法、发正念、讲真相等方面做的更多赶快赶上来,这是一个很重的执着心。婆婆跟她另外的一个儿子一起生活,后因病住院了,一天他把婆婆带到我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离开了。家里只有两个房间,婆婆得跟儿子一起住。不过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相比之下在修炼的部份我已经比别人落后了,现在还要照顾婆婆,我什么时候能跟上呀,于是我心里就开始埋怨其他的兄弟了。

然而作为修炼人孝顺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悟到是我的这颗心不对了,于是我把这颗心放下了,好好的照顾老人。我不仅要照顾生病的婆婆而且上班,还得讲真相、集体学法和炼功,所以我就变得更加忙碌。可能是只要心中有法,把心放下的缘故吧,其它的事情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婆婆跟我们在一起生活不长时间,后来去世了。

我通过这件事情对法有了新的认识。“人自己的业力就得自己还,谁都不敢破坏这个理的。”(《转法轮》)婆婆和我前世可能有恩怨,这一世她也许是来讨债的,但是我对她心存感谢。我想心怀“法轮大法好”才去世的老人,真的非常有福气。

我修炼大概一年的时候,在一位同修的推荐下我参加了天国乐团。修炼后总想做些什么,我身边有参加天国乐团的同修跟我说来参加吧。虽然我知道是修炼的事情,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就与同修一起参加了。给我定的乐器是中音萨克斯管。然而当时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乐器,连中音萨克斯管也是第一次听说。何况乐谱就更是看不懂了,完全没有节奏感。接过乐器后我问自己“我真的可以吗?”怕心就突如其来。

那时我对法的认识有了新的提高。“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不是我,都是师父在做,只要我有想要做的心就可以了。我用中音萨克斯就可以做救度众生的事情,只要下决心一定能行。我想把“我做”的这个私放下后,想努力的练习看看,怕心也少了很多。

然而在没有任何音乐基础的情况下,看乐谱、和拍子、操作乐器都不是容易的事情。虽然接受辅导后下功夫练习了,但看着乐谱演奏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可能不是我能做的事情,有好几次我都想放弃,但是每次同我一起练习的同修们总是鼓励我说,他们也是这样。我信心倍增一直反复练习,终于能发出一些声音了。虽然声音没有完全符合拍子,但是用萨克斯管吹出大法弟子创作的音乐让我觉得非常激动。原本渺茫的事情成为了现实。

可是我还差得很远,在反复练习的过程中,发觉我的大拇指比其他人短很多,每次按音时就开始疼痛。手指头浮肿疼得很厉害。离活动没剩下多少时间了,练习不能停下来。这种疼痛大概持续了一个月。

我还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每次突然觉得辛苦时就有放弃的想法,但如果连这个都坚持不了,可能连修炼都不能保证吧。所以我忍受着痛苦没有中断练习,疼痛持续一个月就突然消失了。更加神奇的是我的大拇指跟其他同修们的一样长了。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周围的同修们。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师尊的法给我在苦难中点燃了一盏明灯。

我练习到一定程度时要从金海到首尔去练习。虽然距离很远,但是跟同修们在一起学法,共同做证实法的事情可以如此的有趣和开心。每次我都打心里感谢师尊:“师父,感谢您赐予我这样的幸福。”

现在我能吹出美妙的声音,信心大增时,我就开始参加香港、台湾等其它国家天国乐团的活动。虽然在经济上和时间上投入了很多,但是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累。如果参加活动共同讲真相回来后,就有种可以在不同方面提高心性的感觉。

为了与当地的同修们形成整体,我一次不落的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集体讲真相。为了给大陆民众讲真相,我去当地的退党服务中心、机场等地给中国人发真相资料,每次都急切的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得救。平时我在包里都装着法轮功真相小册子,见到每个人都简单的洪法并发资料。

每次这样做常人都会拿着资料真心的说声“谢谢”。

神韵来的时候,刚开始我心里觉得非常难受。我能做什么呢?我不太会讲话,也没有做市场营销的能力,计算机也不会,我迟疑的在找自己能够做的事情。我就去当地的每个角落粘贴神韵海报。我想把神韵告诉那些不知道的人们,如果有缘的人就可以买票看演出。去年我终于去了大邱参加了神韵的宣传活动。虽然我心里问自己是否能做好,但是跟同修们整体配合進行推广,心里很充实。

在大邱我想得多卖票才行,我们地区因同修的执着很强所以卖票情况不乐观。我们经过几次交流后,决定放下执着心好好的卖票。过了一段时间,听说通过客服中心买票的人数逐渐增加。我通过这件事悟到,当时在我面前没有买票的人是跟我的心相关。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是为了救度众生,如果用纯净的心态去做,最后都能救了那个众生。

当我来回奔波于大邱时,儿子脖子上长了一个口,得动手术。我觉得当时必须推广神韵救度众生,儿子却在这个时候要动手术,这是干扰。所以我心里一边发正念,一边跟儿子说看神韵演出病情可能会转好,坚持到神韵演出结束再说。儿子没有对我发火,坚持了下来。在神韵演出时,他带朋友去大邱观看了演出。神韵一结束后儿子想去大医院做颈部手术。

我建议他先到其它的医院看看,如果不行的话再去大医院。儿子先去小医院進行了检查,从医院回来后,医生告诉他不用手术了,过段时间就会痊愈。儿子笑着说:妈妈说得对。看着儿子,我想到,虽然他不修炼,但是他按照我的意思配合救度众生,这对我也是一种考验。

修炼好并放下心来,从这几年来看,家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生活在窄小脏乱的房子,现在已经搬到干净整洁的大房子了,以前辛苦的生活,现在家里人都很稳定,也没有折磨我的人了。我觉得这全是修炼大法从中受益,都是师父在看护着我所带来的福气。

可是最近我觉得自己没有象刚开始那样精進,心里有些难过。写这篇文章再次向师父下定决心,得法如初的心不能忘记,精進实修不让师父操心。

感谢师尊,谢谢同修们。

(二零一二年韩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