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人学员在中国城证实法找到更多的慈悲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五日】

师父好!
同修好!

去年初,二零一一年一月,师父来到旧金山给大法弟子讲法,告诉我们在修炼中的不足以及邪恶因素在中国城起的负面作用,以致对美国起到的负面作用。几个月后,师父又来了,这次明确的告诉我们:去中国城交朋友。短期内师父两次来我们地区讲法,这确实令我吃惊,但师父肯定是到这里来正一些不正的因素并帮助我们利用这个修炼环境精進提高。这是“棒喝”。这让我看到自己的漏洞,也反映了自己缺乏对中国城证实法重要性的理解。

几个月前,大约在大法弟子被凶徒殴打的事件发生一个月后,另一同修和我到中国城警察局会晤了管辖区队长,他说的几句话让我震惊。他说:“中国城有中国的各个团体的代表。我们有香港人,台湾人,中国大陆人,法轮功,共产党……都在这里。”我马上觉的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一下子悟到中国城就是中国的缩影,面积不大,但却是中国的完整对应,有相当多的邪恶在此作乱,它就在我们面前,就象中国大陆一样需要被正过来。另一同修与我交流,他们的理解是邪恶计划一旦北京失守,就逃来旧金山当避难所。让这样的事在我们负责的地区发生是完全不能接受的。

我在修炼初期曾经渴望自己是名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可以在那里参加早期的传法班,与成千上万的弟子一起炼功,把自己浸入中国文化中。现在我意识到,原来我想在中国做的事我都可以在中国城做。实际上,湾区每个学员都与中国城以及里边的人和事有因缘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里而不是在别的地方。我们都应该走出来——到中国城来讲真相,揭露邪恶,救度众生。这就是我理解的为什么师父两次针对这个重要问题给我们讲法。对想走出来的弟子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

面对邪恶

一天当我走出花园角广场的电梯时,一位协调人告诉我就在几分钟前一位同修被打了,整个事件被完整详细记录了下来,但那位同修没受伤。我们立刻赶去华盛顿街和都板街路口,看有什么我们可以帮忙。当时打人的事刚过,警察已经来了,我加入了同修发正念的行列,围住了被邪恶操纵的恶人。那人在大声叫骂,对每个路过的人散发着坏的东西。

这个被邪恶操纵的恶人站在一个放在折叠椅上的塑料桶上大声叫骂,没有任何停顿。据其他同修说,他已经在此叫骂了许多年了。最坏的是他说些诬蔑大法的话,他不断的大声重复。那些路人如果听了他的辱骂,有些人可能就会对大法有负面印象,并因此而被毁未来。这对我们旧金山大法弟子来说,那个人能够在此诬蔑大法和毒害世人,这是我们的耻辱,所以我们不能容忍。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中说:“法理中包含着忍无可忍,只是大法弟子们在修炼中有关要过,心性要得到提高,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为此师父一直不讲忍无可忍。一旦讲出来,对于修炼过程中的弟子就会造成障碍,特别是当邪恶对大法的考验中会把握不准。但是从目前邪恶的表现来看,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

这件事我们绝对不能容忍,不能容忍邪恶妄图破坏大法。我们绝不会对邪恶慈悲,邪恶应该被清除。有人故意诽谤大法,这就是在做邪恶的事,大法弟子有责任有义务维护大法,予以制止。

在那里,我向内找。我认识到我必须站出来。我意识到这是对我的严肃考验。我以前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就大声对他喊:“你必须停止这么做,因为你在害其他人,也在害你自己。”

为什么有这个人和这样的情况在中国城存在呢?我理解这是我们自己造成的,因为我们没有按照大法和师父教的去做。

师父在《二十年讲法》中说:“我告诉大家,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说大法弟子的能力非常的大,很多人就是不相信,因为也不让你看到。你在正念作用下,你身边的一切和你自身都会发生变化,你从来都不想去试一试。旧势力和那些个邪恶因素的干扰,就是在钻你们思想的空子,这些年来一直在干这个事,旧势力操控烂鬼与邪党因素一直在这么干,叫你们做不成救人的事,因为它跟你对打打不过你。你一发正念,不管千军万马那邪恶统统化成土,全都灭掉,什么都不是。”

一小时后,另一名警察,这一区的警官来了。有的帮凶反过来跟警察抱怨法轮功学员吵闹,警官对着帮凶说:“我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你如果觉的吵,你可以回到店里面,如果你回到店里还觉的吵,那你就回到中国去。”

当时,我们大家都很平和,一起在发着正念,整个场面变的很祥和。这是我第一次感到了与其他同修形成整体的效果,很有力量。虽然处在这种紧张矛盾的情况下,仍然给人感觉象静静的水一样。我们已经跨过了忍,找到了真正的慈悲。

后来,一个常在街上为餐馆招揽客人的女子向警察抱怨在街上被录了像。警察说:“在美国街上,你不能期望个人隐私。”那女子继续抱怨,警察就大声明了的告诉她:“如果你不喜欢这里,你应该回中国去!”

我理解,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是因为我们全体弟子的强大的能量场和慈悲的作用。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中说:“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当然,慈悲的能力随着层次的增长而增长,所以他也决定于层次的大小。力量决定于层次的果位的高低,这也是肯定的。”

我希望我们都能向内找,去除常人的观念和执着,敞开交流,精進实修,找到慈悲,达到师父对中国城证实法的要求。如有不对和有漏之处,请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二零一二年旧金山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