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机缘 按师尊的要求走向圆满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的。一九九八年三月的一个晚上,我到书柜里翻书,顺便看到了一本佛教的书,这是一年前借了一位朋友的书,我想也该送给那位朋友了。我就拿着这本书到朋友家中去了,朋友不在家,他爱人在家,我问朋友现在在干些什么事情,她说:“他在看一本宝书,他这一辈子看了两个箩筐的书,可就没看过这样的宝书,并且还在炼一种功”,我要她给我看,她说锁在柜里,我想第二天再来。在第二天我去上班,在路上正好碰到了他,我忙问他看了什么“宝书”,要他借给我看,他说书店里有卖,我同他走進了书店。

当我看到《转法轮》封面上的法轮时,我就想到了前几天的一个梦,当时就说:“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一个具体修炼法门。”我请回了《转法轮》,回家就看。当我看第一遍时,很多一直在我心中困惑得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就象开锁一样,一一解开了,我深知找到了,深知大法的珍贵,从此就一直走入了大法修炼开始了走向回家的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疯狂的迫害,在这铺天盖地的造谣宣传中,我感到压力很大,但我不怕,因为我知道中共的宣传全是假的,而我对大法与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非常了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的,都是善的;同时我对法已经有了一定的理解,从法理中知道邪绝对不会胜正,所以我对中共并不惧怕。当单位同事问我时,我说,你们看中共历史上的每次政治运动,哪次不是迫害,哪次不是在迫害好人;我讲了历史上多次政治运动的历史真相,他们也并没有任何反感。同时,我说:“我学了大法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工作上,都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其实,单位领导对我学大法也有一定了解,有领导多次在会上就说过,看某某学了法轮功就是不一样,所以,尽管这样大的压力,我们单位只是走走过场,并没有对我進行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有很多同修進京上访,我觉得应该去,应该去向国家证实大法的美好,作为一个有良知的人,站在公民的立场,应该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望政府能改变做法;作为大法徒,就更应该负责任的去证实法,所以我去了北京,可是却遭到了绑架,面对迫害,我并没有屈服,我只是善意的说我们没有错,政府做法有问题,采用讲道理的方式進行理性的说服他们,终于在没有写任何东西的情况下走过来了。后来由于做真相资料,再一次遭到绑架,这次绑架,我采用了写信的方式向国安与六一零办讲真相,看守所的干部看了信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干部对我很尊重了,说话都不一样了,有一个干部还找我听我讲了两个多小时。

被劫持到监狱后,我在写家信中,也体现了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并向监狱写信讲真相,发出大法弟子敢于正一切不正的强大的声音,通过这种方式解决了大法弟子家属是同修不能接见的问题,同时在同修的共同努力下开辟了在监狱里能学法、炼功的环境。我在那里,晚上抄写《转法轮》,早晨背《转法轮》。在监狱里有一个警察是专门迫害大法弟子最邪的一个,他看了我写给监狱的信后,找我谈话说:这封信给了他很大的启发,从此他就逐渐的不那么积极迫害了,最后对我们一个大法弟子说他不管法轮功了;并问我们同修看过师尊的《北美巡回讲法》没有,因为当时在监狱内的同修在传《北美巡回讲法》,他说:“如果没有看,最好找到看一下”。

我的体会是,作为大法弟子就是要敢于说真话,敢于用正理去正那些邪理,去破那些谎言。但是,如果放不下生死,放不下怕心,放不下人的执著,担心什么后果,你就走不出这一步,你的环境就无从改变。其实,用正念去对待这一切是最安全的,因为你的善心、你的正行都一一体现在你的行为中时,众生的正的一面也就起来了,邪的一面也就被压下去了,另外空间的邪恶也就无法操纵众生犯罪了。最根本的就是师父与护法神就能更好的保护我们了。

我被非法判刑三年后,县监察局开除了我的工职,经过三年的牢狱生活后,我获得了自由,回家后有三个单位想请我去工作,其中二家是原单位,一家是私人企业,我选择了原单位的一家,单位领导找我谈话同意我去做事,可有个条件就是要写份保证书,我说:“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了,我从未写什么保证书,那我就不来算了。”他们听我这么一说便忙说不要写了,你现在就来上班。从上班到现在近八年了,他们从未找我谈过有关修炼的问题,我经常同他们讲真相,很多同事也都讲我说的东西有哲理,并且,有很多同事都三退了。

在工作中,我接的任务相对来讲是技术性较高的,可有很多方面,我从未搞过,按常理,我是无法完成的,可就是每次就象师尊安排好了的一样,仅仅只是我去做一下,有很多时候当我碰到很难的问题时,就会在脑海中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解决办法,有时当工作中考虑不周时,就会有人在关键的时候提醒自己,决不会出现大的问题。我记得刚来上班两年,单位接了一个大工程,其中有一部份单位同事都没有把握接受这一项目,领导最担心就是这一部份,在分配任务时领导给了我,要我来承担,我当时就答应了。可是我心里并没有什么底,我在单位资料室查了很多资料,却没有一本是实用的,而任务却这么紧,在此情况下,我提出要到厂家去参观、了解一下产品技术,并要他们提供一些技术参数,在得到资料后,我也无从入手,心里很着急,在此时,有另外一个同事拿着一本资料送给我,说这资料你看一下,看有点用没有。我接过资料一看,发现正是我需要的资料,有了这两方面的资料,我对这个工程在技术问题上完全有了把握,最后经过运行达到了很好的效果,后来在其它的很多工程项目的技术中我都突破了很多技术难题,在单位获得了很高的信誉,得到了他们的尊重。

由于我们是修炼人,别人与我交往办事心里也踏实,做事放心,所以很多项目都希望我去做,我开玩笑说:“如果某个项目要我做,也是那地方的福份,因为我做出的项目是很好的、是为百姓着想的。”

在这几年中有师尊的呵护,我在工作上创造了很多奇迹,给百姓造了很多福,这其实也就是托大法的福。同时经济上也得到了好转,家庭也和谐了。

在得法前我已寻师多年,经历了十五个春秋。一九八三年我从学校毕业分配到了单位工作,单位安排我到一处工地施工。在工地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一个只剩下几页的手抄本,手抄本上讲了末法时期弥勒佛下世传法救人的预言,同时还有很多上界众神一齐下界助弥勒佛成功,并讲了许多关于人间道德下滑的可怕现状,以及要出现的天灾。我看后非常震惊,并从心灵深处感觉到现在就是末法时期,并预感到弥勒佛已经下界,而且我就是属于助佛的人。这种强烈的心,促使着我走上了寻师之路。当时我才二十岁,我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找到师父,并且也很自信能找到师父。我有意接触信神的人,这些人中有佛教的,有道教的,有世间小道修的,我观察他们,并对他们谈的一些事去琢磨,同时也找了一些佛教方面的书看了,但从这些书中,我没有找到我所要的,这些书无法说服我内心纠结的一些问题。

随着正法的進程越来越快,大法对我们的要求也就越高了,我们只有按师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断圆容着大法,去救更多的人,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才能把握好这一万古机缘,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