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江善良儿女们遭受的魔难(二)

福建漳州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续前文

(三)、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已知14人次)

1、陈玉羡:女,一九六三年生,漳州市建设银行干部,家住本单位宿舍。四次被非法劳教。

陈玉羡年轻时的照片
陈玉羡年轻时的照片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初,陈玉羡拿两张真相材料给群众看,即被绑架拘留,陈绝食抗议十天后回家。可是一个月后,国保警察突然闯进陈玉羡家,将她直接绑架到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劳教。可当陈玉羡的母亲被叫到国保签名时,纸上却写着“学习班一年”。

陈玉羡因早年离异,她的父母家在农村,女儿的父亲又远在外省做生意,万分伤心的女儿(正上小学六年级)只得寄住在表姐家。

此后,陈玉羡分别于二零零二年七月和二零零六年九月被漳州市“六·一零”、国保投入劳教所关押迫害,每次时间均为两年。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陈玉羡与功友陈林芬在漳州市长泰县马路上走路,即被长泰国保人员强行搜包,遭国保大队长阮某和国保人员林扬等人的非法审讯,后送漳州市治安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将她转到漳浦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陈玉羡第四次被漳州当局投入福建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时间为一年九个月。

在劳教所期间,陈玉羡除被劫持到精神病院残酷迫害以外,还遭狱警罚做奴工、不让睡觉、穿高跟鞋面壁、长达半年的罚站、甚至于一星期通宵罚站,还有关禁闭室、强制精神洗脑等等恶毒手段,逼迫陈玉羡放弃信仰。由于长时间站立,陈玉羡的两条腿肿得发亮。

十几年来,陈玉羡除被四次劳教外,还多次遭到各种拘押,与家人离多聚少。她的家人所承受的精神折磨与那种无休止的担忧,难于表述。

现在,陈玉羡还在福建女子劳教所遭受迫害。

2、呼春萍:女,一九六五年生,祖籍山东。原漳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副站长,在漳州市云洞岩风景区一台商企业任副总经理。

在经历多次骚扰、拘留迫害后,二零零零年,呼春萍再次被漳州市“六一零”和国保警察绑架拘留。同年将她送进福建省女子劳教所劳教。在劳教所遭受罚站、限制睡眠时间,高强度的精神洗脑等迫害。

呼春萍被洗脑。

3、马雪琼:女,一九五零年生,漳州市造纸厂退休工人。家住漳州市芗城区。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马雪琼到复印店复制法轮功师父的经文,遭绑架拘留十五天后,被漳州市“六一零”和国保劫持到福建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六个月。

在往劳教所途中,刘炜将马雪琼的双手紧铐在椅背上,使她一点都动弹不得。

在女子劳教所,马雪琼拒绝做诽谤法轮功的作业,被吴品玉和黄晓燕两狱警罚关禁闭,面壁三十四天。狱警吩咐卖淫的普教人员当包夹看管马雪琼,要求她站立正,姿势不对就遭拳打脚踢。马雪琼站得两脚底起泡,两腿、两脚肿痛难忍,像无数根针在扎着一样,走路时腿都迈不开步。而此时恶警却在一旁发笑:“我看你现在都像个大病人了”。

狱警让马雪琼每天站到深夜一、两点才让她睡觉。每当马雪琼站立不住,往下蹲的时候,俩包夹就迅速的将她架起来。马雪琼站得全身无力,迅速消瘦。面壁第一周内就瘦掉了十几斤。

福建女子劳教所还给马雪琼加了两个月的教期。

4、陈荣福:男,漳州云霄县人,现年五十四岁。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四日,陈荣福从家里被绑架到邻县的东山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出来后不久,陈荣福又被传唤到云霄派出所,不法人员将他劫持到福州劳教所劳教迫害,时间为两年。

5、何培生: 男,一九五四年生,漳州市红旗机器厂工人,家住本单位宿舍。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漳州市、芗城区国保等人员闯到何培生家,将他从上班处绑架。家中电脑和光盘、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全被抢走。国保支队的朱加明、马小平,区国保大队长和副大队长刘炜等人,将何培生关押在芗城国保大队。何培生的手连续几天几夜被紧铐在椅子上,除了上厕所和很少的几顿饭有解开以外,一直铐着。

五月十八日,何培生被转到漳州市第一看守所拘留迫害三十天。六月十七日出狱那天,自称是漳州市政法委、“六一零”、国保、能力资源局(原劳动局)等部门的大批人马已在看守所门口守候。这些人直接将何培生劫持到漳州市林业局宾馆软禁,说是“监视居住”,可无人出示任何手续。

在“监视居住”期间,红旗机器厂受命派两人作何培生的专门陪护。何培生在此黑监狱又被关了一个多月。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漳州市“六一零”、国保又定他劳教一年九个月,至此,何培生又被投入福建省劳教所关押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一日,何培生冤狱期满回到家中。此次何培生被迫害时间共一年十个月十八天。

二零零八年十月,何培生在劳教所内向法院书写了《行政诉讼状》,可无人受理。

6、陈林芬:女,一九五四年生,漳州市塑料厂退休工人。家住漳州市芗城区。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五日,陈林芬和功友陈玉羡在漳州市长泰县城马路上走着,遭长泰国保人员绑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劫持到华安县看守所迫害。漳州市国保朱加明认为陈林芬态度不好,威胁要送劳教。

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在陈林芬身体很虚弱(陈林芬在看守所绝食抗议)、家人全然不知的情况下,长泰国保队长阮某、一名女警和一名漳州市国保人员将她劫持到福建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在福建女子劳教所,陈林芬受到狱警的侮辱、劳役、罚站、不让如厕和睡觉以及精神洗脑等等迫害。连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去世,狱警都不让其回家给老母送终。而且还给她加了十二天的教期,直到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才回家(陈林芬被迫害详细报道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三日的文章《路上行走遭绑架劳教 毛巾沾尿塞嘴》)。

7.洪惠珠:女,一九六二年生,漳州市芗城区中医院(又名华侨医院)护士,家住本单位宿舍。五次被劳教。

二零零零年新年期间,洪惠珠外出访友,回家后竟然被监视居住,一个公民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保障。洪惠珠不解,冲破阻拦第二次进京上访。被漳州市“六一零”、国保劫持拘留后送劳教一年。福建女子劳教所给她加期三个月。

出狱后一个月,由于不放弃信仰,洪惠珠再次被绑架至看守所,漳州当局第二次将洪惠珠投进劳所迫害一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芗城中医院副书记蔡进财与芗城区卫生局黄副局长、护理部副总护士长吴晓宇为了迫害在病房给病人讲真相的洪惠珠,用利益诱惑内科医生、护士联名诬告洪惠珠,并指使保卫科科员李宗炎打电话报芗城公安分局的刘炜等。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八日十一点三十分左右,国保人员只穿便衣没有经当事人同意,用脚踹开洪惠珠家的门,两个男的冲进去强行把她戴上手铐抬走。当时洪惠珠只穿着内衣和拖鞋。

洪惠珠被非法拘留,并且已经定好要送她去劳教。洪惠珠的女儿杨庆珊为了给妈妈送衣物,于二零零五年元旦下午和大姨妈一起前去看望,途中被一辆大卡车撞到头部,致使杨庆珊一直处于昏迷状态,需要专人护理。因此,洪惠珠这第三次劳教改为“监外执行”。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洪惠珠因向民众讲真相再遭国保绑架,漳州市“六一零”和国保再次联手第四次定洪惠珠劳教,时间为一年六个月。

杨庆珊经抢救脱险后留有后遗症无法上学,但生活还能自理一些。洪惠珠这次再遭绑架迫害,还需照顾的女儿思念妈妈,精神再次受创,行为失去控制,大小便失禁,从此以后靠服用精神病药度日。二零零九年腊月二十三,杨庆珊从自家窗口坠楼而下,当场身亡,二十一岁的青春少女就这样成为中共的受害者。

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洪惠珠因向民众讲真相,被国保绑架到看守所关押。

洪惠珠被绑架后,其丈夫不停的为她四处奔波,从市、区政府到“六一零”、从国保支队到国保大队,苦苦的向他们求情,因为他们刚失去心爱的女儿,正想再要一个孩子呢。可得到的是妻子被送劳教的消息。连衣服、钱款都来不及送到。

洪惠珠再次次被漳州当局投入劳教所迫害,时间为两年。此次还劳教所给她加了两个多月的教期。直到二零一二年六月十四日才回家。

洪惠珠在劳教所期间,受到狱警罚站、高强度奴役、限制用水、不让倒马桶、关禁闭、遭辱骂和威胁利诱等种种迫害。四次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共被恶警加了至少五个多月的教期。目前,洪惠珠被洗脑。

(四)、被非法刑事拘留的法轮功学员(注:被判刑之前的刑事拘留不在此列。已知10人)

1、呼春萍: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呼春萍成为“六一零” 和国保人员重点监控的对象。长期无辜被骚扰、监视、跟踪。有一天,原漳州市公安局一处处长卢坤山与芗城公安分局一科等多人半夜闯到呼春萍家叫门,门开后随即将呼绑架至看守所拘留。呼春萍绝食抗议十一天后出狱。

2、王剑文:男,一九七一年生,南靖县金山镇人。二零零一年九月底的一天,王剑文在家中被县政保警察劫持,随后被关押在县看守所迫害近一个月,后由家人取保出去。

3、林丽苹: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九日晚,林丽萍的女儿(一岁多)从一位功友的手中接过一个食品袋,当时并不知道食品袋里面装的是什么,后来才知道是几份经文,可是在一旁跟踪的几个南坑派出所的警察在无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即搜了她家,夫妻双双都被警察带走。林丽萍被非法关在看守所达二十五天。
4、吴明正:男,时年二十一、二岁。漳州市芗城区上墩村下碑自然村人。

二零零一年九月,吴明正到芗城区胜利西路“闽鸿办公设备有限公司”复印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秘密诬告,国保人员登记他的摩托车号码后,即实施绑架。吴明正被关进看守所迫害。

漳州市“六一零”康鸿泉及国保人员常去看守所威逼吴明正,逼其说出所谓的“幕后”。

5、王旭东:男,现四十多岁,漳州市红旗机器厂职工,龙岩长汀人。二零零九年九月底,王旭东因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被绑架到漳州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天左右,直到十一月初才回家。

此次迫害,王旭东家中的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籍等私人物品被抄走。

6、陈玉羡: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中午,陈玉羡在街上散发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芗城区通北派出所恶警将她双手反铐进行“审问”。

约半小时后,国保恶警刘炜等将她带到芗城公安分局非法扣留,晚饭时才将她背后的手铐解开。当晚他们又将陈玉羡劫持到漳州市看守所关押,直到十二月二十三日才让她回家。恶警搜了她的家,抢走了几百元。

陈玉羡在看守所里天天咬着萝卜干度日,致使出狱时人瘦了许多,身体非常虚弱。

7、洪惠珠:洪惠珠因上访、讲真相被多次投入漳州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定任务,做苦役。女狱警张福平将她戴“三脚扣” (把两只脚和一只手铐在一起)数日,整的她弯腰塌背。即使这样洪惠珠还做手工活。连上厕所、睡觉都不给解开。

8、冯文全:二零零一年十月,冯文全被漳州市国保绑架至南靖县看守关押迫害一个月。

9、沈 某 : 男,时年二十岁出头,诏安县人。北京政法学院在校学生。因在北京讲述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带回漳州市看守所关押迫害。

10、张国庆:因到漳州市芝山公园炼功,张国庆被国保人员绑架至漳州市第一看守所关押迫害。

(五)、被非法治安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几十人次)

王秀治:女,一九四八年生。漳州市龙海市(县级市)古县中学退休教师。

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王秀治老师因向群众讲述法轮功真相被构陷,遭漳州市、区“六一零”、国保人员绑架至漳州市治安拘留所迫害十六天。

王秀治在国保要被送拘留所时,车门刚一开,芗城国保副大队长刘炜就使劲的将她往车里推,当时王秀治老师双手还被铐住,那么猛的劲使她一下就栽倒了,头碰在座椅的铁架上,好久才爬起来,致使王老师小便失禁。

只因向群众讲几句真话,大过年的使得王秀治老师被关在拘留所里忍饥挨冻,她的丈夫和孩子们也都在不安与担忧中度过了一个不平常的中国年。

呼春萍:二零零零年的一天,漳州芗城国保刘炜、林瑞进等人无辜上呼春萍家骚扰,将呼春萍拘留十五天。

陈玉羡:一九九九年十二月,陈玉羡与功友石素美到北京上访,朱加明和芗城国保人员杨国忠将她们从漳州市驻京办事处带(押)回。卢坤山、朱加明等人对她们进行非法审讯,并搜查了二人的行李。当晚,陈玉羡二人即被投入漳州市治安拘留所关押。

在拘留所被迫害一个月期间,天降大寒流,是漳州地区罕见的。陈玉羡她们睡的是冰冷的水泥板,盖的是发臭的薄棉被,吃的是连猪食都不如的饭菜。用“饥寒交迫” 、“严寒刺骨”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可当她们出狱时,每人却被拘留所扣去四百六十元钱作为“生活费”。

出狱当天上午,所长陈溪河将陈玉羡二人带到狱警办公室训话,诽谤师父和大法。陈溪河吩咐一女狱警将陈玉羡带到操场上跑步。跑了一段时间,女狱警向陈溪河询问,陈溪河说;再跑!女狱警再询问,再跑;再询问,陈溪河说:她爱练,让她多跑几圈!就这样,直到陈玉羡累得跑不动了才罢休。

不法人员还搜了陈玉羡家,抢走家里所有的大法书。

此外,陈玉羡或因向世人讲述真相(二零一零年三月 )、或因声明被洗脑时高压下“转化”作废(二零零二年五月)及被无理“监视居住”期间因生活需要外出(二零零零年)等又多次遭治安拘留。

注:按中共自定法律,治安拘留最长不超过十五天。可中共对法轮功从不讲法律,关押上访人士本来就犯法,关十五天还嫌时间太短,再开一张拘留证,就可以再关一期。法轮功学员被拘留一个月的都是这种情况。

卢梅兰:女,一九五六年生。漳州市“九一九”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三日,卢梅兰正在厂里上班,芗城区公安分局一科(现改为过国保大队)副科长刘炜走上前去,不由分说就把卢梅兰铐走,送进拘留所非法关押。后来得知是因声明在洗脑班高压下被强迫“转化”作废,漳州市“六一零” 、国保统一行动,集体绑架法轮功学员的。卢梅兰绝食抗议,人瘦得皮包骨,十五天后被放回。

这次集体绑架中,除石素美、林丽苹被劫持到看守所关押(后被判刑)外,黄美玲、郑惠珍也被绑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迫害,与卢梅兰关在一起;而郑漳陆等人则被关押在黑监狱——漳州市纺织品站宾馆内;同时,南靖的冯文全也被芗城区国保劫持到拘留所关了十五天。

此外,龙海古县的郑惠珍、天宝镇的高其万、韩亚福、韩甲寅和肖阿英,芗城区的唐志印、马雪琼和曾丽英等八人,为了向漳州民众展示大法的美好,和平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参加了二零零零年七月二日的公园晨炼,每人均被治安拘留三十天。

还有,东山县的胡添武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在九九年到北京上访,被劫持回来关押迫害;何培生也于二零零四年三月九日被无理绑架到漳州市治安拘留所拘留十五天。石素美因到北京上访被拘留三十天、因抵制无理“监视居住”而外出的被拘留多次达近两个月的时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