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外院职工中秋前夕遭绑架 妻儿被迫离家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职工、法轮功学员胡传林,九月二十一日在校后勤处办公室被闯入的警察绑架;他的妻子黄玲和十三岁的儿子也在同日被迫离家出走。而一个星期后,就是中华传统的中秋团圆节了……

胡传林在被绑架前,曾屡遭北京市教工委及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人员骚扰、威胁关洗脑班,于是他给这两个机构的相关人员写了一封信,详述了法轮功真相和自己几年来被迫害的情况,以及共产党到底是什么,内容真诚感人。

据悉,参与绑架胡传林的是北京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朝阳分局,背后指使者是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目前胡传林下落不明。

一、胡传林遭绑架过程

九月二十一日,胡传林被绑架,妻子黄玲和他们十三岁的孩子也被迫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有学不能上。正值中秋团圆日之时,中共恶党又一次将邪恶的迫害伸向法轮功学员,造成这一家人妻离子散和他们亲人的无尽悲痛。

九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多,胡传林一直没回家,当时在他校后勤处办公室附近出现警车(警1299)和一辆依维柯警车。他的妻子黄玲给他办公室打电话,胡传林接了电话只说了一句话:“现在警察找我谈……”电话就出现杂音,马上断了。随后胡传林的亲属再往办公室打电话,有人拿起话筒就关掉,几次都是,再以后就没有人接了。黄玲随后确定,也有警察在她的办公室——中国传媒大学理学院教学办,企图等着她一上班就绑架她。

在此之前,九月十七日上午,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两个警察(一个姓韩,五十多岁,曾参与二零零七年对胡传林一家的迫害;一个姓张,四十多,副处长)到黄玲单位找她谈话。内容是让黄玲保证十八大之前别出去。黄玲明确告诉他们不可能保证,法轮功学员不可能向任何组织去保证什么。他们又问她的家庭住址和地点,黄玲都拒绝回答,说这种笔录就别做了,她不会说什么的。两警察耗了近三十分钟才走。临走时,黄玲劝告他们不要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五十岁的韩姓警察说:“我们不是迫害你,要是我们迫害你,下次就穿着警服进你办公室找你了。”黄玲说:“你来我也不怕你,我是堂堂正正的,你们干的是什么事!”

胡传林曾在二零零七年九月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九年回到单位后,原来的工作岗位被调动。在新岗位上,胡传林认认真真的工作,受到单位同事的一致好评,同事心里都很佩服炼功人。但这样的好人,经常受到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北京市教工委的人员的骚扰,这两年中,胡传林曾三次遭到北京市教工委威胁,说要将他弄到洗脑班迫害。今年七月,胡传林向单位领导、保卫处、北京市教工委写了一封公开信,详述了法轮功真相和自己被迫害的情况。而今竟遭到绑架。

二、胡传林致单位公开信

北京市教工委领导、冯培书记、周烈校长、倪志恒副校长、张严校长助理、
许赜、解植岗处长、王京军、张二勇、耿建莉副处长:各位领导好!

我是后勤职工胡传林。最近有关部门通过单位找我谈话,想了解我的思想认识。下面的话都是真心大白话,相信各位领导看了之后,秉承良知便可判断,象我这样的人,到底是真正的好人,还是应该打击的对象。

“真、善、忍”是宇宙的根本特性,万事万物都是由“真、善、忍”构成的,我是同化“真、善、忍”的法轮大法修炼者。法轮大法是宇宙根本大法,维护大法是我的责任,任何邪恶的力量无法改变,十几年的风风雨雨也验证了法轮大法坚不可摧。修炼人的正念坚不可摧。

法轮功不是靠宣传出来。只有纳粹和共产党才讲宣传,因为它需要为它的“假恶斗”虚张声势。而真正的宇宙大法(法轮大法)遍及万物一切,善良者自会从内心认识到她,这是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展现。

一、共产党才是真正的邪教

因为共产党讲“假恶斗”,与“真、善、忍”格格不入,妒嫉近亿人修炼法轮功,所以发动迫害。

共产党来源于西方,暴力起家,谎言治国。共产党从土改、假抗日、国共内斗到建国后三反、五反、四清运动、上山下乡、三年大饥荒、反右派、文革、六四、迫害法轮功,迫害死中国人高达八千万同胞,死亡总人数比一、二次世界大战死亡总数还多。残酷的政治斗争,使得人们对辨别事情本身善恶黑白变的不重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变的最重要。

民间流传的《九评共产党》总结共产党具有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的九大基因。共产党不信神,也不尊重自然万物,“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战天斗地,残民以逞。回顾大跃进、看看三峡工程就知道它是反自然的。看看文革,就知道它彻底的破坏了中华五千年正统文化。到今天,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贪官横行,官商勾结,警匪一家,司法黑暗,民不聊生。中国社会目前的人与人之间还有诚信吗?还有安全的食品吗?导致这一切的根源就是共产邪党!

共产党是真正的邪教,是邪灵附体,它是附着在中国人和中国传统文化上,从而达到迫害中国人和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的目的。

首先它拉人入党,表面是信仰,实质上捞党票,对毕业找工作、提干有利,对当官谋权谋私有利。世界上任何正教信仰都是舍弃名利与物质的。佛教、基督教、犹太教都是。

其次,它让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古往今来,共产党是人类极少数宣扬无神论的政党,目的就是毁灭人类。人不相信善恶有报,就会无恶不做,恶事干多了,最后下地狱。而西方的大科学家、政治家都是信神的。

第三、它只能入,不能退,退了你的前途就完了,比不加入还差。

第四,入党的时候,它要求你对着党旗宣誓:把生命交给它。说的很明白,共产党想要的是这个人的命。世界上除了黑社会,哪个组织这么干?

第五,共产党既是要求人无条件信仰的宗教,又是独揽政权,是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邪教的政教合一。除了有一套人人学习的党理论教义、学习制度、专职机构与人员与办公机构,同时国库供养,对整个社会黎民百姓有生杀大权。

第六,它在和平时期(无战争时期)迫害中国人非正常死亡达8000万,如今,尽管经济总量上去了,但实质上是权贵主义经济模式,聚敛钱财,国进民退。裸官越来越多,群体性抗议事件天天有,维稳经费超过军费开支。这不是国家邪恶主义,是什么?

二、天要灭中共

善恶到头终有报。这是天理。

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十三年过去了,法轮功在海内外了解真相和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民众对法轮功支持的人越来越多,江泽民和他的帮凶罗干、周永康、刘京等几十名中共高级官员在诸多国家被以反人类罪起诉,并被阿根廷国际法庭、西班牙国际法庭宣判有罪。中共迫害系统中的很多恶人在法轮功学员无数次讲真相劝善不听的情况下,被国际组织追查,登上了恶人榜,面临着终生被追诉。

大量遭恶报的例子比比皆是:王立军、薄熙来是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主要打手,都是活摘法轮功学员人体器官的主要犯罪人,如今的下场如何?共产党是靠斗人和内斗生存的。为了党的自身生存,任何人它都会需要时,你是红人,不需要时,你是阶下囚。按照王立军自己的话,他就是一块口香糖,指不定哪天就被踩在共产党脚下。跟着毛泽东闹革命的人有好下场的吗?文革结束时,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自杀了,700多名警察被中共处死。

二零零二年六月,在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发现了2.7亿岁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断面内惊现六个排列整齐的大字“中国共产党亡”,其中那个“亡”字特别的大。世人越来越明白,中国大陆民众通过电话、网络、旅游退党、退团、退队——三退大潮,至今已有超过一亿二千万人士,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而且每天以五、六万人滚雪球似的递增。

近期很多地方频频发生老百姓面对警察和暴力自发保护法轮功学员的事件,足以说明中共已被世人所唾弃。如:河北泊头市富镇乡周官屯村300名村民签名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王晓东,签名信笺在政治局常委中流传,有专家喻之为邓小平改革开放初期的“小岗事件”;唐山市唐海县562名老百姓也是签名按手印,要求释放法轮功学员郑祥星;黑龙江15000人签名按手印,要求当局查清法轮功学员秦月明在狱中突然死亡的原因,并惩办凶手,其中该监狱一名警察按手印签字,并说,这事我知道,是监狱长叶枫干的;河北唐山民众在警察暴力绑架了李真之后,当场就有70多人签字按红手印,联名保李真等等事件,说明民众已经觉醒,迫害法轮功已经非常不得人心,难以维持。

三、共产党对我一家的迫害及我的申诉

一九九九年七月正当我妻子怀孕时,中共迫害法轮大法,我妻子因上访被关进当地体育馆,造成胎儿早产,龙凤胎,女1100克,男1200克。当时压力很大,学校要求放弃修炼,否则失去公职,半流产的儿女始终窒息,二十四小时我们不间断看护。接生的医生是我亲姐姐,她告诉我们,这两个孩子不能要,因大脑长期窒息缺氧以后是白痴。我们坚决不同意,首先我们不杀生,别说是亲生的了,其次,我们坚信大法是超常的。孩子一定能够正常。因当时整个社会不明真相,对我们的迫害如泰山压顶,我想经历过文革批斗的人都有体会。所以,我们精神压力大,在女孩十二天时,因呼吸窒息没有抢救过来而夭折。这对于我们是天大的灾难。我的妻子几近崩溃,如果没有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支撑,我们精神和肉体都会在那些日子里消亡。

男孩身体一直很弱,二零零二年妻子被非法关押北京女子劳教所迫害,学校每月给我一千元生活费,孩子不足三岁,每周病一回,沉重的经济负担。孩子不会说话,患有心脏动脉导管未闭。我心急如焚,我的母亲来北京家照顾我们父子,自己贴退休金给我们。二零零三年孩子住医院做心脏手术,没人照看,就是这种情况,中共仍然持续关押我妻子。二零零四年,妻子回家了,孩子和我母亲先后患上肺结核,病更重了,母亲被迫回老家治疗,孩子经常高烧、痉挛,浑身发紫。小命危矣。我妻子当时毅然决定教孩子修炼法轮大法,我们坚信只有大法才能救他。半年后,他开始说话了,而且能说出句子来,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上小学一年级时,语文老师说孩子阅读量比较大,其实他只是学了法轮大法。从他五岁那年修炼大法以来,身体一天天健康,六岁以后一直到今天,没有吃过一颗药,没去过医院,如今智力很好,自己在四、五年级曾写了十万字的小说。数学经常一百分。喜欢画画和体育,他画的儿童画中国传媒大学专业老师看了后说:很有前途。这一切都是大法的神奇。现在他天天踢足球、打篮球。身体非常棒。

十几年来,我们一家经历的迫害太多。举一个最近的例子。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丰台镇派出所动用了三十多名警察,把我和妻子从单位强行绑架走。他们绑架我时,十几人对我拳打脚踢,一人从背后用手使劲堵住我的嘴。随后强行搜家,肆意抢走我家的电脑等私人物品,跟土匪没什么两样,非法审讯、捏造事实、强行送至劳教所。整个过程都是秘密的、黑暗的、怕曝光的。九月十一日至十六日,北京市公安局国保、丰台镇派出所警察把我从派出所直接带到京丰宾馆一小房间,把我非法拘禁在京丰宾馆内。小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警察在门口放了一个大沙发把门挡住防我出去。每天十几个人轮番在我面前实施各种欺骗、威胁、恐吓等整人手段,每个人在我面前丝毫不透露他们的姓名等信息。不许我活动、不许我上厕所、不让我有丝毫休息时间,制造巨大精神压力,逼迫我放弃修炼。有一个自称老家是山东的警察小头目,三十多岁,赤裸上身,在他非法审讯我时,不停的骂着脏话,拿一硬皮本猛力打我头部。在他毒打我时,屋内没一个人。最后一个五十多岁、矮个子的胖便衣拿出一种有毒药水对我身体喷射,当时喷药水的便衣自己被呛的直咳嗽,并拿出手铐威胁要上刑,让我摘掉眼镜,打我眼睛。夜间,我经常听到在隔壁房间,他们在毒打女法轮功学员传出的打骂声和呼喊声。此时京丰宾馆所谓的“法制学习班”就是中共的黑监狱。号称国家警察的他们,也知道不敢说自己的姓名和警号,但人做事,天在看。别看他们逞凶一时,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迫害行为注定会成为他们迫害自己的行为。国际上的“迫害法轮功追查组织”记录了每一个参与迫害的中共的追随者,他们必将面临最终的审判。最后他们对我进行非法劳教,并说劳教期限这秘密关押的7天不包括在内,我质问他们:那这七天失去人身自由怎么算?他们却说:“你找共产党算”。整个过程不告知单位和家属,完全是非法的。

在劳教所期间,我经历了不让睡觉、坐小椅子(一种体罚,屁股只能沾椅子边,双手双膝并拢不让动)、站军姿、长时间练操、长时间蹲地不让站立、电棍恐吓,各种恐吓与威胁,吸毒犯人包夹、谩骂、随意指挥、不准抬头、夹手走路、走直角路等等诸多刑罚。不转化就关小黑屋,四个吸毒犯人包夹一个人,不让洗澡、不让睡觉、不让与大家一起吃饭、克扣饭食,不让亲人接见、断绝通信,甚至不让上厕所。经过劳教的残酷迫害,我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

我于一九九五年炼法轮功之后,先前的慢性胃病不翼而飞,十几年没吃过一粒药。被非法劳教迫害后,我的身体受到很大伤害,头发白了很多;胃部经常难受不适、持续打嗝,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同时身体严重消瘦。

我记的和我曾在一屋的老人,明明是低血压,却非让吃降压药,不吃就是违反规定,要警告要延期,吃的这个炼功的老人站立不稳,呼吸喘不过气,还不让躺着。一个中科院的数学博导,六十多了,坐小椅子酷刑折磨了两个多月;一个计算机专业人士因不放弃信仰被警察利用吸毒者无数次暴打、泼冷水、不让大小便连续十五天,不让睡觉连续十八天;一个北京市民不放弃修炼,在劳教调遣处被数根电棍同时电击全身,躺倒在地;怀柔一老年法轮功学员,因坚持信仰,团河三大队警察授意吸毒者把他带到厕所里撞暖气管,被撞的满脸是血,这一法轮功学员上告,劳教所的管理科装模做样调查,最后说他自伤自残等等等等。这就是所谓的春风化雨般的关怀,这就是共产党利用人整人,群众斗群众的手段。我在那些个日子里,非常深刻的明白了一个道理,共产党注定要灭亡,人不治天治!在劳教所中,我们被迫做无报酬的劳工,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外面商店里面的月饼盒、礼品盒、各种食品的包装盒、方便筷、减肥茶、集邮册、电子产品的包装盒,都是监狱产品,很多都是吸毒者、卖淫嫖娼者制作的,他们因憎恨共产党经常私下吐唾沫、弄大小便抹在这些盒子上,还不止这些,他们中很多都是有各种传染病的,中共和中共培养起的这些商家为了钱是不管民众死活的。

我的妻子因坚信信仰,被转移到山西,被非法延期,被关禁闭,被毒打,被剥夺食睡等基本生存条件,最终也没有放弃信仰。在此,我严正声明,我在劳教所当中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状态下的所有放弃修炼与背叛李洪志师父的言行一律作废。

在这里,我还有些个人申诉需要向各位领导表明,一是,我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四年二月期间,学校每月只给我生活费,而不发放正常工资,按照法律和相关人事制度规定,因我在二零零二年九月和二零零三年九月取保候审阶段,单位发基本工资,但在取保候审结束,又无罪释放后,应补发被扣押的钱,二零零四年初,我跟人事处肖处长提过要求,但她含糊其辞,不了了之。二是,我在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九年三月被非法劳教期间,按照国家劳教制度,劳教是最高的行政处罚,应发生活费,但学校没有发放。三是,二零零九年三月前,我的工作岗位是教务处教学研究岗位,专业技术职称也是教学管理岗。我回校后,安排我在后勤管理处工作,目前我对工作也比较胜任,领导和同事对我也很关心,我和周围同事相处也很融洽。但我毕竟是从事了一个与原来专业相差很大的一份工作,这个变动却只因为我是一个被非法劳教迫害过的法轮功修炼者。我希望回到原部门工作。希望各级领导能够考虑我的这些合理合法要求。

四、结语

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我们这些大法修炼人跟民众和迫害者讲真相,让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命”,是在救度被中共邪灵绑架了的中国人,是真正的解救人。随着中国人的不断觉醒、三退的进行,中共也必被解体,这是天理。选择“真、善、忍”,还是选择“假恶斗”,是每个中国人、每个生命必须面对的选择。在当今的世界上,还能找到不图你一分钱,不求己一丝名,不顾被迫害,只顾救你的人吗?“真、善、忍”是构成所有生命的根本特性,一个人反对“真、善、忍”,随着共产党污蔑甚至迫害“真、善、忍”,大家想想,这个人将去哪里?恐怕地狱都装不了!共产党做恶多端,注定是要被神清算的,真名或化名退出它,也不是什么搞政治,是免于不久的将来一同被清算。我真心的告诉所有看到这篇文章的人,无论你是什么职业,法轮功学员给你们讲真相,给民众讲真相,是在兑现史前的誓约,在救人,救人的资料,更不是什么罪证,不要做共产邪灵的帮凶,搞所谓的“法轮功情报”,把法轮功学员当作什么重点人物进行监控、窃听、跟踪,搞人人过关。法轮功学员做的事情是堂堂正正的,赶在人类大难之前救度众生,这是神让法轮功学员做的。从这个角度上讲,真正被迫害的是那些参与迫害者本身,因为谁参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就一定会有恶报,不悔改,很快就将被宇宙、历史淘汰,不久还要被人类公审。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完全符合国家宪法和法律,作为法轮大法修炼人,我只归李洪志师尊管,任何生命不配管。 “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 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 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 快快找真相。”(《洪吟三》<找真相))

三、参与迫害相关机构及责任人

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甲6号(邮编:100024)
电话:010-65420101 65752126

北京市朝阳分局
地址:北京朝阳区道家园1号 邮编:100025
电话:010-85953400 010-65522452
朝阳公安分局信访办: 010-65484900
朝阳公安分局国保支队: 010-- 85953550
朝阳区610办公室: 010--65892288转320

北京市公安局十四处(北京公安局文保处大学一处)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57号
电话: 010-82616649

北京市公安局: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前门东大街9号,邮编100740
电话:65246279、65135130、69243071、85225050
总机:010-85225050 转各科室
举报电话65246271、8522505、65245143、62368284、63952083
68317307、62228119、84015300、87680101
65133343 、69731177 、67616969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定福庄南里一号
邮编:100024
保卫处:010-65778011(24小时)
后勤管理处:010-65778505 65778335 65778607 65778503 65778625 65778206 65778205 65778508 65778523 65778509
院办公室:010-65778005
组织统战部:65778592
人事处:010-65778705
教务处:010-65778006
科研处:010-65778734
学生工作部:010-65778466
研究生处:010-65778471
招生就业处:010-65778007 65778480
国际交流与合作处:010-65778564 65778565
财务处:010-65778717 65778528 65778115 65778509
65778506 65778507
资产管理处:010-65778559 65778012 65778467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