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己 真修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前几天,为几位同修修改了交流稿件,看到同修们一年的变化,有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有一位同修,去年的交流稿件还是她口述,我为她逐字逐句整理的。今年,几千字的文章,除了几个错别字,和几个病句,整篇文章条理清晰,文笔流畅,令我大吃一惊。不禁惊叹大法力量的神奇。在同修们这种巨大变化的带动下,我把自己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一、真修实修 过好家庭关

我的丈夫在国安工作,由于在工作单位被严重洗脑,对大法有很大的抵触情绪。我从结婚时,在家里就一直处在高高在上的地位。丈夫的家在农村,由于受农村一些习俗的影响,男尊女卑的思想很重,不会关心人。可是他的胆子又小,所以不敢在我的面前表现出来,只有在我的霸道下忍气吞声。

由于我做大法的事占用时间较多,家务量又大(我是高校教师,不坐班),与他交流的机会很少,经常多少天不说一句话。后来发展成为与他讲话都成了使我头疼的事,遇到非说不可的事,与他说话前,我都得提一口气,斟酌一下用词,用最少的字把意思表达清楚。说完话就象交完差一样,所以家里的气氛极为冷漠。但是,我和丈夫都是有责任心的人,为了不使孩子受影响,我们在孩子面前都表现出彬彬有礼,很少在孩子面前争吵。我曾一度以为自己作得天衣无缝,哪知这个漏越来越大,几乎成了一道死关。

有一天,丈夫跟我说他们单位要团购经济适用房(专门为公务员盖的楼盘),价格比市价低几乎一半,算是单位搞的福利。因是二套房,所以贷款首付在50%,让我把家中的存款拿出来购房。我不同意。原因有几点:1.我是修炼人,师父在讲法中明确提出修炼人不能欠债;2.房价的前景很难预测,目前房子连地基还未打,谁知道将来是什么样,再说也不能拿我的辛苦钱去给邪党存利息;3.我和丈夫的关系长时间非常冷漠,很难说他买这套房子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打算。于是我们在这件事上僵持起来。

有一天晚上,以购房事件作为导火索,点燃了彼此几年来压在心中的仇恨和厌恶,互相指责、挖苦、羞辱。我也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心中长期以来对婚姻的绝望、不平、怨恨,象洪水一样倾泻而出。后来丈夫坚定的提出要离婚,我的心里真的是翻江倒海。过去,离婚是我挂在嘴边的话,丈夫在这件事上一再让步,现在他竟用这件事来反制于我。可是我现在修炼了,离婚会给大法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同时会给修炼留下污点。我们修炼的路是给千秋万代留下的修炼的参照,走偏一点,都会留下难以弥补的遗憾。可是他这样要挟我,我又觉的不甘心,那种痛苦的滋味真是用语言难以说清。最后我明确跟他说:“我不会跟你离婚的,这个活寡我守定了,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就是不离。”他恶狠狠的说:“你不离,我有办法让你离。”我也不示弱:“我还没见过一个人能把婚离了的呢!”

第二天,我和母亲把这件事情说了,母亲不修炼,当我嘲讽的提到丈夫说他一个人能把婚离了的事时,母亲表现出了担忧,说:“他要是把你修炼的事告发了,就能把婚离成,这是邪党的天下。”我当时一下惊呆了。我没想到我的一度执著自我会带来如此后果。我被邪恶钻了这么大的一个空子,自己还浑然不觉。因为,我平时打印的东西,很多都是当着他的面做的,他虽然生气,但也没说什么。有的同修他也认识,还知道家住哪里。要是因为我修不好,邪灵利用他的仇恨来迫害大法弟子,后果不堪设想。而这一切又都是我的执著造成的。在过去,不只一位同修给我指出,如果我再过不好家庭关,会造成严重后果。甚至有一位同修说,你在家庭关这方面再过不好,你会很危险。这些话我一直当作耳旁风,一直没往心里去。此时,我意识到,要想让常人得救,首先得让他们觉的我们是好人,我们要在方方面面都做的出色,才会被常人认可。这样也能起到证实法的作用,才能救度众生。师父讲:“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要把执著自我、执着情的这些心放下,处处为他着想,放下为私为我的这个心。后来我们达成一个协议,我用存款付50%的首付,其他的用他的公积金还贷,工资和过去一样交家,家里余下的存款还很充裕,生活不受影响。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同时,我也向他讲:“我那天说的话不对,是我不好,修了这么多年也没修好。”他说:“过去那些杂七杂八的事就不要再提了。”过了几天,他胃肠感冒,腹泻的起不来床,我给他做饭、端水、递药,开始时,他用厌恶的眼神看着我,充满了敌意。我想起师父的话:“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当我问他身体好一点没有,他用难听的语言回答我时,我就想起师父说的:“那么如果修炼人这样看问题,用正理修自己,你们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兴的事是不是好事呢?”(《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渐渐的,他对我的态度温和了许多。身体恢复很快,第二天就能上班了。

孩子现在正处在青春期,逆反心理很强,仇视家人,讲道理也听不進去。丈夫也很苦恼。我们俩过去一直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意见不一致。后来我跟他说:“我们家虽然在外观上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家,甚至被不知情的外人羡慕。可是那只是个漂亮的空壳,内里已经没有内涵了。已经是名存实亡了。孩子在这个名存实亡的家庭中生活,表面上他没发现什么问题,可是他明白的那一面是有感觉的。我们要想让他变,我们首先要改变自己,因为孩子就是家长的一面镜子。孩子的表现不好,我身上可能就有这个缺点,我先改。我们修炼人就是要向内找。”

虽然对我的想法他持怀疑态度,但最后说了一句:“改自己很好。”后来公公过生日,我在他面前给亲属讲真相,他什么也没说什么。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向内找是个法宝,只有实修,才能证实法,才能救度众生。

二、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放下自己

我是个自尊心很强、比较清高的人。修炼前,对人经常用高高在上的态度说话,有时还不理不睬的。因此给陌生人讲真相成了我的一大关。后来我利用乘出租车和买东西的机会面对面讲真相,效果很好。期间也出现了一些神奇的事。

有一次,我坐出租车,司机不让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要把这个位置留给后来合乘的人。我给他讲真相,他不信。当时,天很冷,路边有很多人打车,他的车停过去,谁都不坐。我跟他说,我们能见面是缘份,我告诉你的是好事,退了有福气,你可不要错过了。他同意了,几秒钟时间,一个人招手上了他的车。我问他,是不是福气来了,灵不灵?他连连点头,真灵。我下车时,他还和我打招呼,让我注意车辆和安全。

我家附近有一个信访办,每天聚集许多上访告状的人。有一天回家,在一个树荫下,有三个人坐在那聊天,一看就是外地上访的。我询问了一下他们上访的缘由,是和煤矿事故有关。我就和他们讲真相。三个人都不信。其中有两人是党齡很长的邪党党员,受毒害很深,道德观念也很低下。他们提出了好多问题,我都一一解答。开始时,态度很不友好,后来甚至攻击师父,并用常人中的险恶用心来猜测师父,我都一一更正。讲了天安门自焚、讲了活体摘取法轮大法学员器官、共产党的邪恶本质等等。后来,他们的态度有所缓和,但都认为,邪党虽坏,但也没有办法,世界上也找不出其它解决办法,并对政府解决他们的上访问题持乐观态度。这时走过来一个很瘦的男子,询问了他们的上访内容后,大骂邪党,劝他们不要抱有任何希望。当年他们厂上访时,答应的很好,二十年过去了也没给解决。此时三个人若有所思。我跟他们说,我不是强迫你们退党,你们现在经历的事就是最好的证明,在这件事中,你们自己去悟,用人性和良知去悟。如果想明白了,一定要退掉。因为我已经跟他们讲了一个半小时,准备离开。他们却极力挽留我,让我和他们再聊一会儿,因为我还有别的事,只好告辞。虽然没劝退成功,但他们已经彻底的明白了真相,只剩下选择了。

后来我们地区几个人开展了一个打语音电话的项目,每周一次。一位同修开车,四个人分别打语音真相电话和用电话讲真相,我们分工合作,配合的很好。用手机打电话讲真相也很魔炼人的心性。有时打过去一听是讲真相,马上挂断。有的人还讲一些粗话。有些人受邪党毒害很深,为邪党大唱赞歌。通过一段时间的魔炼,心态逐渐稳定。解答问题越来越顺利。越来越多的人能把我讲的真相听完,有的人提了很多问题,我都一一解答,有的人虽然没有退,可能出于怕心和顾虑,但是已经完全听懂了真相,为选择美好的未来奠定了基础。我觉的用手机讲真相效率高,一个小时能讲十三、四个。在路上讲真相,一个小时时间,不一定能碰上这么多的人。目前,我们这个项目已经做的比较成熟,也积累了一些经验和技巧。

过完新年后,我们学法小组和其它小组联合起来,开展了一个十二个小时接力发正念的项目,每个人每周在一个固定时发一个小时正念,专门针对本地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我感觉效果很好。

三年前我购买了一台喷墨打印机,可以打印小册子、不干胶和《九评》。我可以给年岁大的同修打印《明慧周刊》。可以为部份同修提供发放的真相资料。我们给做《九评》的同修提供内部的书页,由他们装订成册。我还给有关部门发真相信。我把当地迫害大法弟子的迫害参与人、迫害事件的经过打印在崭新的纸币上,让他们变成真相传单,曝光邪恶,制止迫害。我认为讲真相的形式多种多样,只要我们有救度众生的心,只要我们修出感天动地的慈悲心,我们做事的出发点都站在法上,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能起作用,都能震慑邪恶,都能救度众生。

在单位讲真相的局面开展的不是太好,因为我是高校教师,上班时间很短,只给了几个能接触上的同事讲了真相。

有一个同事得了乳腺癌,作了切除手术,思想压力很大。我给她讲了真相,并作了三退。她对我说,很愿意和我讲话,越讲她的心里越宽敞。我说我修炼的还不太好,没有做到放弃自我,完全为他人着想。她坚定的对我说,你现在就在放弃自我,就在为他人着想。我很受震动,我知道这是师父借她的嘴在鼓励我。

还有一次,单位举办一次宣传党员先進事迹的演讲会。系主任找到了我,还夸我嗓音好。由于起了欢喜心和虚荣心,当时就答应下来,没有往深悟一悟。认为都是同事辛勤工作的结果,说的事都是真的,是歌颂劳动者的,没有想到这个活动背后的目地是为邪党歌功颂德。在学法小组,我把这件事给同修讲了,大家一致劝我不要参与这件事。并例举了有些同修因为参与七月份邪党组织的唱红歌的活动,回来后遇到的魔难,有的过了很大的病业关。当时我有些为难,因为我平时有一个观念,不喜欢做事出尔反尔,关键时刻当逃兵。这是一个虚荣心。我当时想这件事就是去我的这颗虚荣心的。于是给主任打电话,拒绝参与此事,为邪党涂脂抹粉的事我不做。主任问为什么,我就告诉他我是修法轮大法的,不能参与此事。他当时吃了一惊。并问了我对邪党的看法。我说,我的祖辈被它害的很惨,我要是为它歌功颂德,我都没脸见祖宗。他什么也没说,立刻同意了,找别人代替了我。回家的路上,我看见一个黑乎乎的象煤一样的形象在骂人,骂另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说它笨,这个套子下的愚蠢,一下子就让我破掉了,一点没起作用。我发正念把它们都解体了。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旧势力真的很邪恶,时时刻刻钻我们的空子。做任何事都要认真的用正念去思考,否则真的很危险。

我在修炼的过程中,时而精進,时而懈怠。还有很多心没去掉。如求安逸心、色心、显示心、妒嫉心、情和私心等。现在显示心、求安逸心、妒嫉心最明显。有时守不住心性时,就会产生对同修和常人有看不起的思想,对他人吹毛求疵,遇事向外找,专挑他人的不是。色心虽然不敢大胆的表现出来,经常隐藏在求安逸心的后面,我一睡懒觉时就出现。妒嫉心使我对同修的生活习惯、行为举止看不上眼,心中产生厌恶。由于不注意修口,经常导致身体出现不适症状。讲真相经常跟着感觉走,感觉状态好就多讲,状态不好就不讲。这些都是我在未来的修炼中要修掉的。这几天由于同修找我编辑修改的稿件较多,单位的材料也莫名其妙的转给我写,自己的交流文章一个字也没写,甚至连思路都没有,眼看就到截止日期了,所以产生了一些急躁情绪,这种私心正是我要修掉的。我是在做一件宇宙中最神圣的事,连神都羡慕的事,不能让这些执著挡住了修炼的路。

正法留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会加倍努力,勇猛精進,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早日跟师父回家。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