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生命在大法中复活


【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九月二十六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六月一日有缘喜得大法、走上修炼之路。当时我的感觉和许多同修一样,如获珍宝,倍加欣喜,对大法书爱不释手,如饥似渴。从那一刻起,我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思维方式、做人的准则等等,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象一个在黑暗中迷失的孩子终于找到了通往回家的路,终于有了奔头,感到自己真正的生命复活了。

一、沐浴佛恩中

我修炼后,天天沐浴在佛光普照中: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夫妻和睦、父慈子孝,心态好,做事成功。

我从前的身体素质糟糕的很,神经衰弱的病使我睁眼到天亮,严重的颈椎病几乎失去生活的能力,腿、脸浮肿,关节处腱鞘炎,嘴巴下颚关节脱落,宫颈炎(妇科病),心、肝、脾、肺、肾、胰脏功能都是亚健康,西医、中医、偏方都试过了,把医院的门踏遍了,我还做过三年全球草本植物精华保健品的经销商,但也未能使我痊愈。正在我痛苦迷惘挣扎之际,是法轮大法救了我。

自从修炼第一天起,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就从修炼当天起,我百病皆无,直到现在,我身体健健康康,结结实实的,皮肤细嫩,体态均匀,追起车来象个年轻人。

修炼后,我的心性不断提高。我跟儿媳一起生活了四年,俗话说: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婆媳关系是最难相处的,我就按着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活抢着干,钱抢着花。天天早上见面,我边干活边主动和刚起床的儿媳点头微笑着,每天都是微笑着开始了新的一天,遇到摩擦、矛盾了,我都向内找,向内修最终都能圆满化解矛盾。儿媳常常赞美我,并当着娘家妈面夸:我老婆婆心真宽,象大海。

有一次,弟妹让我拿钱给老父亲住院看病,当时我家的处境是:我和丈夫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下岗了,没工作、没工资、没医保、生活很危机。而老父亲有工资、有医保都在弟妹的手里支配,但是我是个炼功人,无怨无悔,她让拿多少就拿多少,笑呵呵的拿。去年父亲住院时,我以身作则让弟弟妹妹休息,我在医院照顾,把儿子给我的旅游钱拿出来给父亲看病。弟妹对她儿子说:你爷有病,你大姑又出钱又出力。弟弟说:现在象大姐这样与世无争的人没有,找不到。邻居也夸我:大姐真好,对老人照顾的好。

过去我总是跟丈夫瞪眼睛发脾气,见火就着,一干活就来气。现在他发脾气时,我不生气,还笑,他说我象个傻子似的。我打工挣钱让他管,买手机他买名牌的,我买国产的,他没工作,我让他男子汉大丈夫不自卑,有面子,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所以他总爱听一首歌曲《家,我的天堂》。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刚得法不久时,我丈夫骑摩托遇车祸了,摩托车的大把都被撞飞了,他人却安然无恙。二零零八年,他又患了胰头癌,这个被称为癌中之癌,却神奇般的痊愈。这都是因为我修炼了,是师父一次又一次救了他。

在修炼的路上,我家生活一年比一年好,我修炼初期,我和丈夫都失业,没工资、没劳保、生活很拮据。而现在,我们有大房子,有汽车,生活中应有尽有。

二、大法赋予我修炼人的良好心理素质

公司派我上外地工程工作,又当会计又兼职义务买菜。我每天有时间就学法炼功,常常一边走路一边背法。十四、五个人的吃喝采购,我从不含糊,天天选来选去的、又拎又扛又背,认认真真的象个老牛,从不哼一声苦、累、脏,每天任劳任怨的干着。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保管员竟到领导那诬蔑我贪污买菜的钱,还不止说一次,当时我心里还真有点憋屈想哭,但我是个炼功人,忍住了,没跟她计较,也没撂挑子,也没上领导那解释,天天还是有说有笑的,就象个没事人一样,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大伙都对我满意。

另外每天买菜来回,有两元钱的车费报销,我经常走着去,能省下一半的车钱,但是我实报实销,默默给工程节省了。工程结束后回到公司,意想不到公司给我2400元的工资补助。深深感到这是师父对弟子修炼心性的鼓励啊!

大法让我不断的提高心性,赋予我修炼人良好的心理素质、超常的能力智慧,令我去下一个工程时,工作起来游刃有余。该工程是外商投资项目,下属四十来个分包单位,涉及纳税、材料、费用、工程保险、结算等等,工作量较大,难度也较大,各种物资登记造册、建立盘点制度、编制各种报表,我都一人独自完成,有的以前没干过,比如:从来没有接触过的电子报表,也难不住我,十分顺利地完成了。得到领导赞许。

有时会遇到意想不到的麻烦,一次中午我没吃饭忙着赶报表,结果领导来了,劈头盖脸发一通火,我愣住了,当时真是冲击心肺,晕头转向的。但我第一念是别计较脸面,能干就干,不能干不勉强。突然间,自己的那颗心是那么平静、那么静谧,我不慌不忙地应对着,发现领导算错了数字,结果他有点乱了阵脚。过后这位领导向我表示歉意。同事们说我心态好。

我一个六十岁的老太太,领导一次又一次给我涨薪水,年终奖金和项目经理一样多,临走时给我五万元的奖金。我深深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在大法修炼中获得的成功和荣誉。是师父的教诲,让我能放下名利,让我拥有了一颗修炼人无所求的心,我才能拥有这样的境界,这样的胸怀,这样无怨无悔、处事宠辱不惊的心态。

三、走出去救度众生

我因在外地施工单位工作,多年来和当地同修失去了联系,未能和同修携手并肩共同证实法、讲真相,救度众生,没跟上正法進程。令我自责悔恨、内疚惭愧。直至去年三月份,我在师尊慈悲的安排下,终于找到了讲真相的同修。从那时开始,我把什么都放下了:旅游、打工、赚钱等等,全部放下,全身心溶入正法的洪流中。

现在我几乎天天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就象上下班一样。时间长了,有的人知道我是干啥的,看见我回来时,还笑着说:下班了。

这期间真是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事,如同云游,百味人生。是师父给足了我胆量,怕心几乎没有了。举几个典型的吧:

得救众生高兴的喊:法轮功万岁!

有一次,我看见四、五个修路工人在干活,就走过去对其中一个工头模样的人说:送你个金玉良言吧。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叫人做好人道德回升,祛病健身有奇效,灾难来了保佑众生。自焚是谎言,是弥天大谎。你是党员?退出来吧!他立刻说是,高高兴兴用真名退了。我又客气的问:耽误一会干活,给这几个工人也退了吧,救人一命、积德行善嘛!他自己连忙说:行,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退吧。他还告诉我:领导在前面呢,你去给他也退了吧。我走过去之后,把那个领导和工程师都劝退了。我和这个工头告别时,拿出一个精美的真相护身符送给他,他高兴的拿在手里,高声喊:法轮功万岁!

给警察、“六一零”人员办三退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非法组织,并被安插在层层政府机构中。参与在街头讲真相,也会碰到“六一零”成员。

一天上午八点多钟,我在公交车车站看到两个人在等车,男的离我近,女的离我远。我第一念感觉男人不安全,又一想师父不让挑人,立刻正念正行走过去平静而又缓缓地和他讲真相。他问我: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说:你象公检法的。他说:我是“六一零”的。我不动心说:你贵姓?给你化个名退出来吧。他点头说行,然后告诉我他的姓氏,我就说:你叫中华吧,做中华儿女不做马列子孙,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时来车了,他乘车走了。

我曾遇到过十多个便衣警察,基本上能劝退一半。有个退休的老警察还再三告诉我要注意安全,小心人举报。

有时见到着装的武警、保安,也能劝退好几个。一次遇到消防人员演习,我给他们一连退了九个人。其中一个说:你快走吧,不走抓你啦。当时感觉无惊也无险。

一次在商场,看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看着就象个警察。我坐在旁边故意问:你是做生意的老板吧?他说:不是,我是警察。边说还边掏出证件来给我看。我心想这下来机会了,就问他:你们警察每天都干啥?他说快过节了,搞严打抓人。我问:你们还绑架大法弟子吗?他说你是法轮功?我说:对,是。然后跟他讲真相,要他善待大法弟子,不要参与迫害,把党员退了,灾难来了能保佑平安。他说:真的?我说决不是空话诳语,既然说了,就能对你负责任,而且能负得起这个责任。我给他起个化名,他高高兴兴的退了。我告诉他,记住“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他说:我是所长,我们那地方没抓过法轮功。我说:你跟法轮功有缘,大法保佑你!你也要保护大法弟子啊。回来我跟丈夫学,他说:你还教训警察?其实不是教训,是慈悲、是为了救他们。

我也遇到过想构陷我的人,追了我半站地。后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安全回家了。

有主见的小男孩

有一次,我看见一个小男孩和奶奶在一起走,我走过去给他们讲真相,讲完后我问奶奶是不是团员,她说不是,问是否戴过红领巾,奶奶没好气的说:废话,谁没戴过红领巾?我说那就退了吧。没想到她更来火了,说:你是不是吃饱撑的,退什么退,不退!急匆匆往前走。小男孩八、九岁的模样,看他奶奶态度这么不好,满脸不高兴,斜眼皱着眉瞅他奶奶,然后从奶奶身边跑到我身边,我连忙说:小朋友把红领巾退了吧?他说:行。我说:就叫小洪亮吧,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边点头边答应着。真是出乎意料,小洪亮小小年纪比奶奶可有主见、有福份。退完队后,他恋恋不舍的离开我,还不时的回头看我。

众生百态

当然,我也遇到许许多多被谎言蒙骗、唤不醒的人,有的骂我是不是受刺激了,有的大声吼“滚”;还遇到一中年妇女,一边泼水一边骂:那么大岁数的人没个脸,你再说我就揍你;还有的要报警的。遇到这些事的时候,我都做到不动心。因为师尊教诲:“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转法轮》〈第八讲〉)。我知道这也是自己没修好、有漏的才招来的,回家后就向内找、向内修,下次争取做好。

但是更多的得救众生,会既礼貌又客气的对我说:谢谢你。我说:谢谢李洪志师父吧!是他在救度众生呢!对方听到后笑着说:也谢谢你。

当然还有许许多多赞美的:有一个男青年都走出老远了,还回头向我竖起大拇指;有一对年轻人双双从座位上站起来给我深深鞠了一躬;有的双手合十;有的祝我得正果;有的说注意安全;有的握着我的手说:祝你一路平安。

二零一二年元旦,我记住师父的话,抓紧时间救人,没休息,走出去在车站站台中讲三退,冷了我就找个地方暖和一会,再出来讲,半天时间讲退了五十多人,几乎讲一个退一个。

新年伊始,我还做一个梦,桌子上有两串钥匙。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给我这么多的钥匙,鼓励我打开心锁多救人。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一片慈悲苦度之心,不让众生失去救度的希望,在修炼的路上继续奋起直追!

双手合十,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